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前去找葉月將軍的路上,我將目前手上進行的任務大略跟遙日說了遍,聽完我選擇完成這項任務的理由後,遙日同意的點頭。
「無垠流光這個招式的確很適合妳,往後跟其他人比賽的時候,這個技能應該可以成為妳的優勢。」
「你覺得我能有多少勝算?」我反問道。
雖然覺得如果能學會無垠流光,我應該會有七八成勝算,但那畢竟是我自己一相情願的想法,還是需要由旁觀者來進行分析才是,尤其,遙日是一個就事論事的人,他的評論應該是最為中肯、實際。
「我不清楚。」遙日直接朝我搖頭。「目前我手邊的資訊不足,沒有辦法做出評估。」
「那麼,除了無垠流光這個招式之外,你覺得我還需要補充什麼樣的技能?」我轉而問出另一個問題。
「就目前剩餘的時間來說,只夠讓妳學會無垠流光,不過妳也不用擔心,等到進階區開放了,妳之前被封鎖的技能也會恢復,加上龜仙氣功彈,妳獲勝的機率就會增加不少。」
「龜仙氣功彈吶……」一提到它,我連帶想到烏龜大仙。「進階區開放之後,烏龜大仙還會記得我嗎?」
「應該不記得吧?立人他們好像將紀錄擋洗掉了。」
「喔。」這樣的答案,讓我有些失望。
「對了,等結束比賽之後,妳可以去學習幻實這項技能,它很好玩……」遙日轉而對我提議道。
「那個我會,你們有教過我。」
「我的意思是說,妳要去啟用幻實這項技能。」發覺我好像誤解他的意思,遙日向我解釋著。
「我有啊,暴雷曾經跟我說過,我有得到這項技能。」
「可是依據我們手上的資料顯示,目前獲得這項技能的人只有少數幾個,名單中並沒有妳的名字。」手上握有玩家名單的遙日,困惑的皺眉。
「欸?」遙日的話讓我訝異的嚷了聲:「幻實不是要等到進階區開放出來,才能使用嗎?」
因為那是我是在進階區學到的技能,理所當然,我也就認定它是屬於進階區的技能,現在從遙日的話中聽來,似乎是沒有這樣的分別。
「遊戲一開始就能學習幻實,」遙日用肯定的語氣回覆我,並向我提出另一個要求:「妳可以使用幻實讓我看看嗎?」
「嗯。」
點頭答允後,我依著之前他們教我的步驟,逐一在腦中構圖,但,數分鐘過去了,面前什麼物品都沒有出現。
「怪了,難道是我的步驟錯誤?」我納悶的嘟起嘴。
「貓,妳確定妳有得到這項技能嗎?」遙日再度詢問著,語氣中透著質疑。
「當然有!」我沒好氣的嚷著。
為了證明我說的是實話,我將暴雷從倉庫中拿出來,向它求證。
「暴雷,我是不是有得到幻實這個技能?」
「嘎啦啦,主人已經啟動了隱藏技能──幻實。」
「我明白了,妳並不是步驟錯誤,是因為妳只是『啟動』這項能力而已。」暴雷的回答讓遙日找出了問題點。
「啟動不就是可以用了嗎?」對於這種文字上的解釋差異,我不是很理解。
「不,不是這樣。」遙日朝我搖頭笑笑,並補充說明道:「玩家使用遊戲設定以外的方式進行遊戲,並且研發出三十種新型招式,就可以啟動幻實,但是想要真正使用它的話,必須要『獲得』幻實這項技能。」
「要怎麼獲得?」
「嘎啦啦,使用研發出的招式,打敗一百隻怪物即可。」暴雷向我說明著。
「所謂的新型招式,是什麼呢?」我追問著:「是說要用與眾不同的攻擊方法?或者是獨創的招式?」
「最簡單的方式,就是使用不是武器的武器打怪物。」遙日開始舉例講解:「例如用掃把或拖把打怪,或者用鞋子、水桶、廚具、布條等等,這些都可以當成是新招式。」
「這麼說,如果我不使用龜仙氣功彈,直接拿掃把打怪,這樣也能算是達成條件。」
「是的。」
「照你這樣說,要達成這樣的目標很簡單嘛!」話才說出口,我隨即泛起另一個困惑,「可是,如果達成的條件這麼簡單,為什麼得到這項能力的玩家這麼少?」
「阿丸說,這是大家對於武器的迷思。」遙日用格鬥天丸的說法答覆我。「也就是說,如果要用掃把跟刀這兩種工具去打怪,大家選的一定是刀,因為刀的攻擊力絕對會比掃把好。」
「這是當然啊!」我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著。「沒人會想要打沒把握的仗,要跟怪物打,當然要用最好、最有攻擊性的武器。」
「嘎啦啦,要打仗就要贏!」暴雷回應著我的話。
「嗯,我也是這麼覺得。」遙日認同了我的想法,但也說出了其他人的觀念,「可是立人他們認為,『既然是玩遊戲,為什麼要玩的中規中矩?』所以,他們刻意反過來,試圖讓大家使用另種方式進行遊戲。」
「要用另種方式玩遊戲啊……」我似乎有點理解他們的用意了。
對話中,浮動部屋載著我們來到將軍府門口,經過門口侍衛的通報,我們很快就見到了葉月將軍。
他癱坐在椅子上,身上酒氣沖天,手上提著一壺酒喝著,腳邊堆了幾支空酒瓶。再次見到我,聽完我的來意後,葉月雙眼瞪大,手一鬆,手中的酒瓶瞬間摔落地面,砸成一片狼籍。
「妳說……妳已經找到嵐的……隨身之物?」他用無法置信、喜出望外的神情,搖晃著酒醉的身子走向我。
「我不確定是不是他的,只是想讓你做個確認。」我用葉嵐教我的說法答覆葉月,並交玉珮交到他手中。
才見到玉珮,還沒細細打量,葉月的手隨即激動的顫抖,他用近乎嘶啞的聲音點頭回道。
「是,這是嵐的東西,是我送給他的隨身之物。」
抬起頭,他用期待又擔憂的表情望著我,雙眼佈滿了血絲。
「嵐呢?他在哪裡?他沒有跟妳一起回來嗎?妳在哪邊找到這塊玉珮?」
「陰曲洞。」簡短答出地名,停頓幾秒後,我才又補充了句:「在一隻襲擊我的魔物的肚子中找到。」
「魔物的……肚子?」葉月搖搖晃晃的退了幾步,而後跌坐在地上。
一旁隨侍的管家急忙上前將他攙扶起身,嘴裡更是不斷的安慰道:「少爺,請節哀,要是嵐少爺地下有知,他也不希望你為他傷心……」
「嘎啦啦,地下有知、不要傷心,不哭不哭喔!」暴雷飛到葉月身邊,學著管家的口氣安慰著。
然而,葉月並沒有將這些話聽入耳中,他像是被抽去靈魂的空殼,只是發愣的直視前方,目光渙散沒有焦距。
在靜默了數分鐘後,眼淚才從他眼中奪框而出,他將臉埋在雙掌中,雙肩因啜泣而不住的發顫。
「是我不好,要是我當初拒絕他,不讓他單獨出門去修行,他絕對不會遭逢不測……」
「嘎啦啦,乖乖,葉月乖乖,不要難過。」暴雷一邊安慰著葉月,一邊求助似的望向我。「主人,他在哭耶……」
聽到家人死亡的消息,要是他還能表現的鎮定,情緒沒有任何波動,那才是不正常吧!
「你就讓他好好哭一場吧。」我朝暴雷聳肩回道,心裡頭則是想著另一件事情。
到目前為止,我完全依照之前葉嵐跟我的對話去進行,本以為葉月會對我提出反駁,或者提出要見到弟弟的屍首、殺死魔物的要求,不過目前的狀況看來,他好像完全沒有這樣的想法。
難道說,我不應該依照葉嵐的話去做?我在心中起了質疑。
「遙日,你知道這個任務怎麼解嗎?」我低聲的詢問道。
「官方攻略上面說,拿回弟弟的信物給葉月將軍後,他會接受這個事實,然後妳可以對他提出想要學習連環技的要求,這時候他會請妳幫他收集幾樣物品,那些物品跟他與他弟弟的回憶有關,完成收集任務後,他就會教妳技能。」
如果依照Deus他們的思考模式,一昧跟著NPC的指令行走,也許能夠圓滿達成任務,但是如果不依照安排好的狀況去走,那又會如何呢?
「你們的任務玩法只有一種嗎?」我問道。
「當然不是。」遙日笑著回答我。「同樣的任務,有不同的支線跟完成方式,獲得的獎賞也會不同。」
經遙日這樣一說,我開始想要嘗試另外的方式了,不過,「如果我不依照劇情去走,那我會不會學不到連環技啊?」
「不一定,要是完成了好的任務結局,除了可以學到連環技之外,還可以得到其他東西,不過要是結局的結果不甚理想,也可能只得到少許的金錢報償。」
「嘖!這還真是讓人為難!」
我想要看到新的劇情,也想要學到連環技,這該說我的野心過大嗎?明白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,我猶豫著。
「對了,這項任務是立人親自參與設計的劇情喔,」遙日笑著對我說道:「雖然它只是C級任務,但是劇情的精采度應該不會輸給A級任務。」
呵,我的手氣會不會太好了?第一個挑的任務是A級任務,第二個則是由我那變態老哥設計的任務?
知道老哥參與了劇情設計,我決定放手一搏,試著挑戰看看,要是不幸完成了爛結局,大不了從頭來過囉!
「雖然這樣的消息令人感到悲傷,但,我還是很感激妳帶回了嵐的信物,」葉月抹去臉上的淚水,試圖用和緩的語調說道:「為了表示感激,請提出妳的要求,我……」
「你不想去看看嗎?」為了讓事情有其他進展,我截斷葉月後續的話,主動提出邀約。
「什麼?」他困惑的望著我。
「難道你不想看看殺死自家弟弟的魔物嗎?你不想替嵐報仇?」我一連追問著他。
「……是啊,身為哥哥,我的確是應該要這麼做。」像是被點醒般,葉月搖搖晃晃的站起身。「管家,替我將劍拿來,我要去殺了害死嵐的那隻魔物。」
「少、少爺,此去要面臨的是魔物,您現在醉成這樣怎麼動手呢?還是等酒醒了再說吧!」管家擔憂的勸阻道。
「不,我現在就要去殺了那怪物!快將我的長劍拿來!」葉嵐厲聲命令著。
「放心吧,我們會保護他,不讓他受傷。」遙日對管家提出保證。
「既然這樣,那就有勞兩位了。」管家對我們鞠躬行禮,並為自家主子打點身上的行裝。
 
我並沒有依照葉嵐的話,只帶著葉月在森林裡打轉,而是直接帶他前往湖邊,當我們抵達陰曲洞時,時間正好是晚上,銀白的月光映照在湖水上,波光閃動的水面少了白天的金碧輝煌,轉變成神秘而寧靜的優雅風格。
「妳說的魔物在哪裡?」
踩著帶有醉意的步伐,葉月搖晃著身體,緩緩朝湖邊走去。
「應該是在這附近吧。」我用不確定的語氣答道。依照之前葉嵐的說法,這裡在入夜之後會有魔物出現。
在我們前往這裡時,行經的森林出現了一批又一批的怪物,大熊怪、山豬怪、蜘蛛怪、磨菇怪等等,可是當我們抵達湖邊時,那些怪物頓時失去蹤影,湖畔靜的沒有一絲聲響,這樣的狀況真是很不尋常。
照理說,就算沒有蟲鳴鳥叫、怪物吼聲,也該有風聲或水聲吧?可是目前的狀況,彷彿是有某種力量將聲音與清風凍結,空氣中像是被覆蓋上一股無形的重力,讓人就連呼吸也覺得沉重。
為了找尋怪物,我讓暴雷飛至前頭搜尋,我們三個則是繞著湖邊走。
幾分鐘後,原本飛在前頭勘查的暴雷,像是發現什麼般突然折返。
「嘎啦啦,主人,有危險,請小心。」
也就在暴雷回到我身邊後,原本靜止如鏡面的湖水開始冒出水泡,升上水面的水泡,以半圓形的姿態貼在水面,顏色由白轉紅,跟著,一隻隻全身通紅,身體像鳥,卻有著人類臉孔的怪物出現。
「嘎啦啦,紅鳥人,主動攻擊型怪物,血量為七十點,攻擊技能為水球、水系魔法……」暴雷滔滔不絕的介紹著。
「是它們嗎?」見到紅鳥人從水中冒出,葉月快速抽出長劍:「就是它們殺了嵐?」
「呃……嗯。」面對葉月的詢問,我只能心虛的點頭,心裡卻很清楚的知道,它們只是可憐的代罪羔羊。
「該死的魔物!我要殺光你們!」一得到我的確認,葉月狂吼了聲,朝紅鳥人直奔而去。
葉月喝了酒,身體的狀況應該稱不上是最佳狀態,但,他出手攻擊的動作卻是極為俐落、流暢,只見他的動作猶如行雲流水,在輕柔的動作中,長劍出手的力道卻又是勁道十足,除了柔中帶剛的動作之外,他的攻擊更是兼具了快狠準,見識到他這種出色的表現,我開始懷疑,他之前搖晃不穩的步伐、帶著醉意的眼神,是不是裝出來的?
雖然我想要效法葉月,用極為帥氣的劍術跟怪物一較高下,只可惜我的功夫不到家,跟飛舞在空中的紅鳥人作戰,對我來說實在不怎麼有利,面對我的攻勢,它們閃躲的非常輕易,動作輕盈的像在空中跳舞。
為了不浪費體力,我改用十字弓當作武器,當我瞄準其中一隻射出箭矢時,它張口吐出水柱,將箭矢給擋下。
喲?竟然用口水將我的箭擋下?發現這一點,我改用連續射擊的方式,朝紅鳥人各個部位射擊,雖然有部分箭矢被它給擋下,但,我也順利傷害了對方,趁它因為受傷飛行重心搖晃不穩時,我多補上了幾箭將它解決。
雖然這樣的戰術算是成功,不過這種方法實在是很浪費時間吶!我開始在心中盤算更省時間的方式。
「轟隆!」一陣雷聲傳出,暴雷使出雷電擊落紅鳥人,怪物一摔落地面,隨即化成一灘清水消失。
「碰碰碰碰……」連發的槍響傳出,遙日使用手槍將紅鳥人一隻隻擊落,槍法極為精準,幾乎彈無虛發。
雖然這樣一隻隻清除的模樣很帥、很乾淨俐落,但是應該有更快的方式吧?觀察著遙日的動作,我開口詢問著。
「遙日,為什麼你不直接用魔法陣?」
依照遙日的能力,他只要發動兩次大型魔法陣,應該就能將這群怪物給掃光,何必要耗費時間,一隻隻解決呢?
「如果我發動魔法陣,妳就沒怪物可以打了。」
啊哩?原來他是想要讓我有怪物可以玩啊?對於這樣的情況,我真是有點苦笑不得。
「不用啦,你快點將它們解決,我想要看看怪物清完後會發生什麼事。」
「好,那妳先幫我引開怪物的注意力。」遙日將手中的槍轉成魔法權杖,口中開始唸出咒語。
為了不讓怪物打斷他的施咒,我要暴雷使出誘敵術,擾亂紅鳥人的視線,自己更是跑到遙日面前,為他擋去怪物的偷襲。
不到一分鐘的時間,遙日完成了一個燃著紅色火焰的火陣,他揮動著魔法權杖,火陣依循他的指揮緩緩在半空中立起,中央的圓形圖案像輪盤般轉動了幾圈,在圖形到達定位點時,無數枚火球從中衝出,像機關槍一樣掃射著紅鳥人,用不到幾秒鐘,紅鳥人便被全數殲滅。
在火光與怪物群消失後,這座湖又恢復了平靜。
「嵐,哥哥已經為你報仇了。」葉月跪倒在湖邊,用哀傷的語氣自語道:「嵐,你聽見了嗎?嵐……」
雖然表面上看來,這場打鬥似乎已經落幕,但,就我對我老哥的認知,我不認為光是打倒這群怪物就等於事件結束,這不像是他的作風,他最愛在看似結局的情境中添加突發因素,讓人措手不及的迎接。
再說,葉嵐根本沒死,他的存活應該也是劇情轉折點之一,只是目前我還抓不到適當的時機,向葉月說出這件事。
就在我腦中猜測的後續的狀況時,平靜的湖面再度起了變化。
「怪物又要出現了嗎?」
我立刻將十字弓對準水面,預備等怪物出現時搶先發動攻擊,身旁的遙日同時唸動咒語,準備再造出一個魔法陣。
然而,這次湖水卻是升出了數道水柱,這次出現的怪物跟先前差不多,但,怪物的顏色則是從紅轉成綠色。
「嘎啦啦,綠鳥人,主動攻擊型怪物,血量為八十點……」
「原來這次是推出新品種啊?」我迅速瞄準了怪物群,快速連發射出箭矢。
遙日緊接在我的攻擊之後,再度發動魔法陣,十多發火球如流星般衝向怪物群,強大的火力將對方一隻隻擊落,這一次我們只花十多分鐘便將怪物群全滅。
當然啦,能夠將怪物群清的這麼快速,全都要歸功於遙日的魔法陣,如果有充足的準備時間,使用魔法陣還是比較吃香的啊!
跟之前的狀況不同,在綠鳥人消失後,水面沒有再度回歸平靜,在起伏的水波中,金色的雷電出現在湖水中央,而後向外擴散,直到覆蓋住整個湖面。
見到這樣的出場聲勢,可想而知,即將現身的怪物會比那些鳥怪難纏。
「嘎啦啦,心魔現身了!請主人多加小心!」暴雷用緊張的語氣嚷著:「心魔屬於Boss級怪物,血量為一千兩百點!攻擊……」
在暴雷的介紹詞中,被稱為心魔的怪物浮現水面,匯集於水上的雷電組成踏板,讓它的身體漂浮在空中。
心魔的外型就像神話中半人馬的姿態,不同的是,它的臉上只是平坦一片、沒有五官,人類的上半身長出四隻手臂,一隻手拿著圓盾、一隻手拿著形狀彎曲的長劍,另外的兩隻手則是抓著水球。
原來是主角現身啦?想起之前葉嵐曾說他受到心魔操控,那麼如果我們將它打敗,是不是就能解救葉嵐呢?
想到這個可能性,我隨即朝葉月喊著:「葉月將軍,它就是控制葉嵐的魔物,如果能打敗它,說不定我們能夠救出葉嵐!」
「救出葉嵐?」葉月用驚喜與困惑交雜的神情望著我。「可是你不是說他已經……」
「那是騙你的。」沒等他說完,我隨即將一切事情坦白。「因為葉嵐被心魔控制住,他不希望你知道、也不想要你為他的事情擔心,所以他要我欺騙你,其實他還活著。」
「嘎啦啦,對不起,主人欺騙你!請不要生氣。」暴雷代替我向葉月道歉。
「只要將這個怪物打倒,我就能救回嵐?」
葉月用欣喜的語氣重複我的話,此時,他眼神因為希望萌生而充滿神采,他一掃先前的喪氣模樣,重新振作起來。
馬蹄踏著雷電緩緩前行,心魔從湖面上移動至岸邊,發覺對方接近了,葉月隨即舉劍朝對方衝去。
在葉月逼近面前時,心魔只是輕鬆的丟出手上的水球,不過是手掌大的水球,在撞到葉月之後,竟然將他狠狠擊飛,讓他摔落在十多步遠的地上。
「咳咳、咳……」身體遭受到重擊,葉月像是呼吸困難的乾咳幾聲,他強撐起身體,不死心的再度發動攻擊。
心魔再度朝他丟出水球,有了之前的經驗,葉月順利的閃過攻擊,在葉月舉劍殺向心魔時,心魔以手上的圓盾擋下,同時揮動手中的波浪長劍反擊。
霎時間,清脆的鐵器撞擊聲不絕於耳,就在葉月與心魔纏鬥抗衡時,我跟遙日也追上前幫忙,遙日使出大量的魔法進行攻擊,我則是趁著對方防備的空隙,朝它設出箭矢攻擊。
在我們三人的合作攻勢之下,心魔顯得有些勢單力薄,很快就出現敗陣的窘境,但,如果光是這樣就能打的贏,它也就不會是這個任務的Boss了。
就在心魔血量減去一半左右時,它突然朝著夜空發出高亢的吼叫聲,那聲音所引發的震撼由如地牛翻身,是一種彷彿能破壞聽覺的吼叫。
因為這聲吼叫,鄰近湖邊的樹群起了晃動,沙沙的葉子聲響如同下起豪雨般宏亮,眨眼間,皎潔的銀月被烏雲遮蔽,草地上刮起大風,厚重的雲層閃著雷電,嘩啦啦的雨水因應著響雷落下。
不過才幾分鐘光景,這裡便從令人心情愉悅的美好月夜,轉變成遭受暴風雨侵襲的無光夜晚。
在這樣近乎被黑幕包覆的環境中,擁有瞳術的我沒有辨識上的困擾,但,遙日跟葉月可就麻煩了。
難到它是想要藉著黑暗遮蔽我們的視線?正當我猜想著對方的戰術跟動機時,心魔又有了動作。
它口中唸出了咒語,沒有拿武器的雙手結起複雜的手印,腳下的馬蹄踢了幾下地面,它身後的湖水開始發出亮光,這份光芒將四周恢復成原先的明亮,不,說是恢復其實並不正確,更確實的說法應該是──那片湖水將黑暗給吸收了。
就在最後一滴黑暗消失時,湖水反過來釋放出無數個物體,定眼一瞧,那是發著淡紅色亮光的人型影子。
影子人的身體是平坦的,沒有五官,只是一個發著光芒的影子,那輕薄的模樣就跟紙片人沒什麼兩樣,它們手上舉著各式各樣的武器,如同軍隊一樣降臨在我們面前。
接下來的戰鬥,我們的敵人由心魔換成了影子人。
影子人的攻擊力其實不強,但是它們卻非常纏人,它們用即為輕巧的姿態,在我們身邊繞著、飛著,如同煩人的蒼蠅蚊子,讓人在驅趕的同時心情也跟著不耐煩起來。
除此之外,我們還必須小心提防利用影子人當遮掩屏障,朝我們偷襲的心魔,它總是趁我們沒有留意時,奸詐的用水球、水柱、彎曲長劍攻擊我們,好幾次,我跟遙日差點喪命在它的襲擊之下。
大雨持續不斷的下著,地面因為雨水開始泥濘不堪,發動攻擊或防禦時,經常會有不小心踩滑、跌跤的情況,不過才十多分鐘下來,我們三個便跌成了泥巴人,身上的血與雨水、泥土胡亂混合,衣服上沒有一處是乾淨完好的。
不知過了多久,只覺得我們的體力似乎已經到達極限,為了防止遭到對手圍毆攻擊,我們三人逐漸聚在一起,受傷較少的暴雷,仍舊不斷朝影子人發動攻擊,希望能讓我們脫困。
只見影子人軍隊逐漸將我們包圍,將我們困在它們形成的圓圈裡,這時,它們停下了攻擊,只是繞著我們轉圈,嘴裡發出低沉的嗡嗡聲,聲音連綿而不間斷,聽來有點像是在唸誦經文的模樣。
「它們想要做什麼?」我詢問著遙日,並伸手撥開被雨水淋濕而貼在臉上,遮去視線的頭髮。
雖然覺得它們唸誦的聲音不怎麼吵人,不過,這樣的氣氛實在是很詭異,有點像是童話故事中,一些妖術、巫術施行的前奏。
「不知道。」遙日同樣也不明白它們的用意。
「嘎啦啦,不知道吶~~」暴雷飛到我肩上,同樣也是困惑至極。
「呃呃……不、住手、快住手……」相較於我們的若無其事,葉月似乎是受到對方的影響,抱著頭、弓起身體跪在地上痛苦呻吟。
「葉月,你怎麼了?」發覺他的狀況不對,我擔心的上前詢問。
葉月什麼話也沒回我,就像是沒聽見我的聲音般,他只是用茫然的眼神、驚恐的表情,從喉嚨發出一聲又一聲無意義的吼叫聲。
「真是的,到底是怎麼回事啊?」我煩躁的皺眉。
「嘻嘻嘻……」突然,一陣詭異的笑聲傳來,聲音是從心魔的方向發出。
「喂!你這個沒有嘴巴的怪物,笑什麼笑啊!」聽著那猶如奸笑、竊笑的聲音,我心裡起了一陣不快。
「嘻嘻嘻,痛苦吧?難受吧?嘻嘻嘻……」以一種看戲般的幸災樂禍語氣,心魔開心的嘲笑著。
「你這個欠揍的傢伙!改天我要把你剁成肉醬!」雖然知道攻擊無效,但我還是朝它射出幾隻箭矢發洩怒氣。
「嘎啦啦!剁成肉醬!可惡的沒嘴巴怪物!」暴雷也跟著我的動作,朝它發出數個雷擊。
「別理它了,我們先突破影子人的包圍吧!」遙日再度發動魔法,想將困住我們的紙片人打飛。
雖然他的攻擊奏效,成功擊毀數個紙片人,其他的紙片人卻會迅速上前遞補圓圈缺口,讓我們無法逃脫。
唸誦的聲音達到高潮,影子人身上發出刺眼的亮光,這些光芒全往葉月身上集中,也就在我們被光芒刺的失去視覺,眼前只剩白茫茫一片時,一個影像逐漸浮現……
 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