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心男被櫻木花道狠狠修理,水戶洋平對上缺了門牙的長髮男,同樣也是狠揍了對方一頓,而其他三人早已經擺平剩餘的混混,站在一旁看戲了。

「還沒完呢!」櫻木花道走向倒地的背心男,「接下來是用香煙燒籃球、折斷拖把,還有你揍了我們湘北魔女的份!」

「她、她也揍了我啊!」整張臉腫得像豬頭的背心男反駁。

「混蛋!」櫻木花道一記強勁的右鉤拳揮出,對方被撂倒、躺平了。

「滾開!」一旁的長髮男突然朝木暮大吼,並出手打了他一巴掌,將他的眼鏡拍飛了。

「三井,你應該要成熟一點了吧!」木暮公延嚴肅地看著他。

「咦?你們、你們認識?」紅葉訝異了。

發現情況不對,那些沒有暈倒的混混衝到門邊,將鎖打開,準備往外逃。

然而,大門拉開後,他們卻見到了大猩猩赤木剛憲。

「……」赤木沉默的環視一圈,隨即猜出了部份狀況。

「好,門終於打開了,赤木,讓開!你們籃球隊到底在裡面做什麼?」

赤木剛憲進門後,又迅速將門關上,把老師們擋在外頭。

「赤木,你幹什麼?快把門打開!」老師們再度敲門。

「目前我們正在進行秘密特訓。」赤木剛憲臉色不變的說謊。

「混帳!這算什麼秘密特訓!快打門打開!」老師們持續叫嚷著。

「老師,我是安西紅葉,現在裡面的確在進行秘密特訓,我是他們的監督員。」紅葉朝門外喊道:「這是安西教練特別做的規劃,要提昇球員們的耐熱力、促進體內循環、增強心肌功能還有體內的不良毒素排放,現在正在緊要關頭,絕對不能開門,不然他們之前的努力就白費了,要是不相信,你們可以去問教練!」

聽到紅葉搬出了安西教練,門外的老師們半信半疑,但也不再逼著他們開門。

「謝謝。」赤木剛憲感激地朝她點頭。

「你還是快點處理這裡的情況吧!」紅葉壓低了音量,指向缺了門牙的長髮男。

「赤木大哥,對不起,都是我的錯……」宮城良田愧疚的道。

「安靜,宮城。」赤木低聲說道,他可不想再讓外面的老師起疑。

赤木剛憲緩步朝被稱為三井的長髮男走去。

「喂!」櫻木花道朝三井的同伴喊道:「那個傢伙剛才已經被洋平揍得半死了,現在要是再被大猩猩打一拳,那個不男不女的傢伙恐怕會立刻死掉,或許一拳就掛了。」

聽到這句話,那人緊張地跑上前,試圖制止赤木動粗。

「赤木,我們會立刻離開,赤、赤木同學。」

「鞋子。」赤木看了他一眼,「把鞋子脫下來。」

對方腳上穿的是皮鞋,體育館內只能穿運動鞋進入。

「啊,好、好。」那人與沒辦法逃出的幾名混混立刻脫鞋,櫻木軍團也乖乖脫了。

這時,流川楓醒來了,他緩緩睜開眼睛,定定地看著紅葉。

「醒了嗎?」紅葉低頭看著他。

「嗯。」流川楓看著她嘴角的血跡,伸手替她抹去,而後坐起身,緊緊地將她摟入懷裡

「流川楓?」紅葉不解的看著他。

「讓我抱一下。」他蹭了蹭她的臉頰,附在她耳邊低聲說道,炙熱的氣息隨著話語撲上紅葉的頸子。

「……喔。」紅葉覺得有點癢的縮了縮脖子。

「紅葉。」

「嗯?」她側過臉去,嘴唇卻意外地擦過一個柔軟微涼的物體。

剛才那個該不會是……紅葉瞪大了眼,上身微微後仰,流川楓的黑眸近在眼前,兩人就這麼沉默的對望著,直到清脆、響亮的巴掌聲拉回他們的注意力。

「啪!」

「啪!」

「啪!」

赤木剛憲重重地打了長髮男三個巴掌,打得他站都站不穩。

「木暮,這個人以前也是湘北男籃的成員?」紅葉開口問著,她現在終於想起來了,湘北的球隊裡,有一名叫做三井壽的球員。

「是的,他以前是球隊的一員。」木暮公延點頭,其他不知情的眾人驚呼。

「以前,沒有人不知道武石中學的籃球好手─三井壽,那年,武石中學在比賽中落後了對手許多分,但在三井壽全力搶分下,他們最後得到了優勝,而他也被選為最優秀的球員……」

「閉嘴!不要再說這些無關緊要的事了,木暮!」三井壽揪住他的領子,激動的道:「不然我就殺了你!」

「啪!」摺扇重重地朝他的後腦杓拍下,「櫻木,將這傢伙架住。」紅葉出現在長髮男身後,流川楓也跟了過來。

「是!」

「木暮學長,你可以繼續了……」

木暮額上冒出冷汗,順手推了推眼鏡,「三井拒絕了陵南跟翔陽高中的邀請,來到了湘北,跟我還有赤木同一年入學,同期進入籃球社,他的目標跟赤木一樣,讓湘北成為強隊,稱霸全國……」

那時候的赤木就跟櫻木一樣,是個只會灌籃,但其他東西都不會的外行人,球技可說是非常的差,而三井壽就像流川楓,是個從國中時期就受到注目的籃球明星。

「原來大猩猩也有那個時期啊?」櫻木花道取笑道。

「真是太令人意外了。」流川楓同感驚訝。

「流川楓,可不可以請你站好?」紅葉額冒黑線的問。

此時的他站在紅葉背後,雙手往前環繞住她,下巴抵在她的頭頂上,整個人就像是大型無尾熊一樣地掛在她身上。

「我頭暈。」他拿傷勢當藉口。

「那你就去旁邊坐下。」

「不要。」

「任性。」

「嗯。」承認的很爽快。

「……」

「住嘴,木暮,不重要的事情就不要提了!」被提起過往的糗事,赤木剛憲的臉瞬間漲紅。

「喔、好。」木暮額冒冷汗的道。

後來,他們進行了分組比賽,在那次比賽中,三井壽在運球進攻時傷了膝蓋,被送往醫院,那時,木暮去探望他的時候,曾經問了他,為什麼會推掉其他兩間學校的邀約,執意進入湘北?單以籃球球隊來說,另外那兩間學校可是名門強校,而湘北卻只是無名小卒。

三井壽的回答是:他想要向安西教練報恩。

他國中時期的那場比賽,其實他自己也沒信心能追回比分,當時他追著一顆球衝了場外,撞翻了桌椅,心情充滿沮喪時,當時擔任來賓的安西教練給了他鼓勵,讓他重新燃起鬥志,後來才能贏得比賽的勝利。

也因為這樣,三井壽想要快點出院,跟湘北的球員們一起參加高中聯賽,然而,因為他不顧醫生警告,逞強回到籃球社進行練習,讓膝蓋的傷勢加重,結果還是沒趕上高中聯賽。

在聯賽之後,赤木逐漸成了湘北的重心支柱,而三井壽則是再也沒有回到體育館,再也沒打過籃球……

「木暮,你實在是太多嘴了!」被揭開了過往的傷痛,三井壽難堪的惱羞成怒。

「你一直找宮城麻煩,其實不是因為他目中無人,而是因為他是籃球社受到注目的新人,擁有你所沒有的東西,對吧?」彩子說中了他的想法。

「三井,你的腳傷應該已經好了吧?我們再一起打籃球吧!」木暮向他伸出手,但三井壽卻一把打掉並推倒了他。

「混帳!誰要跟你打球啊?白痴!對現在的我而言,籃球一點留戀的價值也沒有!我來這裡只是為了修理宮城而已!不准你們再提起那些無聊的舊事!」

三井壽憤怒的咆嘯著。

「籃球不過是社團活動,我覺得膩了、無趣了!所以才不想打!這樣不行嗎?」

「這個該死的長髮男……」

紅葉想要上前教訓對方,卻被流川楓緊緊抱住不放。

「流川楓,放開我,我要揍他!」紅葉奮力掙扎著,但流川楓的手卻完全沒有鬆動。

「不放。」他霸道的說道。

「你……」

就在紅葉氣呼呼的想要抗議時,場上的情勢變了。

「你不是說要稱霸全國嗎?」溫和的木暮揪住三井壽的衣領,憤怒的大吼:「你不是說要拿全國第一嗎?你不是說要讓湘北變強的嗎?」

三井壽的臉色一變,試圖掙脫木暮的手,「那都是過去的事了!已經跟我沒關係了!」

「你不准說無關這兩個字!」木暮把他的衣領抓得更緊了,「我跟赤木不一樣,我這樣的能力,稱霸全國是我做夢都想不到的事情,但是,當我看到你和赤木兩人練球時,我第一次產生了這樣的預感──只要球隊有你們兩個人在,我們湘北一定有希望,稱霸全國絕對不是夢想!」

「……」三井壽沉默了。

「可是,你後來離開了籃球社,我的夢想也跟著消失了,只靠赤木一個人是沒有辦法達成的,就在我死心的時候,流川楓進來了,宮城也歸隊了,今年又再度有機會了。」

木暮的話,深深撼動了在場所有人。

「流川。」望著木暮,紅葉輕聲喚著身後的人。

「嗯?」

「不要讓木暮的夢想破碎了。」

保護好這個珍貴的夢想,讓湘北稱霸全國吧!

「嗯。」對方回以肯定。

「跟陵南的比賽,我們雖然輸了,但只是輸了一分而已……」木暮繼續說道:「就在我開始認為,今年一定能夠成功的時候,三井你隔了兩年又出現了,奪走我夢想的罪魁禍首!這次竟然來逼籃球社解散!」木暮憤怒的全身發顫,音調也上揚了不少。

「你給我說句話啊!三井!」

「可惡!」三井壽將他推倒在地,「你的夢想關我屁事!籃球這種東西、籃球這種東西我早就已經……」

「不敢面對嗎?」紅葉朗聲問道。

「什、什麼?」三井壽瞪著她。

「沉溺在過去的榮光,不敢面對現在的自己,對未來不抱希望,害怕談論夢想,就只會一再逃避,選擇用暴力破壞一切,你還真是可悲……」

紅葉想走向他,卻被流川楓拉住,不讓她繼續上前。

「妳這個傢伙懂什麼?妳什麼都不知道!」

「你在害怕。」紅葉一針見血的說道:「你怕籃球,對它又愛又恨,你逃避了兩年,但卻還是逃不開,就連現在提起它,也是渾身發抖,心臟像是被人掐住一樣,痛得無法呼吸,我說的對吧?」

「……」三井壽沉默了。

就在這時候,門口再度傳出敲門聲。

「是我,開門。」安西教練的聲音自外頭傳入。

「……」聽到安西教練的聲音,三井壽登時瞪大了眼。

聽到教練的叫喚,彩子連忙跑去開門。

見到安西教練的臉,過往的一切重新在三井壽腦中浮現。

「安、安西教練……」三井壽哽咽的哭了,就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,見到父母親一樣。

他在安西教練面前跪了下來,懺悔的低下頭。

「我、我……我想打籃球。」他說出了這兩年來心底的吶喊。

「我想打籃球!」

「……」安西教練靜靜地看著他,面露微笑。

這場風波就這麼平息了,三井壽剪去一頭長髮,重新回到籃球隊,湘北男籃又多了一名猛將。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