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接下來該怎麼辦?」加藤勝郎納悶的問:「目前是二勝二敗一平手,難道還要再比嗎?」

「不會吧?還要比?」堀尾聰史驚呼。

就在這時,越前龍馬走到水泥護欄前,見到他,手塚國光也朝他走去。

「越前。」該你上場了。

會意手塚的意思,越前龍馬脫下了外套,走向球場。

「冰帝對青學的比賽,二勝二敗一平,由候補選手補賽第六場比賽。」裁判宣告道。

冰帝派出的選手是日吉若。

見到日吉若出場,冰帝網球部的人露出自信的笑。

「這時候讓日吉上場,再好不過了!」

「是啊,他在單打賽裡打贏了鳳,是下屆冰帝部長的人選呢!」

「太好了!有日吉出賽,這場就贏定了!」

「上吧!日吉。」冰帝眾人高聲喊道。

「乾,你知道這個人嗎?」大石褓姆問著。

「冰帝二年級生,日吉若。」乾貞治拿出筆記本,開始說出他的調查,「性格是冷靜、有責任感,有點野心,對正選的位置一直虎視眈眈,生日是十二月五日,血型是AB型,口頭禪是『以下剋上』。」

「連這種事情你都知道?」桃城武訝異地驚呼。

「以下剋上,這句話挺狂妄的嘛!」乾貞治闔上筆記本。

「這樣很好啊!」璃音一邊替手塚國光噴著降溫的冰霧,一邊回道:「反正龍馬那小鬼也很囂張,他們兩個湊在一起剛好。」

「呵呵,說得也是呢!」不二周助認同的點頭。

場上的比賽很快就開始了,一開始兩人就互不相讓,迅速地在球場上跑動、回擊,打得相當激烈。

最後,龍馬使出了一記「零式削球」,取得第一局的勝利。

1-0,交換場地!」

「龍馬好厲害!什麼時候連部長的絕技也學會了?」龍套三人組讚嘆道。

「沒有白白代做監督啊……」不二周助笑道。

龍馬肯定是在剛才坐在教練席位時,將這招式學起來的。

「但是球拍首部要下降三十公分是很難把握的,第二次就不行了。」乾貞治說出他的看法。

被乾貞治說中情況的龍馬,壓低了帽沿,不滿地「切」了一聲。

第二場,日吉若左手伸向前方,握拍的右手擺出一個像是舉刀瞄準的姿勢,這奇怪的姿勢讓青學等人都納悶了。

隨後,他便以這樣的姿勢取得了一分。

「太好了!日吉的演武式!上吧!」冰帝等人歡呼著。

「那個架式到底是……」

「古武術。」海堂薰說出了答案。

「原來如此,他家裡好像就是古武術道場。」乾貞治想起了這項資料。「對他來說,這個姿勢就像是家常便飯。」

憑藉著各種古武術的動作,日吉若連續取得了兩局。

「冰帝日吉勝出,比數2-1!」

「你也不賴嘛!」龍馬笑道。

「別說得好像自己很了不起,我還沒對你認真……」日吉若不悅地回道。

「喂,古武術不就是以弱的打倒強的嗎?」龍馬將球拍換到左手。「那就是說,你承認自己是弱者囉?」他挑釁地將球拍指向他。

「什麼!」日吉若的臉色沉了下來。

緊接著,龍馬使出了抽擊球B,接連得分。

「龍馬他打得比平常還要激烈呢!」菊丸英二說道。

「不會是想要這樣打到結束吧?這樣的體力怎麼負荷的了呢?」大石褓姆又開始擔心了。

「小鬼!我還能再打十局呢!」日吉若挑釁的道。

「喔?那我就是二十局!」龍馬自信的笑著。

「龍馬他該不會被你傳染了吧?部長。」跟手塚一同坐在教練指導席的璃音,皺眉看著場內的人,「總覺得他好像在拼命一樣,不像平常的他。」

「不,這才是他原本的狀態。」手塚國光回道。

活躍起來的越前龍馬,打得日吉若無法回擊,連連被他得分。

「比賽結束,青學越前勝出。三勝二敗一平,青學獲勝!」

經過艱辛的奮戰,出現了兩名傷患,青學才取得勝利,這讓不少人都激動的哭了,賽後的氣氛也比以往還要更加熱鬧、愉快。

而神情向來嚴肅的手塚國光,也難得地露出微笑。

看著這樣的他,璃音卻是難受地垂下眼眸。

雖然現在還沒有去醫院檢查,但璃音卻因為這場比賽喚起了《網球王子》的片段記憶。

在這場比賽之後,手塚因為傷勢太過嚴重,需要到其他地方開刀治療,無法進行後續的比賽。

還好,手臂還有救,他只是暫時離開而已……璃音暗暗慶幸著。

她無法想像,要是手塚國光因為這樣從此不能打球,網球場上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,那會是怎麼樣的一個情況?

「部長。」回過頭,她輕聲朝他喊道。

「……」手塚國光低頭望著她。

「你一定、一定要好起來。」

然後再次回到場上,回到你最重視的青學網球部裡。

「我們,一定會等你。」她目光堅定的道。

青學網球部,不能沒有你,手塚,你一定要快點回來。

「啊。」對方回以篤定。

 

隔天早上,青學網球部的晨間練習,手塚國光便沒有出席了,他向學校請了幾天假,要在家裡修養,並且前往醫院進行詳細的檢查。

「首先要對大家說,對冰帝的一役,辛苦了。」龍崎教練對眾人說道:「雖然已經經歷過這麼多場的激戰,但是我們可沒有時間放鬆,為了關東大賽的下場比賽,還是要加強訓練。」

「是!」

「還有很多比以前厲害的強手在前面等著,絕對不能鬆懈了!以上!」

聽到龍崎教練已經結束發言,大石秀一郎楞了一下,急忙開口叫住她。

「龍崎教練,手、手塚呢?」

而這也是眾人最為擔心的一件事。

「因為那個肩傷,暫時不會來了。」龍崎教練回道。

「是、是嗎?」大石秀一郎低下頭。

「副部長,這段時間就拜託你了。」

「是!」

回過頭,龍崎教練又補充說道:「關東大賽的正選名單並不是一成不變,現在沒有當上正選的,要有向正選衝擊的勁頭來努力!」

「是!」眾人齊聲回道。

龍崎教練的這句話,讓其他不是正選的人也激起了鬥志,大家都想在這個艱難的時刻,替網球部在關東大賽上出戰,盡一份心力。

「還有一件事。」龍崎教練繼續說下,「這次比賽受傷的人數太多,又因為受傷而發揮不了實力,你們在練習時要多加小心。」

「是!」

「好!開始進行練習!」

「是!」

「璃音,妳跟我來一下。」

龍崎教練領著她走到球場外,將一張紙條交給她。

「這個是?」

「手塚的住址。」龍崎教練回道:「他今天去醫院進行檢查,五點過後才會在家,現在網球部要加強訓練,恐怕沒辦法去探望他,妳去看看他的情況吧!」

「好。」

「順便跟他說一下,要他不要逞強,好好養傷。」

「好。」

放學後,璃音隨即跑出學校,搭乘電車前往手塚的住所。

 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