練習賽很快就展開了,一開始,由慈郎先取得了一局。

「不錯嘛!有進步呢!」璃音稱讚的笑著。

「妳偷懶!」慈郎不滿的嘟嘴,「妳根本沒有盡全力跟我打!」

「一開始總是要先熱身一下嘛~」璃音安撫地笑笑。

就如同她所說,一開始只是熱身,所以接下來的幾局,全是由璃音拿下,儘管慈郎勉力奮戰,比數也只能追成五比三。

「真厲害,竟然能將慈郎逼成這樣。」鳳長太郎驚訝的讚嘆,一旁的其他正選也面露驚訝。

就在交換場地時,璃音的手機響了。

「抱歉,我接一下電話。」璃音從背包裡拿出手機。

「璃音嗎?我是乾,現在有空來三丁目的街頭網球場嗎?越前跟桃城在約會。」

「啊?約會?小不點跟阿桃學長?」不會吧?

「嗯,快過來吧!」對方掛了電話。

「等等,喂、喂喂!乾學長,你把話說清楚啊!」璃音朝著電話大喊,但只有聽到掛斷電話的嘟嘟聲。

「應該……不可能吧?」可是乾貞治並不是會胡亂造謠的人啊?

納悶地放回電話,璃音轉身朝球場走去。

她發出了一記外旋發球,慈郎接下,回擊,璃音又接著使出流光與千重影、削球,最後終於從慈郎手上得到勝利。

「再一場、再打一場!」慈郎纏著她央求。

「好、好。」璃音拿起水壺喝水,就在這時,手機又響了。

來電名稱是大石褓姆。

「璃音,快來三丁目的街頭網球場!越前跟阿桃為了約會決鬥了!」

「噗──」璃音噴出了嘴裡的水,「決、決鬥?為了約會?對象是誰?」

「不知道,乾沒跟我說,我現在要過去了!」大石褓姆掛了電話。

「璃音,怎麼回事?」慈郎好奇地問。

「呃,聽到很奇怪的八卦。」璃音扯了扯嘴角,回以一個僵硬的笑。「沒事,我們繼續吧!」

「好!」

兩人緊接著進行第二場,儘管慈郎緊追不放,球技與反應比第一場時又提升了一些,但還是以六比四落敗了。

「這個女生很不賴嘛!腿也很漂亮,是我喜歡的那種。」說著關西腔、有著深藍髮色的冰帝正選─忍足侑士笑道。

場上的兩人又接著打第三場了。

「能夠跟慈郎打成這樣,她也算是厲害了,不過還比不上我!」留著紅色妹妹頭的向日岳人,嘴裡嚼著口香糖說道。

「現在的她,可還沒盡全力,對吧?樺地。」跡部景吾摸著臉頰的淚痣說道。

USU!」

「還沒盡全力?騙人!」向日岳人從座位上跳了起來。

「她真有那麼厲害?」冥戶亮面露質疑。

「不信的話,看下去就知道了。」

這時,第三場練習賽來到了中間段落,璃音與慈郎回到位置上補充水分並稍作歇息。

就在璃音拿毛巾抹去汗水時,手機又響了,這次打來的是乾貞治。

又來了……她真不知道要不要接這電話。

「璃音嗎?我是乾,剛才以為越前跟桃城是三角關係,結果不二說是四角……總之,妳快點過來吧!」對方說完後,又將電話掛斷了。

「……四角?誰跟誰啊?」璃音額冒黑線了。「竟然連不二學長也關注到這件事,難道是真的?」她面露狐疑。

「璃音、璃音,快點過來呀!」慈郎已經站在球場內等她了。

「抱歉,慈郎,我突然有點事情,恐怕要先走了。」

「怎麼這樣?打完再走嘛!就快結束了啊!」慈郎不肯放人。

無奈的苦笑一聲,璃音點頭答應。

「吶!慈郎,接下來,我要拿出全部實力了喔!」

站在後場邊線處,璃音的神情出現了變化,黑眸凝斂,隱隱釋放出壓迫感,就連周身的氛圍也跟著改變了。

這一點,不管是慈郎還是冰帝其他正選都察覺到了。

「嘿嘿!我一定會把球打回去的!」慈郎同樣燃起鬥志。

璃音微微一笑,發出了一記打在前場中線內角處的超快速球,慈郎沒有接到。

「下一球、下一球一定接到!」他握緊球拍,嚴陣以待。

一直到第三球,慈郎才順利回擊,但他打回的球卻自動繞到璃音身旁,就像是專門打給她的一樣。

「這、這是……」跡部景吾率先看出了端倪。

場上一來一回幾次後,其他正選也看出了不對勁。

「你們看,她的腳一步都沒離開過那個地方。」鳳長太郎驚呼。

「慈郎不管打到哪一個方向,球都會朝她飛去!」向日岳人跟著道:「簡直就像慈郎特地把球打到她手邊!」

「那叫做『手塚領域』,是手塚國光的獨門絕技,一種相當高超的技巧。」跡部景吾解釋道。只是他沒想到,璃音竟然也有這樣的網球技術。

場上,璃音手上的拍面一轉,打出了一記彎曲弧度相當大的球,那球落在慈郎的後場邊角後,便貼著地面在原地打轉繞圈,就像在場地上畫了一個圈圈作記號一樣。

「這、這是什麼?」慈郎瞪大雙眼。「是璃音的新招式?」

「嗯,前段時間才研究出來的,叫做『月龍卷』。」璃音回以微笑。

球打出之後會劃出一個月形弧度,然後再落在場地上,但球落地之後並不會彈跳起來,而是定在角落處,像龍捲風一樣地旋轉著。

「好棒!這個招式好厲害!」慈郎雙眼發亮,神情激動地道:「再來、再來!我一定會找出破解的方法!」

NONONO,練習賽已經結束了喔!」璃音朝他搖著手指笑道。

剛才那是最後一球,所以璃音才特別使出這個招式,一方面是當成結束的紀念,一方面則是用它來安撫慈郎。

雖然慈郎是個越挫越勇的人,但,這後半場,璃音花不到七分鐘時間就解決了他,對他那純真的心靈恐怕還是會有些影響。

所以,璃音才會故意用新招式轉移他的注意力,瞧!他現在滿腦子想著的都是月龍卷呢!

「已經完了嗎?我還沒打過癮呢!」慈郎不滿的嘟嘴埋怨。「璃音,下次再陪我打好不好?」他眨著淺棕紅的雙眸,一臉的期盼。

「好,只要我有空,你想打幾場我都陪你。」璃音伸手揉了揉他頭髮。

像慈郎這樣,全心投入心愛事物的純真少年,她實在無法拒絕他的請求。

「下次,也跟本大爺打一場吧!」跡部景吾的聲音從旁傳來。

「……跟你?」璃音的笑容僵了。

既然是網球部部長,那應該也是跟手塚冰山同等級的高手,要她跟他打?這不是自己找虐嗎?

「妳這是什麼不華麗的表情?青學的經理。」跡部景吾惱了,跟他打球就這麼不情願嗎?

「這是震驚外加難以置信的不華麗表情。」璃音聳肩回道。

「哼!能讓本大爺當成對手,妳的確應該震驚。」跡部景吾一臉得意的道。

「……那還真是榮幸之至。」璃音額冒黑線。

「麻煩請轉告手塚,關東大賽,我將會打敗他!」跡部景吾宣告道。

青學的關東大賽第一戰,對手便是冰帝。

「我會跟他說的。」璃音點頭笑笑,「順便,我也替我家部長轉告你一句話,no one can beat me in tennis!(沒人能在網球上擊倒我!)

「嗯哼?」摸著淚痣,跡部景吾挑了挑眉,沒有多說什麼。

向冰帝眾人道別後,璃音立刻朝乾貞治所說的地點走去。

啊,不曉得部長知不知道這件事?璃音拿出手機,播出了手塚國光的號碼。

當初大石褓姆在替她輸入電話時,將手塚國光排在第一位,自己排在第二,其餘才是其他正選,也因此,璃音只要按下快捷鍵一,就能聯繫上手塚,相當方便。

「啊,部長,我是璃音。我接到乾學長跟大石學長打來的電話,他們說越前跟阿桃學長為了約會決鬥,又說什麼四角關係……你知道這件事嗎?」

「啊,阿乾也有打給我。」

「所以?」你打算怎麼處理啊?

「……」不用理會。

「不管真的好嗎?」

「啊。」

「唔,這樣真的好嗎?要是他們打起來……」

「不會。」

「好吧!我瞭解了。啊,對了,冰帝的跡部要我轉告你,他將會在關東大賽上擊敗你。」

「啊。」音調嚴肅,手塚的鬥志燃起了。

「我也替你回了一句話,部長要不要猜猜是什麼?」

「……」沉默。

「算了,我自己說好了。」璃音放棄,要他來跟自己玩這種猜猜看遊戲,根本就是在浪費她的電話錢嘛!

「我跟他說,no one can beat me in tennis!(沒人能在網球上擊倒我!)如何,這句話應該是部長的想法,我沒說錯吧?」她笑嘻嘻地說道。

「啊。」聲調變得歡愉了些。

「那麼,就這樣啦!」

就在璃音準備掛斷電話時,手塚國光的話讓她停下了動作。

「妳在外面?」

「嗯啊!跑來冰帝跟慈郎打球。」

「……」沉默。

「部長?」

「啊……」

「小光,你在跟誰講電話啊?女生嗎?」一聲清朗帶著笑意的女子聲音傳來,讓璃音楞了一下。

「……跟球隊經理。」

「啊,就是你之前說的,長得很可愛、球技很好的學妹嗎?」

接下來,璃音聽到話筒那邊傳來一陣細微的聲響,然後通話者換人了。

「妳好,我是小光的媽媽,妳叫我彩菜阿姨就可以了。」

「阿姨妳好。」璃音有些摸不著頭緒地回道。

「啊啦~真是好可愛的聲音呢!」彩菜開心地笑著,「我常常聽我家小光提起妳喔!他說妳是個很認真、很負責的女孩子呢!雖然年紀輕輕,但個性卻很獨立,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我家小光這麼稱讚一個人呢!」

「部長過獎了……」

「璃音,我可以這麼叫妳吧?要是有空,就過來我們家玩吧!我很想見見妳。小光他啊,就算待在家裡,也是很沉悶呢!不是看書就是做那些木工雕刻,都不陪我聊天……」

「部長還會雕刻?」璃音詫異了。

「是啊、是啊,他的手工很好唷!改天讓他雕一樣作品給妳,璃音喜歡什麼呢?兔子好不好?還是狗狗?熊?」

「呃──我喜歡海豚。」她回道。

「啊啦?海豚啊?海豚也很棒呢!很可愛!我也喜歡,妳喜歡什麼顏色呢?興趣?嗜好?喜歡的男生類型是……哎呀!小光,我還沒說完呢!你怎麼……」

「抱歉。」手塚國光的聲音出現,「祝妳今天過得愉快。」

說完話,手塚便掛上了電話,結束這場詭異的交談。

「……沒想到冰山的媽媽這麼熱情,難道是物極必反?」璃音望著手機,納悶地想著。

 

※ ※ ※ ※

感謝「鱈魚」的資料支援!!

手塚的母親:彩菜       父親:國晴       祖父:國一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