兩天過後,深夜裡,季薰因一股孰悉的氣息醒來。

才睜開眼睛,就見到魈現身病床邊。

「嗨。」她笑吟吟的打招呼。

「嗨個頭。」魈伸手捏她的臉頰,「還說妳只是一些小傷?這樣子哪算是輕傷?」

因為身上刀傷遍佈,季薰全身貼滿藥膏,額頭、胸口跟腹部纏著繃帶,完全跟季薰先前說的傷勢不同。

「痛痛痛痛……我都已經是傷患了,你還虐待我。」不能反擊的她,只能苦著臉求饒。

「傷了哪些地方?」

「斷了三根肋骨、腹部被刺穿。」她誠實回道。

「回去再跟妳算帳。」往她額頭彈了一記,魈將她攙扶起身。

脫下身上的大衣讓季薰穿上,魈領著她走出病房,一路上躲躲閃閃,除了偶然撞見幾名守衛之外,潛逃的狀況倒也算順利。

「維德他們在紅色的房子裡。」來到戶外,季薰想找尋建築物,卻發現紅色建築物共有兩棟。

「糟糕,是那一棟才對?」季薰苦惱著。

在這裡停留的越久,他們被發現的機率就越大,情況對他們越不利。

「左邊。」魈毫不遲疑地帶著她前進。

進入紅色大樓,他們彎彎繞繞的穿過數條長廊,地形複雜的讓季薰眼花撩亂,然而魈卻熟門熟路地前進,連問都不用問,就知道維德他們被關在哪裡。

「停。」來到轉角處,魈突然停住腳步。

「……半夜的巡邏工作最累人了。」警衛的腳步聲逐漸接近。

「撐著點,等一下就要換班交接了。」

「強恩那傢伙今天該不會又遲到了吧?前天晚上他也是睡過頭。」

「應該不──」

對話才說到一半,那兩名守衛就被魈給徒手解決了。

「走。」魈領在前頭帶路。

望著他的背影,季薰突然有一種陌生感,以前就算他們在工作時陷入險境,魈他還是嘻皮笑臉地玩鬧,而現在卻像一個潛入敵陣的殺手,出手的動作敏捷且毫不留情,神情冷漠。

就像那時候的影片一樣……

季薰腦中竄過艾蒙給她看過的紀錄影像,影片裡的魈,就像個殺人機器,殘酷且毫無情感,只為了存活而進行著殺戮。

前進途中,魈又俐落的解決了幾名守衛,不是打暈,而是直接扭斷對方的脖子。

「……魈。」季薰開口輕喚。

「嗯?」

「我走不動了,揹我。」

「啊?」沒料到季薰會提出這種要求,魈詫異的回頭,季薰也在同時伸手捏住他的臉頰。

「……」不明白她的舉動,魈楞在當場。

「你是魈。」季薰直視著他的雙眼,紅瞳中倒映出她的影像。

「廢話,我當然是魈。」

「你是可惡的色狼大叔,丟著工作不管,每天嘻皮笑臉打混摸魚的笨蛋。」季薰一連串的數落:「既然要嘻嘻哈哈的過生活,就不要突然把笑容收起來,你現在不是一個人,我也是你的夥伴。」

「……」望著那雙泛著金屬光澤的瞳孔,魈似乎明白了她想傳達的想法。

「夥伴?妳確定我們是這種關係?」他反問著。

「不然是什麼?」

「當然是救命恩人!」往她額頭敲了一記,魈恢復以往的口氣,「我可是冒著危險救妳的大恩人,用這種口氣跟救命恩人說話,不覺得很沒禮貌嗎?信不信我打妳屁股?」

「色大叔,沒人跟你說淑女的屁股不可以隨便打嗎?」鬆開手,季薰揉著發疼的額頭。

「真正的淑女根本不會說『屁股』這種字眼。」揉著雙頰,魈沒好氣的叨唸。「真是的,竟然捏我的臉,我可是靠這張臉吃飯的吶!」

「老男人的臉皮根本就不值錢。」季薰尖酸的回諷:「我是看到你臉上有奇怪的東西,想幫你拿掉而已。」

「是嗎?那現在清除掉了嗎?」魈揚笑回問。

「嗯。」季薰篤定的點頭。

現在的魈已經變回她所熟悉的模樣──笑容過度燦爛,充滿自信的模樣有點令人討厭,但卻又令人十分放心。

「身體還撐得住嗎?」走在前方,魈關心的詢問。

「沒關係。」

剛才說自己走不動,只是想讓魈回頭跟她對話,雖然身體狀況欠佳,這種簡單的移動還是不成問題。

「不要逞強。」魈好心的勸道:「要我揹妳的話,就說十句『魈最帥,我最愛你』給我聽聽。」

「休想。」季薰沒好氣的白他一眼。

「小氣鬼。」魈揉亂她的頭髮,「快到了,再忍耐一下。」他替她打氣著。

繞過兩個轉角,季薰終於見到維德跟其他孩子,他們被關在大型牢籠內,像是寵物般的養著。

孩子們隨性地倒在地上熟睡,在十多名孩子之中,季薰在牢籠的角落處見到維德的身影,相較於分離時候的他,維德現在的身體壯了一點,不再是瘦巴巴的模樣。

「維德、維德。」季薰輕聲叫著瑟縮在角落處的他,像是心有靈犀一般,他從睡夢中醒來。

「欣!」他激動且開心地望著她。

「維德,你的眼睛……變成紅色的了?」與他四目相對時,季薰對他的變化感到訝異。

「他們給我們吃一種奇怪的藥,之後大家就變成這個樣子了。」維德摸摸自己的臉。「我這樣子是不是很奇怪?」

「不、不會。」季薰否認的搖頭,「我朋友也跟你一樣。」她望向旁邊的魈。

表面上她佯裝平靜,但心底卻對這樣的「相似」感到萬分訝異。

難道魈也是因為吃下類似的藥物,才會……

「欣的朋友?」維德喜出望外的看著魈,「你是來救我們的?」

魈朝維德做了個噤聲的手勢,並示意他走向他們。

魈將靈氣聚成細絲插入鑰匙孔,稍微轉動幾下就將牢籠的鎖開啟。

「我叫醒其他人。」維德才想開口,卻被魈摀住嘴巴。

「抱歉。」魈以沈重的語調說道:「我頂多只能救出你跟凱,沒辦法帶所有人離開。」

無法開口回應的他,以輕微的點頭表示他懂了,待魈鬆開手後,他深深地望著還在沉睡的同伴。

「對不起。」聲音極為輕細,心情卻是極度沈重。

儘管他經常被其他孩子們欺負,但,同為孤兒院的同伴,對於彼此還是有相當的感情存在。

當維德離開牢籠時,魈並沒有再度將牢籠上鎖。

「也許他們可以靠自己的力量離開。」他安撫的朝維德笑笑。

儘管開啟的牢籠很容易引起守衛們注意,增添他們逃離的難度,魈還是想要為他們留一線生機。

「謝謝。」低著頭,維德隨著他們離開房間。

「維德,你知道凱被關在哪裡嗎?」季薰詢問著。

「不知道。」他沮喪地搖頭。

那天晚上,當馬車的門關上時,他聞到一種奇怪的氣味,接著就暈倒了,當他醒來時,就發現自己被關在牢籠裡。

「等一下見到他的時候,你最好要有心裡準備。」魈突兀的說出這句話。

原本維德還聽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,但是當他來到關著凱的房間時,他懂了。

原本活潑開朗、十分有朝氣的他,如今卻是眼神空洞、面無表情,張著紅色的雙眼,目光空洞。

現在的他比維德還要瘦弱,鐵鍊纏繞在他的頸子上,蒼白、赤裸的上身傷痕、刀疤遍佈,臉上與身體沾著乾涸的血跡,左手被人鋸斷,裝上了鐵製的義肢,手腕位置是剪刀狀的利刃。

「……凱?」維德無法置信地輕喚。

沒有回應,他就像是被掏空靈魂的軀殼,被人用粗魯手段任意改造。

「凱,是我啊,我是維德……」緩緩地,維德朝他伸出手。

像是感應到朋友的呼喚,渙散的瞳孔逐漸聚焦。

「凱,你聽到我說的話了嗎?」發現他有了反應,維德開心的邁步上前。

也就在他接近時,凱突然朝他刺出左手的利刃,魈連忙一把將他抓退,及時避開攻擊。

驚駭的喘著氣,嚇出一身冷汗的維德,發現上衣被割開一道缺口,對方的目標是心臟。

「他已經完全被控制了。」魈說出現下的情況。

「有沒有辦法讓凱恢復原狀?」維德難過的哭了起來。

「抱歉。」魈只能以搖頭回應。「走吧!」

「不、不救凱了嗎?」發現魈打算離開,維德慌張的拉住他,「不是說要救他出去嗎?」

「他太虛弱了,就算帶他逃出去,他一樣會死。」魈就事論事的回道:「就算身體撐得過去,已經失去理智的他,隨時都會出手攻擊。」怎麼想,魈都不覺得該帶凱同行。

「但、但是……」維德還是不想拋棄凱。

「我要救他出去。」季薰語氣堅定的道:「就算會死,我也不要讓凱死在這種地方。」

「對,不可以讓凱待在這種地方。」維德重新振作起精神。

「受傷的人沒資格說這種話。」魈又朝季薰的額頭敲了一記,「遇到狀況還不是要我解決?」

「又沒有關係,反正你很強。」季薰說得理所當然。

「這不是強不強的問題。」魈真是感到頭疼,「我為了找妳,耗費很多靈力跟體力,要是遇到厲害一點的……」

「沒問題,我相信你可以。」季薰信誓旦旦的道。

「要是欣說可以,我也相信你可以。」維德異口同聲的附和。

「……真是敗給妳了。」突然被這麼肯定,魈無奈的抓抓頭髮,「老是愛給我找麻煩。」

快步走向凱,在對方朝自己發動攻擊時,魈側身閃開,往他的後頸給了一擊,凱隨即暈倒。

攙扶住往前倒下的他,魈拿出定身符貼在他身上,而後才為他解下頸上的鐵鍊。

「走了。」將凱揹在背上,魈領著他們離開建築物。

才剛踏出大門,警報聲隨即響起,原本安靜的醫院瞬間人聲喧嘩,衛兵們開始四處搜索,找尋逃跑的他們。

「怎麼辦?被發現了。」維德緊張地抓住季薰的手。

「不要擔心,我們絕對出的去。」季薰拍拍他的手安撫。

一路上不斷擊倒追捕的人,好不容易,他們終於來到最外圍的出口,只見門口聚集了一大群人,外加幾輛馬車。

「好、好多人。」維德不安的握緊季薰的手。

「你們在這裡等我。」將背上的凱放下,魈悄悄潛至守衛身邊,將他們一個個解決。

當全部的守衛都被撂倒後,魈搶了一輛馬車,載著眾人離開。

 

噠噠的馬蹄聲迴盪在荒野中,顛簸的路程震得季薰傷處疼痛不堪,馬蹄與車輪揚起的塵煙後頭,是緊追不捨的追兵。

「他、他們追來了!怎麼辦?」維德緊張的喊。

「真是麻煩的傢伙。」魈試圖加快速度,但拖著車廂的馬車,始終快不過純粹載人的馬匹。

「我去阻止他們。」撐著身體,季薰搖搖晃晃的起身,準備走出車廂。

「不要亂來!」魈制止著她,「妳現在的狀況根本就──」

「彼此彼此。」季薰往他投去一眼,「別以為我沒有發現你的狀況。」

若是以往,面對眾多的敵人時,魈肯定會叫出式神幫忙,根本不會全部都自己動手,耗費自己的體力。

除此之外,從一開始到現在的戰鬥,魈連他慣用的武器也沒有拿出,僅僅赤手空拳的戰鬥,要不就是奪取對方的武器使用,完全不符合他平日的習慣。

「胡說什麼?」魈不以為然的道:「只是很久沒有運動,想要活動一下筋骨而已。」

「真巧,我也是。」往駕駛座旁邊一站,季薰拿出幾張符咒,「司機先生,可以請你速度放慢一點嗎?」

「這位小姐暈車了嗎?」嘴上開著玩笑,魈還是將馬車的速度放慢了。

「你們逃不掉了!」

「去死吧!」

追兵們瞬間包圍住馬車,當他們高舉武器發動攻擊時,季薰放出了雷符反擊,將敵人一一自馬背上擊落。

才解決完眼前的敵人,下一批的追兵隨即趕至。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