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-36!青學手塚領先!」

「手塚的左手已經快要抬不起來了。」不二周助沉聲說道。

「咦?」龍套三人組錯愕了。

「那麼,為什麼不讓他停下來呢?」加藤勝郎焦急地問:「為什麼到了這個地步,還要繼續比賽?大石學長!」他抓著大石秀一郎的手臂搖晃。

「不只是手塚到了極限,那個跡部也是。」大石秀一郎回道:「兩個男人激烈的靈魂,透過網球碰撞在一起,不明白嗎?看著那兩人,誰也不能讓這場比賽停止。」

「璃音也是明白這件事,所以才一句話都沒說吧?」不二周助望向始終沒有變換過姿勢,就只是僵坐著不動的她。

「比起我們,璃音更早就察覺到了手塚的決心,更早就決定要支持他。」

也因為這樣,剛才他們開口阻止手塚時,她卻只是安靜地替他治療,讓他肩上的傷勢能夠迅速舒緩,讓手塚再度上場奮戰。

坐在教練席上,璃音瞪大了雙眼,緊緊盯著場上的那道身影,她的下唇早已被她咬破,滲出鮮血,擱置在急救箱上的雙手緊握,指甲深深陷入肉裡,刺破了手心。

而這一些,她全然無所覺。

她只覺得,這比賽好漫長、好漫長,好像讓她看了一輩子,怎麼打都打不完。

胸口又悶又痛,每當那道身影的揮拍動作出現不自然地停頓時,她的心臟也會跟著揪痛了一下。

這悸痛的次數多的……幾乎讓她以為自己有心臟病了。

眼底的霧氣不斷凝聚,模糊了她的視線,她不斷將它眨掉,卻還是無法讓水霧消失,那惱人的水汽總是一再又一再的出現,害她的眼睛又酸澀又熱燙,相當地難受。

「手塚一點也沒有亂了陣腳。」大石秀一郎看著奮戰中的他說道:「這就是手塚真正強勁的所在。」

「本來我以為,手塚的左手打這樣的持久戰是不可能的。」乾貞治說道。

「讓他變為可能的,是那種面對面決鬥的那種力量。」不二周助接口說下。

「讓我們看見了這樣的畫面,就好像是應該的一樣。」海堂薰開口道。

「這樣的一個人……就是我們的部長。」桃城武臣服的道。

「……部長。」越前龍馬緊緊地盯著場上的那道身影,目光堅定。

手塚國光奮戰不懈的表現,讓青學的正選們見識到他的強韌、他的信念,以及埋藏在心底深處的灼熱鬥志。

他,手塚國光,是青學網球部的精神支柱!

場上,手塚國光打出了一記零式削球,但球落到對面場地卻沒有往球網的方向回轉,反而是彈跳起來,正好讓撲上來救球的跡部景吾打了回去,緊接著,他又使出了手塚領域回擊,而跡部景吾卻來不及起身回防。

就在青學眾人認為手塚將取得勝利時,手塚的這記回擊球,卻意外地掛網了。

球順著球網落到地面,比賽結束。

「比賽結束!冰帝跡部獲勝,局數7-6!」裁判的聲音響起。

原本應該出現慶賀聲的現場,此時卻是一片寂靜無聲,不管是冰帝或是青學,每個人都愕然地呆愣著,沒有人能想到這樣的結果……

相較於眾人的失措、茫然,手塚國光仰望天際,長長地呼出一口氣,露出一個滿足的笑容。

他與跡部景吾同時走到網前,握手行禮。

「真是場最棒的比賽。」跡部景吾舉高了手塚國光的右手,與他一同接受觀眾們的歡呼聲。

不管贏家是誰,他們兩人都有資格享受這份榮耀,受之無愧。

「辛苦了。」璃音拿著毛巾跟飲料迎向手塚。

「對不起。」手塚國光歉然說道。

他沒能贏得這場比賽。

「很精彩的比賽,我想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。」璃音笑臉盈盈地看著他。

「……別哭。」

「咦?我哪有哭啊!你看錯了啦!」璃音連忙以手背抹去眼淚,「那是汗流到眼睛裡了,天氣很熱嘛!」

儘管她嘴上是這麼說,但眼底的淚水卻怎麼也止不住。

「咦?奇怪,怎麼汗一直流個不停?真討厭,明明就……我明明就不想哭的啊,為什麼卻……」

最後,她索性低下頭,任憑眼淚掉落,在地上濺出一朵朵水花。

「……」手塚國光默默接過她手上的毛巾,抬起她的下巴,替她擦去淚水。

「你、你打得很好,真的,真的很棒。」她抽抽噎噎地哭了起來,「我還是第一次看人打這麼久,你跟跡部好像打了一輩子一樣,好久,我的眼睛看得好痛,又一直流汗,我、我……」

說到最後,璃音「哇──」地哭了出來。

「為什麼要打那麼久嘛!你知不知道看得人也會覺得累?我、我剛才覺得我好像快得心臟病了,這裡很悶、很難過啊!你知不知道啊?都是你害的!」她指著自己的心口,臉上盡是委屈。

「抱歉。」手塚國光以右手摟住她,輕拍著她的背部安撫。

「之前你是怎麼答應我的?照顧好自己的身體真的這麼難嗎?說出的承諾都沒做到,這算什麼啊?你的信用已經破產了知不知道啊……」

「抱歉。」

「不要跟我說抱歉!」她怒了,「除了抱歉你還會說什麼啊?你這個放羊的孩子!」

「對不起。」

「不接受、我不接受!你根本就沒有反省嘛!」璃音氣得跺腳,眼睫上還掛著淚珠。

「嘿嘿!看來這次部長慘了。」桃城武戲謔的看著兩人。

「不知道這次璃音會罰他幾圈?」不二周助頗為好奇。

「嗯喵!璃音跟部長的感情那麼好,應該不會罰太多。」菊丸英二回道。

「依照璃音過往的數據估算,應該有五百圈。」乾貞治猜測道。

「五百?會跑到暈倒吧?」河村隆驚呼道。

「分期付款就不會了。」大石褓姆想到之前的那次懲罰。

然而,事情還是超乎了眾人的預料,提出懲罰的人不是璃音,而是手塚自己。

「一千圈。」

「……」青學正選們安靜了,璃音的哭泣也停止了。

「真的?」她眨了眨眼。

「啊。」肯定的答覆。

「一千耶!部長對自己真狠!」青學眾人嘩然。

「嗯喵~看來部長平日對我們還是很仁慈的啊!」菊丸英二訝然說道。

「璃音竟然接受了,看來她真的很生氣啊……」大石褓姆額冒黑線。

「部長會累死吧?」桃城武咋舌道。

就在眾人的驚呼與詫異聲中,手塚國光又接著開口了。

「我要分期付款。」

「分期付款要收利息!」璃音這次可不想這麼簡單就放過他。

「啊。」同意。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