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回來了!」璃音氣喘吁吁地站在手塚國光身旁,「現在情況怎樣?有追回來嗎?」

15-0,對方得分。」手塚國光回道。

場上,海堂薰正疲憊的喘著氣,剛才他一個人撐了幾局,全都是他在場上跑動、回擊,乾貞治完全沒有移動腳步。

冰帝的雙打一選手是鳳長太郎與冥戶亮。

鳳長太郎又緊接發出一記高速球,海堂薰就像完全沒有體力,直直地站在原地不動。

「沒想到那個鳳竟然能打出這樣的高速發球……」璃音詫異的說道。

之前跟他接觸的時間雖然不長,但鳳長太郎給她的感覺是一個溫柔、和善的人,與他現在犀利、強勁的發球完全不一樣。

30-0!」裁判宣佈道。

「咦?海堂學長怎麼累成這樣?」看著滿頭大汗、神情疲憊的他,璃音不解的問。

要說到體力與耐力,青學裡頭沒有人能比得上海堂薰,就連其他學校也不見得有人能比的過他,而現在,這位耐力驚人的海堂薰竟然累得都不能動彈了!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

「海堂學長已經到極限了。」堀尾聰史回道:「剛才都是他一個人在接球、打球,完全不跟乾學長配合!」

「是啊,海堂學長真是太亂來了。」加藤勝郎同樣地一臉擔心。

「阿乾學長就放任他這麼胡來?」璃音訝異了,「不可能吧?乾學長怎麼會做出這種事?他該不會是趁這機會在收集資料吧?」

「收集資料?」龍套三人組訝異了,他們沒想到這一層。

「可是乾學長完全沒動耶!」水野勝雄回道。

「就算要收集資料,也可以打球吧?」堀尾聰史異口同聲地反駁著,「依我看吶!乾學長肯定是生氣了,所以才會完全不動,故意要這樣懲罰海堂學長。」

「你把青學的正選當成什麼人了啊?」璃音朝他的頭敲了一記,「他們才不會因為個人情緒而將比賽置之不顧!回去以後,罰跑二十圈!」

「是。」堀尾聰史乖乖認錯。

40-0!」

對方又發出一記超快速球,海堂薰依舊沒有動作。

「冰帝領先,局數五比零,交換場地!」裁判宣佈道。

就差一局冰帝就勝出了,這讓冰帝的觀眾席上出現一陣響亮地歡呼。

「好啊!鳳!就用發球幹掉他們!」

「太棒了!大比分領先了!」

相較於冰帝那方的歡欣鼓舞,青學這邊則是一陣靜默。

「真可惜啊,乾。」冥戶亮走到網前,挑釁地道:「海堂已經玩完了。」

「唔?」乾貞治露出一副現在才發現到的模樣,「喂,海堂,你看來好像完了啊?」他學著對方的說詞問道。

「數據……拿到了嗎?」海堂薰反問。

「嗯,全部到手了,辛苦了。」乾貞治回以微笑。

「發現到了嗎?」不二周助問著身旁的菊丸。

「嗯嗯,不愧是乾啊!」菊丸英二讚嘆道。

「那傢伙剛才還一直在抱怨呢!」大石褓姆笑道。

「真是的,那條海堂蛇不知道在幹什麼,怎麼不早點說?」桃城武略為不滿的埋怨。

「嗯?你很擔心嗎?」越前龍馬揶揄的問。

「誰擔心他了!」桃城武急忙否決,神情顯得相當激動,「我可是替青學贏了雙打比賽的喔!」

「誇張的音調與手勢……這是緊張與說謊的表現呢!」璃音笑嘻嘻地點明了情況。

「才沒有!胡說!並不是這樣……」

「好了、好了,現在還在比賽呢!」大石褓姆笑著勸阻。

「呵呵,沒想到阿桃跟海堂的感情這麼好。」不二周助笑嘻嘻地說道。

「才不是!誰跟那個海堂蛇感情好了?」

「哈哈哈……」

就在正選們取笑桃城武時,正選以外的其他人則是一臉困惑,明明都已經要輸了,為什麼他們還這麼高興呢?好像完全不在意啊……

「學長們……為什麼還那麼高興呢?」龍套三人組完全不解。

「大概是輸了五局,放棄了吧?」記者芝沙織推測的說道。

「接下來,會如何發展呢?」井上記者一臉的期待。

比賽再度展開,青學的雙打組合開始反擊了。

收集了完整資料的乾貞治,拿出了他擅長的數據網球,開始將比分一一追回。

「打到左邊的機率是75%。」

「短斜線球的機率是85%。」

30-0!」

「那個傢伙……我們的動作他全部知道。」冥戶亮皺眉說道。

「不只是這樣,連我們怎麼回球都計算在內。」鳳長太郎接口道:「就好像被利用了一樣。」

「海堂那個混蛋,故意擺出一副亂來的樣子,好讓乾趁機收集資料……」冥戶亮終於看出他們先前的意圖了。

「是在我們都沒注意到時,收集完數據嗎?」鳳長太郎一臉的凝重。

「冷靜點!」冥戶亮吼道:「別管什麼數據,比賽對我們有利,這一點是不會改變的!」

沒錯,只要再拿下一局,他們就贏了,算資料都收集完了又怎樣?

冰帝的雙打再度提振精神,重新開始比賽。

「海堂,退後三步半吧!」乾貞治提議道:「直線球的機率100%。」

依著乾貞治的話行動,海堂薰做出相當漂亮的回擊。

「海堂,往左邊半步。」

「是。」

在乾貞治將球打回後,冥戶亮又回擊了一球,而這一球,正好朝海堂薰的所在位置飛去,讓他擊出了一記漂亮的蛇球。

「青學勝出,局數五比二,交換場地!」

又過了一會,青學追成了五比三,這時,輪到冰帝的發球局了。

冰帝眾人都對鳳長太郎的瞬間發球有所期待,認為他可以用發球再取下一局,奪得勝利。

然而,鳳長太郎卻連連出現發球失誤,這讓冰帝的應援團朝他不斷發牢騷。

「咦?乾學長站著的位置,好像比較偏左邊,是故意的嗎?」璃音看出了點端倪。

「嗯,乾已經看出對方的發球習慣了。」手塚國光回道:「那個鳳在瞄準右邊發球時,在發球時,手腕會習慣轉動一下,這樣的發球大多會掛網,所以乾才故意站在左邊,讓對方以為右邊有機可乘,專朝右邊發球。」

「原來如此。」璃音理解的點頭。

此時,鳳長太郎的發球又失誤了。

「雙發球失誤,40-0!」

還沒開打,光是發球的失誤就讓冰帝這對雙人組快要失掉一局了。

「長太郎,別在意,不用針對對方的弱區,正面攻擊吧!」冥戶亮笑著安撫他。

「是啊,即使他們知道我的路線,也絕對打不回來!」

鳳長太郎不再瞄準右邊,而是以他習慣的球路發球,這一次的發球順利過網了,但,以為對方不可能接住的發球,卻被海堂薰擊回了。

雙方一陣較量後,乾貞治打出了一記擦邊扣殺球,奪下這一分。

「青學勝出,局數五比四。」

破了冰帝發球局的青學,只要再拿下一局,就跟對方平手了。

然而,就在這個時候,乾貞治朝裁判走去。

「剛才我的扣殺,出界了五點三公分,雖然很可惜,但的確是出界了,請確認一下吧!」

這句話一出口,現場眾人全都訝異了,冰帝等人也是大感意外。

現場所有人並沒有人發現到球出界的這件事,若乾貞治不說,青學就可以拿下這一局,他卻放棄了這個機會。

「的、的確是這樣。」確認過後,裁判更改了判決,「實在是很抱歉,從15-40開始比!」

「啊啊,笨蛋乾,幹嘛那麼認真啊?」菊丸英二不滿的埋怨。

「還真是可惜啊……」不二周助苦笑。

「可是這樣的阿乾,才是我們青學的乾學長啊!」璃音讚賞地笑道:「在這種情況下還正直地堅持著自己的網球原則,不覺得這樣的乾學長很棒嗎?」

「呵呵,是啊!」不二周助點頭笑著。

最後,這場雙打比賽由冰帝勝出,比數六比三。

接下來的單打三,河村隆對上了樺地崇弘,一場力量與力量的對決。

「啊啊,為什麼我會有一種不好的預感?」璃音鬱悶地垮著臉。

比起力量的對決來說,似乎網球技術的對決更加安全一些呢!

「各位……」河村隆脫下外套,站起身,「要是在這裡輸了的話,我們三年級就要引退了吧?」他神色嚴肅地望著眾人。

「所以……」彎下身,河村隆單手握住大旗的旗桿。

「阿隆,單手是舉不起來的。」大石褓姆連忙制止,他剛才也舉過那面大旗為菊丸與桃城這對雙打加油,知道這旗幟的重量有多重。

沒有理會他的勸阻,河村隆咬緊牙關,緩緩地、一點一點地將旗幟舉高。

「所以,現在還沒結束吶!」揚著旗幟,河村隆高聲喊道。

「開玩笑的吧?竟然單手將旗幟舉起了!」觀眾們驚呼連連。

「真是厲害啊!」

「好強的臂力吶!」

「很厲害啊,還沒進入燃燒狀態,就能將旗幟舉起。」越前龍馬笑道。

「喂喂,真是的的說~」柳澤慎也的聲音傳來,不二裕太跟他都出現在青學的觀眾席上。

「啊!聖魯道夫!」

「裕太,來幫我們加油的嗎?」不二周助開心的笑了。

「唔,才沒有呢!」不二裕太彆扭地別過臉去。

「好大的旗幟啊!這個很重嗎?」柳澤慎也走上前,握上那根旗桿。

河村隆放開手,突如其來的重量讓柳澤慎也用雙手也沒辦法將旗幟拿住,整個人摔坐到座位上。

「沒事吧?」河村隆重新接過旗幟,模樣顯得相當輕鬆。

「真不愧是青學,竟然能舉起這樣的大旗!力量好大啊!」柳澤慎也讚嘆道。

與此同時,冰帝那邊傳來了喧嘩聲,眾人回頭望去,發現樺地崇弘單手拎起了一個人。

「真是的,慈郎那個傢伙怎麼又睡著了?」看到被拎起的人,璃音無奈的扶額。

「冰帝那個大個子也很厲害啊!」龍套三人組驚嘆道。

「那個大個子叫做樺地崇弘,河村學長的對手。」璃音介紹道:「他是個好人喔!之前有請我吃東西呢!」

……請妳吃東西就是好人了?眾人額冒黑線。

「那個被舉起來的是冰帝三年級的芥川慈郎的說~」柳澤慎也接著說道:「他在十五分鐘內就將裕太打敗了的說~」

聽到後面這句,裕太瞬間漲紅了臉,「你不說話沒當你是啞巴!」

「沒關係、沒關係。」璃音拍拍他的肩膀安撫,「你哥哥會替你欺負回來的!對吧?不二學長。」

「呵呵~」不二周助回以燦爛地微笑。

「啊!璃音!是璃音!璃音在那裡!」被叫醒的慈郎注意到青學這方的人,「樺地,放我下來,我要去找她!璃音~好久不見!我好想妳!我們再來打一場吧!」

「什麼好久不見啊?剛才不是才見過?」璃音無奈地掩面。

「璃音,妳怎麼不理我?我是慈郎啊!妳說過要陪我打球的!」對方不放棄地喊道。

因為芥川慈郎的大嗓門,現場所有人的目光全往璃音上集中了。

「這個傢伙……」璃音拿出剛才買來的點心,用力地朝他扔去。

「啊!是巧克力甜甜圈!」接到點心的芥川慈郎高興的喊:「我剛才做夢時也有吃到這個喔!我們真是有默契!」

「默契個頭!那明明就是我給你吃的!樺地可以作證!對吧,樺地?」璃音惱怒的朝他吼了回去。

USU!」樺地聲音宏亮地回道。

「原來是這樣啊?難怪我睡醒時嘴邊還沾著巧克力呢!」慈郎恍然大悟。「我還以為是夢境妖精偷偷給我抹上的。」

「那是啥?」

「璃音不知道嗎?夢境妖精就是在我們睡覺時才會出現的妖精啊!」

……誰會知道那種東西。

「聽說要是在睡醒時能夠見到他們,他們還會送你禮物喔!」

所以你才一直睡覺?璃音狐疑的猜想。

「好了,慈郎,你真是、真是太不華麗了!」跡部景吾終於忍不住出面制止了。

幸好,單打三的比賽很快就開始了,這場小鬧劇也就此打住。

 

 ※ ※ ※ ※

今天的最後一章~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