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唔……」跪坐在地上,葉嵐難受的晃著頭。
「你還好吧?」發現他似乎恢復了正常,我這才鬆下警戒,上前詢問。
聽到我的聲音,葉嵐抬起頭來,打量著我。「請問妳是?」
「我叫作韃羅貓。」向他自我介紹的同時,我將尋人啟事拿了出來。「我是受到你哥哥的委託,前來帶你回去。」
見到那張尋人啟事,葉嵐頓時紅了眼框,斗大的淚水自他眼中掉落。
「是我不好,我不應該來這裡,不應該離開哥哥,我不應該逞強,這一切都是我的錯……」
像是懺悔般的自言自語後,他又用一種急迫、擔憂的語氣問道:「哥哥他最近過的好嗎?有沒有準時吃飯?他有沒有生我的氣?工作還順利嗎?武術是不是還是很精湛,他……」
葉嵐一連串的問著,他似乎是想從我這邊探得葉月的生活,這些鉅細靡遺的問題讓我無從招架。
「這些問題等你回家之後,親自去問你哥哥不就好了?」我朝他苦笑著。
沒料到,我這個問題讓他臉上的笑容盡失,眼中更是出現濃厚的悲傷,他低下頭,不發一語的沉默著。
「怎麼了?」我不解的追問。
「我……不能回去。」他用輕細的音量回道。
「嘎啦啦?為什麼呢?」
「為什麼你不能回去?」暴雷跟我有著一致的疑問。
「我……已經入了魔,不再是以前的葉嵐了。」
「啊?」突兀的聽到這句話,我的腦筋一下子轉不過來。
入魔?他是說他變成惡魔了?可是他現在看起來很正常啊……
在我腦中冒出一堆問號的同時,葉嵐開始緩緩說出自己的事情。
「我到這裡只是想要進行修煉,我想要變得跟哥哥一樣厲害,沒想到這份執念成了心魔,起初,我還能控制自己、抵抗對方,但,時間一久,我的身體逐漸被心魔侵佔,現在的我,隨時隨地都可能會傷害別人,為了城裡眾人的安全,我不能回去……」
在說到最後的決定時,他的語氣透出堅決。
「所以你打算一輩子在這裡?讓你哥哥花一輩子的時間找你?」我反問著他。
「嘎啦啦,哥哥會傷心喔!」暴雷同聲勸道。
葉嵐為這個問題遲疑了兩秒,而後才輕聲的回答道:「妳可以跟哥哥說,我已經死了。」
「你……要我跟你哥哥說,你已經死了?」我簡直不敢相信我所聽到的話。「你要我跟你哥哥說謊?」
「長痛不如短痛。」葉嵐硬擠出一個微笑回應我,但那笑容卻比哭還悲傷。「反正我現在這模樣,跟死亡其實也差不了多少……」
「嘎……」像是被感染了情緒,暴雷也跟著沮喪起來。
「沒有別的辦法嗎?」我困惑的問:「既然知道你的身體是被心魔給侵佔,總也有方法可以解決吧?」
「當然有。」葉嵐用果決的語氣回著:「要想將心魔驅走,唯一的方法就是殺死我。」
「你這個方法有說跟沒說是一樣。」我回給他一記白眼:「我要的方法是能夠救你的方法。」
「很遺憾,我試過很多方式,但那些全都沒有用。」葉嵐再度回我一個苦笑。
「嘎啦啦,不要放棄,加油、加油、加油!」暴雷好心的為他打氣鼓勵。
「沒有任何關於解決心魔的資料或書籍嗎?」我期望能從他口中得到些線索。
「沒有。」葉嵐很肯定的搖頭,並從懷中拿出一個玉珮遞給我。「這是哥哥特別請工匠為我打造的生日禮物,只要妳將這個玉珮拿給他看,哥哥就會相信妳說的話,請妳……務必將我的死訊傳達。」
「我知道了。」我乾脆的將玉珮收下,但是收下東西不表示我認同他,我只是不想將時間浪費在這裡。
「一切就拜託妳了。」葉嵐朝我深深的鞠躬感謝。
臨離開時,我朝他丟出最後一個問題。
「如果說,葉月真的接受了你的死訊,可是卻執意要看到你的屍體呢?」
「那麼,就請妳在晚上的時候帶哥哥到外頭的森林吧。」
葉嵐說出的回答,實在是出乎我的意料,我還以為他會想辦法讓他哥哥不要來呢!
「外面的森林?」隱約中,我感到事情有些不尋常。
「是的。」葉嵐篤定的朝我點頭。「每當到了夜晚,外頭的森林會出現許多魔物,妳只要隨便找一隻魔物,跟哥哥說,妳殺了一頭同樣的魔物,從它的肚子中找到這塊玉珮,妳猜想這玉珮可能是我的所有物,所以拿回去給他確認,哥哥一見到這塊玉珮,應該會猜想我已經遭遇不幸,被魔物吃入肚中。」
「嘎啦啦,被魔物吃掉了?好可憐!」
真是個完美的故事啊,劇情掰的合情合理,只是……
「見到魔物出現,你哥應該會想要殺了它幫你報仇,難道你不擔心他會反過來被魔物殺死?」
「哥哥的武技精湛,不會有事。」葉嵐想也不想的回道,語氣中充滿對自家哥哥的信心。
「另外,我希望妳不要帶哥哥到湖邊來。」他向我補充叮嚀著。
「為什麼?」
面對這個問題,葉嵐稍微遲疑了兩秒,才開口回道:「夜晚的湖邊很不安全,我不希望你們來這邊冒險,再說,我現在都在附近活動,要是不小心讓哥哥遇見了,這個謊言不就拆穿了嗎?」
說的也是,總不能撒謊之後又自己揭穿它吧?
「我知道了。」我點頭答應著。
就在我跟葉嵐道別,準備離去時,突然接到了焰星傳來的密語。
『貓,妳現在有空嗎?能不能過來痞子的商會一下?』
『有什麼事?』
『要討論創立公會的事情。』
『公會?』
『是啊,零度改版時,除了開放進階區域之外,還會開放公會創立系統……』
『為什麼突然想要創立公會?』我不解的追問:『這件事情應該不在我們原本的計畫之中吧?』
記得那時候只有說要成為零度的高手……
『當初不是說要稱霸零度領域嗎?要進行這件事情就要拓展勢力。』焰星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著。『公會是聚合勢力的最佳方法。』
『……』這未免也太大費周章了吧?
基本上,我覺得創立公會很麻煩,唔……或許應該說,要創立公會很簡單,想要將它「經營的很有規模」卻很困難。
糟糕的是,我們幾個都是屬於「既然要做,就要做到最好」的個性,所以公會一旦成立,後面的辛苦事也會跟著接踵而來,想起過去成立戰神的慘痛經驗,我到現在還是心有餘悸啊!
不過,要是真的經營的有聲有色,這也是一件值得炫燿的好事……因為想到這點,我便陷入了「既期待又怕受傷害」的矛盾情緒中。
『快點過來吧!』焰星催促著我。『其他人都已經到了。』
『嗯。』我有氣無力的回應了聲。
 
當我使用商會的徽章進行傳送,來到絕佳好貨商會時,遙日跟其他戰神伙伴已經坐在二樓等我。
「親愛的貓,妳未免也來的太慢了吧!」痞子殺手語帶埋怨的道。
「我在解任務。」
「嘎啦啦,主人在解任務喔!」暴雷充當證人的附和著。
在我到達之後,整個討論也跟著開始,為了不讓暴雷干擾我們的討論,我先將它收到倉庫中。
「公會名稱要沿用戰神這個稱號嗎?」紫月首先開口發問。
「畢竟這個名稱我們已經用習慣了。」絕對殺戮用贊同的語氣回道:「再說,名稱也不是很重要,用不著為了這種事情浪費討論時間。」
「嘖嘖!阿戮,這你可就錯了!」痞子殺手反駁了絕對殺戮的話。「戰神代表的是狙擊手的六個人,現在既然我們來到了零度,再怎麼說也該改個名字,讓自己有個新的面貌,用全新的氣勢迎接光明燦爛的未來,在這邊創造我們的神話,稱霸這個遊戲……」
痞子殺手越說越激動,那語調就像是上戰場前,高階將領對士兵的精神喊話。
「那你就提出個名字來吧。」紫玥直接向他討著新名稱。
「嘿嘿,新的名稱我早就想好了!」痞子殺手刻意清清喉嚨,用鄭重其事的口吻說道:「新的名稱就叫做--新、戰、神!」
「……」聽到這種有改跟沒改差不多的名稱,我們全用鄙視的眼神望著他。
「喂喂!你們幹嘛用這種表情看我啊?」痞子殺手狀似無辜的嚷著。「你們不覺得這名子很棒嗎?」
「棒,棒到讓我們無言以對。」紫玥用揶揄的語氣回了個笑,順手拿起桌上的飲料喝著。
「還以為你要說什麼特別傑出的新名稱,結果只是加上了一個『新』字。」絕對殺戮淡漠的哼了聲,語氣中充滿不以為然。
「你這個名稱有什麼涵義嗎?」黑戰士保持平和的態度,開口詢問原因。
「當然有!」痞子語氣激昂的回道:「戰神,這個詞是用來表示我們是戰無不勝、攻無不克,就像是神一樣的存在!我們……」
「痞子。」聽到這裡,焰星打斷了他的話:「你說的這個解釋,是我們之前創立戰神時,大家討論出來的解釋,你用不著多做重複。」
「唉喲!我這個是要說給遙日聽的啦!」痞子殺手指著身旁的他。「他是新成員,當然也要讓他知道一下名字的由來咩!」
聽到這樣的回答,焰星莫可奈何的聳肩,示意他繼續說下去。
「剛剛我也說啦,我們現在來到新的地方、要成立新的團體,加上『新』字就表示我們將呈現全新的風貌,迎接嶄新的未來……我們這幾個人這麼優秀,除了成為強者、稱霸零度領域之外,我相信我們絕對能將公會經營的非常完美!到達無人能與我們匹敵的超強境界,成為一個新的神話!所以加上新這個字是最適合、最貼切的!」
在痞子殺手一連串說完長篇大論之後,焰星轉而詢問我們幾個的想法。
「對於痞子的提議,大家覺得如何?」
「都可以。」反正只是在原有的名稱上加上一個字,大家也沒什麼反對的念頭。
決定名稱後,我們開始討論起規劃等事項。
「在成立初期,我希望公會暫時不要對外開放。」黑戰士建議著。
「這樣不好吧。」痞子殺手不甚贊成的說道:「公會最重要的就是成員人數,要是人數不多……」
「不管什麼樣的組織,一開始的階段是最重要的,」黑戰士解釋著他的理由:「我們幾個本身的實力還不夠,如果為了擴充成員人數貿然找人加入,將會造成資質參差不齊的現象,我覺得等到我們幾個都有相當的能力時,再分批對外開放,等到新一批成員熟悉公會之後,再開放另外一批成員加入,這樣一來,先加入公會的舊成員可以帶領新成員,新加入公會的人,也不會落得沒人理會的情況。」
「黑戰士這個提議不錯,」紫玥同意的點頭:「公會開放初期一定會造成混亂,我們不如等到所有事情都上手之後,再去進行擴充,與其成立一個人數眾多卻像一盤散沙的公會,不如成立一個人數少卻優質的公會。」
「雖然公會是採封閉式,不過要是遇上很不錯的朋友,我們也是可以開放讓他加入,這項原則可以依照情況作彈性調整。」絕對殺戮補充條件的說道。
「除此之外,我們最好朝多元化的方向發展,」焰星提出另一項企劃。「很多公會是走單一屬性向,像是純粹戰鬥的公會或是生活系的公會,我們幾個雖然傾向戰鬥方面,但,如果黑戰士願意,生活系的部分可以由他負責指導,我們從旁協助。」
「如果是要提供相關知識跟製造物品的技巧,這個沒問題,但是如果只是要我幫忙製造物品,我恐怕沒辦法,我不想將時間全耗費在製造物品上面。」黑戰士說出了他的條件。
「只是提供相關資訊跟其他人交流而已,我也不希望那些人將你當成武器製造廠。」焰星跟黑戰士有相同的想法,在取得黑戰士的同意後,他又跟著往下說道。
「另外,我希望公會能跟痞子的商會結合,彼此相互交流需要的物品跟資訊,創造出一種互助、雙贏的局面。」
「你該不會是想要讓公會的人免費拿東西吧?這樣我的商會沒幾天就要倒了啦!」想到這種賠本的情況,痞子殺手臉上的笑容僵硬不少。
「我不可能要你做這種賠本生意。」發覺痞子殺手誤解自己的話,焰星狀似無奈的搖頭。「我的意思是,你可以提供比較好的折扣給公會成員。」
「早說咩!害我嚇了一大跳。」聽完焰星的解釋,痞子殺手這才鬆了一口氣。
在公會的相關事項簡略討論過後,我們幾個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,這時,我意外發現附近有些女生對我們指指點點、竊竊私語。
這樣的場面其實不足為奇,畢竟之前已經遇過很多了,只是,我總覺得今天這些人的眼神很奇怪,跟平常的樣子不太一樣。
「你們會不會覺得,附近的那些人……眼神太過閃亮啊?」我壓低音量,小聲的詢問其他人。
她們並不是用看到獵物,虎視眈眈的表情看著我們,相反的,她們的眼神一點殺氣都沒有,其中還透著我無法解讀的光芒,她們臉上的笑容,就像是在對神祈禱一樣的安詳,喔喔,她們身上好像還閃耀著溫暖、慈愛的光輝,這真是……詭異到極點!
「妳現在才發現吶?」紫玥用事不關己的語氣說道:「我們剛剛在討論的時候,那些人就一直盯著妳跟遙日看。」
「欸?是在看我跟遙日?我以為是在看你們呢!」
「不,她們是在盯你們。」絕對殺戮用篤定的語氣附和著。
「為什麼?」才想問的更清楚些,有幾名女生朝我們走了過來。
「請問你們是韃羅貓跟遙日嗎?」女孩們一臉激動的問著。
「是。」我跟遙日點頭回著。
「我看過兩位的任務影片,真的覺得很感動。」
聽到「影片」這個詞,我開始有不好的預感。
「我跟我朋友都很喜歡你們,我們會一直支持你們的!」其他女生一臉認真的說著。
支持?支持什麼啊?對方的表情讓我覺得頭皮發麻。
其中一個女生握住了我的手,眼中閃著晶瑩淚光的道:「加油,你們要幸福喔!」
啊?幸福?這又是在說什麼?無言以對的我,只好用尷尬而納悶的表情,用禮貌的微笑回應她們。
等到女孩們離開之後,我直接將矛頭對向痞子殺手,質問道:「說,你又做了什麼事?」
「這是焰星的點子!」痞子殺手飛快往旁一抓,將焰星抓到身前當防護肉盾。
「喂,我只是提供點子,可沒逼你一定要施行啊!」焰星為自己找了脫罪的解釋。
「唉~~」紫玥用不知是戲謔還是歎息的語調道:「為什麼每次都是你們兩個狼狽為奸,設計陰謀殘害同伴呢?」
「這個問題我也很想知道。」黑戰士落井下石的說著風涼話。
「這應該是他們的『天性』吧?」絕對殺戮為這件事情做了注解。
「說錯了,這才不是陷害,我只是建議痞子,將資源做最有效的利用罷了。」焰星回的理所當然。
「我可以看一下成果嗎?」遙日開口提議著,「我很想知道,不過是個任務影片,為什麼可以讓人覺得感動。」
「是啊,我也對這一點感到好奇。」我同樣對此感到不解。
發覺我們全都對任務影片感興趣,痞子殺手便直接在商會的大螢幕上播出影片。
影片的開端是我們最後一次進入廢墟,準備跟IR機器人以及諸多怪物奮戰的場警,影片的主角當然就是我跟遙日了。
在影片播放時,我們發現痞子殺手還在其中加上了歌曲,演唱者是一個男生的聲音,歌詞也是用男生的心情去作描寫,就像是一個音樂劇一樣。
影片的重點是我跟遙日的互動,尤其是我為了救遙日,衝上前幫他擋下機器人攻擊的那段。
隨著影片的進行,那溫潤而又略帶感傷的歌聲也就這樣傳入耳中──
 
「灰色的世界就要崩毀,罪惡在叫囂,惡魔降臨世人面前,
回首這漫長的路程,我與妳相互扶持,面對險惡的一切,
如今,我們好像來到了旅程的終點,
心中湧現不安的警訊,我希望它是錯覺……」
 
「幸好你沒事。」身上染血的女孩,唇邊卻出現不搭調的笑。
「妳……為什麼要幫我擋刀?」男孩一臉不信的問道。
「原來我沒有躲過啊?」
女孩將話說的雲淡風輕,她的身影在下一刻化成了亡靈,而男孩則是錯愕的看著這一切。
 
「多麼戲劇化的瞬間,我就這樣失去了妳,
是錯覺吧?這一切全是錯覺,
但,妳的血卻在我面前飛濺,妳的身軀倒在我的腳邊,
妳用生命在我心口烙下了缺,讓我一生一世無法抹滅,
不想面對這樣的離別,不想為我倆之間畫下句點……」
 
「妳其實可以不用這麼做。」說話時,男孩的眼中泛著悲傷。
面對男孩的埋怨,女孩只是灑脫的笑笑:「無所謂,只要你沒事就好。」
 
「沉重的悲傷如豪雨般傾倒而下,將我的靈魂切割成片,
沒有留下的淚水,反向侵蝕著我的心,
如果這世上真的有神,我要用我的靈魂向祂祈願
我願用我的死,換回妳的生……」
 
畫面的最後,女孩跟男孩坐在草地上,他們凝視著遠方,臉上揚著淡淡的笑容,金色的夕陽光輝籠罩在他們身上,歌曲也在此時進入了尾聲……
說實話,這原本只是一個單純為伙伴犧牲的事情,但是在經過畫面剪輯、搭配感傷的歌曲之後,整個感覺就完全變了樣。
「好棒的影片,這是特別製作的音樂帶嗎?」
「這個故事拍的真好,我想買。」
待在商會內的其他玩家,在看完公開播放的影片後,紛紛詢問服務生影片的來源。
也難怪那些女生會誤會了,就連我這個當事者看完了這段影片,竟然也有一種莫名的感動,她們這些不知道實際內情的外人,又怎麼不會被那刻意塑造出的假象矇蔽呢?
「痞子,這個給我一份。」一直專心觀賞影片的紫玥,在影片結束後,第一句話就是向痞子討影片。
「紫玥,妳要這東西做什麼?」我沒好氣的問著她。
「收藏啊!」紫玥回的理直氣壯,同時還附加上了她的評論:「雖然剪輯手法很生疏,創作的歌曲也不怎麼專業,不過,男女主角所流露出的情感非常真摯,光憑這一點,就值得買回家收藏了!」
「紫玥,那可是我的心血之作耶!妳竟然這麼批評它!」痞子殺手開口抗議著。
「那影片本來就不專業啊,歌詞寫的還算可以,可是歌曲的完成度不夠,像是半成品,」紫玥開始滔滔不絕的說道:「歌手的拍子抓的很準確,但是音調不夠準確,還有,在音樂的混音方面……」
原本痞子殺手還有些不服氣,但在聽到紫玥一一指出優缺點,並且對音樂作出更深入的講解後,痞子殺手頓時變成專心聽講的學生,認真的點頭記下紫玥所說的話。
「……以一個業餘者來說,你的作品大概有八十分的水準。」紫玥在最後給出了分數。
「真是一個專業又精闢的分析啊。」焰星似笑非笑的稱讚道。
「紫玥從事過音樂方面的工作嗎?」絕對殺戮好奇的提問。
印象中,紫玥曾跟我們說過她是一個SOHO族,也就是在家工作的自由工作者。一些公司因為人力不夠或其他因素,會將部分工作交給公司以外的人去做,她就是依賴這些公司的工作維生。
「我做過的工作很多,只要有工作找上門,而我有這個能力完成,我就會去做。」紫玥朝他回了個笑,用含糊的語調大略做了說明。
緊跟著,她的話峰一轉,話題再度回到影片上。
「痞子,記得要將影片給我喔!可別因為我剛剛評論影片,你就不給我!」
「放心啦!我痞子才不是那種小心眼的男人!」
「紫玥,那一切全是假象。」我語氣淡漠的提醒著:「那時候妳不是也在場嗎?」
「欸,我在忙著打怪,哪有閒工夫注意你們啊?」紫玥反駁著,同時還揶揄了我一句:「再說,妳跟遙日是一對,這是事實啊,妳幹嘛不承認啊?」
「……」好吧,如果依照表面的身分去判斷,我的確是該接受這個被扭曲的影片。
「時間差不多了,我要走了。」焰星開口跟我們道別。
「你不是才剛上線?這麼早就要走了?」不明白他離開的原因,痞子殺手追問著。
「我要去跟一位很重要的客人談事情,不能遲到。」焰星簡單說出原因後,隨即登出了遊戲。
欸?他們這些幕後設計人員也需要外出接洽客戶嗎?因為感到好奇,所以我私下傳密語詢問了遙日。
『焰星是去找一個叫做緋的歌手,討論未來的合作方案。』遙日回著我。
『緋?她要當零度的代言人嗎?我怎麼從來沒聽我哥說過?』聽到往後零度領域將會跟緋合作,我真是大感意外。
據我所知,緋所代言的商品極少,她大部分是當公益活動的代言人,如果緋真的要跟零度領域合作,零度將會是她第一個擔任代言人的遊戲,屆時肯定會造成大轟動。
『這是今天才收到的通知,』遙日對我解釋著。『之前焰星跟緋談了幾次,一直到現在,緋才終於答應跟我們合作,所以我們剛剛才會臨時召開會議,將原先討論的企劃案重新整理了遍,讓焰星出面去跟緋討論。』
如果這個合作確定了,不曉得焰星能不能幫我跟緋要簽名照?我滿懷期盼想著。
「我有點事情要忙,先走了。」在焰星離開不久後,紫玥也跟著說要離開。
「喲?焰星前腳才剛離開,女王後腳也要跟著走,你們兩個該不會是要偷偷跑去約會吧?」痞子殺手半揶揄的笑道。
「怎麼?你羨慕啊?真是可惜,這是私人約會,不能讓你跟。」紫玥朝他回了一個千嬌百媚的笑臉。「不過,為了滿足你的好奇心,我可以稍微說一下我們的行程喔!等一下我們要一起喝下午茶、聊天,要是聊得很盡興,我們還要一起去吃晚餐呢!」
「嘖嘖!我不過是隨便說說,妳竟然就這麼大方的承認妳跟焰星的姦情?真是世風日下、人心不古啊……」痞子殺手一臉感慨的搖頭。
「哎呀?怎麼我覺得這句話聽起來有點酸呢?」紫玥作勢掏了掏耳朵。「某人好像十分羨慕、十分忌妒我耶~~」
「哎呀呀,這應該是妳的錯覺吧?」痞子殺手學著紫玥的語氣回答:「再說,不過是下午茶跟晚餐,這麼乏味的約會行程,我有什麼好羨慕的呢?」
「正所謂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,沒有約會的人,當然會說別人的約會無趣囉!」紫玥臉上笑的嬌媚,但說出的話卻是非常損人。「我呢,也懶得跟你抬槓,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忙呢!Bye~~」
紫玥朝我們揮了兩下手,人便化成光束消失不見了。
「好啦,我也要繼續去解任務了。」既然已經散會了,我當然也準備閃人,繼續去完成我的任務。
在離開商會前,我先跑到武器櫃台大肆採購了一番,將所有物品補齊了、補全了,才跟遙日搭乘浮動部屋離開。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