莉薇亞的學習能力每日都有新的進展,這讓夏弗斯勒很有成就感。

在確定她的基礎知識穩固後,他開始教她一些基本鍊金產品的製作。

一開始當然是以失敗收場,然而,在夏弗斯勒一個步驟又一個步驟的示範指導下,莉薇亞的失敗次數減少了。

雖然過程中或多或少還是有幾次失誤,但整體而言,她的製作水準比那些學生好多了。

若要夏弗斯勒選擇,他寧可教導莉薇亞,也不想繼續教那群笨蛋!

只是,這位讓夏弗斯勒近乎滿意的學生,還是有讓夏弗斯勒頭疼的缺點。

「莉薇亞,跟妳說過多少次了?垃圾要丟到垃圾桶,衣服不要亂丟,書看完要放回書架上擺好……」

看著亂七八糟的房間,夏弗斯勒一邊收拾、一邊叨念。

他搞不懂,為什麼莉薇亞能將鍊金術學得這麼好,但卻連「維護環境整潔」的基本觀念都沒有?

「為什麼?」偏著頭,莉薇亞笑嘻嘻地反問。

「什麼為什麼,這些都是基本的常識!」夏弗斯勒沒好氣地回道。

維護環境衛生、打掃住所,這些事情在他看來,應該是天生就要懂的事情,夏弗斯勒完全忘了,這些觀念也是他在年幼時,經由家人的教導才建立起來的。

「你沒有教我,我怎麼知道該怎麼做?」莉薇亞再度呵呵地笑了。

「好,我現在就教妳!」

莉薇亞的態度讓夏弗斯勒為之氣結,他起手一抓,將漂浮在半空的莉薇亞抓了下來,並將手上的掃帚塞入她手中。

「現在,開始掃地,將地上的垃圾全都掃成一堆。」他語氣生硬的命令後,隨即轉身走向書房,收拾書架上的書本。

「呵呵呵,開始掃地。」

莉薇亞笑嘻嘻地抓著掃把,對著地面揮來掃去,與其說是掃地,不如說她揮舞著掃把在玩耍。

因為掃把的重量不夠,幾秒後,她連人帶著掃帚飄至半空,這樣的情況又引發了她一連串的笑聲。

飄在半空中的她,揮舞掃帚時,掃帚一碰觸到地面,那反作用力將她往另一個地方推,她就這麼飄來盪去,開心的玩了起來。

地沒掃乾淨,倒是被她不小心弄倒的東西又多了許多。

夏弗斯勒整理好書籍,出來看到的就是一個比先前還要糟糕的景象。

燈架、裝飾品、椅子等物品倒了一地,花瓶翻倒在棕色地毯上,半枯萎的花朵散落一地,瓶子裡的水讓地毯濕了一大半。

「莉薇亞!」他氣得火冒三丈,一把奪過莉薇亞手上的掃帚,「妳在做什麼?故意跟我搗亂嗎?不要告訴我聰明的莉薇亞小姐,精明的腦袋中,連該怎麼掃地都不知道!我可不記得今天有讓妳吃了會對智商造成損害的食物!」

一番火氣發洩出來,若是正常人,早就該羞愧的紅了臉,然而,莉薇亞不是正常人,所以她繼續樂呵呵的笑著,笑聲甚至比先前還要響亮,完全不覺得自己該道歉或是做什麼補償動作。

看著笑得在半空滾來滾去的她,夏弗斯勒只能黑著臉,快速將現場整理乾淨。

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,夏弗斯勒確定了一件事。

──這個人造人果然是失敗品!而且她受損的地方還是腦袋!

看著笑得開懷,絲毫沒有愧疚感的她,夏弗斯勒發現,在繼續教她更專業的知識之前,要先教會她基本禮儀與品德修養。

接下來,對莉薇亞的教學方向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。

夏弗斯勒硬著頭皮,跑到書局買了一堆幼兒教學書,像是:《如何讓妳的孩子人見人愛》、《如何教出聽話的小孩》、《餐桌禮儀》、《淑女禮儀》、《如何讓妳的孩子有良好的品行》、《居家清潔小妙招》等等。

抱著十多本書,夏弗斯勒快速結了帳,回到位於地窖的住處。

他將那堆書本丟給已經識字的莉薇亞,命令她將書上的內容全部記下,還威脅她之後要針對書上的內容抽考,若不及格,就罰她抄書。

聽到這樣的威脅,莉薇亞自然沒有將這些話放在心上,依舊玩得不亦樂乎。

直到夏弗斯勒冷著臉,拿她最喜歡冰淇淋作為威脅,態度強硬的告訴她,在她將書上的內容背好記熟之前,沒有冰淇淋能吃,莉薇亞這才乖乖就範,開始背起書來。

夏弗斯勒原先的用意只是希望莉薇亞能懂事一點,知道該怎麼整理環境,但幾天後,他卻收到更大更好的成效。

莉薇亞不再只是成天嘻嘻哈哈的笑,她的臉上開始有了其他神情,她學會了思考,並且也開始學習針對一些事情做出判斷,有時候也會就她的判斷結果跟夏弗斯勒進行一番辯論,這種思考上的成長讓夏弗斯勒感到高興──儘管她的說詞總是讓人哭笑不得。

例如,她對夏弗斯勒說,他禁止她吃冰淇淋是一種對她心靈的折磨,他不該這麼「虐待」她,又說,清掃工作應該要分工合作,不該總是她負責清掃;為什麼她總是穿著夏弗斯勒的衣服?一名循規蹈矩的淑女,不該在穿著上這麼不得體……

種種的提問,讓夏弗斯勒應接不暇,雖然她大部分的說法都被夏弗斯勒否決了,但夏弗斯勒還是有順應莉薇亞的部份。

他找了一天的空檔,出門為她採購了衣服,儘管只是幾套樸素的洋裝,還是讓莉薇亞開心了許久。

「夏弗,你帶我出去逛街好不好?」拉著他的手臂,莉薇亞央求道。

儘管她現在已經能流利、清晰的對話,她對夏弗斯勒的稱呼依舊沒有改變。

「不行。」夏弗斯勒一口否決了。

「為什麼?」莉薇亞不滿的嘟嘴,「我保證我會像個正常的人類,我不會讓他們發現我是……」

「在妳做出這樣的保證之前,是不是先要『腳踏實地』的跟我對話?」夏弗斯勒淡淡地掃了她一眼。

莉薇亞的身子依舊飄在半空,不過比起最初的高度來說,現在的她只離地數公分,腳尖一踮就能觸碰到地板。

「我已經下降很多了。」她扁著嘴,一臉無辜的回道。

「再去看點書,等到妳吸收的知識能讓妳像正常人一樣站在地上後,我們再來討論這件事。」夏弗斯勒的目光再度回到書頁上。

高度下降的這一點,也是莉薇亞的學習收穫之一。

在莉薇亞看完幾本禮儀書之後,夏弗斯勒就發現她漂浮的高度降低了,雖然不清楚為什麼學習知識會造成這樣的情況,但這樣的成果他還是滿意的。

當然,他也沒有忘記將這些發現記錄下來,細心、嚴謹的夏弗斯勒,除了將莉薇亞閱讀過的書冊記錄下來之外,他還將她每天的漂浮高度也寫了上去,儘管目前還分析不出原因,但夏弗斯勒向來認為,詳細的數據資料是一切研究的基礎,也因為他現在的舉動,讓他在日後有了新發現。

而「閱讀書籍可以降低漂浮高度」的說詞,也成了他用來拒絕莉薇亞奇怪要求的藉口,不得不說,這樣的推託之詞其實還挺好用的。

「書架上的書我都已經看完一半了!」嘟著嘴,莉薇亞不甘心的回嘴。

「看完一半,還有一半沒看完不是嗎?」夏弗斯勒慢條斯理的回道。

「……看就看。」不滿的跺了兩下腳,莉薇亞耍脾氣的瞪了他一眼,「我要看你手上這一本。」

她故意擠到夏弗斯勒身邊,跟他窩在同一張沙發上,緊靠著他的身體與他一同閱讀。

突如其來的親暱讓夏弗斯勒不習慣的挪了挪身子,而莉薇亞則裝作若無其事的勾住他的手臂。

「莉薇亞,一名淑女不應該貼著男士看書。」動彈不得的夏弗斯勒,朝她挑了挑眉。

「書上說,淑女不能跟『陌生男子』太過親密。」莉薇亞提出書上的解釋反駁:「夏弗又不是陌生人,莉薇亞喜歡夏弗!夏弗不喜歡莉薇亞嗎?」

眨著漂亮的紫色雙瞳,莉薇亞一臉真摯的詢問。

「……這本書是高級鍊金術,妳看不懂。」夏弗斯勒抽出手臂,起身從書架上抽出一本中級鍊金術。

「夏弗,你的耳朵紅了。」莉薇亞敏銳的觀察到這一點,「為什麼你的耳朵會變紅呢?」

「先看這本書,看完後我會考試。」

沒有回答她的問題,夏弗斯勒將書籍遞給莉薇亞,隨即轉身坐到書桌前,繼續閱讀他未看完的書本。

 

 
※ ※ ※ ※

試閱到此為止~

博客來那裡的簽名書還有兩百本左右,而金石堂已經沒有了喔!

博客來購書網址:http://www.books.com.tw/exep/prod/booksfile.php?item=0010507650




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