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校聯賽的預選即將要開始了,湘北的男籃與女籃全都緊鑼密鼓地加強訓練,就連週末假日也要到學校練習。

上次三井壽所惹出的風波,最後由櫻木軍團的人出面頂罪,洋平等人被罰閉門思過三天,這件事情就這麼平息了。

「離預選賽還有一星期!大家加油!」渡邊七海朝眾人喊道。

「是!」

「呦呵~小紅葉,休息了那麼多天,球技應該沒生疏吧?」日吉亞衣朝她勾了勾手指,示意要她朝自己發動進攻。

雖然傷勢不嚴重,但紅葉因為手臂被打傷的關係,被強制勒令歇息幾天,還被奶奶狠狠地罵了一頓。

紅葉運著球,迅速閃過日吉亞衣身側,來到籃下,中鋒渡邊七海正守在籃下準備攔阻。

紅葉縱身起跳,將球舉至上空,渡邊七海也跟著跳起。

然而,這一球紅葉並沒有投出,而是頭也不回地傳給前來補位的小川明日香。

nice!」明日香趁機出手,投籃得分!

「傳的不錯!紅葉。」明日香朝她舉起手,紅葉笑著與她擊掌慶賀。

「嗚哇!可惡的紅葉,對學姐也不會敬老尊賢一下嗎?」日吉亞衣不滿地衝上前捏她的臉頰。

「亞衣學姐這麼年輕漂亮,還不到『老』的程度啊!」紅葉一臉無辜地回道。

「剛才那記傳球不錯。」渡邊七海摸摸她的頭,表示讚許。

「七海學姐,我不是小孩子!」紅葉鼓著腮幫子抗議。

「呵呵……」

「啪啪啪!」幾聲拍掌提醒聲響起,小松胡桃出現在場邊,「正選跟候補球員去收拾東西,準備跟男籃社比賽,其他人就地解散,如果想去觀看球賽也可以。」

「咦咦?」眾人錯愕。

「男籃?」

「現在?要比賽?」朋子瞪大眼驚呼。

「為什麼突然要跟男籃社比賽?」

「也不是突然,前兩天我問過赤木,他同意了,安西教練也准許了。」小松胡桃回道。

「……但是妳完全沒跟我們說。」眾人黑線。

「咦?沒有嗎?我有跟七海說啊!」小松胡桃望向她。

「我以為妳要宣佈。」渡邊七海語氣平淡的回道。

像練習賽這種重要的事情,原本就該由隊長宣佈。

「喔,那我現在說了,好了,走吧!」小松胡桃相當隨性地說道。

「……」眾人無言。

當女籃社一行人浩浩蕩蕩的來到男籃社的練習場時,裡頭正在進行如火如荼的訓練,喊叫聲、運球聲與球鞋摩擦地板的尖銳聲響交織在一塊,氣氛相當熱烈。

「快!再跑快一點!」

「這邊、這邊!傳球過來!」

「我們的球!」

「加油!」

「回防!快回防!」

看著場上回歸的宮城良田與三井壽,紅葉頗感興趣的摸摸下巴。

最佳控球後衛跟三分射手,不曉得他們的真正水準如何?

「安西教練好!」小松胡桃領著眾人,走到安西教練面前向他行禮,以表尊重。

見到一大群女籃球員出現,場上練習的眾人也都不約而同的停下動作,好奇而且害羞的打量她們。

雖然平常練習時會有女同學過來加油打氣,但那些人大多衝著流川楓而來,根本不理會其他人,而現在,女籃隊竟然全體出現在這裡!身上穿的還是正式球衣,這、這是不是代表……

練習賽!這個念頭同時在眾人腦中浮現。

雖然說男、女生的體型與體力有一段差距,但這不代表女籃球員就比男籃差,真要比較的話,湘北的女籃在全國賽場上可是頗有名氣,更何況她們還是去年的全國第一!

如果女籃以最佳陣容與男籃對打,勝者說不定會是女籃,不過男籃肯定也能在比賽中得到相當好的經驗,不去計較勝負的話,這場比賽可以說是雙贏的局面。

而這一點也是安西教練同意的原因。

一想到可以跟女籃打球,這些青春期的少年全都興奮起來,畢竟他們平常的時間都花在訓練上,很少有機會跟女孩子接觸,這場比賽無疑是變相的「聯誼」啊!

「安西同學,之前……很抱歉,請妳原諒!」把頭髮理成平頭的三井壽,面色尷尬的低頭賠罪。

「都過去了,而且我也有出手。」紅葉不在意的笑笑,並朝他伸出手。「重新認識一下,我是一年九班的安西紅葉,女籃社球員,位置是前鋒,背號七。」

「妳好,我是三井壽,背號十四,位置是得分後衛。」三井壽笑著與她握手,但手才剛接觸到就被人拉開了。

「流川?」看著突然冒出來而且緊緊抓著自己手的人,紅葉面露訝異。

「你……」三井壽原本有些不悅,但看到流川楓充滿獨占欲的眼神後,他理解的笑了。

「魔女!本天才絕對會打倒妳!」櫻木花道興沖沖的挑釁道。

「白痴。」流川楓一腳將他踹開。「妳的對手是我。」他目光炯炯的向紅葉邀戰。

「混蛋流川楓!魔女的對手是我才對!」櫻木花道一把將他扯到後方,然後兩人就又鬧了起來。

「呵呵,紅葉真是受歡迎呢!」小川明日香出現在她身側,隨手摟住她的腰,「很可惜呢~我家的紅葉暫時不會上場呦!」

「是呢、是呢!我們紅葉還有別的任務要忙。」日吉亞衣將流川楓擠開,站在紅葉的另一側。

「任務?」紅葉納悶的反問。

「隊長要妳上半場負責觀察,之後我會依據妳的報告擬定隊員的補強訓練計畫。」小原麻衣遞給她一本全新的筆記本。

「瞭解。」

「我也要。」流川楓提出要求。

「流川學弟,你可不是我們女籃的人。」日吉亞衣笑盈盈的揶揄著。

「妳說過會一直看著我。」流川楓沒有理會日吉亞衣,深邃的眸子緊盯著紅葉。

……不過就是要我抓出你的不足,有必要說得這麼曖昧嗎?紅葉無言了。

「原來你們……是『那樣』的關係啊?」小川明日香一副恍然大悟的笑著,神情透著明顯揶揄。

「嘖嘖!流川學弟在這方面很強勢呢!真是看不出來。」日吉亞衣以手肘碰了碰紅葉,一臉壞笑的調侃著。

「是呢、是呢!還以為流川學弟是一塊冰木頭,沒想到還有這麼熱情的一面,真是讓人訝異。」

「冰木頭?」三井壽頗感好奇的問。

「嗯啊!呆頭呆腦、木木訥訥,表情就像被冰塊凍結一樣。」日吉亞衣朝他眨眨眼,「不覺得這樣的形容很貼切嗎?三井學長。」

「的確很符合。」三井壽笑了。

「哇哈哈!原來你這小子是冰木頭!又硬又無趣的木頭!」櫻木花道沒有放過任何一個諷刺流川楓的機會。

「白痴。」流川楓冷冷撇他一眼。

「你才是白痴!蠢蛋!笨狐狸、木頭狐狸!冰塊笨狐狸!」

緊接在鬥嘴後,兩人再度打了起來。

「你們兩個鬧夠了沒有!」跟小松胡桃討論完練習賽內容的赤木剛憲,朝兩人頭頂各揍了一拳。

「痛死了,不要老是打頭啊!大猩猩!」

「……」

在雙方球員打過招呼後,比賽隨即開始了。

女籃派出的雖然是候補球員,但這些候補選手卻也有著正式球員的球技水準,跟男籃還是有一較高下的實力。

男籃一開始上場的也不是最佳陣容,先發名單是赤木、木暮、三井壽、角田以及安田,後面兩人屬於候補球員。

比賽如火如荼的進行著,而身負觀察重任的紅葉,也全神貫注的盯著場上的動靜,手中的筆「刷刷刷」地紀錄著一切。

上半場以女籃落後九分的結果收場,下半場開場,女籃把五名候補選手全部換下,換成日吉亞衣、小川明日香以及三名候補上場,而男籃也做了更替,換下木暮、角田與安田,讓櫻木花道、宮城良田與流川楓上場,他們三人加上赤木剛憲與三井壽,便是湘北的最佳陣容。

男籃的這個組合一出現,女籃與男籃的差距也跟著拉開,比賽才進行五分鐘,分數差距就變成了十五分。

「隊長……」部份球員緊張的看著小松胡桃。

儘管這只是練習賽,但對籃球有著熱情與驕傲的她們,可不允許有這麼不堪的成績出現,也不想就此被看輕了,她們女籃的真正實力可是還沒展露出來呢!

「妳們想上場嗎?」小松胡桃笑盈盈的問。

這場練習賽主要是要找出球員的優、缺點,所以更換選手的人數與次數便沒有限制,可以盡情的換人上陣。

「隊長,我們想要看看最佳陣容全力以赴的樣子。」朋子回道。

「是啊,隊長,我們到現在都還沒看過你們五人一起在場上的模樣呢!」旁人附和著。

「這也是必要的觀察重點。」小原麻衣也是一臉認同的點頭。

「呵呵,紅葉覺得呢?」小松胡桃笑問。

「大家的狀況已經抓得差不多了。」紅葉把筆記本交給小原麻衣。

「那就上場吧!」渡邊七海直接拍板定案,她也很想跟男籃的最佳陣容打一場。

小松胡桃、渡邊七海與紅葉換下了三名候補,她們一出現在球場上,氣氛隨即一變,男籃自然也清楚,這是女籃的最強陣容。

別的不提,光是紅葉一人就足夠讓他們提起全部精神應對。

三井壽與宮城良田沒見過紅葉打球,但從其他人口中,他們也聽說了不少關於她的「事蹟」,對於與她的交手,自然也是萬分期待。

「妳終於來了。」流川楓目光灼熱的看著紅葉。

「久等了。」紅葉笑盈盈的點頭。

「魔女!本天才一定會贏妳!」櫻木花道叫囂著。

「是嗎?」紅葉揚起一抹燦爛至極的笑靨,眼裡光芒流轉,「no one can beat me in basketball。」

「啊?這什麼意思啊?」櫻木花道茫然的抓頭。

「紅葉的意思是……」日吉亞衣拉長了尾音。

「沒人能在籃球上擊倒我!」小川明日香接下後半句話。

「真是有自信啊!」三井壽意味深長的笑了。

「光是比賽有點無趣呢!」小松胡桃彎著眼睛笑著,「來加個賭注吧!」

「賭注?」

「贊成!」日吉亞衣第一個響應,小川明日香也跟著點頭。

「贊成加一!」

「輸的那隊請吃飯。」渡邊七海提出條件。

在女籃落後十多分的情況下,她們竟然還要加賭注?如果不是對自己太有自信,那就是她們的腦袋有問題!

「好。」赤木剛憲被對方激起鬥志,開口應下了。

「很好。」

哨音一起,雙方立刻投入比賽。

「胡桃!」紅葉截到球以後,立刻傳給隊友。

小松胡桃運球過了櫻木花道,在其他人上前攔截之前,又傳給紅葉。

紅葉閃過三井壽的攔截,一記三分球出手,籃球在空中畫出一個漂亮的弧度,不偏不倚的落入網中。

「刷──」球與球網的摩擦聲響傳出,三分到手!

「一球!」紅葉朝眾人豎起一根手指。

這只是第一球,之後還會有第二、第三……直到她們取得勝利為止!

「紅葉太帥了!」

nice!」

「紅葉大姐我愛妳!」櫻木軍團出現在看台,揮舞著寫著「紅葉」二字的小旗。

「紅葉美女,妳太棒了!」

「偶像啊~」

沒有分心關注那些加油聲浪,當渡邊七海從櫻木花道手裡截到球後,紅葉立刻發動快攻,幾秒後,又是一記三分球進袋。

比賽開始到現在還不到三分鐘,女籃隊就迅速取得六分,比分也被拉到十分以內,這讓坐在場邊的女籃社社員士氣大振,而男籃則是顯得有些焦急。

很顯然地,儘管男籃目前的陣容相當不錯,但三井壽畢竟是兩年沒有摸球的球員,而櫻木花道又是新手,身上一堆破綻,女籃球員便經常在兩人身上找突破口,當然,找上櫻木花道的機率偏高。

就算男籃看出這一點,不把球傳給櫻木花道,紅葉也能徹底壓制流川楓,宮城良田也有人盯著,唯一讓女籃沒轍的人就只有赤木剛憲,光就體型來說,女籃還真的找不到可以與他抗衡的人,再加上他不僅僅只是擁有體格優勢,他還是神奈川的最佳中鋒!

然而,籃球不是一個人能打的,就算赤木剛憲再厲害,沒有隊員輔佐協助,他一個人也發揮不了什麼。

在熱火朝天的激烈對抗後,女籃最後以七分之差勝出。

「耶!我要吃豚骨拉麵!」日吉亞衣興奮的叫喊。

「我要地獄拉麵!」小川明日香也跟著又蹦又跳的附和。

相較於女籃的興高采烈,男籃的情緒就顯得低沉許多。

他們原以為這樣的陣容足以進軍全國,沒想到……

「怎麼?覺得輸給女生很沒面子?」渡邊七海自然看出他們的心思,儘管已經習慣這種性別上的歧視,但這樣的態度還是讓她很不高興。

「別忘了,我們可是去年的全國第一!」

而你們去年的成績又如何?

「呵呵,不只是去年呦!今年的第一名肯定也會是我們。」小松胡桃接口附和,笑容甜美而燦爛。

「籃球不是一個人的運動,團隊默契跟合作相當重要。」紅葉以護腕抹去額上的汗水,「相信你們也看出自己的缺點在哪裡了。」

這個陣容才剛湊齊,目前他們不只是缺乏默契,基礎訓練也嚴重不足,體力上也有缺陷,應戰經驗也不夠,隨機應變能力更是不行……

想要稱霸全國,男籃還有的磨呢!

「呵呵呵~」安西教練的獨特笑聲傳來,這次的練習賽他很滿意,「紅葉,幫他們制定一套訓練方案吧!」

「我?」紅葉面露訝異,目光朝流川楓等人一掃。「我的訓練計畫很嚴格。」

「沒關係。」流川楓第一個響應。

「哼!我可是天才,不管什麼訓練,儘管放馬過來!」櫻木花道自信滿滿的回道。

「麻煩了。」赤木剛憲低頭拜託。

「那就請多多指教了。」紅葉回以微笑。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