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了幾分鐘,金大少在沉思一會之後,才像是大發慈悲的說道:「這姑娘長的還算可以,別傷了她的臉。」
這算什麼啊?意思是說除了臉之外,其他地方都可以揍?原本還以為這個金色狼會看在我是女生的份上,憐香惜玉,要他手下放我一馬呢!
「大爺的吩咐,小的一定會注意。」原本揪住我領子的人,乖乖的鬆開手,似乎是要改另一種方式教訓我。
NPC就是NPC,做事情總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,如果我就這樣乖乖等他們過來打我,那我就跟這些NPC沒啥兩樣了。
沒等他們發動攻擊,我率先對他們擊出散彈波,如同流彈般的光球大幅度轟向他們,霎時,疼痛的慘叫聲不斷響起,有幾個受傷較重的已經癱倒在地上,估計應該每個人都被擊中兩三顆。
趁著他們還沒辦法反擊,我快步衝上前,先以一記迴旋踢撂倒離我最近的手下,再發出散彈波擊倒朝我衝來的三名男子,正當我跟其他手下在周旋時,另一邊的金大少他們也有了動靜。
「快!快保護金大少先離開!」一發現苗頭不對,抬椅子的手下立刻將椅子轉了個方向,準備護送金大少離去。
臨走時,金大少還不忘他看中的獵物,急忙回頭對手下們吩咐道:「喂!把那小姑娘一起帶回來!」
「是!」另外兩名手下強拉著那女孩要跟金大少離開。
「不!放開我的女兒!」她的父親想要追上前,卻被其他人壓制在原地。
「父親!」被強行帶走的女生流著淚,不停回首哭喊:「父親!救我……」
「女兒啊,我可憐的女兒……」被壓制住的老者,望著女孩離去的方向,極為戲劇性的伸長了手,表情充滿哀悽。
「請救救她,請你們救救她。」無法掙脫的老者,轉而向路人求救,但卻沒有人理會他。
「嘎啦啦!壞人!」暴雷衝上前,用力衝撞拉住女孩的人。
「該死!這是什麼東西!」被攻擊的手下狠狠的,朝暴雷揮出一記拳頭。
「嘎!」暴雷正面被擊中,那拳頭的力道讓它退了一公尺遠,搖搖晃晃的穩住身子,以一種虛弱無力的模樣強撐在空中。
「暴雷退開!」我快速轟退身旁牽制住我的手下,三步併兩步飛奔上前,朝著攻擊暴雷的人送出一記飛踢。
「快走!」發覺無法對付我,幾名手下抓著女孩倉皇逃跑。
才想要追上前去將女孩救回來,那名老者突然向我撲來,拉著我的手,拼命哀求道:「求求妳,請妳救救我女兒吧!」
「放手!」我努力想要掙脫老者的手,但他卻抓的老緊,怎麼也不肯放。
「請救救我女兒,請妳幫我救她……」
「我這不是要去救嗎?你抓著我做什麼!」眼睜睜看著那群人逃離,我氣急敗壞的對老者大吼。
「我可憐的女兒啊!」老者沒有理會我的怒氣,一把鼻涕、一把眼淚的哭訴。「他們帶走了我的女兒……」
要不是你攔住我,那些人哪能帶的走她?我悶悶的瞪著老者,心中不由自主出現另一種猜測。
這該不會是故意這樣設定的吧?特別要這個老人牽制住玩家,讓人絕對無法事前解救女生?
「那個金大少住在哪裡?」我向四周的路人詢問道。
我想,現在追上去應該還來得及追到他們。
「那邊那座最高的房子就是他的住宅。」一名路人指著不遠處的一棟紅色建築物。
往路人說方向望去,那棟房屋的屋簷彎彎翹起,上面還裝飾著像是動物的雕刻品,跟這附近的房子造型有很大的不同。
「請救救她,他們帶走了我的女兒,現在我只能依賴妳了,請妳幫幫我。」老者死命抓緊我的手,不停重複相似的台詞。
「我知道了。」我沒好氣的應了聲,用力將我的手抽回。「我這就去金大少他家救她。」
正當我要朝建築物跑去時,賣花女攔住我的去路,正當我想質問她的用意時,她朝我笑笑。
「沒用的,金大少他家外面築起了一道銅牆,沒有人幫妳開門,妳根本就進不去,」賣花女像是對金大少的事情瞭如指掌,叨叨絮絮的對我說著,「再說,就算妳真的混進去了,妳一個人能應付上千名、甚至上萬名打手嗎?」
賣花女的話讓我沉默了,現下的狀況的確是不行,畢竟我身上沒有武器沒有炸彈,要是能給我彈藥,說不定我能將他的住宅全給炸了,不過,這樣一來,人質也會死掉……
「你就節哀吧!」賣花女上前拍拍老人的肩膀:「被金大少抓走的姑娘可不只你女兒一個,這城裡有好多人家的女兒也被他擄走了。」
「嘎啦啦,節哀……」暴雷的聲音聽來十分難過,彷彿被擄走的是它的親人。
老人無奈的擦乾臉上的眼淚,那滿是皺紋的臉充滿沮喪,垂著肩膀、駝著背,拖著腳,一步一步慢慢走離我的視線。
「難道真的沒辦法?」望著老人家苦澀的背影,我質疑著。
「有是有,不過……」賣花女故意賣關子的止住話,順手從籃子裡拿起一朵玫瑰。「妳先買一朵花我再跟妳說。」
好個……專業商人!見到別人有難,她還是以她的利益為優先。正當我想在她遞上的付款機蓋上手印時,我遲疑的停住手。
「要是妳說的辦法沒有用呢?」我不信任的望著她。
「放心!保證行的通!」賣花女逕自抓住我的手,蓋在付款機的收費手印上。
『叮!韃羅貓支付一朵玫瑰花的費用,共計兩千元,剩餘一千一百一十元。』
嗚……錢啊,我僅剩的錢啊!勉強壓抑著心中的難過,我急忙追問賣花女的辦法。
「就是讓金大少看上,讓他自己帶妳回家囉!」賣花女笑的一臉燦爛。「這樣的話,妳根本不用跟一堆人打架,也可以很輕鬆的接近金大少。」
「廢話,這方法難道我不知道啊!」我真是快氣炸了。「問題是,他對我沒興趣啊!」
「那是當然!」賣花女斜眼掃視著我的妝扮,頗為指責的搖頭,「瞧瞧妳這身打扮,哪個男人會對妳有興趣啊?」
可惡,這可是我最喜歡的人物耶!竟然被她這麼數落!
「嘎啦啦,沒興趣,沒興趣……」暴雷附和的學著。
暴雷啊,你不用每個人說話都要學吧!我的心口被暴雷再補刺了一針,好痛……
「反正我就是勾不起男生的興趣啦!」我自暴自棄的吼著。「這個方法根本行不通!」
「誰說行不通?妳其實長的很好看,」出乎意料的,賣花女竟然反過來稱讚我,「妳有一種很特別的氣質,只是還沒被發掘出來……」
沒想到她也會安慰人啊?才正為賣花女的話感動時,她接下來的話又將我的好心情給打散了。
「不過,妳的穿著真是叫人不敢苟同,瞧瞧!這是什麼打扮啊?哪家的姑娘像妳這樣穿的?女孩子就應該要穿裙子,妳怎麼會穿褲子呢?真是……」賣花女用著極度不滿的神情搖頭說道。
「穿裙子打鬥時會很不方便。」我說出我的理由。
「打鬥?」賣花女像是感到極為震驚的叫著,「想要打人為什麼要自己動手啊!叫男生幫妳去打就好啦!男生本來就該為女生服務……」
「我習慣自己處理事情。」無法接受她這樣的論調,我搖頭否決。
「妳的想法真是奇怪……」賣花女一臉不解的望著我。
「反正我是個怪人。」我沒好氣的答道。
既然賣花女沒辦法提供我好的對策,我只好自己去想辦法。「暴雷,走了。」
「怎麼?難道妳不想救人了?」才要轉身離開,賣花女卻一把抓住我。
「想,所以我才……」
「要去買新衣裳好好打扮自己?」賣花女開心的接下話。
「不是。」我真是對這個賣花女沒輒了,她怎麼老是只想到打扮呢?「我不懂誘惑男生,也不知道該怎麼打扮,我想我還是……」
「找人教妳不就得了!」賣花女又抽出了一朵玫瑰遞到我面前。
「做什麼?」我無法理解她的舉動。
「買花啊!」她再度笑了,笑的甜美異常,讓人覺得……很恐怖。
「我剛剛已經買過了。」我輕輕的退了步,從她的眼中,我看到一個叫做「邪惡」的光芒。
「難道妳不想學習如何勾引金大少?」賣花女不肯放手的逼近我,「再幫我買一朵玫瑰,我就會告訴妳,該去哪裡拜師學習。」
「學習……勾引男生?」我錯愕的反問。
「沒錯。」
「我剩下一千多,沒錢了。」再說,我也不想學勾引男生的方法。
「沒關係!先讓妳欠著!」賣花女很大方的對我笑笑,然後,又將我的手抓去蓋了一次手印。
『叮!韃羅貓支付一朵玫瑰花的費用,共計兩千元,負債八百九十元。』
「嘎啦啦,沒錢了,沒錢了!」暴雷用著驚訝的語氣嚷道。
好樣的,妳這女人不去當土匪真是可惜了……聽到我的存款變成負債,我真是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。
「告訴妳,想要增加妳的魅力,就必須去找住在九雲山的狐仙……」賣花女說出了一個耳熟的名字。「人稱天下絕色、美艷無雙、舞技精湛的珞、彤、大、美、人!」
妳是她手下啊?竟然將她吹捧成這樣!瞧賣花女說的一臉激動,我頭上落下了三條黒線。
一想到之前跟狐仙曾發生過不愉快的對峙,我直覺否決這提議。「她不會收我。」
「來!」賣花女將一整籃玫瑰花遞給我。「買了這些花,我就有辦法讓她收妳為徒。」
說的那麼有自信,難道狐仙是妳養的寵物?我在心裡不服的嘀咕著。
「啪!」不給我拒絕的時間,她直接牽著我的手去蓋印。
「妳!」正當我想要罵人時,眼前的賣花女突然身形一變,變成了……
「狐仙!」我錯愕的大吼。
「看在妳送我一籃玫瑰花的份上,我就勉強收妳為徒吧!」珞彤將我原本捧在手中的玫瑰給拿了回去,那甜美的笑容,發散出惡魔的氣息。
當下,我完全無法思考,系統報出的負債金額,我也沒心思去注意,腦中唯一有的念頭就是……
我被耍了,被一隻狐仙NPC耍了!我竟然被一隻狐仙NPC耍著玩!
 
這個打擊讓我喪失了所有的行動力跟鬥志,我沮喪的蹲在地上。
「來來來!先跟本仙回去,本仙要重新調教妳。」珞彤一把揪住我的衣服,手上丟出一張符咒。
如煙火般的光芒乍現,眼前的景物閃了幾下,我跟珞彤回到她的住所,最初遇見她的竹屋。
「首先,本仙先教妳跳舞。」珞彤拍了兩下手,原本乾淨無物的空地,出現一對發光的腳印。
「將妳的腳踩上去,隨著音樂的節奏,跟著腳印走。」珞彤向我指示道:「我們先來練舞步。」
這好像是類似「跳舞機」那樣的遊戲?望著地上發光的腳印,我連帶想起這款同樣很熱門的遊戲。
根據以往玩過幾次的經驗,跳舞只要跟著腳印踩步伐,節拍抓的越準,得到的分數就越高。
只要得到高分,應該就能過關了吧?我猜測著。
當我踏上那腳印後,節奏輕快的音樂聲隨即響起,畢竟是第一次學習的生手,雖然能抓到節拍,但步伐總是無法完全跟上,因為我根本不曉得下一個腳印會出現在哪裡!
一首曲子跳完,我只能用「神經嚴重失調」來形容。
『叮!韃羅貓舞蹈評分:十七分。』系統在音樂聲消失後,冷冷的報出我的分數。
媽呀!才十七分?這真是比我想像中困難多了!我滿頭大汗、氣喘吁吁的坐在地上,而珞彤則是用著一副「真是無藥可救」的表情望著我。
「妳知道妳剛剛跳舞的模樣像什麼嗎?」珞彤雙手環抱胸前,表情極為不高興。
「跌跌撞撞的機器人?」我說出我勉強可以想像的東西。
「錯!」珞彤非常篤定的搖了兩下頭。「妳像隻雙腳殘廢的猴子!」
「嘎?主人?猴子?」一個大問號出現在暴雷頭上。
雙腳殘廢的猴子?這形容未免也太過份了吧!我不服氣的瞪著她。「要不然,妳跳一次給我看啊!」
「沒問題!」珞彤走向我,手上突然出現收費機,趁我不備,她飛快抓住我的手,往上蓋印。
『叮!』熟悉的系統聲音響起:『韃羅貓支付狐仙珞彤跳舞費用,共計八千元……』
「土匪!妳肯定是個土匪!」我氣擊敗壞的大吼,再也無法保持理性與冷靜。跳一支舞要八千元!這擺明了就是搶劫啊!
「呦?還嫌貴呢!我可是給妳打了對折耶!」珞彤悶悶的斜睨我一眼,似乎是在指責我的不知好歹。
「……」我如果知道妳跳舞要錢,那我絕對不會要妳示範!
「嘎啦啦!負債好多,主人!」沒了錢,暴雷傷心的哭了起來。「貧民啊!主人……」
「好……我會努力賺錢,你別哭了。」我頭痛的對暴雷喊著,它也才因我的話停止哭泣。
真是的,竟然進來遊戲中還要拼命賺錢,維持生計,我在現實生活中根本不用擔心錢的事情,老哥可是我的專屬銀行呢!
「安靜!」珞彤不悅的斥責我們。「你們這麼吵,本仙要怎麼跳舞?」
珞彤隨手一揮,音樂聲隨之出現,隨著動人的樂曲節拍,她踩著輕盈的步伐起舞,勾魂的身段藏著些挑逗意味,她的臉上掛著盈盈淺笑,長袖一揮,一陣香氣迎面而來,一個轉身回首,起袖半遮面,媚眼送秋波,舉手投足間,充滿令人心動的嫵媚神態。
真是……好漂亮。見到珞彤的舞姿之後,我服了,徹底服了。
「嘎啦啦,漂亮!」小小的粉紅色愛心像是下雨一般,不斷自暴雷身邊冒出。
即使知道那是程式設計出來的舞蹈,但,她的完美程度,已經讓人無從挑剔或計較了。
如果我也照著這樣學,可以達成她這種程度嗎?這一點讓我感到困惑,畢竟,那是虛擬的東西。
「啪!」正當我還在發呆時,一把大摺扇敲上了我的頭。
雖然不是很疼,但是,被打了之後的頭暈目眩感真是叫人難受。
「本仙特意示範給妳看,妳竟然在發呆?」珞彤瞪著一雙美目罵道,眼中冒著怒火。
「誰發呆啊!」我沒好氣的反駁著。「我是在想,我不曉得能不能學到妳這樣的程度!」
「喔呵呵呵……」珞彤突然起袖掩嘴,發出奇怪的笑聲,「看來,看完本仙的舞蹈之後,妳就迷戀上本仙了?」
這是哪個無俚頭的答案?我有說我喜歡妳嗎?
「放心,本仙看人的眼光是不會錯的。」珞彤一副極為有信心的模樣拍拍我肩膀。「依照本仙的預估,妳應該能學到本仙的七成吧!」
七成?這似乎也不錯啦!隨即,我在珞彤的催促下,再度展開練習。
一次又一次跳著,不知是練習了幾十次,我終於準確能抓住節奏,記住那舞步,系統的評分也從十七分逐步往上加,最後一次的分數,我拿到了九十九分,缺的那一分,是因為我最後一個步伐踏慢了,就只是那一秒之差。
「呼……呼……」我癱在竹屋門口的木頭走廊上,全身的衣服溼透,完全沒有體力說話。
我的腳應該斷了吧?除了酸痛,我感受不到其他感覺。
「表現的不錯。」珞彤滿意的走到我身邊,纖細的手指結起不明的手印,粉紅色的光芒自她手中發出,灑落在我身上。
頓時,我的疲憊感全消失了,雙腿的疼痛也減輕不少。
「現在來練習身體的動作。」不多說,珞彤隨手一揮,原先出現腳印的空地,出現一個發光的人型。
「還要練?」我簡直無法置信,這根本是地獄式的折磨嘛!
「跳舞可不是只需要動腳。」珞彤簡短的回了我這句。「妳要跟著人型做動作,腳下的舞步也不能錯。」
雖然她說的是事實,可是,在我以為可以解脫的時候,卻聽到才練習一半!這種感覺真是很悶!
「給我一點時間,我出去散步一下。」我快步往附近的竹林走去,要是不換個環境改變心情,我恐怕會瘋掉!
在竹林胡亂兜繞了會,我聚起氣功彈朝著某一方向轟去。
「碰碰碰!」原本茂密的竹林被我清出一個走道,緊接著在這些聲響之後,一聲獸吼傳來。
隨即,地面開始傳來細微的震動,一個黑影從被我清出的走道彼端迅速逼近。
「嘎啦啦!危險!暴力熊貓出現!」暴雷驚慌的提醒我。
哼!來的正好,之前的帳都還沒跟你算!我迅速重新聚起一顆巨型氣功彈,在對方接近時,朝著它的肚子轟了過去。
「吼……」一聲咆嘯過後,那隻暴力熊貓被我擊倒在地上。
當然,才這樣兩枚氣功彈是不可能解決它的,趁熊貓還沒來得及起身,我快步衝上前,縱身一跳,朝它的臉部使出一記肘擊,熊貓在承受我的攻擊後,隨即噴出兩道高高的鼻血。
喲?這受傷反應設計的還真不錯!見到血花濺出,早習慣狙擊手中大量噴血效果的我,沒有任何反感、噁心的情緒。
雖然衣服沾染上部分血漬,但,比起狙擊手那種肢體殘缺、肉塊四飛的「真實戰爭特效」,這簡直就是美化數倍的畫面。
快速起身,近距離朝熊貓轟出數顆氣功彈,熊貓被我轟去了半條命。
練習跳舞時,心中憋了一堆悶氣無從發洩,現在正好可以用熊貓當沙包練拳,配合著遊戲中所設計的攻擊效果,眼前只見奪目的彩光閃爍、鮮紅色的血花紛飛,真是一幅暴力與美學兼顧的漂亮景象啊!
在我打累了,熊貓也被我打掛的時候,系統的聲音也同時響起。『叮!暴力熊貓遭受連續技攻擊,狀態:死亡。』
用盡全身力氣的我,累的成大字型倒在草地上,微風自竹林深處吹拂而來,風中夾帶著淡淡的竹子香味,規律的蟲鳴聲像是催眠曲一般,我的意識隨著這聲音逐漸飄遠……
「散步的時間結束。」珞彤突然現身在我身旁。「該回去練舞了。」
「我走不動了,讓我睡一下。」我耍賴的躺在地上不打算起來。
「累了是吧?」珞彤臉上出現一個無害的淺笑,眼中卻是深不可測的光芒。
她將長袖一甩,如同絲帶般的長布條自袖口發出,自頸部以下將我牢牢綑起,現在的我,活像個被蜘蛛纏住的獵物。
「沒關係,本仙辛苦一點,拉妳回去。」說完,她無視我的抗議,將我拉著一步步拖回去。
接下來的日子,我在珞彤的折磨下,硬是不眠不休的跳了幾天舞,當我累的時候,她便用法術幫我恢復體力,遊戲中,人物可以不用睡,所以我也沒有藉口說要休息。
這段期間,為了不讓自己的程度差其他戰神成員太多,我總會找時間去找暴力熊貓單挑,用它來練拳腳,當然啦!被熊貓打掛的狀況還是有,只是逐漸減少次數而已……
「天啊!這樣的訓練究竟要持續多久?」一天,練習完畢之後,我疲倦的坐在地上,無奈的仰天吼著。
雖然練習的是不同曲調,可是,不斷重複的練習生活,真是讓人覺得很厭煩。
望著藍天上的雲朵隨風行走,突然間,我好想放棄去金大少那邊救人的想法,我想要離開這個地方……
「換上這衣服吧。」珞彤拿著一件水藍色的衣服出現。
那衣服的款式跟珞彤身上穿的差不多,只是沒有她的衣服那麼暴露而已。
「為什麼要換衣服?」我不解的詢問,並將衣服接過手,經由觸碰,才發現這衣服的質料非常輕柔、舒服。
「妳的練習已經全部結束,現在我們要到街上去表演。」珞彤說出了理由,唇邊依舊是一抹淺笑。
「要到街上表演?為什麼?」我完全無從理解。我可不是來學街頭賣藝啊!
「不去街上跳舞,妳要怎麼勾引金大少?」珞彤沒好氣的用眼尾掃了我一眼,「金大少每隔幾天便會到街上逛逛,要讓他看到妳的舞姿、為妳著迷,妳才有機會被他帶回家裡去啊!」
雖然我現在拿到的分數都是趨近滿分,可是,光憑跳舞就能迷倒人嗎?很想這樣反問,不過,對這些NPC而言,只要魅力值夠高,應該就能迷上了吧!
很想去「遊戲攻略交流版」查詢要有多少數值才能通過這關卡,可是,我的能力值到現在都還是表情圖案,就算查了也沒用啊!
「快換上衣服!再拖下去就天黑了!」珞彤不耐煩的催促我。
說這話未免也太誇張了吧?現在才中午耶!雖然心中埋怨著,我還是拿著衣服,對系統下達了更衣指令。
「衣服更換。」話一說完,我身上的衣服就換成了舞衣,而先前穿著的衣服則是被收入倉庫中。
當我換上舞衣之後,暴雷開心的在我身旁飛來飛去。
「嘎啦啦,主人換上漂亮的舞衣,魅力增加三十點!」暴雷用著興奮的語氣叫道:「漂亮!主人,漂亮!」
「這些也全戴上。」珞彤緊接著又交給我一堆金飾。「金大少最喜歡的就是黃金製品,要是妳的舞姿吸引不了他,至少可以靠這些金飾挽救。」
我知道我的舞姿不怎麼樣,可是,也用不著說的這麼悲慘吧!
悶悶的接過那些飾品戴上,現在我的頭上、頸子、手、腳,全都是耀眼的飾品,也因為增加了這些飾品,我的魅力值又往上加了不少。
一切穿戴完畢之後,珞彤繞著我打量了幾眼,唇邊發出嘖嘖的讚嘆聲。「畢竟是本仙挑上的人、本仙設計的衣服、本仙選中的手飾,這一打扮起來,還真是頗有姿色呢!」
聽起來,她不像是在稱讚我,反而像是在稱讚自己的眼光。
「走吧!」她上前拉著我的手,從身上拿出一張符咒丟下,我跟她便又移動到風城街上。
等到這個任務結束,我也要去買幾張「移動符咒」。我在心中暗自盤算著。
所謂的「移動符咒」就是能讓人隨意移動到各處的工具,同時,也可以帶人一起移動,是個非常方便的工具,唯一要注意的是,移動符咒只會移動到「持有者」曾經到過的地方,沒去過的地方是沒法到達的。
至於持有者的意思,就舉個例子來作說明,如果今天我跟珞彤想去找烏龜大仙,因為珞彤沒有去過那地方,那移動符咒便需要由我丟出,也就是說,讓我來當「持有者」。
「好了,妳開始跳吧!」珞彤說話時,她身上已經換了個裝扮,又回到原先賣花女的造型。
當我開始跳舞時,四周也開始出現一些路人圍觀,而賣花女珞彤則是趁機推銷她的玫瑰花。
「嘎啦啦!主人獲得街頭賣藝職業『舞孃』,魅力增加三十點。」
天啊,我竟然成了舞孃?要是被戰神其他人知道了,他們一定會大肆嘲笑我!我現在真是欲哭無淚,還以為我最先會得到的職業會是戰士、傭兵、劍士之類的呢!
「啪!」一個沒留神,珞彤拿著摺扇打了我的手,這舉動跟著擾亂了我的舞蹈。
停下腳,才想跟她抗議,她臉上的凶惡眼神卻讓我止了口。
「跳舞時,請保持笑容。」她嚴肅的警告道。
「好……」畢竟舞蹈方面她是專業,我只能乖乖的點頭答應。
「嘎啦啦,客人跑了。」暴雷用著沮喪的聲音喊著。
往四周瞧了下,圍觀的路人在我中斷舞蹈時也隨即散去,後來,我發現,要是舞蹈的得分越高,圍觀的人也就越多,想要讓金大少注意到我,就必須吸引很多人圍觀才行。
為了早點完成這任務,早點從舞蹈中解脫,我也好拋棄我的自尊,開始在街上努力「賣笑」表演,逐漸的,路人除了觀看表演以外,還會給我一些賞錢……當然,這些錢全用來償還我的負債去了。
這一跳,我就跳了好幾天……隨著圍觀人群越來越多,我的名聲也逐漸在風城散開,因為他們不知道我的名字,便用衣服的顏色稱呼我是「藍衣舞孃」。
 
 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