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場波動球之戰打到最後,樺地握著球拍的手鬆開了。

「我,已經無法揮拍了。」他的右手手指一顫一顫地,明顯已經受了傷。

這樣的結果,讓冰帝眾人一陣驚愕。

「那傢伙故意利用樺地會學習對手絕招這一點,然後硬是用單手波動球來決勝負嗎?」忍足侑士評論道。

「看誰能撐到最後,是在碰運氣啊?」鳳長太郎接口道。

「也許吧!」忍足侑士回道。

「卑鄙啊!真是卑鄙的傢伙!」向日岳人不滿的皺眉。

「但要是你,你辦得到嗎?」冥戶亮不認同地回問:「要賭上自己的手喔!」

「……」向日岳人沉默了。若換成是他,他的確沒有這樣的決心。

「了不起啊,青學的河村隆。」跡部景吾讚嘆道。

「咦?冰帝的那個大個子不能打了,也就是說……」龍套三人組楞楞地道。

「青學贏了?」

「太棒了!」

青學的觀眾席上傳出一陣歡呼。

「真是的,我才剛從醫院回來,又要再去醫院了!」璃音嘴上埋怨,表情卻是顯得相當擔心。

她已經察覺到,不只是樺地不能繼續打球,河村隆的手臂也到了極限,無法握拍了。

「啪喀!」場上傳出球拍落地的聲響,河村隆的球拍掉落了,殷紅色的鮮血順著他的手指滴落。

「由於雙方都受傷,不能繼續比賽,單打三為平局。」裁判宣佈道。

等河村隆出了球場,璃音已經準備好急救箱在等他了。

一等到他來到場邊,璃音立刻要他伸出手,當她見到磨破皮的手掌與整片鮮血時,臉色瞬間蒼白了一下。

不怕、不要緊,只是一點點血而已。

璃音閉了閉眼,做了一下深呼吸,努力驅逐心底對那鮮紅色的恐懼。

顫抖著手,她夾起大把棉花放到傷處止血,當看到那片白色迅速被血液染紅時,她覺得視線也跟著被染成了紅色……

其他人並沒有注意到她的情況,而是熱烈地與河村隆交談。

「隆,打的漂亮!」菊丸英二朝他豎起拇指。

「辛苦了,隆!」大石褓姆笑道。

「對不起,沒能贏。」河村隆歉然地笑著。「下面就拜託大家了。」

眾人的說話聲「嗡嗡翁」地響著,璃音出現了耳鳴症狀,聽不清楚。

突然,一隻指節分明地大手自她手裡接過夾子,接替了止血的工作,並以身子擋住了她的視線。

那片豔紅一從她的視線裡消失,耳鳴、冒冷汗與手指發顫的症狀也跟著消失了。

「謝謝。」她輕聲向手塚國光道謝。

「啊。」

就在手塚替河村隆傷得傷痕累累的手掌止血時,龍崎教練走了過來。

「龍崎教練,真是對不起,真的很對不起。」河村隆朝她低頭行禮。

龍崎教練直接朝他的額頭彈了一記。

「教練,這懲罰太輕了,應該要狠狠掐他的臉頰才對!」璃音不滿的指責,「都已經流血了還這麼逞強,難道你的手沒知覺嗎?」

「呃,比賽的時候沒感覺,打完之後手才發現會痛……」河村隆尷尬地笑著。

「不二,怎麼了嗎?」看著拿起河村隆染了血的球拍的他,大石褓姆疑惑的問。

「隆,我能用這把球拍嗎?」不二周助問道,他那雙藍眸裡正燃著火燄。

「啊,好……」河村隆點頭答應。

「走吧!我送你去醫院。啊,等等,我叫樺地一起去!」璃音快步朝冰帝的方向跑去。

「樺地,走吧!我送你跟河村去醫院。」她對著他說道。

「……」樺地轉頭望著跡部景吾。

「樺地就麻煩妳了,青學的經理。」跡部景吾向她點頭道謝。

「什麼麻煩不麻煩?樺地又不是你一個人的,他也是我的朋友啊!對吧?樺地。」璃音回他一記白眼。

USU!」回應聲相當響亮。

「這個是社交用詞!妳這個不華麗的女人!」跡部景吾不滿的瞪她一眼。

「你現在的樣子也很不華麗,冰帝的部長。」璃音回他一記白眼。

「哼!」

 

因為擔心河村的傷勢,龍崎教練也跟著前往醫院,教練指導席的位置在一番爭執後,換成越前龍馬坐定。(其實是他罷佔著椅子不肯起來)

到了醫院檢查後,河村隆與樺地崇弘並沒有什麼大礙,骨頭沒有損傷,但還需要在進行進一步的精密檢查。

「璃音,這裡有我就行了,妳先回場上去吧!那群傢伙沒有女人看著可不行。」龍崎教練對她說道。

「好!」璃音笑著點頭。

待璃音回到球場時,場上已經在進行單打一的比賽,雙方的王牌部長──手塚國光對跡部景吾之戰。

而單打二的比賽,就如同璃音事前所料,不二周助贏了,比數六比一。

「青學勝出!六比五!」裁判如此宣告道。

「咦咦?已經到最後一盤啦?」氣喘吁吁以全速跑回的璃音,詫異的驚呼。

當她想要穿過看台,跑向站在前方的青學正選等人時,海帶切原的聲音。

「喂喂!怎麼連聲招呼都不打啊?」

除了切原赤也以外,副部長真田弦一郎以及軍師柳蓮二也來了。

「咦?你們……什麼時候跑來的?」璃音納悶地問道。

「來了一會了。」赤也不以為然地回道:「倒是妳,妳跑哪裡去了啊?怎麼現在才來?迷路了?」

「我又不是你。」璃音回他一記白眼。「剛才我們的河村學長跟冰帝的樺地手受傷,我帶他們去看醫生。」

「呦!璃音,好久不見,剛才沒看到妳,我還以為妳今天沒來呢!」千石清純爽朗地笑聲傳來,他與其他山吹中學的正選站在另一邊。

「呦!LUCKY千石,你也來了啊?」璃音朝他揮手打招呼。

「是啊,我們特別過來偵查的呦!沒想到可以看到手塚跟跡部這麼精彩的比賽,真是lucky~」

「啊、現在我們正在比賽,沒辦法多聊,你們請自便呦~」

她朝千石清純與立海大三人點頭打聲招呼,隨即朝球場的護欄跑去。

「一局決勝負的比賽,現在卻變成長時間的比賽,這還是頭一次……」芝沙織說道。

手塚國光以前不管是在練習賽或是比賽,不只是從來沒輸過,而且還沒有打成搶七賽呢!

「離比賽開始都已經過了一個半小時了。」井上接著道。

「一小時半?」聽到這時間,璃音緊張地望向球場上的人。

她記得醫生提醒過手塚,他的手臂才剛痊癒,不能進行長時間的比賽,現在卻……

「部長他的手……不要緊吧?」她面露擔憂。

「大概只能到此為止了吧!」乾貞治闔上了筆記,無奈的嘆道。

「咦?」這句話讓其他人吃驚了。

「你在胡說什麼啊?阿乾!」菊丸英二不認同地回道:「手塚可是沒有放棄,一直戰鬥到現在呢!」

「你別誤會,我的意思是說,再這樣下去,我收集資料也沒有意義了。」乾貞治語氣平淡的回道。

「收集資料也沒有意義?」大石褓姆不解地追問。

「啊!從這裡開始,剛才的資料都用不上了。」海堂薰理解了。

「也就是說,接下來是精神上的勝負。」桃城武接口說下。

「正是如此。」乾貞治點頭。

「什麼呀!別說會讓人誤解的話啦!」菊丸英二鬆了口氣。

「其實,到了這個地步,最不利的人是那個自信滿滿的跡部。」不二周助說道:「但是……」

「但是?」

「他畢竟是冰帝部長,一定會再度站起來。」不二周助神情嚴肅的道:「現在離勝負揭曉還很遠。」

就像不二所說,場上的比賽不斷持續著,雙方互不相讓,一直到……手塚國光揮拍的手突然停頓,握著的球拍掉落,他也痛苦地摀著左肩膀,跪倒在地為止。

這場驚變,讓所有人都驚愣住了。

「部長!」

「手塚!」

「手塚部長!」

青學的正選們全都跳過護欄,衝進了比賽場地,而璃音則是臉色慘白、嘴唇發顫地呆站著。

「不要過來!」手塚國光朝他們大吼:「回去!比賽還沒結束!」

他再度撿起球拍,重新站起。

而他的對手跡部景吾,此時也正皺著雙眉望著他,臉上沒有即將獲得勝利的喜悅。

他想要堂堂正正地跟手塚國光一決高下,而不是在對方因肩傷退場的情況下取勝!

手塚,來吧!跟本大爺一決勝負吧!他在心底激烈地喊道。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