斜靠在客廳的沙發上,季薰百無聊賴的看著電視,電視節目每隔幾秒便被更換一次,手上的遙控器讓她按得發燙。

大大打了個呵欠,看看時間,不過是下午三點多,距離她午休的起床時間才過一小時左右。

現在的她仍在靜養期間,在身體還未完全康復的狀況下,她被東伶限制只能窩在家中,不能外出。

為了確定她會乖乖窩在家裡,東伶特地在房屋外設下結界,只要季薰一越界,東伶立刻知曉,追問去向的千里傳音隨即轟來。

也許是因為東伶還在氣頭上,每次的質問總是轟得季薰震耳欲聾,嘗試過幾次後,為了聽力著想,她放棄出門閒逛的念頭,真的待不住或有事需要外出,她也會事先撥打電話告知行蹤,以免再度被轟。

窩在家中無事可做的她,每天的行程就是早餐、看電視、午餐、睡午覺、看電視、晚餐、睡覺……過著極度無趣的生活。

「好無聊。」嘟著嘴,季薰更換了坐姿,手肘靠在沙發上,單手托腮,另一隻手仍拿著遙控器轉轉轉。

若是以往,一聽到她窩在家中養病,她認識的那些妖異眾生,不管有事沒事,總會有人跑來找她閒聊,但是最近不知道怎麼搞的,狼人阿龐他們忙得天翻地覆,沒時間來找她也就算了,其他一些不怎麼忙碌、甚至無事可做的妖怪鬼神也全無蹤影,這真是叫她納悶了。

「到底發生什麼事了?」她隱約覺得事情不太尋常,卻怎麼也想不明白。

「熱熱熱熱,熱死人了!」尚漓的聲音從廚房傳來,「那些官員真的很討厭,這種大熱天要我們到處值勤,自己卻窩在辦公室吹冷氣!難怪別人都說死神殿養了一堆米蟲……」

伴隨著抱怨聲,開冰箱翻找東西的聲響接連傳來。

「有冰淇淋耶!還有汽水!太棒了!」尚漓開心的歡呼。

「阿漓,你變糟糕了。」季薰懶洋洋的數落,「進屋不走大門,直接穿牆壁衝廚房,身為死神,你這樣對嗎?」

「哎喲,這裡又不是別人家!」

忙碌地,尚漓抱著五公升裝的冰淇淋桶,拿了幾個杯碗與湯匙走出廚房。

「妳的身體有沒有好一點?」他隨口問著。

「這個問題你前天不是問過了嗎?」季薰回給他一記白眼。

「前天是前天,今天是今天!」尚漓理直氣壯的回道:「前天妳說還好,說不定今天會變成『很好』啊!」

對於他這樣的說法,季薰頗不以為然,「我現在都窩在家裡,起床之後不是癱在沙發上就是床上,根本沒有機會活動筋骨,誰知道我現在的體能跟以前比起來是好還是不好?」

「那妳不會在家裡做運動喔?」

「我懶。」季薰將目光轉向他放在茶几上的物品,「你拿那麼多碗出來做什麼?」

「其他人也要來啊!」

將東西放妥在茶几上後,尚漓又折回廚房,拿了一堆飲料出來。

說也奇怪,就在其他人銷聲匿跡的同時,DA小組反而經常來找她,幾乎每隔一、兩天就會過來,有時候是整組行動,有時則是兩三人或者是單獨一人過來。

如果只是尚漓單獨跑來那也就算了,畢竟這種事情他常做,可是有時候卻是其他人單獨過來,這可就令她感到訝異了。

他們幾個都不像是會特地跑來找她閒聊的人吶!

若是伊恩單獨來了,就會跟她聊工作上一些芝麻小事,像是她前幾天逮捕了一名逃犯、前幾天到哪邊去巡邏,遇到什麼樣的狀況……

聽伊恩活靈活現的描述確實很有趣,但在對話時,季薰還是滿心困惑,無法理解為什麼她要特地跑來跟她說這些。

而夏契爾如果一個人過來這裡,進屋後他會先到廚房,為兩人沖泡咖啡,接著,他會開始處理工作上的事情,季薰則是邊喝咖啡、邊看電視。

薇菈的情況跟夏契爾差不多,一進門,說聲「筆電沒電了,我來借電源」,隨後便打開筆電,開始處理工作。

陰間的電腦,用人間的插座充電合適嗎?季薰很想問,但是見到薇菈認真工作的模樣,她也不好意思打擾。

相較之下,葛瑞還好一點,與他相處不用介意沒有話題,因為他出現後,只會跟她說一句,「抱歉,借我睡一下」,然後他就倒在沙發上睡覺,睡醒後說聲「謝謝」便離開。

「怎麼又跑來了?你們最近沒工作做嗎?」季薰狐疑的發問。

「才沒有,我們快忙死了!」將飲料擱在茶几上,尚漓瞪著眼反駁。

「忙死了?」季薰秀眉皺起,「既然這樣,為什麼你們幾乎每天往我這邊跑?」

就算是探病慰問,這也未免探的太勤勞了吧?

「呃,有、有嗎?」尚漓的目光心虛地游移。

「你……」季薰隱約嗅到不尋常的氣氛。

「他們快來了!我去開門!」

尚漓找了藉口脫身,急忙地跑向門口。

大門一開,DA小組的成員正好出現,時間抓得極為準確。

「歡迎光臨!」笑嘻嘻地,尚漓學著店員的招呼語氣邀請他們入內。

夏契爾率先走進屋裡,沉默地向季薰點頭示意後,他為自己倒了一杯涼茶,安靜的坐在一旁喝著。

「冷氣……」原本個性就十分懶洋洋的葛瑞,用虛軟的語調與步伐,疲憊無力的飄進客廳。

沒有坐上沙發,他直接趴倒在冰涼的地板上,緊貼地板消暑。

「水、水水水,我要水!」晃著五顏六色的頭髮,伊恩衝向茶几,開了飲料,豪邁的仰頭猛灌,直到喝下三瓶飲料才停止。

「呼~~我復活了!」高舉雙手,伊恩滿足的大吼。

尾隨在兩人之後,薇菈進到屋內。

「葛瑞,別躺在這裡擋路。」跨過葛瑞的身體,薇菈抓起桌上的冰咖啡,開罐喝了幾口。

補充些許水分後,她拿出隨身的筆記型電腦,窩在一旁繼續進行她的工作。

「你們要吃冰淇淋嗎?香草口味的。」尚漓打開冰淇淋桶挖著。

「要!」伊恩第一個舉手。

「追加一份。」稍微恢復體力,葛瑞從地上爬起,倒在沙發上坐著。

「我也要。」季薰向尚漓討了一碗,「薇菈跟夏契爾呢?」她轉而詢問。

「謝謝,我喝咖啡就好。」十指飛快的敲打鍵盤,薇菈頭也不抬的回道。

「那夏契爾要……」話才說一半,季薰愣住了。

「夏契爾不愛吃甜食。」尚漓替他回答道。

「你們最近果然工作量很大。」刻意降低音量,季薰相信尚漓先前所說的話了。

「妳講話幹嘛突然變小聲啊?」尚漓不解的反問。

將食指抵在唇上,做了個噤聲的手勢,季薰以眼神暗示夏契爾的方向,對方雙手端著水杯,維持原本的坐姿,就這麼睡著了。

「啊,睡著了耶……」指著夏契爾,尚漓將聲音轉成氣音,詫異的驚呼。

「組長,最近真的太累了。」葛瑞搖頭嘆息,「還好他現在是死神,不像凡人一樣會爆肝,不然我看他肯定會過勞死。」

「他這陣子到底有沒有睡覺?」伊恩咬著冰淇淋湯匙,瞇眼打量夏契爾。

「有,但是時間應該不多。」薇菈拿起咖啡喝了一口,稍作休息,「這陣子他處理公文到半夜三點,隔天一早又出差,回來後也還是繼續忙工作,估計每天的睡眠時間不到三小時。」

「夏契爾真強,竟然工作到那麼晚,早上又比我早起。」尚漓對夏契爾又多了一分敬意與崇拜,「不過,為什麼薇菈知道的這麼清楚?你們一起加班嗎?」他好奇的問。

「……」沉默的掃他一眼,薇菈實在懶得回應這種基本問題。

「菜鳥果然是菜鳥。」吃完冰淇淋,葛瑞淡淡的揚笑,「要知道對方的行動,『探測』一下就知道了。」

「三更半夜探測夏契爾的行動?」尚漓露出詭異神情。

「我很淺眠,附近一有動靜馬上就知道。」薇菈語氣平淡的回道。

她的房間就在辦公室樓上,要她不注意到辦公室的情況,還真是有點難度。

「原來是這樣啊。」

「喂,菜鳥。」伊恩反過來質問他,「你不是住在隔壁嗎?這種事情你應該比薇菈更清楚吧?」

「又不同房間,我怎麼可能知道他在做什麼?」尚漓無辜的反駁。

「連隔壁房間的動靜都查不出來?難怪你到現在還是菜鳥。」伊恩不以為然的數落,「身為一個優秀的死神,就應該隨時保持警覺性,連這種基本小事也辦不好,以後你要怎麼一個人扛任務啊?」

「我有啊,值勤的時候我……」

「靠,難道你以為待在死神殿裡就絕對安全?」畫著煙燻妝的眼睛一瞪,伊恩的目光轉為銳利。

「本來就是這樣,難道有人敢進死神殿鬧場?」雖然氣勢上被伊恩壓過,尚漓還是不服氣的回嘴。

「靠!當然有,之前那個──」

「你跟季薰不就鬧過一次?」薇菈突然插嘴,截斷了伊恩的話。

「對、對啊,就是你們。」伊恩也將矛頭轉向兩人,話轉得有些生硬。

「呃,都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,就別放在心上嘛!」季薰尷尬的笑笑,並快速轉移話題,「要不要叫醒夏契爾,讓他到床上去睡?」

「最好不要。」伸懶腰鬆鬆筋骨,薇菈又繼續專注在工作上頭,「他一醒來,大概又會說要繼續工作,還不如就這樣讓他睡著,至少可以休息久一點。」

「打暈他的話,就可以讓他直接躺到明天。」伊恩半真半假的笑道。

「這樣拿著水杯手會酸吧?」小心翼翼地,尚漓想要為夏契爾取下水杯。

「別動。」葛瑞制止的喊:「會吵醒他。」

「不會啦,他都已經累成這樣了,怎麼可能還會醒?」尚漓才不相信有人睡著後還會因為這種小事醒來……至少他不會。

就在他伸手碰觸杯子時,指尖才觸及杯面,夏契爾就醒來了。

「做什麼?」眼裡充斥著睡眠不足的血絲,他皺眉詢問。

「呃……幫、幫、幫你加水。」莫名地,尚漓突然覺得有點心虛。

「喔,不用了,謝謝。」夏契爾婉拒了。「這裡有咖啡嗎?」

「咖啡喝多了不好,累的話就去睡一下。」季薰好心的勸告。

「沒關係,只是最近工作有點多,忙了一點。」揉著眉心,夏契爾面露疲態。

「廚房好像有咖啡粉,我去泡!」為了補償被他吵醒的夏契爾,尚漓快步衝向廚房幫他泡了一杯熱咖啡。

「來,不加糖、不加奶精,你喜歡的黑咖啡。」他笑嘻嘻的將咖啡遞上前。「喝下這杯咖啡,保證馬上你精神百倍!」

喝了一口之後,夏契爾皺緊雙眉,「的確可以讓人很有精神。」

「對吧!我可是很……」尚漓才想邀功,夏契爾後續的話讓他止了口。

「好像在喝詭異的黑水。」

「咦?會嗎?」將杯子奪過手,他自己試了一口,「噗!呸呸呸呸!原來黑咖啡這麼難喝!喝咖啡果然要加糖跟奶精才對!」

「應該是你的沖泡方式有問題。」夏契爾起身走向廚房,不一會端了兩杯黑咖啡出來。

他將其中一杯遞給尚漓,「試試。」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