陷入昏迷的季薰,睡了幾天幾夜後才終於清醒。

一睜開眼,她便見到神色憔悴、滿臉鬍渣的魈坐在她身旁。

「醒了嗎?」魈語調溫和的說道:「妳還真會睡。」

「第一次見到你這麼頹廢的樣子。」季薰半開玩笑的揶揄。

「比起妳這個繃帶人,我算是好多了。」魈不甘示弱的回嘴。

「維德呢?」季薰想起身,身體卻完全無法動彈。

「在妳旁邊睡覺。」魈指指她另一邊的位置。

熟睡中的維德,眼角掛著淚痕,緊抓著季薰的手,完全不肯鬆開。

「愛哭的小鬼,每天醒來就是哭個不停。」魈無奈的發著牢騷,「真是吵死了,好幾次想扁他一頓。」

「沒辦法,發生這麼多事情,他也只能這樣發洩情緒。」季薰仰望上空,卻見到極為眼熟的洞頂開口,以及蒼綠的天空景色。

「這裡是……教會附近的山洞?」她沒想到他們竟然會再回來這裡。

「本來想找一個隱密的地方躲藏,可是L組織的追兵太多,只好先躲到這裡。」魈苦笑的抓抓頭髮,「這裡還算安全,至少躲了這幾天都沒事。」

「他們還沒放棄追捕?」季薰有點意外。

「如果這麼簡單就放棄,我也不會被那群傢伙追著到處跑了。」魈無奈的聳肩。

「說得也是。」季薰也見識過L組織對於目標物的執著。

「凱呢?」季薰依稀記得,維德將凱的屍體搬上馬車。

「已經安葬了。」魈回答道:「這裡是他們兩個的秘密基地,將凱安葬在這裡,再適合不過。」

「也對。」季薰認同的點頭。

埋葬在充滿快樂回憶的地方,對凱來說應該是一件幸福的事。

「接下來,該帶維德去哪裡?」季薰對此感到擔憂,必須要找到合適的地方安置,她才能放心離開。

「巴黎。」魈豪不考慮的說出地名,「接下來那裡會發生幾年動亂,躲在混亂的局勢裡雖然有點辛苦,可是至少不會被L組織的人找到。」

「你怎麼會這麼清楚?」季薰總覺得魈對這些事情掌控的太過詳細。

「那是秘密。」回以掩飾的微笑,魈直接將話題轉開,「等妳身體狀況穩定,我們就往巴黎出發。」

「……身體嗎?」季薰的笑容裡透出苦澀。

她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,在跟那些人交手之後,她其實應該沒命了,能活到現在就連她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,就像迴光返照一樣,但……

這副身體還能撐多久?她對此感到憂心,就連現在跟魈交談之際,她都可以清楚感覺到生命力正在流失。

然而,與殘破、衰敗的身體相反,她體內的靈力盈滿、精神狀態極佳,絲毫沒有大戰過後的疲憊感。

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?季薰始終想不明白。

測試性地,她請魈為她摘來葉子,攙扶她起身。

「妳想做什麼?」

沒有回答,季薰喃喃唸出咒語,讓葉子成為式神,外出探查情況。

「妳現在的狀況這麼糟糕,不應該勉強。」魈不滿的皺眉。

「我不累。」

比起之前勉強擠出靈力使用的情況,她現在反而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役使式神。

「那是什麼?」熟睡中的維德醒了過來,好奇的望著飛出洞頂開口的式神。

「沒什麼。」季薰朝他敷衍的笑笑。

「……欣?」揉了揉眼睛,維德驚喜萬分的看著她,「妳、妳終於醒了!看妳一直睡,我好擔心妳,我怕妳再也醒不來了。妳有沒有好一點?傷口還痛不痛?一定很痛對吧?妳流了好多血。」

「放心,我──」話說到一半,季薰突然打住。

飛到上空森林的式神,見到路易士領著一群人出現在教會,似乎是要發動教會所有人搜尋他們。

「路易士來了,現在率領一群人進行搜索。」季薰轉述著外面的情況。

「追、追來了嗎?」維德慌亂不安的道:「現在該怎麼辦?」

「這裡不能久留。」魈提議道:「晚上我去偷輛馬車,摸黑離開這裡。」

「來不及了。」季薰插嘴回道:「路易士在上面的森林,快接近這裡了。」

「我、我們現在就逃跑吧!」維德抓著季薰的手說道:「在他們發現之前,我們先跑。」

「魈,你帶著他走吧!」季薰斷然做出決定,「我現在的身體根本動不了,要是你們帶著我跑,很快就會被追上。」

「說這什麼話?」魈厲聲斥責,「之前是誰跟我說一定要一起離開的?」

「要走一起走!欣不走、我也不走!」維德不斷搖頭。

「真是的,就知道你們會這麼說。」季薰露出無奈的微笑,她早就料到會得到這樣的回答。

「既然知道我們會這麼回,妳就少說那些奇怪的話。」魈往她頭上敲了一記。

「如果要安全離開這裡,我有一個辦法。」季薰提起她剛才冒出的想法。

「妳說的是真的嗎?」魈無法置信的望著她。

「欣,我們真的可以一起離開這裡?」

「魈,這個方法需要你的幫忙。」季薰神情嚴肅的望著他。

「說吧!」

「讓我成為你的式神。」

「……什麼?」聽了季薰的打算,魈的臉色一變,「別開玩笑了!妳知道妳在說什麼嗎?」

「當然知道。」季薰的神情篤定,「現在不是顧慮性命的時候,與其三個人都喪命,不如──」

「既然如此,為什麼非要妳?我來當式神也可以。」

「因為你沒有靈力,而我的身體已經不行了。」季薰直接了當的道:「就連現在跟你們說話,我也知道自己的生命正在不斷倒數,死對我來說,是遲早的事。」

「你們在說什麼?為什麼我都聽不懂?」維德驚恐的問:「誰會死掉?欣嗎?我不要欣死掉,我不要!」

「別擔心。」季薰安撫的朝他笑笑,「我會用另一種方式活著。」

「騙人、妳騙人!」維德壓根不信,「死了就是死了,哪有可能活著?」

「不相信的話,你等一下看了就知道。」季薰信心滿滿的揚笑。

「夠了!我不准妳這麼作!」抓住她的雙肩,魈神情嚴肅的瞪著她,「為什麼妳要做到這種地步?為什麼妳……」

「你不也一樣嗎?」季薰回道:「就算知道會死,你也還是拼了命的要保護我。」

「那不一樣!我──」

「一樣的。」季薰截斷他的話,「你想保護我,我也想保護你們。」

『……我就是維德。』魈以傳音對季薰說道。

『我知道。』季薰並不感到意外。

一開始季薰就對魈的態度感到困惑,熟悉這裡的情形、瞭解這裡所有狀況……種種行為都讓她感到不解,但,當她見到困在牢籠裡的維德時,一切的謎團突然解開了。

雖然只是假設,但「如果魈就是維德」或者「魈曾經也是被抓來實驗的孩子之一」,那麼魈所有的「已知」,所有不尋常行為就了合理的解釋。

『既然知道,那妳就更不應該保護我。』魈激動的勸道:『如果妳現在拋下維德,讓這個我在這裡死掉,就不會有未來的我殺死妳父母的狀況發生!妳可以跟家人度過一個愉快的……』

『過去的事情就是過去了。』季薰截斷他的話,正色說道:『對於已經發生的事情,已經做出的選擇,我沒有更改的打算,我不想一再回顧過往,我只想看著前方,保護眼前的人。』

『……為什麼?』

『雖然以前的事情讓我悲傷、痛苦過,但是也是因為那些過去,我才會變成現在的季薰,我對現在的我很滿意,很喜歡現在的生活,「回到過去、重新來過」那種念頭,我根本不需要。』

『妳是個笨蛋嗎?』魈心底湧現複雜的情緒,悲喜交雜、矛盾且惶恐,讓他不知所措。

『明明只要我不存在,妳的人生就不會亂七八糟,只要我消失了,所有人……』

『會傷心。』季薰接著他的話回答。

『小彌跟景泱一定會哭的唏哩嘩啦,玹澄楓會因為沒人幫忙處理工作,忙得暈頭轉向,還有那堆委託者、經常被你懲罰的小妖怪,艾蒙一定也會覺得很鬱悶,因為他少了可以跟他玩遊戲的對手。』

『你不應該否定自己的存在,沒有人是不重要、不應該存在這個世界上的。』

『……妳呢?』帶著點期盼與忐忑,魈開口詢問:『說了這麼多,妳好像沒說到妳自己。』

『我會很頭痛。』季薰促狹的笑著,『要是你不在了,我該成為誰的式神,拼命去保護誰呢?』

『……笨蛋。』

魈糾結在心底的結,想要抹煞過往與自己的念頭,在季薰如同太陽般的燦爛笑容下,逐漸化開。

「喂、喂喂!你們怎麼了?為什麼突然都不說話?」維德擔心的叫著兩人。

「只是稍微發呆一下而已。」季薰敷衍的回道。

「嘖!收了妳這麼粗暴的式神,我覺得我的壽命會瞬間縮短。」魈埋怨的輕嘆。

「反正你也活的夠長了,應該有一、兩百歲了吧?」季薰以靈力凝聚成一把匕首,刀鋒向著心口位置。

「誰知道,男人才不像女人,對年紀斤斤計較。」握住季薰拿著匕首的手,魈嘻皮笑臉的笑著。

季薰將刀子往心口插入,在斷氣的前一刻,她唸出咒語。

「我,季薰,願成為魈的式神,天地為鑑,以血誓締約,生死相依、禍福與共,永不叛離。」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