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了車後,璃音先去附近買了探望的點心,而後又依照龍崎教練給她的地圖走了一段時間,這才來到門前掛著「手塚」名牌的宅邸。

「就是這裡了吧?」

她確認了兩次地址過後,伸出手去,想要按下電鈴,但手卻在離門鈴還有一公分時停下了。

龍崎教練要我問他的傷勢,這要怎麼問啊?璃音很苦惱。

她已經事先「預知」,手塚國光的手必須去開刀,還要進行長時間的復健,必須離開球隊很長一段時間。

這麼長的時間裡不能打球,而且手塚本人也不確定是否能百分之百復原,現在他的心情一定很不好……

雖然璃音知道他最後會回到球場,但這種事情要她怎麼跟他說?

相信我,我會未卜先知,你的手一定會好起來?

要是她真的對他說出這種很像開玩笑的話,那座冰山一定會用冷氣凍死她!

「啊啊~怎麼辦呢?」璃音苦惱地蹲了下來。

還是要說,部長,我相信你的手臂一定會復原的,快點回到球場上來喔!

唔,這種話感覺好像在增加對方壓力啊!

怎麼辦、怎麼辦?要怎麼說才可以啊?

部長,龍崎教練要我來問你的傷勢……

這樣會不會太公式化了?感覺好像是迫不得已才來的。

部長,大家都很關心你,你的手還好吧?

不行、不行,那天的情況,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知道他的手「很不好」,她還問他這種問題,感覺好欠揍啊!

那、那,部長……

「妳在做什麼?」手塚國光的聲音從旁邊傳來。

「我在想要怎麼安慰那座冰山……呃?」璃音迅速起身,訝異地回頭。

「部、部長,你怎麼會在外面?你現在應該是在家裡吧?」她愕然地問。

「我去醫院檢查……」

「啊!你、你怎麼可以拿東西!」見到他手上提著一個提袋,璃音立刻搶了過來,神情轉為憤怒。

「手、塚、國、光!跟你說過幾次了,受了傷就要好好照顧身體,為什麼你老是說不聽呢?好好保護你的手有這麼難嗎?之前的復健不是做的很好嗎?為什麼老是這麼不愛惜自己的身體呢?」她爆走了。

「我是用右手。」

「用右手也不行!誰知道會不會牽連到傷勢啊?人體是很奧妙的!你知不知道大家有多擔心你?早上的晨練沒見到你,大石褓姆他們都沒什麼精神……」

「……」冰山沉默。

「不說話就可以了嗎?沉默是心虛的表現!還有,你現在是傷患,傷患就該乖乖在家休息,你怎麼亂跑啊!」

「……去醫院。」

「那檢查回來就該快點休息啊!還站在這邊做什麼?你想要再增加罰跑圈數嗎?」

「……」冰山繼續沉默。

「噗!哈哈哈哈哈……」旁邊傳來女子的大笑聲,「有趣、真是太有趣了!沒想到我家小光也會有這一面,真是好好玩!我還以為他只是個悶不吭聲的木頭孩子呢!爺爺,這個女孩子很不錯呢!能夠壓得住小光喔!」

「咳!國光,這位是你的同學嗎?」面容嚴肅、感覺很有威嚴的老爺爺問道。

「學妹,網球部的經理。」手塚國光簡短地回道。

「呃……」看著眼前的年輕婦人與穿著和服的老爺爺,璃音楞了一下。

「部長,這兩位是……」不會是我以為的那兩位吧?

她在來之前,曾經向乾貞治打探過部長的資料,知道他家裡的成員是爺爺跟爸爸、媽媽,爺爺手塚國一是退休員警而且還是柔道教官,媽媽彩菜是營養師,爸爸手塚國晴是貿易公司的職員。

「他們是我的母親跟爺爺。」

「你們好!」璃音立刻朝兩人鞠躬行禮,「我是網球部的經理安倍璃音,代表大家來探望部長,這、這是一點小禮物!」她雙手呈上手上的點心盒。

「哎呀!妳就是璃音啊?難怪剛才覺得妳很眼熟。」彩菜笑臉盈盈地接過點心盒,一雙眼睛不斷打量著她,「我看過妳跟我們家小光的合照呦!我是彩菜阿姨,上次跟妳通過電話,還記得我嗎?」

「記得。阿姨妳好。」她乖乖點頭打招呼。

「進屋說話吧!」手塚國一催促著。

一行人就這麼進入屋裡,而璃音也接著迎來了兩位長輩的詭異盤問……

客廳裡,坐在璃音對面的是手塚國一,右手邊的則是手塚國光,彩菜坐在左邊,與她同坐一張沙發。

每個人的位置前都擺著一杯飲料,手塚國一是熱濃茶、手塚國光是口味清淡的綠茶而璃音則是溫牛奶,桌子上則是放置著璃音買來的點心。

然後,幾個人便開始閒話家常……

其實只有彩菜跟璃音在聊天,手塚國一跟國光都是沉默的聽她們對話。

「璃音跟我家小光認識很久了嗎?」彩菜問。

「還、還好,入學之後才認識。」

「我家小光在學校也是這個樣子嗎?板著一張臉,不愛說話。」彩菜又問。

「部、部長也沒有很沉默啦!」他畢竟本人在這裡,她還是要替他美言幾句,「如果是網球或是跟網球部有關的事情,他就會說得比較多。」

「只有網球啊?這個孩子真是無趣。」彩菜不滿地埋怨,「在家裡也是這樣,看電視不是看新聞就是網球,很少看其他的。璃音有喜歡看的節目嗎?」

「喜歡的節目啊……大胃王比賽或是料理比賽吧?」璃音回道。

日本有一個節目專門進行各式各樣的比賽,而大胃王與料理方面的比賽是最受歡迎的。

「大胃王?妳喜歡看這個節目嗎?我也是呢!」彩菜開心的道:「每次看到他們很快的把食物吃完,就覺得好厲害,雖然那種進食方式對身體非常不好……」

「我喜歡看他們吃東西的樣子,感覺很開心、很滿足呢!雖然吃到最後的時候,每個人的表情就會變得很痛苦,可是……唔,感覺到那種時候,就不是比胃容量,而是意志力的戰鬥了!只有堅持到最後的人才能得到勝利。」

「是啊,不過第二名的人就很可惜,他們明明也是堅持到最後了呢!」彩菜嘆息道。

「是這樣沒錯,畢竟第一名只有一個嘛!但是,不管是第二還是第三,只要他盡了全力,那他在我心裡就是第一、是最棒的!我是這麼覺得。」璃音很認真的回道。

「說得好!看來璃音喜歡的男生類型是認真型的呢!」彩菜神色莫名的笑道。

「唔?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,我覺得認真、負責是最重要的品格,我可以接受因為能力不足而失敗,但我不能忍受敷衍或偷懶……」語氣頓了頓,她又補充道:「偶爾休息一下可以,畢竟每個人都會有狀況不佳的時候,不過如果是經常這樣的話,那就不好了。」

「說得沒錯!」彩菜點頭附和,「對了,璃音的興趣是什麼呢?聽說妳做的菜很好吃,剛才妳也說喜歡看料理比賽,所以興趣是烹飪嗎?」

咦?部長怎麼把這種事情跟家人說了?璃音楞了一下,不自覺朝手塚國光望去,後者神色平靜的端著茶杯喝茶。

「烹飪只是生活上需要才學的,如果要我花很長的時間待在廚房,我恐怕沒辦法。」璃音回以尷尬地笑,「我喜歡的是音樂,喜歡唱歌、聽歌,也喜歡看電影、打網球這些。」

「音樂啊?妳的興趣比我家小光有趣多了,那傢伙的興趣是登山、露營、釣魚,很無聊吧?」

「呃,不會啦!這些也是很好玩,我以前也跟同、呃,朋友去爬過山,我們還在山上露營過夜,一早起來看日出,山上的日出很美喔!金色的光芒從雲海中透出,逐漸增多,變得光芒萬丈,簡直是天下最漂亮的景色……」她臉上流露出懷念的神色,笑容變得暖洋洋地,十分好看。

「聽妳這樣說,我也想去山上看日出了。」彩菜被璃音臉上的光彩吸引了。

「嗯!我覺得人生一定要去看一次日出!」璃音很真誠的推薦,「可以的話,最好也看一下海邊的夕陽暮色,這兩個都很美!」

「妳家裡有幾個人?」手塚國一突然開口問道。

「只有我一個。」她簡短地將家裡的情況說了一遍。

聽完璃音的敘述,手塚國一的臉色一變,用力地拍了一下桌面,嚇了璃音一大跳。

「真是不負責任的父母!怎麼可以將這麼小的孩子丟到異地?太過分了!」

「不怕、不怕,我們爺爺就是這種個性,沒嚇到妳吧?」彩菜急忙拍著她的背部安撫。

她之前就從國光口中聽說了璃音的家庭狀況,當她聽到璃音的雙親離婚,她一個人來到日本居住時,心底對這個孩子也是相當心疼。

「不要緊。」璃音回以微笑,猶豫了一下,她才又開口說道:「手塚爺爺,或許在你們眼裡,他們並不是一對好父母,但是……再怎麼說他們也都是生養我的人,而且離婚之後,他們也還是一直關心著我。」

她的秀眉微蹙、斟酌著用詞,試圖將心底的話說明白。

「大人的事情我無從批評,但是,與其讓兩個不相愛的人痛苦地延續婚姻,我其實是贊成他們分開的,當然啦!這種事情我一開始也不明白,我也生氣過、埋怨過他們,後來當我長大以後,我漸漸地懂了、也明白了,他們都是我喜歡的家人,只要他們能夠幸福,在不在一起其實不是那麼重要。」

雖然現在她說得輕鬆些,但卻是她花了好幾年的時間,才終於理解的道理。

「……」聽著她這番超乎年紀的成熟發言,在場三人都沉默了。

 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