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度03  




 

傳說中的老橋段、老設定──一個經常會炸燬自己家的蠢博士登場!

請大家掌聲鼓勵鼓勵~~

啊?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樣?我誤會了?

唉呦,誰叫康帕納博士用這種出醜的方式出現呢!

話說回來,不過就是聊天嘛!博士的臉未免也紅的太離譜了吧?

 

沒想到阿光身上有主人的照片啊?

嘖!不會早點拿出來嗎?這樣至少線索比較多一點啊!

原來這就是阿光的主人啊?怎麼看起來很眼熟哩?

 

沒想到要維修阿光竟然還要有其他資料?

這還真是麻煩啊,我們到底要去哪邊找資料呢?

嗯?等等,那個好像就是……

 



【試閱】

 

第一章 蛛械獸

 

 

在前往第二層地下室途中,沿途遇見不少突然竄出的小型蛛械獸、機械鼠等等,雖然數量有些多,但因為都算是低等怪物,很輕易就被解決了。

很快的,我們來到了第二層,房間門一打開,一堆綠蛛械獸在裡頭爬來爬去,數量比第一層還要多,幾乎要將整間房間給鋪成綠色。

「小櫻,妳待在外面發動魔法攻擊就好,別進去了。」鐵色狂想對她說道。

在第一層時,因為鐵色狂想陪在小櫻的身邊保護她,所以小櫻陣亡的次數少之又少,不過因為眼前的數量過多,為了她的安危,鐵色狂想還是要她留在外頭待命。

「好。」月雪櫻點頭答應,往後退了幾步。

房間裡頭的蜘械怪,似乎察覺到門口有訪客到來,怪物群不斷朝門口聚集過來。

「嘎!好多……」這樣的景象,讓暴雷嚇得直發抖。

見到暴雷害怕的模樣,我笑著拍拍它,「你待在外面跟小櫻作伴吧。」

「嘎啦啦,暴雷要保護主人!」暴雷一口否決,語氣相當堅定。

瞧它一臉堅決的模樣,我也只好苦笑著答應。

「嘖嘖,蛛械獸都快要滿到門口了呢!」望著不斷朝我們逼近的蛛械獸,痞子殺手依舊笑得輕鬆自得。

「我先替大家開路吧!」

他拿出一張符咒穿過傘尖,口中唸出短咒,傘尖朝地上用力一擊,「轟」地一聲,強大的雷電成扇型狀撲向蛛械獸,距離最接近的蛛械獸被烤成焦炭,其餘的則被電流轟退數公尺。

「帥!」我佩服的讚嘆著。

「嘿嘿,貓是不是對我刮目相看了?有沒有很崇拜我啊?我不介意妳愛上我喲!」痞子殺手順勢朝我拋了個飛吻。

我朝他回了個燦爛的笑靨,「不,我只想知道這符咒是在哪裡買的。」

「貓,妳真是……沒情調。」痞子殺手鬱悶的搖頭埋怨。

沒有理會痞子殺手的哀怨眼神,抓緊進攻的時機,我第一個衝了進去,朝著蛛械獸重重的刺了一劍,不過這樣的方式並不能讓它一擊斃命,只是造成一部分的損傷。

蛛械獸的弱點到底在哪裡啊?

我一邊閃躲蛛械獸的攻擊,一邊從它的身體各部位試探。

探查弱點這件事說起來輕鬆,但蛛械獸的移動速度很快、攻擊方式又很毒辣,只要一個不留神……

「嘶──」吃痛的低呼一聲,我又遭到蛛械獸偷襲了,要不是我的反應夠快、閃的夠迅速,恐怕又要變成亡靈了。

「卑鄙的傢伙,幹嘛每次都偷襲我啊!」快步退到一旁,我一邊防禦、一邊氣呼呼的罵著。

「貓老大,難道妳忘了嗎?」痞子殺手的笑聲從旁傳來。「在兩軍對戰時,偷襲乃是王道!」

「王你個頭……」我忿恨的咒罵了聲。

現在的我再度被兩隻蛛械獸圍攻,幸好我拿的是防禦力很強的高檔盾牌,要是換成其他中、低等的防具,我恐怕又要被刺穿了。

嘖!要想辦法脫身才行。當我尋找出手空檔準備攻擊時,一道閃電轟向正在攻擊我的蛛械獸。

「嘎啦啦,主人,暴雷保護妳!」暴雷飛到我頭上嚷道,此時的它正在重新匯聚雷電。

緊接在暴雷的雷電之後,無數道火燄閃過我面前,將我附近的蛛械獸全部擊倒。

「慢慢來沒關係。」出手援救的遙日走到我身邊,「我會幫妳注意其他蛛械獸,不讓它們偷襲妳。」

「嘎啦啦,暴雷會保護主人!」暴雷一再對我重申它的決心。

「謝啦!」有了遙日跟暴雷當後盾,我的壓力也減輕一些。

雖然想要快點再度挑戰蛛械獸,但,它身體的各個部位我幾乎都試過了,怎麼找都沒找到一擊斃命的弱點。

「蛛械獸真的有弱點嗎?」我開始感到質疑了。

「有。」身為幕後人員的遙日,毫不遲疑的回答我。

「可是它的身體跟頭都被我戳光了,還是沒找到啊!」我無奈的長嘆口氣。

「脖子呢?」遙日提議著。

「試過了。」我無奈的聳肩,又朝蛛械獸戳了幾下,「示範」給遙日看。「它的脖子比身體硬,需要砍好幾刀才行。」

「碰!」

正當我跟遙日討論之際,一隻蛛械獸被痞子殺手打飛到我腳邊,我嚇得連退了幾步,生怕再度發生之前的烏龍事件。

我的動作引來痞子殺手的大笑,他拍著胸口對我保證道:「貓,放心吧!我打出去的怪絕對死透了,不會反咬妳一口的!」

「死透了?」這樣的新名詞讓遙日滿臉問號。

「就是已經死的很徹底的意思啦!」我替痞子殺手解釋著。

「喀鉲!」突然,成仰躺姿勢的蛛械獸,長腳抽動了下,機械關節發出一聲奇怪的聲響,讓我嚇出幾滴冷汗,反應性的握劍舉盾,生怕這隻死透了的怪物突然復活。

不過,這蛛械獸除了發出那聲虛張聲勢的聲音之外,再也沒有其他動靜了。

「真是的,都已經掛了還嚇人!」我不滿的拿劍朝它的肚子戳了幾劍。

蛛械獸的肚子是由四塊板子拼成,板子構成了一個十字紋,在紋路的中心點,我看到一顆綠色圓珠,珠子的大小差不多就像顆蘋果那麼大。

「嗯?」

見到這樣的東西,基於好奇的心理下,我拿劍在珠子上頭輕輕戳了下,原以為這珠子應該就跟它的身體一般堅硬,沒想到卻是像紙片一般脆弱,才輕點了下那珠子就破裂開來,蛛械獸也在瞬間化為粉塵消失。

耶?該不會這就是它的弱點吧?不過,被打死的怪物本來就會在一段時間之後自動消失……

雖然不是很確定,不過這樣的發現讓我重新有了動力,我決定再找一隻蛛械獸實驗。

「貓,別發呆!蛛械獸衝過去了!」站在房間另一角的天神樂朝我吼道。

「來的正好!」我冷笑了下,腳下一掠,閃身避開怪物的攻擊,銀白劍光一閃,蛛械獸被我削去一邊的腳。

少了一半的長腳支撐,蛛械獸無法保持平衡,搖搖晃晃地倒下。

趁這時機,我起腳將它踢翻,高舉長劍,往它肚子中心處的圓珠刺去,「磅!」的一聲,蛛械獸化成了一堆粉塵。

「嘎啦啦,主人攻擊成功,蛛械獸一招斃命!」暴雷開心的在空中飛來飛去。

果然就是那裡!得到證實,我興奮的歡呼著:「找到它的弱點了!」

「真的嗎?」

「在哪裡?」其他隊員連忙追問我。

「它的肚子那邊有一顆圓珠,往那邊刺下去就行了!」我激動地分享這項資訊。

依著我的話,其他人紛紛朝蛛械獸的弱點進攻,用著比先前更快的速度,將房間的怪物清除完畢。

我也因為抓到殺怪的訣竅,開始恢復原有水準,不僅死亡次數銳減,還有餘力幫忙搭救其他隊友,甚至還有幾十秒內解決兩隻蛛械獸的紀錄呢!

「貓,妳越來越強了喔!」通往下一層樓的路上,拉布拉拍著我的肩膀稱讚道。

「對啊!」月雪櫻極為開心的勾著我的手臂。「剛剛大家全陣亡的時候,貓竟然可以一個人清完十幾隻怪,真的好厲害!」

「嘎啦啦,主人,厲害喲!」聽到大家對我的讚美,暴雷開心的臉都紅了。

「那時候真是好險,大家都趴了,就剩貓一個人。」鐵色狂想心有餘悸的說道:「要是貓也跟著掛點,那我們就要從頭再跑一次了!」

我們現在進行的是「關卡型」的打怪任務,需要一關關闖下,直到最後才算完成,要是隊伍在中途全體陣亡,那就必須傳送回建築物外頭復活,重新來過,這可是所有闖關玩家的惡夢啊!

「畢竟她是貓老大啊!」痞子殺手勾著我的肩膀,狀似得意的道:「我家老大是最厲害的!」

「你未免也太見風轉舵了吧?之前是誰一直嘲笑我的?」我沒好氣的白他一眼,順手朝他的腰部捏了一記,讓他發出一聲痛呼。

「他!」揉著腰,痞子殺手不假思索地指向拉布拉。

「喂喂!你也有啊!」拉布拉不服氣的反駁:「你還是笑最大聲的咧!」

「錯錯錯,那個才不是嘲笑,那是我跟貓之間的互動模式。」痞子殺手發揮他胡扯的功力,硬是要將黑說成白。

「去!那我也可以說,那些話是我特地為貓打氣的激勵方式啊!」拉布拉壓根就不相信痞子殺手的辯白。

「你們兩個根本是半斤八兩。」鐵色狂想戲謔的取笑道。

「阿鐵,你這樣說就很不厚道了喔!難道你就沒有這樣想嗎?」拉布拉轉而將矛頭指向他。

「我……」

「有!」沒讓鐵色狂想回答,痞子殺手用極為肯定的語氣回道:「貓掛掉的時候,我有看到阿鐵在偷笑!」

「瞧!你也是跟我們一樣!」拉布拉一臉得意的指責著。

「嘿啊,明明就是一樣滴!」痞子殺手同聲的說道。

拉布拉跟痞子殺手兩人像是在唱雙簧般,你一言、我一語的荼毒鐵色狂想,在輕鬆愉快的氣氛下,我們笑笑鬧鬧的來到第三層地下室。

開門之前,天神樂特地開口叮囑眾人。

「這裡是紅色蛛械獸,它們的攻擊力很強,大概被打到兩、三次就掛了。」

「好不容易來到第三層,千萬別全軍覆沒了。」鐵色狂想說出了常見的應付戰略:「小櫻跟遙日待在外面用魔法攻擊,除非我們全掛了,你們再進來救我們。」

主攻法系職業的他們,角色特點就是「皮薄血少」,要是讓他們兩人進去,肯定一下子就被怪物拍死了。

「好。」兩人點頭答應著。

準備就緒後,我們隨即開門衝了進去,天神樂利用長刀的優勢,一舉揮刀掃倒眼前的蛛械獸,我們其他人則是趁這時候攻擊蛛械獸的弱點。

待在門外的兩人,也會趁我們拖住蛛械獸的空檔,施展大範圍的攻擊魔法,讓蛛械獸們受傷,減緩它們的行動力,我們應付起來也比較輕鬆。

利用這樣的攻擊方式,約莫過了一小時,我們終於將房內的蛛械獸清理乾淨,雖然沒有發生全軍覆沒的窘境,但每個人陣亡的次數不下五次。

「很不錯喔!」在跑向下個房間的途中,鐵色狂想開心的咧嘴笑著。「之前我跟別的隊伍來打的時候,一個房間至少要打二、三個鐘頭!」

「能打完還算幸運。」天神樂也在此時接口道:「還有幾次是全軍覆沒,全部從頭來過。」

從頭來過?這還真是慘啊……要我一直在這幾層重打,我真是會瘋掉。

「加油!一定要掃空這一層!」我認真的對他們說道:「絕對不要重頭打過!」

「嘎啦啦!加油、加油!GO!GO!GO!」暴雷跟著士氣高昂的喊著。

「貓老大的戰鬥情緒很高亢喔!」痞子殺手搭著我的肩膀,對我投以燦爛的笑容。「我們就用這股氣勢進攻吧!」

「好!」眾人同聲喊著。

因為之前一同打過幾個房間,我們也有了些許的默契,再加上已經抓到打怪的訣竅,接下來的幾個房間,打起來雖然稱不上輕鬆,但也都順利的被我們攻破了。

打完最後一個房間時,我們幾個身上已經遍佈大大小小的傷口,體力更是幾乎完全耗盡

「還好順利打完了。」鐵色狂想倚著牆邊的鐵櫃坐下,他的頭髮全被汗水沾溼,神情更是疲憊不已。

「對啊,終於解脫了。」我躺平在長桌上,虛弱的拍了幾下手,為我們脫離地獄而慶幸著。

「嘎啦啦,解脫,喔耶……」同樣是累到極點的暴雷,像化成水一樣的散成扁狀,躺平在我身上。

「地下室一共有四層,我們才打到第三層,還有一層吧?」遙日困惑的發言詢問。

「啊?還有一層?我已經沒力氣再打了啦!」這答案讓我慘叫了聲,也讓原本扁掉的暴雷嚇得彈回球狀。

「嘎?一層?討厭、討厭!嘎嘎嘎嘎嘎……」完全無法接受的它,開始大暴走。

「我也是,我可不可以直接從這邊溜掉啊?」痞子殺手有氣無力的哀號著。

「放心啦!第四層的怪物太厲害了,我們根本沒辦法打。」月雪櫻說出不曉得該說是安慰還是喪氣的話。「所以等一下我們要直接搭電梯上去。」她指著一旁的鐵架式簡陋電梯。

「第四層的怪物是機器人,它是高等怪物。」天神樂更進一步的解說道:「要打第四層的話,隊伍人數至少要有二、三十個人才夠。」

「對啊,隊伍人數不多的時候,我們都只有打到這一層,然後就直接搭電梯上去了。」拉布拉接著話說道:「人數太少去打那一層,根本就是去趴的。」

「我想去看看。」原本嚷著全身無力的痞子殺手,突然變得很有精神。「貓,去不去?」

「好。」沒有多做猶豫,我笑著允諾。

「你們不是說不想打了嗎?怎麼又……」拉布拉不解的望著我們。

我與痞子殺手相視一笑,彼此心照不宣。

你想做,我就挺你,不需要理由、不需要原因,這就是我們「戰神」的作風。

「遙日,你……」我回頭望向他,話還沒說完,他就打斷了我。

「我也去。」他回的乾脆。

「加我一個。」天神樂開口附和。

「好吧、好吧!既然你們都想去,那也算我一個。」鐵色狂想跟進,其他人猶豫一下也跟著點頭了。

談定之後,我們立刻治療身上的傷勢,讓自己恢復到最佳狀態,而後朝下一層邁進。

第四層是比較特殊的一層,需要搭乘類似送貨的大型電梯才會到達,第四層只有一個房間,房間上頭標示著「IR製造廠」。

打開隔離外界的厚重鐵門,眼前出現一個比先前房間還要寬敞數倍的廠房,佔地近萬坪,要說這裡是一處小型飛機場也不為過。

一具機器人橫躺在正中央,機器人躺平的高度約莫一層樓高,長度近乎七、八層樓,幾乎佔去這地方五分之三的空間。

在機器人的周圍還有十數台機械車,每台車的造型不一,不過從它那特殊造型不難看出,這些全是為了這機器人而特製的工作車。

「千萬不要跟我說,那個大──機器人就是最後的BOSS!」望著面前的龐然大物,痞子殺手面露愕然的道。

「不是啦!那個應該是裝飾用的。」拉布拉用著篤定的語氣回道:「我之前跟別人組隊打這裡的時候,就算把所有機器人都打掛了,那個大機器人還是一動也不動的躺在那邊。」

「還好。」痞子殺手安心的拍拍胸口,並伸手抹去額上不存在的冷汗,「如果要跟這隻巨無霸打,就算有一百個人也不夠用。」

「入侵警告、入侵警告,全體戒備……」僵硬的機械語音傳來,伴隨著警告聲出現,鑲嵌在廠房牆壁上的照明燈開始閃爍紅光。

與此同時,十多具機器人踩著響亮的腳步聲朝我們走來。

機器人沒有五官,身體是由一節節、一塊塊的銀色金屬製成,肢體的動作略顯僵硬,行走的速度並不快,然而,就算它們的動作比蛛械獸緩慢許多,也不代表它們不具威脅性。

「入侵者,殺無赦。」說出這冰冷的話語後,機器人的左手轉換成槍械,右手則是轉成鋒利的軍用刺刀。

「碰碰碰碰……」一見面,它們就用子彈往我們招呼過來。

我們連忙躲到附近的鐵板、水泥柱後頭尋求掩護,月雪櫻逃跑的反應慢了點,成為第一個犧牲者,暴雷緊接在她之後掛點。

「好痛……」月雪櫻鬱悶地蹲在自己的屍體旁。

「嘎,痛痛痛!」暴雷飄在月雪櫻上空,同樣委屈的喊著。

「小櫻,妳就當作早死早解脫吧!」拉布拉促狹的安慰道。

「嘎?解脫?」暴雷頭上冒出了問號。

在首波攻擊開始後,我們就陷入槍林彈雨的弱勢局面中,朝我們射來的子彈從沒停下過,我們也只能無奈而狼狽的奔逃,完全束手無策。

「不公平啦!」痞子殺手的叫聲從另一側傳來。「它們拿槍、我們拿刀,那要怎麼打啊?」

「所以就說它們很難應付啊!」鐵色狂想朝他喊了回去。

「如果拿的防護盾夠好,就可以擋下子彈了。」天神樂進一步喊著。

「喔?可以擋子彈啊?不早說!」痞子殺手撐開他的巨傘,率先衝了出去。

「痞子!你拿的是雨傘吧?雨傘能擋嗎?」月雪櫻不安的問著。

「磅磅磅!」事實證明,子彈真的被傘給擋下了,打在傘面的子彈發出如同雨滴打落的聲響。

「帥啦!」鐵色狂想讚嘆著。

「嘎啦啦,帥啦!」暴雷學著鐵色狂想的語調,稱讚著痞子殺手。

「嘿嘿,我可是有將這把傘的防護力加到最高等喔!」痞子殺手得意洋洋的回過頭說道。

就在痞子殺手回頭跟我們哈拉的時候,旁邊衝來另一隻機器人準備偷襲他。

「小心!」遙日出聲警告但為時已晚,痞子殺手命喪在刺刀之下。

「笨蛋。」拉布拉沒好氣的數落道:「你以為它們不會移動、不會偷襲你啊?」

「嘎啦啦,痞子殺手,笨蛋。」暴雷用力的點了兩下頭。

「嗚嗚嗚~這群卑劣的偷襲者!」痞子殺手滿臉哀怨的蹲在角落畫圈圈。

「兩軍交戰時,偷襲乃是王道。」我將他剛才的話,原封不動的奉還。

「貓,妳好樣的……」陣亡之後又被我這麼一噎,痞子殺手更加沮喪的倒地打滾。

「嘎啦啦,主人,好樣的喲!」誤以為這是讚美的暴雷,開心的飄出數個愛心。

緊接在痞子殺手之後,鐵色狂想跟天神樂也因為遭遇機器人偷襲,掛點了。

「又掛了兩個。」痞子殺手掐指算了算,對我們說道:「我們進來這裡好像還不到五分鐘耶,會不會十分鐘之後就全掛光了?」

「有可能。」天神樂朝他苦笑著。

「其他人要加油!」鐵色狂想一副置身事外的鼓勵道:「看看能不能撐過二十分!」

「少來!別以為掛了就可以將責任推給我們!」拉布拉不滿反駁著。「我先幫你們復活好了。」

「等等!」天神樂才想制止他,拉布拉卻已經走出他的遮蔽物。

「碰!」一槍命中,拉布拉陣亡了。

「啊啦~我也掛了。」拉布拉抓抓頭髮,一派輕鬆的笑笑,似乎不覺得有什麼悔恨。

「嘎啦啦,拉布拉陣亡了。」

「拉布拉,你是故意的吧?」痞子殺手挑眉諷刺,「在這種情況下,自保都有困難了,哪有可能幫人復活啊?」

「我是好心耶!」拉布拉認真的辯解道:「我想要幫大家復活,讓大家再來挑戰啊!」

「你們兩個別理我們,也別幫我們復活。」天神樂提醒我跟遙日。「全軍覆沒就算了,畢竟我們的人數真的太少了。」

「是啊!改天人約多一點再來重打。」鐵色狂想附和著。

「貓,妳的盾牌看起來很堅固,妳先去試試吧!」拉布拉很沒良心的提議我。

「你要我去當實驗品?」這傢伙果然是「死道友,不死貧道」的最佳代言人。

「貓,妳放心。」遙日十分篤定的說道:「妳的盾牌絕對可以擋下,放心的去吧!」

「……」我額冒黑線的看著他。

雖然知道遙日應該是想替我加油打氣,但是……他的話聽起來還真是怪彆扭。

「來吧!親愛的貓,妳就來跟我作伴吧!我等妳喲~」痞子殺手用著招魂似的動作,慢動作地朝我招手。

「你給我閃邊去!」我咬牙切齒的低吼。

「喔喔!妳想要躺我旁邊是吧?」痞子殺手側躺在地板上,故意拍著身側的空地,「來吧!親愛的,我已經準備好妳的位置了。」

「去!就算要趴,我也要拉一隻機器人墊背!」

趁著機器人攻擊暫歇的空檔,我火速衝向落單的一隻,在它舉槍攻擊我之前,我先一步砍向它的槍枝,機器人的手立刻被我截下一段,緊接著,我起腳朝它胸口踢去,將它撂倒,趁機器人還未起身,我舉劍朝它的頭部刺下,它的頭部被我刺穿,露出裡面的電路板跟電線。

原以為這樣應該就能將它解決了,沒想到機器人還是能夠掙扎,我一腳踩住它那隻刺刀手臂,一腳踩著它的頸部,這次瞄準它的胸口狠刺數劍。

我刺、我刺、我刺刺刺!

在被我捅成蜂窩之前,機器人終於「心甘情願」的掛掉了。

呼!這還真難對付。我起手拭去額上的汗水,才對付一隻,就已經讓我累得氣喘吁吁。

「貓!有兩隻朝妳衝過去了!」月雪櫻著急的對我叫著。

我的左右兩邊各跑來一隻機器人,這還真是讓人頭痛,不曉得該先應付哪邊才是。

「貓!往我這邊跑,快!」遙日站在我正前方一百公尺處,他的雙手已經匯聚出雷電,就等著發動攻擊。

聽到指示,我立刻衝向他,那兩隻機器人則是在我後頭追著。

「貓!它們要開槍攻擊妳了!」鐵色狂想突然開口警告著。

該死!要是讓機器人開槍了,我跟遙日都會掛!

乾脆就這樣跟它們一決勝負吧!

回過頭,我迅速衝向機器人,準備先將它們手上的槍枝斬斷。

在它們子彈射出的時候,我也揮出了長劍,在交鋒的瞬間,我成功砍下它們的槍枝,但自己也跟著中彈死亡。

「轟隆!」遙日放出的雷電收拾了這場殘局,將那兩隻機器人給劈成焦鐵。

「碰!」還沒來得及喘口氣,為這場對戰劃下句點,寂靜中的一聲槍響,終結了遙日的性命……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