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……手塚,還是放棄比賽比較好。」井上記者沉聲說道。

「咦?」芝沙織面露愕然。

「從以前到現在,不知道有多少對手因為肩傷而引退……」最好的選擇就是不要逞強,但是,手塚國光也不是一個輕言放棄的人……

「接下來他會怎麼辦呢?」井上記者好奇著他的決定。

「他不會放棄。」璃音帶著點哽咽的聲音傳來,「就算肩膀廢了,他也會繼續比賽,直到手再也舉不起來為止,他……早在進行這場比賽之前,就已經這麼決定了。」

「他、他寧願犧牲肩膀也……」芝沙織楞楞地張大嘴。

「是啊,很笨吧?」璃音撇撇嘴,斗大的眼淚順著臉龐滑落,「為了讓青學進軍全國,他放棄了海外學校的招攬,現在甚至連自己的肩膀也不顧,這樣的犧牲……就只是為了完成全國第一的夢想,他真是、真是一個無可救藥的大笨蛋!」

說完,璃音一把抹去眼淚,抓著急救箱跳入場地。

而這時,青學的正選們早在手塚的喝令下,重新回到場外,只剩下大石褓姆一人站在教練指導席的位置,不肯離開。

低著頭、扁著嘴,璃音繃著一張小臉,悶悶不樂地來到手塚身旁。

她將手裡的急救箱往長椅上一放,連看也不看手塚一眼,直接從箱子裡拿出了兩罐噴霧,一罐是具有跟冰塊一樣的效果,可以迅速退溫的清涼噴霧,一罐則是消炎止痛的藥用噴霧。

伸出手,她想要替手塚拉起左邊的衣袖,但指尖卻不斷發抖,根本無法使力。

見狀,手塚國光自己動手,默默地捲起衣袖。

他的左肩紅腫一片,看上去傷勢相當嚴重。

看著那片刺目的紅色,璃音皺緊眉頭,咬緊了下唇,抓著清涼噴霧對著那片紅腫一陣猛噴,活像是想將手塚的左肩凍結起來一樣。

噴霧一碰觸到肌膚,先是凝成淡藍色的霜,而後又因為體表的熱氣融化成水滴滑落,璃音拿著毛巾輕輕地將水吸乾,而後才又繼續進行降溫動作,如此一再循環。

過程中,她完全沒有說一句話,而手塚國光也只是閉著雙眼,不發一語地休息著。

「手塚,再打下去就太危險了啊!」不二周助面色憂慮地開口勸著。

「以你肩膀現在的狀況,能贏跡部的機率……很低。」乾貞治相當不看好。

「部長,請不要勉強!」桃城武焦慮地勸著。

「部長,你的肩膀都已經傷得這麼重了,還是放棄吧!」菊丸英二也是一點的擔憂。

「喂!璃音,妳也勸部長幾句啊!」桃城武朝她喊道。

然而,對於眾人的勸說,手塚國光並沒有理會,而璃音也彷彿完全沒有聽見,持續進行著手上的治療工作。

待璃音在手塚的肩膀上噴上藥用噴霧後,他活動了一下手臂,又嘗試地握了握拳,確認手臂恢復的狀態,而後再度拿起球拍。

「手塚!不行啊!」不二周助著急的喊道。

「部長,再這樣下去,你的手臂會……」海堂薰也急了。

「璃音、大石!快點制止部長啊!」菊丸英二朝她與同在場內的大石喊著。

應著正選們的叫喊聲,大石秀一郎擋在手塚面前,攔住了他的去路。

「大石……」手塚國光皺眉。

「你是怎麼完成跟大和部長的約定的?帶領網球部進軍全國的那個約定。」大石秀一郎神情嚴肅地道。

「……」手塚國光沉默地看著他。

在雙方對望了數秒後,以為會制止手塚的大石秀一郎,卻說出了令人意外的話。

「要做到啊!手塚。」一定要贏了這場比賽,我們一起進軍全國!

「咦?」眾正選們面露驚訝。

「青學──加油!」河村隆的應援聲自看台上方傳來,他雙手舉著青學的大旗,在藍天中揮舞。

龍崎教練他們已經從醫院回來了,河村與樺地手上的傷勢無礙。

「加油!加油!青~學~」他奮力揮舞大旗,發出響亮地加油聲。

「河村,快放下,剛才的診斷你自己知道!」龍崎教練朝他吼道。

龍崎教練回來了,教練席的位置也要還她了,越前龍馬從位置上站起身。

「我可是事先聲明,別輸了。」臨離去前,他對手塚國光說道。

「我不會輸。」手塚國光回以篤定。

而將急救箱收拾妥當的璃音,只是沉默地看了手塚一眼,而後拎著藥箱準備離開。

就在她拿著藥箱走過手塚面前時,手塚突然出手拉住了她。

璃音被他的動作嚇了一大跳,剛哭過的黑眸瞬間瞪大,面露不解地看著他,後者則是轉身面向站在看台的龍崎教練。

「教練,晚一點我可能還需要治療,我請求讓她留在場內,拜託了!」他朝龍崎教練鞠躬請求。

「呵呵,好啊!」龍崎教練欣然應允。

「知道肩膀受傷就該克制一點,真以為光靠這些噴霧就能治療你的肩膀?當它是仙丹靈藥啊?」璃音不滿地低聲嘀咕。

「……」看著她鼓著一張小臉,手塚國光的嘴角上揚了幾度。

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,竟然會對龍崎教練提出這種無禮的要求,只是……

當他看到璃音提著藥箱離開時,那身影竟然讓他想起了之前她說要退部時,轉身離去的背影,而後,他便不由自主地出手拉住了她。

直到對上那雙晶亮的黑眸,他這才回過神來。

那雙明顯哭過了的眼睛,眼底並沒有出現灰心或失望的情緒,而是像平常一樣,對他充滿了信任。

「去坐好,不要影響比賽。」手塚國光催促著她。

「誰影響比賽了?一直都是你這個傢伙在耍任性。」璃音不滿地瞪了他一眼,轉身朝教練指導席走去。

在裁判向手塚確認過出賽意願與手臂傷勢後,比賽重新開始。

「久等了,跡部。」手塚國光回到場上,「決一勝負吧!」

聽到他的這句話,跡部景吾露出了滿意的笑。

「從40-0開始!比賽繼續!」裁判宣佈道。

而後,在兩人一來一往的較量中,跡部景吾取得一局,比數成了六比六,開始進行搶七局,雙方輪流發球,率先得到七分的人獲勝,若比數又是六比六平手,則率先連續取得兩分的人勝出。

「搶七局,由冰帝跡部發球!」

1-0,青學手塚領先!」

當手塚得分時,青學的眾人發出一陣歡呼,就只有璃音坐在教練席,一動也不動的沉默著。

接下來輪到手塚國光發球,當他高舉左手發球時,肩傷讓他的動作停滯了一下,但他還是順利打出了這顆球。

「手塚,你怎麼了?打出這種發球!」跡部景吾回一記強力回擊,取下一分。

1-1!」

2-1,冰帝跡部領先!」

「不行了!那種發球的威力就像靶子一樣!」堀尾聰史一臉沮喪的慘叫。

「無法用發球來控制主導權,對單打來說是何等痛苦的事情啊……」乾貞治感嘆著。

「因為是決勝局,每兩回發球權就會變了。」菊丸英二也是一臉的嚴肅。

「要是,這個接球沒拿分的話,這樣對手塚就會非常不利了……」大石褓姆面露擔憂。

「相當痛苦啊,手塚。」不二周助也失去了平日的微笑,「臉上的表情可以看得出來,他肩膀的傷正劇烈的痛著。」

兩人的比數從二比一變成三比三、四比三、五比四……一直、一直的持續下去,兩人誰都不肯罷休。

35-36!冰帝跡部領先。」

「真不敢相信,從來沒見過這麼長的延長賽。」芝沙織又是佩服又是感嘆。

「誰都不肯讓出這兩分,真是一場挑戰極限的比賽。」井上讚嘆道:「可怕的不是技術,而是這兩人之間的戰鬥。」

不只觀眾們對這場比賽感到意外,就連手塚的對手跡部景吾也是如此。

手塚,看來是我想錯了,原本以為你應該是個更冷靜、更沉穩、更讓人折服的傢伙,沒想到,你竟然是這樣的姿態,如此地……熱血又執著,這麼樣的胡來,竟然將一切全都賭在青學上頭,我從沒想過會見到這樣的姿態。

而你以這種極限的狀態打這場比賽,像你這樣的戰士究竟想得到什麼?像你這樣的網球,又有誰能理解?

你將一切全賭在青學上的精神,我必須將它斬斷,這場比賽,無疑是陷我於不義之中,但是,我要以我最強的力量,一球一球去打,無論這場決勝局要打到何時!

這場比賽,對我而言,絕對會是獨一無二的比賽!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