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對了,阿桃學長。」越前龍馬開口叫他,「樺地,是個什麼樣的選手?」

「對啊,聽說你和他打過街頭網球。」菊丸英二跟著問道,既然有交手過,應該對對方有些瞭解吧?

「我雖然跟他打過,但也不是很清楚。」桃城武回想著當時的情況,「總之,他的力量很不簡單。」

「力量對決嗎?」不二周助信心滿滿地笑道:「比力量的話,我們不會輸的。」

「璃音不是也認識那個人嗎?妳對他的評價是?」乾貞治轉頭望向坐在一旁的她。

「雖然沒跟他交過手,不過樺地除了力量大之外,速度也很快。」璃音拿起一瓶咖啡牛奶,搖晃了幾下,將吸管插入飲用口,「如果看他體型高大就以為他的動作應該也很笨重,那可就大大的錯了。」

「嗯喵~璃音對那個大個子的評價很高啊!」菊丸英二拿起她買的牛奶甜甜圈,大大地咬了一口。

「那麼,妳認為河村跟他哪個勝算較大?」乾貞治拿出筆記本紀錄著。

「這很難說啊……」璃音鬱悶的苦嘆一聲,「我現在只希望他們都不要受傷。」

她還記得,之前河村隆跟不二打雙打時,為了接住不動峰的石田鐵打出的波動球,把手都弄傷了。

相較於她的不安,場上的河村隆卻是熱血高昂。

「嗚喔喔喔喔!Great!燒吧!燃燒吧!come on baby!」河村隆揮舞球拍,神情相當激動,「來啊!放馬過來吧!這裡就交給本大爺了!」

come on個頭,一點都不知道我現在的心情。」璃音撇撇嘴,不以為然地嘀咕。

「嘿嘿嘿!竟然有膽過來啊,小子!」河村隆持續對樺地叫囂著,「welcome!我要宰了你,小子!來吧!燃燒吧!Burning!」他的身後燃起了熊熊烈火。

「……」樺地沉默地望著他。

「出現了!河村學長的燃燒攻擊!」龍套三人組開心的道。

「已經嚇到對方了!」

「切!樺地哪有被嚇到啊?他本來就是那樣的表情。」璃音再度撇嘴。

「那個大個子完全沒有反應的說~」柳澤慎也訝然道。

「喂喂喂,怎麼了?嚇呆了嗎?」河村隆揮舞著球拍繼續挑釁,「本大爺駭人聽聞的網球會讓你更吃驚的!」

「……」樺地繼續沉默。

「喂,你不要再挑釁了。」裁判出面制止。

「……」樺地微偏著頭,目光裡透著茫然。

「什麼嘛!這傢伙竟然一聲不吭,真令人不爽。」菊丸英二嘟嘴埋怨。

「樺地本來就這樣。」璃音忍不住替他解釋,「他的話真的很少,每次都只有回USU,我還沒聽過他說超過三個字。」

「真的假的?這傢伙真誇張!」菊丸英二瞪大了眼。

場上的力量對決很快就展開了,兩人打出的每一球都是又重又強,令人咋舌。

「河村的力量被壓制了!」大石秀一郎驚呼。

雙手緊緊握住球拍,河村隆奮力地將對方的重球打了回去,而樺地則是回擊出一記球速更快、力量更加強大的球。

重球與球拍的沉重聲響在球場上一聲聲傳出,「碰、碰、碰!」地擊打在觀眾們的心上。

「不行啊!對方有壓倒性的力量,河村學長他……」龍套三人組驚呼出聲。

「糟了!這樣下去,手腕會承受不住的的說~」柳澤慎也同聲驚呼。

「……」觀看比賽的璃音,一顆心高高地懸了起來。

就在這時,河村隆更換了握拍的姿勢。

「那、那是……」璃音的臉色一變,快步走到前方的護欄前。

「怎麼了?為什麼這麼緊張?」桃城武不解的問。

「那個是波動球!」璃音焦急地喊道:「那是不動峰石田的波動球姿勢!」

因為這個招式讓接球的河村隆受了傷,所以她記得很清楚。

後來璃音私下問過橘桔平,關於這個招式的狀況,橘桔平告訴她,這個招式威力雖然強,但也會對選手自身造成損害,他一直限制石田鐵使用次數,不讓他太過依賴波動球,一場球賽只許他使用一球,而且之後還要他休養一段時間才能再度使用。

「波動球?」青學的正選們這下察覺到不妙了。

「不要啊!阿隆!」大石褓姆額冒冷汗的喊:「波動球是雙面刃!」你的手也會受傷的啊!

「為什麼?到底他是什麼時候學會這招的?」璃音慘白了臉,表情相當不安。「河村學長怎麼會學這麼危險的招式?」

她緊緊地抓緊了前方的水泥護欄,指節泛白,手指微微發顫著。

「別慌。」

手塚國光握住了她冰冷的手,輕輕地將她的手從護欄上拿開,她的手指上已經勒出了深深地紅痕。

「可是……」

「隆他不會有事,相信他吧!」手塚國光聲音沉穩地道。

「……」咬著下唇,璃音默默地點頭。

她不能干預他們的比賽,現在也只能祈禱了。

場上,河村隆以波動球的姿勢接下了樺地的重球,並用更強大的波動球回擊。

「不愧是河村學長,竟然能跟那種怪人進行力量對抗!」加藤勝郎讚嘆道。

「但是使用那個招式的話,是會增加手腕的負擔的啊!」水野勝雄回道。

「不,仔細看好。」不二周助笑著解釋道:「不動峰的石田是用單手,但隆是用雙手握拍。」

就在這時,樺地的球拍被河村隆的波動球打飛了。

「雙手握拍能減少手腕與肩膀的負擔。」乾貞治分析道:「但是只是這樣的話還不能打出波動球。」

「怎麼說?」菊丸英二不解。

「就像乾以數據為武器一樣。」不二周助笑答,「隆是以力量為武器的。」

場上,河村隆又贏了一球。

「青學勝出,局數一比零。」裁判說道。

「就算分擔了負擔,傷害還是存在,就只是將受傷的結果往後拖延罷了。」璃音沉著臉色說道:「我知道大家都想要獲勝,也知道河村學長希望為青學贏得比賽,一圓三年級學長們進軍全國、奪得勝利的夢想,但是……」

閉上眼,璃音做了個深呼吸,將哽在喉間的難受嚥下。

「要是每個人都這麼想,都不顧自己的身體狀況亂來,一個接著一個受傷,這樣還有辦法進軍全國嗎?」

「……」眾正選沉默了。

「我們能夠出場比賽的人一共九位,現在大石學長受傷了,河村學長打完這一場,我看也差不多要調養一段時間。七個人,卻有八個正選席次……」

璃音低垂著頭,再度發出一聲長嘆,瀏海遮蔽了她的雙眸,叫人看不出她現在的情緒。

「璃、璃音,我的手只需要兩星期就可以痊癒了。」擔心她又會因為看不慣他們受傷,再度說要退出網球部,大石褓姆急忙解釋。

「大石學長請不要介意,你是為了救人,這是好事。」璃音沒有看他,目光仍緊盯著比賽場上。

場上,河村隆與樺地崇弘互不示弱地,用波動球互相轟來轟去,像是在比賽體力與耐力一樣。

這,就是河村學長對網球的信念啊……璃音感嘆著。

就為了心底的堅持、為了自身的網球理念,任性地無視了其他情況,固執地朝著擋住前路的高牆衝去,就算撞得頭破血流也不在乎。

這樣的信念,璃音以前不懂、也無法理解,但現在……

看過他們平日的練習狀況、聽過他們時常掛在嘴邊的進軍全國,大石褓姆的期盼、手塚的堅持、還有其他人那一無反顧的執著……

她終於懂了、也明白了。

算了,都已經是他們的一份子了,也只能支持了。她無奈地苦笑。

「雖然以前就有這種感覺,但是啊,我今天真的很深刻地覺得……學長們還真是相當、相當的任性呢!」她嘟著嘴,不滿的埋怨。

「呵呵~璃音真是很瞭解我們呢!」不二周助笑道。

發覺她並不是真的生氣,青學正選們這才鬆了口氣地笑開了。

「嗯喵~我可沒有任性喔!我很乖呢!」菊丸英二撲到她身上,笑嘻嘻的反駁。

「是、是,菊丸學長最乖,不過可以請你不要掛在我身上嗎?我快被你壓扁了。」

「隆他……」一直沉默著的手塚國光,突然開口了,「他打算進了高中之後就專心學習廚藝,繼承家業。今年的比賽,是他最後一次比賽,因為這樣,所以他才不想留下任何遺憾。」

「咦咦?真的假的?我怎麼沒聽說?」桃城武等人驚呼。

「……真可惡,用這樣的理由,我就不能罰他跑圈了。」璃音不滿地扁嘴,而後深吸了一口氣。

「河村學長加油!用力的Burning吧!」她朝場上的他大聲吼道。

絕對,不要輸了啊……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