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現有人問起畫家的事情,所以就來解釋一下。

原本這本番外是我自己要出的(沒有要透過出版社),所以畫家也是自己找的

異的風格我很喜歡,感覺跟兩位主角的氣質很搭,所以就請她來作畫

後來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,番外本變成由出版社出版,所以就變成現在這樣啦~

(感覺解釋了跟沒解釋一樣…)





封面  



書名:異族特赦番外─黑心貨

作者:貓邏

畫家:異

 
※   ※   ※

如果你也擁有一個史上無敵的女王老媽,

和一個成天找你決鬥的殺手損友,

那人生想要過得平凡安樂,還真的有夠難的啦!

 

我是黑傑克,裡世界被人稱為最神秘、最難纏的一級傭兵。不過,打打殺殺只是我的兼職而已,我的本業其實是黑心餐館的老闆。

從小,在我的母親──黑玫瑰女王的教導下,我學會了各式各樣的技能和本領,也練就了保密和喜怒不形於色的功夫,絕對不是大家所說的「面癱」,我這叫做淡定、淡定!

 

自黑玫瑰女王從傭兵界退休之後,我就不得不接下她未完成的任務,成為一名傭兵,開始替母親大人還債的生活。

沒想到,在一次攻打巫妖的任務中,我居然撿到了一個紅髮小鬼,還被迫成為他的奶爸;更沒想到的是,這小鬼會成為殺手界最出名的瘋子,整天糾纏我的變態費德勒……

嘖嘖,只能說一切都是孽緣、孽緣啊!

 

【試閱】

第一章 面癱傭兵

 

 

【傭兵簡介】

 

姓名:黑傑克

性別:男

身高:一百七十九公分

體重:六十公斤

身份:一級傭兵

技能專長:刀術、格鬥技、下毒……

接任類型:殺人放火、搶劫勒贖、保鑣、特殊物品買賣仲介……

任務完成率:99.94

聯繫方式:Black.Jackxxx.oooo.

 

黑傑克本人的正面半身照放在資料左邊,下方還有幾張被人用特殊鏡頭偷拍到的側身與背面照,在頁面的簡介框裡,還密密麻麻的列著一大串文字……

 

哎呀哎呀~

我真是無法理解這位傭兵吶!

明明看起來是二十多歲的青年,穿著打扮卻像快死的老頭子,衣服不是黑色就是灰色,整個人死氣沉沉,真是……讓人很想在他身上開幾個洞,用鮮血替他染上一些漂亮的顏色啊!

以他一級傭兵的身份以及相當高的任務完成率來說,他肯定是一名天才,要是他不當傭兵,也絕對會是殺手界的頭號人物。

殺手的薪資比傭兵高;殺手比傭兵自由;殺手不受法律約束,可以隨心所欲的殺人;傭兵出任務每次都累的跟狗一樣,還要聽從蠢貨跟垃圾殘渣的號令,那種垃圾直接清除掉就好了嘛!留著他們的命作什麼?資源回收?廚餘利用?施肥?

啊!聽說黑傑克開了一間餐館,該不會是拿那些人當食材吧?

哎呀哎呀!食材要選好一點啊!那種沒有嚼勁、只有一堆肥油的爛肉誰想吃?

要我啃那種肉,我寧願去吃豺狼人!

 

不過,黑傑克這個人的想法向來就不是外人能預料的,也許他選擇這些食材有他的理由,就像他選擇當傭兵,而不是選擇當殺手一樣。

不明白啊!我真的不明白。

明明擁有這麼出色的暗殺技巧,為什麼會選擇當傭兵?

殺手協會會長也曾稱讚過黑傑克,說他的殺手天賦相當出色,是一個好苗子、好人才呢!

還記得初次與黑傑克見面的那天,他全身泛著凜冽殺氣,金色眼睛裡倒映著火焰的光芒,我從那雙眼睛裡看到了他的靈魂。

他絕對不像外表那麼安靜,他是一隻瘋狂的、充滿野性、完全不受世界任何人控制的兇獸!

這樣的一頭猛獸,為什麼會選擇成為傭兵?自願讓別人拿著鐵鍊把他的脖子圈上?委屈自己成為看門狗?

啊、寫到這裡,我突然想起一件事……

上次在雜誌上看到一篇髮色分析的文章,上面說:「藍頭髮的人性格比較彆扭。」

如果依照這樣的分析推論的話,他就是因為性格扭曲才會做出這種事情?

用這種方式虐待自己,從中尋求刺激嗎?

原來這個傢伙有M傾向啊!

我終於理解了。

 

如果黑傑克想要從受虐中尋求快感,我倒是可以推薦他一間俱樂部,那裡的人有一半的人喜歡被虐待、另一半的人喜歡虐待別人。

黑傑克長得不錯,五官相當漂亮,有一種雌雄莫辨的中性感,現在這種面容的人可是相當受歡迎啊!

雖然氣質冷了點,而且還總是面無表情,就像顏面神經失調的面癱臉,不過這也算是一種不錯的特色。

每次看到他,我都好想用這樣那樣的方法,讓他臣服在我的身下,我想用鮮血染紅他,用刀子將他的身體劃開,把他的骨頭一根根折斷,把他的臟器掏出……

不過就算是受到這樣的對待,黑傑克肯定依舊面無表情,這個男人的意志力可是相當堅強啊!

哎呀哎呀~真想看到混合著眼淚與鮮血的他,那會是什麼樣的美景呢?

應該就跟遍地開滿血花、堆滿屍體的血色城市一樣美吧?

雖然他看起來有點瘦弱,不過那只是假象,他全身的肌肉都鍛鍊的非常完美,沒有一絲一毫無用的存在。

這樣的他,去到那間俱樂部肯定會成為頭牌!

別的不說,光是傭兵界的「黑傑克仰慕者」數量就高達七萬多人,其中,男性仰慕者就佔了六成三,他可說是男女通吃的最佳典範!

這樣的他怎麼可能不會成為頭牌呢?

所以說,黑傑克啊!你要不要考慮換工作?

啊!對了,要是你想去那間俱樂部上班,你那面癱的表情跟沉默的個性要稍微改一下,客人都是從受虐者的哀號中得到快感,要是你繼續面無表情又完全不發出慘叫,客人的興致就沒了呦!

 

PS.我倒是無所謂,像你這樣完全沒有反應的,才會讓我有挑戰的欲望呢!難度太低就不好玩了,你說是吧?(笑)

 

 

笑個屁啊!你這傢伙到底還要竄改我的簡介幾次?你就那麼閒嗎?沒有別的事情可以做嗎?

看著電腦螢幕上的個人簡介,我的額角冒出了青筋。

數不清這是第幾次了,每當我想要接個任務、賺個外快補貼一下營業額,就會看到自己的簡介上又有一篇新的介紹。

一開始還算正常,就像是一般的追蹤報導,不過最近的幾次更新,那傢伙好像把我的個人簡介頁面當成他發牢騷的地方,每次都看到這種莫名其妙的文章,真是讓人火大。

就算跟傭兵網站抗議,對方也只是用很官方的說詞回應,像是:我們會儘快處理、我們會提高網路安全防護,已經把網頁資料恢復成原狀了……

這麼做的結果,就是當天晚上或隔天早上我就又看到新文章,還有不知道從哪邊偷拍到的照片。

之前鬧得最嚴重的一次,就是整個傭兵網站全都是我的照片跟資料,其他人的檔案全被洗掉。

真是詭異啊!傭兵公會可是連駭客也不敢黑的大勢力,為什麼這個傢伙可以一再潛入傭兵網站的系統,一再串改我的資料?

「黑傑克,這會不會是你的仇家幹的?」傭兵公會的某位仲裁長這麼問我。

當然不可能!我可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,怎麼可能有仇家?

「喂喂,別活在自己世界裡啊!你的仇家可多了,殺手議會那裡有一百多張指明要殺你的任務。」

什麼?為什麼有人想殺我?像我這麼安分守己、奉公守法、熱心助人的好人已經不多了啊!

如果拿表世界那裡的標準比喻,我就等於珍貴的國寶,是需要保護的國寶等級啊!

殺害國寶可是有罪的,那些混蛋知不知道啊?

對了,可以告訴我發出暗殺任務的人誰嗎?或許我該去清一下垃圾了。

「其實我也覺得應該不是仇家。」

仲裁長,你這種轉移話題的手法太糟糕了喔!該不會你也有份吧?

「咳!既然不認為是仇家,那你跟對方是不是有這樣那樣、極其複雜又糾纏萬分的曖昧關係啊?」

曖昧你個頭!你的眼睛被食眼蟲吃掉了嗎?你的腦漿終於乾枯了嗎?這樣的假想你都想的出來,是不是最近沒有犯罪的傭兵讓你仲裁懲戒,太久沒有活動身體導致你的腦子也跟著退化了?

最後,仲裁長因為想要讓腦子清醒一點,就跟我打了一場,我被他打斷三根肋骨,他被我打斷一手一腳……

嘖!他少斷一根骨頭,我吃虧了。

運動結束後,我的檔案網頁還是沒有改變,那個傢伙依舊每隔幾天就更新一次資料,每隔幾天就發一篇很煩人的文章。

啊啊!真想毒殺這傢伙。

看到這裡,如果你的腦子沒有枯萎長草,或是被人在頭骨開洞,把腦漿都吸出來的話,就應該知道──

我,就是黑傑克。

雖然我在傭兵公會的身份是傭兵,不過那只是我的兼職,我的正職工作是「黑心餐館」的老闆。

就算我身上掛了一級傭兵的名號,而一級傭兵又是傭兵界裡的最高等級,只有被公認的厲害傭兵才會被歸類為一級傭兵,大家也不用因為這樣就把我當成神奇的高強人物。

我只是一個普通人。

很普通、很普通的普通人。

就跟一般人一樣,我過著規律的上、下班生活,每天上午十點半開店、晚上一點半結束營業。

每年我都會準時納稅;開車一定會繫上安全帶;看到有人募捐會投個幾塊錢;買熱飲時,會依照杯子上面的警告標示,先吹三口氣,把熱飲吹涼,然後再小口小口的喝;洗衣服也是,我絕對會依照衣服上面的洗滌標籤,需要手洗的就絕對不會用洗衣機洗,需要在日光下晾乾的就不會放到烘衣器烘乾,需要用花色漂白水的就不會用單色漂白水……

總而言之、言而總之,我是一個相當奉公守法、循規蹈矩的好公民。

我真的很認真的認為,聯盟應該頒發一張榮譽公民獎狀給我,畢竟我是那麼的奉公守法,不是嗎?

我是一個很低調的人,穿衣服選低調的顏色、行動也很低調的行動,平常能不說話就不說話,絕對不會搶在別人面前出風頭。

但是不知道為什麼,其他人卻給我很高的評價。

他們說我是最神秘、最難纏的敵手。

誤會,這絕對是一個誤會。

那些人肯定是掌握不到我的資料,才會用這種話來毀謗我。

不管是傭兵界還是殺手界,我們這些生活在社會邊緣的人,都有一條相當重要的潛規則──保密。

沒錯,想要活的長久、活的健康快樂,最重要的就是要保密!

絕對不能讓別人知道你的相關情報,就算問話的人只是一個五歲小孩也要提防,我不是說這些孩子一轉身,就會在你背後捅你一刀(雖然這件事情的確發生過),我主要的意思是──敵人很有可能從這些人口中探聽到你的資訊。

守密的最好辦法就是:不說。

只要你守口如瓶,不要自己出賣自己,那些想要收集資料的情報販子就拿你沒轍,而你的敵人在用盡各種手段都得不到資訊時,他們就會對你產生畏懼,短時間內也就不會來招惹你。

 

【人啊,最害怕的東西就是未知。

就算藏起來的只是一些無聊瑣事,也總比讓人掌握自己的一切來的好。】

──這是黑玫瑰從小給我的告誡。

 

啊,忘記說了,黑玫瑰是我的母親。

只是她不喜歡我這麼稱呼她,她說她想當一個開明的家長,要跟孩子當朋友,所以她命令我只能叫她的名字,而且還要尊稱她為女王。

身為她的孩子,我無法反抗她的安排,而且我也不想被她以暴力或其他手段威脅,所以這件事情就這麼定案了。

黑玫瑰總是說:要是你那還沒發育的小腦袋分不清楚什麼該說、什麼該隱瞞,那就全部都藏起來吧!

這個方法很簡單,所以我照辦了。

所有細小的東西都被我深深鎖入心底,成了我獨有的小秘密。

平常我總是喝不加糖、不加奶精的黑咖啡,不過比起黑咖啡,我更喜歡的是焦糖馬其朵,那濃郁的甜味總是讓我愛不釋手,我還喜歡把咖啡跟牛奶混合在一起,弄成一半咖啡、一半牛奶的飲料;我的酒量很好、完全不會喝醉,但是我不喜歡某些酒的氣味,也不怎麼喜歡喝酒;我喜歡軟綿綿、毛茸茸的生物,像是小兔子、小狗、小貓這些,可是牠們實在是太過弱小,我總是不小心捏壞牠們;黑玫瑰老是說我有M(受虐者)傾向,其實我很討厭疼痛,也不喜歡受傷或流血,只是我沒有把厭惡的情緒表現出來而已……

這些事情聽起來很微不足道,但那種「全天下只有我一個人知道」的感覺,真的很不錯。

要是你的記憶力比喪屍好,可以記住幾分鐘的事情的話,你應該還記得,我前面曾經提到──我是「黑心餐館」的老闆。

不過這間餐館不是我開的,餐館的創店老闆是黑玫瑰女王,只是她這個人沒什麼耐心,餐館開幕後,不到三天就玩膩了,然後就把店舖丟給我,自己跑去外地旅行,美其名為:增廣見聞。

我本來不想接手,但是黑玫瑰說,我是她的孩子,自然要負起身為孩子的責任與義務,成為她的金庫、司機、廚師、僕人……

「……總之,你就好好利用這間餐館賺錢,賺一堆錢給我花!」黑玫瑰在痛揍我一頓,打斷我的雙腿後,用強大的殺氣壓迫著我同意。

我打不過她,在「活著或是死」的二選一情況下,我也只能點頭答應。

「弱者只能臣服在強者腳下。」這是她教我的第二件事。

從小到大,黑玫瑰教了我很多東西,像是:偷竊開鎖、闖關盜墓、古蹟尋寶、暗殺下毒、用各式各樣的手段摧毀戰艦或城市……

我現在會的一切技能、我所知道的所有知識,全都是她教出來的,會成為傭兵也是因為她。

黑玫瑰以前也是傭兵,有一天她突然說她玩膩了,打算從傭兵界退休,這本來是一件個人生涯規劃的小事,照理說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問題才對。

但是黑玫瑰女王不愧是黑玫瑰女王,她的人生小事竟然變成裡世界的大事!

那段時間新聞媒體都在報導女王要退休的消息,傭兵界的幾股勢力也產生了不小的騷動,各方地盤被清洗了幾次,傭兵界跟一些旁支勢力重組了幾次……

為什麼一個老太婆、呃、一位成熟大方、身材性感火辣、具有高度智慧的黑玫瑰女王,會引起這麼大的騷動?

我真的很不能理解啊!

「那只不過是一些吝嗇的老狐狸跟小狐狸,因為不想花錢,所以就弄了這些事情當作餞別禮物送我,哼!本女王的身價有那麼不值錢嗎?」黑玫瑰女王很不以為然的哼了一聲,不過看得出來,她的心情很好,似乎對這件禮物很滿意。

不過……

姑且不論「為什麼血洗各方勢力可以當成禮物」這一點,尊貴的黑玫瑰女王啊!妳知道妳那些「朋友」的清洗動作,造成了多大的損失嗎?

根據聯盟總部的官方統計以及傭兵公會的非正式評估,這次的「勢力重組暴動」足足有七千多人死亡、八萬多人輕重傷,被波及到的範圍從「罪惡城」擴展到四分之一區的聯盟,還損毀了三艘戰艦、十多架戰鬥機……

雖然說「人命無價」,但是因為參與暴亂的不是殺手就是傭兵,這些人身上可都明確標著人頭價碼,把他們的身價跟那些被毀壞的城市、物品加總計算後,聯盟官方提報的損失金額是:三十七億九千七百八十五萬。

而傭兵公會的估算金額略高一些,總計是:四十三億七千八百八十三萬。

或許是因為懶得統計的太過詳實,所以雙方都把「萬」後頭的數字無條件捨去,讓整體數額看起來很精簡。

所以說,尊貴而又高貴的黑玫瑰女王大人,您的餞別禮物真的非常、非常、非常的值錢啊!

如果妳那些朋友能夠把這些金額轉換成現金給妳,這間黑心餐館就能擴建好幾百倍,甚至能直接買下一個小島當作餐館專屬地呢!

 

除了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之外,傭兵公會跟聯盟總部的老大還特地跑來找她,哭著求她不要退休,為了說服她,那兩人甚至還抱著她的大腿,做出一副柔弱無依、可憐兮兮的詭異模樣,趴在地上哀求她。

你們可以想像兩個老頭子抱著另一個老……咳,美麗大方、性感嫵媚的成熟女性大腿的情況嗎?

不,你們還是不要想像好了,那畫面實在是太恐怖了!

那已經不是人類能夠抗衡的局面,比術士的精神攻擊魔法還強大,比巨龍跳鋼管舞還要更有威脅力!

就算已經事隔許久,但我每次回想起這件事,還是會被嚇得渾身發抖,這絕對會變成我一生的夢魘!

人怎麼可以拋棄自尊、不要臉到這種地步呢?

實在是太了不起了!

難怪表世界有一句俗諺說:人不要臉,天下無敵!

是的,因為這兩個老頭已經到「天下無敵」的境界,所以等級只有「裡世界無敵」的黑玫瑰,也被這種精神攻擊打敗。

但是黑玫瑰也不是任人擺佈的人,所以就算她慘敗,她還是有別的解決辦法,那就是──我!

是的,她把我推出去當誘餌,用我來擋住那兩個老頭,她自己利用這空檔開溜,逃跑的速度甚至可以媲美高速戰鬥機。

兩個老頭子抓不住她,就只好轉而對無辜、可憐的我下手,他們很不要臉的抓我去頂替黑玫瑰的名額,讓我執行那些原本應該是黑玫瑰執行的任務。

等我完成那些任務後,我就這麼莫名其妙的變成傭兵了。

到目前為止,各位對我的情況應該大致都瞭解了吧?

雖然我不想洩漏個人的資料,不過這些事情只要稍微查一下就會知道,所以也算不上什麼機密,再說,我畢竟是這本書的「主角」,就算我不說,那無良的作者也會把我的事情揭露出來,與其讓別人胡亂報料,還不如我自己揭密。

啥?還有一件事我沒說?

應該沒有吧?我覺得我交待的很詳細了,想要瞭解的更深入的話,請先匯一筆情報費給我,我的銀行帳戶是:007-123-321-1234567-JACK.BLACK

啊?我的父親?

這個嘛……

根據黑玫瑰的說法,她某天突然心血來潮,想要一個孩子玩玩,於是我就這麼出現了。

什麼?說我騙人?

喂喂,剛才我廢話了一大堆,你們全沒聽進去嗎?耳朵被貓咬掉了?

我可是奉公守法、最最誠實的好公民,我怎麼可能說謊!

你們這是污衊!我要跟你們求償精神損失費、名譽損失費,脆弱的玻璃心因為傷心過度,碎成千千萬萬片的重新黏合費,因為是純手工黏合,所以要價會是機器黏合的十倍……

以上,求償金額總計為一百三十七萬八千八百八十八元,款項直接匯到我的銀行戶頭:007-123-321-1234567- JACK.BLACK

好啦!回歸原題。

我剛才好像沒有說明我的種族?

我跟黑玫瑰女王都是「菌合體」,詳情我不能說太多,這是我們一族的秘密,我只能告訴你,這是一個跟細菌相關的種族。

由於我們這個種族的族人十分稀少,經歷過很正常、很自然的生物進化後,我們這一族的人不分男女都可以無性生殖!

喂喂!嘴巴張那麼大作什麼?你的下巴被人用關節技卸掉了嗎?

這裡是「裡世界」,非人類生存的世界,種族比我特殊的人多的是!用不著這麼少見多怪,就算沒知識也要有裡世界的常識啊……

最後,我要再澄清一下「面癱」這個謠言。

我,不是面癱!(認真)

我只是「喜怒不動於色」而已。

而這一項「特質」,也是黑玫瑰訓練出來的成果。

她說:「身為才能傑出、美麗大方、性感冶豔、足智多謀的黑玫瑰的孩子,你必須成熟穩重、處變不驚。」

於是她便帶我坐雲霄飛車,一坐就坐了三天三夜,直到我不再發出尖叫、坐完以後也不會嘔吐,在高速移動下依舊面不改色為止。

你以為這樣就完了嗎?

錯錯錯,大錯特錯!

如果黑玫瑰是這麼容易罷手的人,那她也就不是黑玫瑰女王了。

坐完雲霄飛車後,她又帶我去玩高空彈跳,一樣是要我跳到面不改色,不會發出任何驚呼聲,然後她又把我抓上私人飛機,直接從三萬英呎的高空把我踹下來,要是我中途發出一絲的聲音,哪怕只是呼吸聲大了一點,我都必須重跳一次……

除此之外,她對我的「面不改色」訓練還有:把我丟到魔獸堆裡求生、讓我去打不死怪物、去聽尖嘯女妖的高分貝尖叫、去偷窺火系暴龍洗澡、去跟同性的食人妖與狼人告白等等……

要不是地獄門剛好在維修,她說不定還會帶我去地獄參觀一下。

經歷過這些艱苦的訓練後,我總算練成了「穩重如山、處變不驚」的本事,也就是現在被認為「面癱」的無表情模樣。

本以為黑玫瑰得到這種訓練成果,應該會很高興、很欣慰,沒想到訓練才結束幾天,她突然對我說:「現在的你真無聊,以前的你有趣多了。」

「……」

靠!

當時我真的很想一拳打爆她的頭,但我還是忍下了。(因為我打不過她)

幸好,黑玫瑰也只是嘴上嘮叨了一下,沒有接著擬定什麼「表情特訓」的計畫,不然現在我也沒辦法站在這裡說話了。

好了,對我的瞭解夠多了吧?應該沒有其他疑問了吧?

既然沒問題了,我也該開店了。

 

當我把黑心餐館的店門打開時,耀眼而溫暖的陽光隨即映入我眼裡,街上的建築群在日光映照下閃閃發亮,路上的人潮與車輛川流不息,整座城市看起來很有活力。

今天天氣真好啊!

仰望著晴朗、清澈的藍天,我滿足的活動了下肩頸、鬆鬆有些僵硬的筋骨。

才想多曬一下陽光、做個短暫的日光浴,上方突然出現一大片暗影,把我四周的陽光全遮住了。

真是討厭吶!難得的好陽光竟然被遮住了,要不要把那架貨機打下來呢?

看著在上方慢速飛行的快遞貨機,我暗暗盤算著。

我還沒決定要不要行動,貨機的艙門開了,一道黑影從一千五百多英呎的高空跳了下來。

高空跳機是一個很耍帥的特技動作,要是事先沒有預作準備,下場就是直接摔成肉醬,也有一些已經做了準備,但個人技巧不過關、技術不純熟的蠢蛋,跳下來之後也會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摔成肉醬。

裡世界的蠢蛋跟垃圾渣滓很多,這些傢伙就算摔死了,對裡世界也沒什麼影響,而他們的肉渣還能充當肥料、滋養土壤,也算是對裡世界做了一點貢獻,怕就怕有無辜的路人遭到波及,被這些高空跳下的蠢蛋肉醬壓成更稀爛的肉醬,這種行為可就相當沒有公德心了。

所以說啊,想耍帥的話還是做自己有把握的事情比較好,現在跳下來的這個傢伙很顯然是「有備而來的高手」,他跳下貨運機沒多久,背後就張開了一面滑翔翼,整個人在空中滑翔幾圈後,人就穩穩的落在我面前,姿勢相當的帥氣!

「你好。」頭戴棒球帽的帥氣少年,調整了一下竟然沒有因為降落而被風速吹掉的帽子,用相當爽朗的笑容向我打招呼。

「……」我沉默的點頭,當作回應他的招呼。

這個人為什麼要特地跑來店門口,在我面前展現高空跳機的帥氣動作,然後又帥氣的使用滑翔翼飛繞幾圈,最後還非常帥氣、俐落的收起滑翔翼,降落在我面前。

難道他是在挑釁我?他想測試我會不會這個招式?

哼哼!高空跳機這一招我在七歲就玩過了,想跟我鬥?你還早兩百年!

「我是『快快快』快遞公司的快遞員,黑玫瑰女士聘請我們送貨給黑傑克先生。」棒球帽少年從外套口袋拿出一台黑色機器,用電子筆在上頭勾勾畫畫。

「根據黑玫瑰女士提供的資料,您應該就是黑傑克先生吧?」他把機器的螢幕亮給我看,上面有一張我的十三度角的側面照片。

「……」我再度以點頭回應。

原來是黑玫瑰女王寄東西給我啊?不過這跟他做出那些耍帥動作有什麼關係嗎?還是這是這間快遞公司的特別服務?

我還是不懂。

還有,既然是要送貨給我,貨物呢?

看著他空著的雙手,我很納悶。

「因為黑玫瑰女士特別叮囑貨物要小心搬運,而這附近又沒有可以停放運輸機的空地,所以我就先下來準備,麻煩請您稍等一下。」

快遞員收起黑色機器,按下掛在耳上的對講機開關。

「好了,可以丟下來了。」

咦?「丟」?剛才他好像是說,那貨物要「小心搬運」吧?

是我聽錯嗎?

我跟著快遞員抬頭上看,果然看到運輸機上的人把一個長方形箱子丟了下來。

喂喂喂!你們這算是「小心搬運」嗎?你們的字典是不是被不明生物入侵,把「小心搬運」的意思給扭曲了啊?

你們公司的服務真的沒問題嗎?確定沒問題嗎?被你們摔爛、打爛的貨物應該堆成好幾座垃圾山了吧?

你們想製造垃圾我是沒有意見,但是啊、可是啊,這是黑玫瑰女王寄給我的東西啊!要是你們把它打爛了,我會被女王打死的啊!你們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嗎?說不定我會被製作成垃圾渣滓,用水泥封住之後,直接丟到海裡的阿卡拉馬深溝埋著啊啊啊!

你們真的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程度嗎?你們知道阿卡拉馬深溝有多深嗎?那可是直達地獄的深度啊啊啊啊!

就在我打算上前拯救貨物時,快遞員出手制止了我。

「請不要著急呦!黑傑克先生,把貨物安全、迅速的交到客戶手中,可是我們快遞員的工作呢!請黑傑克先生不要跟我們搶工作呦!」

說完這些話之後,快遞員縱身一跳,身體高高躍起,在兩層樓高的位置接住了箱子,木箱的體積很大,大概是能裝下一個人的容量。

接住木箱後,他很帥氣的在空中翻轉半圈,然後才穩健的落在我面前。

「黑傑克先生,這是您的貨物,請您簽收。」

他把木箱立在身旁後,遞出黑色機器跟筆給我,如果順著他的手腕往上看,可以發現他的右手臂有一道從肩膀蜿蜒至手肘的傷口,森白色的骨頭往外突出一截,鮮血順著蒼白的肌膚滴落,把他站著的地面染成一片鮮紅。

嘖嘖!就說人不可以隨便耍帥嘛!看吧!受傷了吧!

我一邊感嘆、一邊在螢幕的收件人欄位簽名。

「黑傑克先生,傷害的醫療費求償部份,等我回去公司,讓專業的醫護人員評估過後,會由公司出面向你求償。」快遞員笑容爽朗的說道。

「……」我看了他一眼,又端詳了傷口幾秒。

難怪我總覺得這致殘的手法很眼熟,因為是我傷的嘛!

所以說,以後要制止別人之前要先喊話,不要出手了才說話,就是因為快遞員先用手擋住我,我一時不小心、沒有多做留意,身體做出了下意識的反應動作,他才會變成這樣啊……

「出勤的時候我們都會有全程錄影。」快遞員在螢幕上調出另一個頁面,播放出我把他的手臂折斷的影像。

「要是對於這起傷害事件沒有任何疑問,麻煩請在這裡簽名。」

「……」當然沒問題。

證據都已經明擺著了,要賴也賴不掉了。

「謝謝您的惠顧,往後要是有貨物需要運送,可以聯繫『快快快』快遞公司,我們的服務保證是全世界最優秀、最完美的。」

快遞員把凸出身體的骨頭按了回去,調了調頭上的棒球帽,用沒有受傷的手抓住運輸機降下的繩索,用著依舊很帥氣的姿態回到運輸機上。

「……」

目送對方離開後,我望向擺在門口的大木箱。

這是事隔一年三個月又七天後,黑玫瑰女王再度寄給我的貨物。

 

 
黑心貨封面01 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