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象徵移動的光芒散去後,眼前出現了一面長長的城牆,它並非死板板的呈現直線狀,而是以帶有弧度的波浪狀將城市圍繞,牆面由大小不一的扁圓石頭鋪成,視線沿著牆面搜尋了下,這座城市的出入口位於牆面的左邊。

城門前方立著一塊長方形的黑色石碑,上頭刻著「天蕭城」三個字。

「嘎啦啦,這裡是紫玉天城大陸中的天蕭城,是一個充滿神秘色彩的大陸,」暴雷用興奮的語氣介紹著。「這裡有奇妙的符咒、法術,來無影去無蹤的鬼魅,可說是一個生者與死者並存的地方喔!」

「生者與死者並存?」這句話讓我好奇心大起。「也就是說這座城裡有鬼在路上飄來飄去?」

「這裡還好,這邊算是人的城市,鬼怪不算多,」北宮夜雪為我解釋著:「要見到鬼就要去酆都那邊。」

「妳會怕鬼嗎?這裡的任務都會碰到鬼怪喔。」凌依隨口補充說明道。

「不會。」我朝她搖頭笑笑,並說出了我的某項興趣,「基本上,我還蠻喜歡看一些奇形怪狀的東西,像是喪屍、半人半獸的怪物、噁心巴拉的異形,也很喜歡看一些怪物的恐怖片,不過,我很討厭只會用尖叫嚇人的鬼片。」

「我也是!我超愛看恐怖片!」凌依雙眼發光的嚷著,那興奮的神情就像是找到同好一樣。

「上星期我跑去看了最新上映的XXX,那部片子很好看!妳看過嗎?

「有,我前天才看的!」聽到影片名稱,我同樣激動的叫著:「那裡面的怪物真是超帥!直接用舌頭把人刺穿,然後它還將□□塞入人的○○○,跟著……」

「對對!那幕真是經典,還有另外一個主角跑去找同伴的場景,結果怪物把他同伴的肚子剖開,將○○○拉出來,接著還………」

「那個……」聽到我們興奮的敘述血腥的畫面,北宮夜雪無奈的阻止我們。

「兩位在談論這種東西的時候,要不要私下聊?」

「呃?你討厭恐怖片?」發覺他臉色不對,我臆測的追問。

「不。」北宮夜雪否認了。「我只是擔心妳家的寵物會被妳們嚇暈。」

「欸?」

經他這麼一說,我連忙四下找尋暴雷,後來發現暴雷趴在地上,全身不停的顫抖,身上的顏色因為驚嚇過度而變得蒼白。

「嘎啦啦、好恐怖、好恐怖,主人好恐怖……」它用發抖的聲音說著。

「喂,恐怖的應該是吃人的怪物吧?我哪裡恐怖啊?」我哭笑不得的將它抱在懷中,輕手往它的頭敲了下。「笨暴雷,你真是個膽小鬼。」

「嘎啦啦,暴雷不笨,暴雷很勇敢!」它不服氣的反駁著。

「是嗎?」凌依嘴邊出現促狹的笑,用刻意的口吻對它說道:「跟你說,我上次看到一個吃眼珠的影片,然後那個眼睛吶……」

「嘎啦啦,不聽、不聽,暴雷不聽!」暴雷一溜煙的飛離我懷中,往高空逃去。

「凌依小妹妹,妳不要隨便欺負別人的寵物啦。」北宮夜雪無奈的搖頭。

「雪老伯,我只是在跟它聊天而已。」凌依笑嘻嘻的回嘴道。

對於這樣的反駁,北宮夜雪只能發出一聲長嘆,並轉移了話題。

「我們去公佈欄那邊吧。」

他率先往城門口走去,我跟凌依則是尾隨在後。

城裡的建築非常具有東方味,房屋的建築基材分有木製材質與紅瓦磚牆兩種,每戶住家並沒有緊密相連,而是以相隔十多公尺的距離排列著,有些房屋前方會擺放綠色盆栽、種植花卉,有些則是豪氣的種植一排樹木,涼風一吹,花香、樹香撲鼻而來,有時,清風還會夾帶幾片花瓣或樹葉掃過。

穿過數條街道,我們來到人聲鼎沸的廣場,除了販售物品、找人組隊、等待友人的玩家外,這裡還有沿街叫賣的NPC商人徘徊。

「糖葫蘆!有沒有客倌要吃糖葫蘆的呀?」NPC小販大聲的嚷著。

「賣雜貨!各種東西都有!各位要不要看看啊?」一名騎著三輪車的商人熱情的招呼著,他的車上擺著各式各樣物品。

看到他車上擺放一堆稀奇古怪的商品,我的視線不自覺鎖定在他的車上。

「他是個奸商,別跟他買。」發現我的注視,北宮夜雪開口提醒我。「他的東西都比別人貴三倍。」

「嘎啦啦,奸商、奸商!」

「嗯。」這句話讓我打消了上前觀看的念頭。

我們直線穿過了廣場,來到了廣場的另一頭,那裡立著一面長方形公佈欄,公佈欄的外框是由木材打造,內框則是平面螢幕,螢幕上頭設有不同搜尋分類,像是:任務選項、任務排行榜、魔王功勳榜、惡人榜黑名單等等。

凌依在螢幕上點了幾下,依循目錄一層層往下找,最後在任務的選項中,出現一張名為「尋找葉嵐」的尋人啟事,她在那上頭輕點兩下,那張尋人啟事便轉成一張紙,出現在她手上。

「拿著這個去找葉月,跟他說妳願意幫他找弟弟,」凌依將紙張交到我手中:「他是一個將軍,如果他不在將軍府,就是在廣場附近的街上或酒店裡,他會給妳一張葉嵐的照片,葉嵐在『陰曲洞』,妳去那邊就可以見到他。」

「陰曲洞?它在哪裡?」聽到這個地名,我直覺的反問著。

 「它在地圖左下角的位置,」北宮夜雪回答著:「妳往西邊城門出去,然後往下直走,就會看到了。」

在北宮夜雪說明的同時,我同步開啟地圖觀看,它的位置有點遠,出城後還要走上一大段路才會抵達。

「找到葉嵐後,他不會跟妳回來,妳要打贏他,然後他會給妳一樣信物,要妳拿回去給他哥哥,後面的事件,妳就跟著劇情去走就行了。」

簡略說完任務過程後,凌依又從公佈欄上接了幾樣任務。

「阿雪,我想去酆都打鬼,你要不要去玩?」她向北宮夜雪提出邀約。

北宮夜雪遲疑了下,才點頭回道:「我要先拿東西去給我朋友,可能要晚一點。」

「沒關係,反正我也還要去商店買東西,我們在酆都的鬼王殿集合吧!」跟北宮夜雪約好集合地點後,凌依又朝我說吩咐了句:「阿羅,要是解任務時遇到問題,妳就傳密語問我。」

「阿羅?」我還是第一次聽到人家這樣叫我。

「有很多人都用貓當名字,如果叫阿貓很容易跟其他人搞混,叫阿羅比較容易分辨。」凌依說出她取這稱呼的理由。

的確,貓這個字真的有很多人使用,用貓以外的字來做區分也是個不錯的方法,唯一的問題是……我要能分辨「阿羅」這個名稱是在叫我,而不是別人。

跟他們兩人道別後,我開始在街上找尋那名叫做「葉月」的將軍,本來想叫暴雷在空中進行搜索,但,暴雷說它沒見過葉月,不清楚他的長相,所以我們只好慢慢找人。

對方的身分是將軍,理所當然,我們找人的第一站當然就是先到將軍府去囉!

將軍府比一般的住宅還要氣派些,白色圍牆遮去了外人好奇的視線,木造的大門漆上了一層深褐色油漆,左右對稱的門扇各扣著一枚暗金色銅環,門前站著兩名士兵,他們手裡拿著長矛,見到我走上前,立刻上前攔住了我。

「請問您來將軍府有事嗎?」

「我想要找葉月將軍。」我朝對方揚了揚手中的尋人啟事,表明我是為了尋人而來。

「請稍等,我這就進去為您通報。」聽完我的來意,士兵禮貌性的要我在外頭等候。

用不到一分鐘,進去通報的士兵領了一名老者出來。

「您好,我是將軍府的管家。」對方雖然滿頭白髮,看上去像是五、六十歲的老者,但,說話的聲音非常有精神,整個人看起來也十分健康。

「很感謝您願意幫忙尋找葉嵐少爺的下落,只是我們家主人現在不在府裡,關於葉嵐少爺的事情,恐怕要等葉月少爺回來才能跟您說明。」

「請問他多久才會回來?」我詢問著確切的時間。

「這我也不清楚。」管家無奈的朝我笑笑,「方才聽葉月少爺說,他要去酒館飲酒,少爺並沒有交代什麼時候回來。」

「嘎啦啦,葉月將軍不在。」

「請問你有將軍的相片嗎?」我希望能從管家身上先探得一些資訊:「我想去酒館找他,但是我並不知道他長什麼樣子。」

「嘎啦啦,我們要去找將軍,要照片。」暴雷在管家身邊兜圈,對他說道。

「很抱歉,我並沒有那種東西。」管家歉然的朝我搖頭:「不過,城裡的人都認識我家少爺,您到酒館之後,可以詢問店小二或店裡的客人,他們會告訴您。」

這裡的人都認識啊?既然這樣,那就好辦多了,至少我不用擔心會浪費時間在認人上頭。

離開將軍府後,我依照地圖上的標示,在街上兜兜繞繞,經過了兩條街、繞過幾條小巷,走了約莫二十分鐘,才見到酒館的招牌跟大門。

「嘎啦啦,食物!香香的食物!」聞到撲鼻而來的食物香氣,暴雷興奮的衝向酒館。

「歡迎光臨!」在我走近酒館門口時,裡頭立刻跑出一名店小二迎接。

「我想找葉月將軍,請問他在這裡嗎?」我詢問著店小二。

「他在,只是葉月將軍他……」店小二面露遲疑的望向酒館裡頭。

在他視線停佇之處,我瞧見一個男子單獨坐在酒館的角落,他背對著我,趴在桌上。

「將軍他喝醉了,妳想找他談話的話,恐怕要等到他醒來了。」店小二領著我,朝葉月的位置走去。

還沒靠近到葉月身邊,一股濃烈的酒氣迎面而來,嗆得我差點窒息,我只好往後退了幾步、拼命忍住呼吸,往他的桌面掃了一眼,桌面上大概多放著十多瓶酒,桌面下的地板也堆了不少空酒瓶。

「嘎啦啦,好臭,好重的酒味!」暴雷埋怨的嚷著。

「他就是葉月將軍?」我確認性的問著。

「是的。」店小二朝我點頭答道:「雖然他現在看起來像是個酒鬼,但是將軍以前可不是這模樣,他是一位嚴謹自律、驍勇善戰、勤奮愛民的好將軍。」

聽到這樣的人物介紹,我大概也知道造成他轉變的原因了。

「他是因為弟弟失蹤,所以才開始酗酒?」我猜測的說道。

「是啊,他非常疼愛他的弟弟,葉嵐也非常尊敬他哥哥,兩兄弟的感情非常好,」店小二開始為我介紹葉家兄弟的事情,「跟將軍不同,葉嵐少爺的身子較為瘦弱,對於武術方面也不甚擅長,但,他的天資聰穎加上好學,在學問的鑽研上可是非常了得,葉嵐少爺可是我們這裡數一數二的學者呢!」

表面上我安靜而專心的聽著這段簡史,事實上,我這對兄弟的背景沒多大興趣,我只想知道這位將軍什麼時候會清醒?我什麼時候可以進行下一階段的步驟?

而,店小二的嘴巴像是沒關緊的水龍頭,一堆聲音不斷從他口中流出,沒有停止的打算。

「……葉嵐少爺失蹤時,我們一度以為他是被綁架,也許對方想要藉此威脅葉月將軍,但是要進行脅迫的話,至少會稍來隻字片語,指示葉月將軍聽從命令吧?可是葉月將軍並沒有收到任何綁匪的訊息,後來有人在猜,也許是路過附近的盜賊、搶匪,將葉嵐少爺給擄走,將他帶去奴隸市場賣掉,所以才沒有任何訊息出現,不過這也不可能啊,我們這邊治安向來很好,從沒聽過有人口販子在這裡出沒……總之,這可是我遇過最為稀奇的事件了,一個好端端的人,就這麼給消失了。」

連珠砲似的說完一串後,店小二像是想要尋求其他答案的詢問:「這位客倌,您覺得呢?」

「啊?什麼?」原本分心想事情的我,突然被這麼一問,只能呆愣的望著對方。

「嘎?暴雷不知道。」注意力一直放在鄰桌餐點上頭的暴雷,同樣不清楚問題。

「這個……就是啊……」店小二突然壓低音量,語帶扭捏的道:「您覺得……這葉家少爺他會不會……死了?」

「嘎啦啦,葉少爺死翹翹了。」暴雷跟著店小二壓低了聲音,表情也變得詭異許多。

切,如果他死了,我這任務要怎麼解啊?我不置可否的笑笑,回道:「不是有句話說,活要見人、死要見屍?既然沒有見到屍體,我相信他還是活著。」

「說的也是啦!我剛剛只是瞎說瞎猜,您別理會我的胡言亂語。」店小二胡亂抓著頭髮,一臉尷尬的笑笑。

「嘎啦啦,暴雷肚子餓,暴雷想吃東西。」在話題結束之後,暴雷開始朝我嚷著。

「客倌,既然您要找葉月將軍,那我幫您安排在隔壁桌好嗎?」店小二恭敬的問道:「要是葉月將軍醒了,您也比較方便跟他談話。」

「嗯。」我挑了靠近窗戶的餐桌坐下,讓窗外吹進的風驅走那些酒氣。

「嘎啦啦,肚子餓、肚子餓!」甫一坐定,暴雷就立刻降落至我前方桌面,用它的大眼睛朝我拼命眨著。「嘎啦啦,主人,吃飯飯、肉肉、菜菜!」

「請問客倌您想要點什麼菜呢?」店小二適時的將菜單遞上前。

沒有翻閱菜單,我只是朝店小二回了個笑,說道:「將你們這裡上好的酒菜全拿出來吧。」

一聽我這麼點餐,店小二的雙眼登時發亮,「真、真的嗎?所有上好的酒菜都要?不限金額?」

「沒錯。」

嘿嘿,以前我就一直很想嚐試這種豪氣的點菜方式,反正現在我有這麼多錢,根本不怕負債啦!

「欸!貴客上門囉!」店小二隨即拉開嗓門,大聲嚷著:「這位客倌要一桌上等酒菜,不限菜色跟價格,廚房裡的人快點張羅啊!可別怠慢了這位客倌!」

經他這麼一嚷嚷,店裡有不少客人回頭望著我,同時,這家酒店的老闆也特地上前招呼。

「感謝您關照小店生意,貴客的到來真是讓小店蓬蓽生輝啊!」酒館老闆眉開眼笑的說道:「客倌您覺得這個位置還可以嗎?需不需要為您轉到高等包廂?要不要聽音樂?我們這裡有上好的樂手可以為您演奏……」

「不用了。」朝他回了個笑,婉拒了他的好意。

「要是客倌有任何需要,請儘管吩咐,小店必當竭盡全力服務。」酒館老闆朝我鞠躬請安後,隨即轉身離開。

「上菜啦!」店小二高聲提醒著。

他跟其他人雙手端著餐盤,陸續將菜餚端上桌,幾分鐘過後,餐點堆了滿桌,但,店小二們並沒有因此停止上菜的動作,各式各樣的食物魚貫的出現,他們在桌面上放置了一個鐵架,當成是第二層的桌面,後頭送達的餐點便放在架子上,往上疊高,第二層擺滿了便又接著架上第三層,依此類推……當整個上菜過程結束後,我面前出現了五層壯觀的食物高塔,每一層都放置著四十道菜。

媽呀!他們是在表演疊食物特技嗎?食物的高度讓我不得不站起身,如果我想要拿取最上層的餐點,恐怕要站上椅子才能拿到。

在食物高塔出現後,其他人的目光全被吸引了過來,他們用著訝異、有趣的神情打量我,似乎是想看看我能不能解決這堆食物山。

「嘎啦啦,主人,暴雷可以吃了嗎?」飢腸轆轆的暴雷,忍住衝上前大快朵頤的衝動,乖巧的等待我的指示。

「從最上層開始吃,動作不要太粗魯,不要撞倒餐盤。」我叮囑著它。

我可不希望發生食物山被暴雷撞倒,一堆菜砸到我身上的窘境。

「嘎啦啦!好!暴雷會小心!」

興奮的答允了聲,暴雷隨即飛升至上空,旋風似的吃起食物來,不到十分鐘的時間,它便已經解決了一層,回到我身旁休息。

「吃飽了?」我略感訝異的問。

照理說,暴雷這個無底洞,應該不會輕易被這區區四十道菜打敗才是。

「嘎?不、不,暴雷還沒有飽。」暴雷拼命搖著頭,同時用委屈的臉朝我說道:「架子擋著,暴雷沒辦法吃。」

也就在暴雷像我埋怨時,幾名店小二應聲出現在桌邊,動作俐落的撤下最上層架子,並將空盤取走。

「請慢用。」

店小二的前腳剛走,暴雷又呼的一聲飛到空中,開始搜刮著食物,就在這樣撤架、清空食物的反覆過程中,它花了半小時左右便解決完上面幾層,剩下擺在桌面上的菜餚,也就在此時,趴在桌上的葉月將軍終於醒了。

「嵐、嵐……你在哪裡?」微弱的語調隨著酒氣出現,他的頭側枕在桌面上,一隻手胡亂在桌面上揮著。

「嵐……哥哥一直在找你……你、你知道嗎?」

「葉月將軍,您醒啦?喝杯茶吧。」店小二遞了杯熱茶上前,想讓他醒酒。

喝下茶水解渴後,他反手揪住店小二的衣服,嘴裡開始嚷著要喝酒。

「酒、再給我拿酒來,越多越好。」

「葉、葉月將軍,您今天已經喝很多了,還是改天再喝吧!」店小二好言勸著。

「不、不,這些還不夠,再給我拿酒來!」酒意未退的他,開始發脾氣吼了起來。

「葉、葉將軍,您別這樣……」

店小二試圖想要扒開他揪在自己衣領上的手,但卻徒勞無功,在掙扎無效之後,他轉而用另外的方式分散他的注意力。

「對、對了,葉月將軍,有位客人要找您!」

「找我?」葉月含糊不清的反問:「誰?誰找我?」

「是這位客人。」店小二指向我,同時趁著葉月注意力轉到我身上,手上的力道稍為鬆下時,快速抽身離開。

「妳找我?」葉月搖搖晃晃的站起身,瞇著眼,湊近我面前打量。

唔,好重的酒氣。我捏著鼻子,往窗邊移動了些。

「妳……是誰?我不認識妳。」

「我在公佈欄看到這張公告。」我將那張尋人啟事拿到他面前,「我想幫你尋找葉嵐。」

「妳要幫我找嵐?呵、呵呵……」葉月乾笑了幾聲,狀似極為無奈的搖頭。「沒用的,一年多來我不斷找他,搜遍了城裡內內外外……找不到,嵐他就像消失了一樣,怎麼找都找不到。」

「我一定會幫你找到他。」我信誓旦旦的回著。

「像妳這樣的保證,有很多、很多人跟我說過,但是他們都失敗了,全失敗了。」葉月將軍嘲諷似的回著我,雖然語氣聽來說的淡漠,但他的眼角卻閃著淚光。

「把他的照片給我,我會將他找回來。」不想跟他多作辯論,我向他討著任務需要的物品。

「照片?是說肖像圖嗎?」

葉月在身上找尋了會,最後他從上身的盔甲內層抽出了一疊紙,將整疊紙往桌面一放,並指著照片中的人物道。

「他就是嵐,妳想找,就去找吧。」

我抽起最上層的紙張,仔細打量圖中的少年,他穿著一身鵝黃色袍子,長的眉清目秀、脣紅齒白,那俊雅、斯文的外表,就算將他扮成女生,也絕對不會有人認為他是男的,十足十的中性美。

「小二!酒!拿酒來!」

稍稍恢復清醒的葉月,又開始跟店小二要酒喝,在他的再三催促跟逼迫下,店小二只好又拿了幾瓶酒過來。

往後的時間,他坐在我身旁沉默的灌著酒,我則是像個旁觀者,邊吃著東西邊觀察著他。

他的外型完全符合他的武將身份,長期的烈日曝曬讓他擁有健康的古銅膚色,顯露在輕便鎧甲外的手臂結實,但也沒有誇張的肌肉,至於他的長相嘛……

如果他能將滿臉的鬍渣刮乾淨,將一頭亂髮梳理整齊,我想他應該會是個十分帥氣,受到眾多女生喜愛的男生。

不過,儘管現在的他形象欠佳,他還是有種與眾不同的特殊韻味,一種身經百戰、經過世俗歷練後的氣度風範。

等他將店小二端上的酒喝的一乾二淨後,葉月將軍撐起身體,移動不怎麼平穩的步伐,嘴裡咕嚷著我聽不懂的話,逐步往外頭走去。

「葉將軍,您要不要休息一下再走?」店小二擔心的朝他問著。

「不……碰!」話還沒說完,那位葉將軍直接面朝地倒下,直接趴在地上。

「將、將軍,您沒事吧?」

「沒、沒……」將軍翻了個身躺平,雙手像是在趕蒼蠅的揮舞。「我要躺著休息,別、別吵我。」

「將軍,請您到椅子上坐著歇息吧!您躺在這邊實在是……不、不怎麼方便吶。」

看著躺在通道阻礙交通的他,店小二為難的勸著,然而,這位葉月將軍並沒有理他,自顧自的睡著了。

在無可奈何之下,店小二也只好努力將他往通道旁移了些,讓出一條路來供人行走。

沒有理會葉月所造成的混亂局面,我在用餐過後稍作休息,腦中構思著接下來的行動。

癱倒在地上的他,表面上看似睡著了,可他也沒有真正睡死、睡沉,他總是叨叨說著讓人聽不清的話,有時候還會突然大吼大叫,將附近的人嚇了一跳,當有人經過他身邊時,他又會出手揪著人家的衣擺不放,要不是幾位店小二硬將他的手抓開,恐怕他就將一名男客人的衣服給扒光了。

幸好他騷擾的都是NPC,要不,我看他可能會被玩家砍死吧!我心驚的為他捏了把冷汗。

就在店小二將第三個被葉月纏住的客人救走時,酒館的老闆出現了,他不停的搓著雙手,臉上洋溢著笑容。

「這位客倌,不曉得您吃飽了沒?要不要結帳了呢?」

「嗯。」

這一頓飯吃下來花了五十多萬,這樣的金額聽來很嚇人,不過,要是跟三千萬這個數字一比,似乎就顯得不是那麼貴了。

 

離開酒館,我駕駛浮動部屋快速朝葉嵐的所在位置前進。

本以為陰曲洞應該是山洞之類的場所,事實上,它卻是一座小湖,這座湖位於森林的深處,陡峭的山壁形成一個半月形,將湖畔給圈起了半圈,另外半圈則是被森林圍繞。

才剛抵達小湖附近,我便瞧見前方的湖邊站著一名少年,湖水在他身後發出細碎的金色波光,他整個人被完整包覆在光芒裡,黑色長髮跟鵝黃色衣襬隨風擺動,這景象頗有一種與世隔絕之感。

顯然的,這名少年便是我要找尋的葉嵐。

沒想到這麼快就能見到他,這讓我實在是感到有些意外,還以為我要辛苦的繞上一陣子才能找到人呢!

我隨即離開浮動部屋朝他跑去,在接近到能夠對話的距離時,我朝他喊著:「嵐!你是葉嵐對吧?你哥哥葉月委託我帶你回去。」

「嘎啦啦,主人要來帶你回去喔!」暴雷跟在我身旁朝他說道。

然而,我的喊話並沒有得到對方的回應,葉嵐只是用茫然的眼神望著我,嘴巴像是喃喃自語的一開一合,音量極為微弱,讓人聽不真切。

「嗯?你說什麼?我聽不清楚。」三步併兩步的來到他面前,這也才聽清楚他所說的話。

「……哥哥,你……是哥哥嗎?」

「你哥哥在將軍府等你,他要我來接你回去。」

「嵐好怕,哥哥……救我……」說話時,葉嵐的眼神透著空洞。「哥哥,嵐在等你……」

「嘎?哥哥?」暴雷頭上冒著問號。

他好像沒聽見我說的話?為了讓他注意到我,我再度喊著他的名字。「葉嵐,你有聽見我說的話嗎?」

「是哥哥嗎?哥哥來接嵐了嗎?」逐漸的,他那空洞的眼神出現了點神采。

「不,我不是你哥哥,你哥哥在將軍府等你。」

「不是……」像是終於辨識出我的樣貌,葉嵐的眼中透出失望。「妳不是哥哥……」

廢話,我剛剛不是說了很多遍了嗎?你根本沒再聽我說話是吧?我無奈的翻翻白眼,並出手拉著他。

「走吧,我帶你回去。」

「不是哥哥,妳不是……」葉嵐甩開了我的手,雖然表情依舊淡漠,但,他那雙黑色的眼睛卻轉成了紅色。

「變強……我要變強,殺了妳,我就可以變的更厲害……」

欸?他在胡說些什麼?他要殺我?這時我終於想起,凌依曾經說過,見到葉嵐之後,他並不會跟我離開,我需要跟他打上一場。

「嘎啦啦,主人小心!」暴雷緊張的提醒著。

雖然不明白這場戰鬥的理由,但是,既然這是劇情的走向,我當然也就用不著管它的前因後果了。

快速往後退了幾步,拉開我跟葉嵐之間的距離,並從倉庫拿出長劍,接下來的戰鬥。

葉嵐快速結起手印,口中唸著咒語,瞬間,他的影子脫離腳下立於地面,黑影從人形轉成了狼的外形,並且分裂成五六隻,齜牙咧嘴的朝我吼叫著。

「殺了她。」冰冷的命令一下,影子狼火速朝我衝來。

「嘎啦啦,雷擊!」暴雷發動雷電,將影子狼的攻擊動作擋下。

趁著怪物動作停止的瞬間,我揮劍將附近幾隻影子狼斬成兩半,砍殺它的感覺很奇怪,就像是用劍在切紙的觸感。

被切成兩半跌落地面的影子,隨即收回主人腳邊,葉嵐似乎是個怪物重生站,影子在他腳下聚合後,又再度生出另一批怪物。

看樣子,我要直接對葉嵐進行攻擊才行。我決定不理會這些影子狼,直接衝向葉嵐。

在我近身時,更多的影子狼現身護駕,除了讓我無法對葉嵐出手之外,它們還張大嘴,拼命啃咬我的手臂、雙腳,每被咬上一口,我的行動力就減緩一些,身上的傷口不停冒出黑氣,滴落的血也轉成黑色……

「嘎啦啦,主人中毒了!」暴雷才想上前搭救,卻被我禁止了。

「暴雷,待在那邊,別過來!」

我知道我目前的狀況撐不了多久,要是暴雷過來解圍,恐怕連它也會跟著掛了,與其這樣,還不如讓它在一旁待命,等我死後再幫我復活。

強撐著身體,沒有理會在我身上纏咬的影子狼,瞄準葉嵐,舉劍用力朝他刺去,這一劍讓葉嵐受了點輕傷,也減少了他的血量。

趁著我還殘存一些生命值,我再度朝他揮出第二劍,這一劍同樣很順利的刺中了他、傷了他。

連閃都不閃?這樣的狀況讓我感到納悶,隨後,我也在影子狼的攻擊中失去性命。

「嘎啦啦,主人死翹翹了!」暴雷隨即上前為我復活。

當然,在我復活的同時,那些影子狼也開始蠢蠢欲動,不多加細想、也沒打算退避,我再度出手朝葉嵐刺了幾劍,在加重傷害的同時,我也再度陣亡,整個過程連一分鐘都不到。

該不會他本身沒有攻擊的力量,所以只能藉助外在的召喚怪物保護?在第二次的攻擊過後,我開始猜測著。

另一個引起我困惑的是──承受我的攻擊後,他卻一點痛苦的表情也沒有。

即使是怪物,受傷時臉部也會出現痛苦扭曲的樣子,葉嵐卻不會,他就像戴上了面具,用一種視人於無物的冰冷表情回應著我。

嘖!不管這麼了,先打敗他再說!

葉嵐的不反擊,等於幫了我一個大忙,復活時,我便直接朝他出手攻擊,完全不理會周圍的影子狼,能刺幾劍是幾劍,這樣的方法其實是一種自殺式攻擊,就戰略上來說,這種方式其實頗為愚蠢,要是讓焰星或絕對殺戮瞧見,他們肯定會罵我是個不懂的動腦的笨蛋。

唉~~我也想用漂亮點的方式進攻啊,像是用華麗的劍術,將影子狼劈死之後再去攻擊葉嵐……前提是,這些影子狼要能真的被我掛掉!

只可惜這些影子狼全是屬於「可回收利用」的環保品,沒辦法讓我帥氣的清光,所以我也只好改變戰略,直接用命跟對方拼了。

還好葉嵐沒有血量會恢復的設計,不然我可能會一邊陣亡、一邊在心中大罵遊戲小組沒良心吧!

在我掛了二十多次,就連暴雷都已經看淡我的生死,不再為我擔心時,葉嵐的血量終於被我減到最低。

大概只要再砍他一、二劍,他就會死了吧?變成幽靈的我,評估著現下的狀況,並招來暴雷為我復活。

「嘎啦啦,主人不要再死掉了啦,暴雷幫妳復活的好累。」暴雷埋怨的朝我嚷著。

「你以為我願意啊?我也死的很累啊!」我沒好氣的回嘴道。

亡靈的狀態解除後,我快速揮出手上的長劍,這次的攻擊,終於讓葉嵐有了反應,他吐出一口鮮血,纖瘦的身子搖晃了下,隨即雙腳發軟的跪倒在地,在這同時,周圍的影子狼也一隻隻消失不見了。

呼,終於將他打倒了。我一把抹去額上的汗水,等待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事情。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