舞池中央一對男女隨著音樂慢舞,舞池外聚集了一圈又一圈的女生,她們一方面對舞池中的女生投以忌妒、怨恨的眼神,另一方面又用著充滿期待愛慕的表情望著男生。

 

 

「真難得,夜伢大哥竟然會邀請女生跳舞,而且是全校女生……」希杰抱著兔子傻楞楞的看著眼前的景象。

 

「這樣很好啊……順便可以改掉他怕女生的弱點。」我隨口說著,看著舞池中一臉苦瓜臉的夜伢,我的心中產生一股報復的快感。

 

哼哼!慢慢跳吧你!!不知死活的傢伙,竟然敢威脅本小姐?!我從來沒有想到整人是這麼愉快的一件事情,這幾天累積的鬱悶現在全一掃而空。

 

「夜伢怕女生?不會吧?」麗莎驚訝的叫了出來。

 

「噓……麗莎姊姊小聲點……」希杰連忙上前捂住她的嘴。「這是秘……密……」

 

還好其他人都在注意夜伢那邊,要不然麗莎的音量一定『剛剛好』可以讓全部的人都聽到。

 

「與其說是怕……不如說是討厭或是厭惡吧……」歐羅的手上依舊是一杯紅澄澄的蕃茄汁。

 

「為什麼討厭女生?」麗莎好奇的追問。

 

「不知道……」希杰大口大口的灌著牛奶嘴裡含糊的應著。「以前認識夜伢大哥的時候他就是這樣,聽到女生的聲音就逃、看到女生就躲。」

 

希杰……你未免也喝的太猛了吧?一口一杯?!!

 

「也許……這是一種變相的害羞表現。」歐羅跟著接話。

 

害、害羞?那傢伙會害羞??聽到這句話時,我差點將嘴裡的柳橙汁給噴出來。

 

「不會吧……」麗莎跟其他人也是滿臉驚愕。

 

「我聽說他以前都專注在功課上很少跟女生接觸,久而久之,當然就不懂得該怎麼跟女生相處……」

 

「有可能喔……」希杰一臉認真的點頭附和。「前幾天他還問我女生會喜歡什麼樣類型的男生呢!!」

 

「他也曾經問過我這個問題……」果力多的表情出現少有的嚴肅。「該不會夜伢他想要改變形象、增加他在女生心中的魅力,然後成為校園人氣榜上的第一名?!」

 

「果力多,你……想太多了……」眾人臉上出現三道黑線。

 

接下來的時間,我們便坐在一旁的沙發上看著夜伢跟那群女生跳舞,就在我吃完三盤水果、喝完兩杯咖啡、喀完一堆瓜子、核果的時候……

 

『無聊死了!本大爺要回去了!』狂像是再也待不下去一般大吼著。

 

『一起走吧!』我站起身用力伸了個大懶腰,再這樣吃下去我怕我會撐死在這邊。

 

「迪亞哥哥你要去哪裡?」希杰手上抱著一壺牛奶看著我。

 

「我覺得很累,想先回去休息。」我真是搞不懂,為什麼希杰小小的身體可以裝進那麼多的食物?他到目前為止已經喝了五大壺牛奶、兩盤巧克力餅乾、三塊蜂蜜蛋糕、四十顆水餃……希杰的大食量真是令我佩服不已。

 

「要回去了啊?」麗莎揉著眼睛問著我,她那模樣像是剛睡醒一般。「咦?歐羅怎麼不見了?」

 

「剛剛有個女生來找他,他跟她走了。」像是座雕像般,果力多依舊保持著翹著腳、挺直背、一手端著酒杯、一手靠著沙發的坐姿。

 

真強,他竟然能這樣一動也不動的維持兩個小時!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得到的啊!!佩服、佩服……

 

「我先回去了。」我跟他們揮手道別,隨後走出了宴會場。

 

 

會場外面是一片漆黑的景象,夜空中懸著一輪圓月,草叢傳出陣陣響亮的蟲鳴,迎面襲來的晚風帶著刺痛皮膚的寒意……

 

好冷……現在也不過是秋天,怎麼到了晚上之後竟然變的跟冬天一樣冷啊?當我縮著身體、拉緊斗蓬想要加快腳步回宿舍時,附近的花園裡傳來了談話聲。

 

「我已經陪妳在這邊站五分鐘了,妳說有事情要找我,該不是要我陪妳在這邊吹冷風吧?」

 

咦?這不是歐羅的聲音嗎?他在這邊做什麼?我才剛想走過去偷聽,迎面刮來的冷風讓我縮回了腳。

 

好、好冷冷冷冷冷冷冷!真是冷到深處鼻涕流啊!算了,還是趕快回去我那溫暖的床睡覺吧……

 

「我、我喜歡你!」女生的聲音緊張而激動。「請、請問你願不願意跟我交往?」

 

是告白耶!!這……不聽又好像有點可惜……往後退的腳又走了回去,我小心翼翼的蹲在一旁草叢中偷聽。

 

「對不起,我想我不適合妳。」歐羅簡單婉轉的回絕了她。

 

「……」女生難過的低頭不語。

 

唉……為什麼他們這幾個老是喜歡做出讓女生傷心的事情啊??希望希杰以後不會變的跟他們一樣。看那女生快哭出來的表情,我還真是替她難過。

 

女生沉默一會後她接著做了個深呼吸,試圖緩和自己的情緒。「你有喜歡的人了,對吧?」

 

「沒有。」

 

「騙人……」女生的眼淚開始一顆顆的掉下來。「你為什麼不承認?為什麼你要騙我?也許你是怕說出實情之後會傷到我,可是你知不知道……對人太溫柔也是一種殘忍?」

 

歐羅皺起眉一臉無奈的看著她。「我不懂妳在說什麼。」

 

「我看到你跟可美在一起,你跟她在圖書館的事情我都看到了。」她又激動又難過的說著。

 

「妳看到了什麼?」歐羅的語氣依舊平和,他的眼神透露著警戒。

 

「我看到你抱著她,你們兩個非常的……親暱……」女孩語帶含蓄的說著,那時候她好像還看到歐羅……吻了那個女生。

 

聽這答案歐羅不禁笑了出來。「我是抱著她沒錯,不過,事情並不是妳想的那樣。」

 

「那……可以告訴我理由嗎?」女生掙扎的問出這句話。「為什麼你拒絕我?」

 

「為什麼妳會喜歡我?」歐羅好奇又不解的反問她。「我跟妳只有聊過幾次,妳了解我是個什麼樣的人嗎?說不定,當妳知道有關我的其他事情之後──」

 

「我知道,你的事情我都知道。」女生飛快的打斷歐羅的話。

 

「妳調查我?」歐羅半挑著眉似乎是有點不高興。

 

「對不起,我不是有意的,我只是想要多了解你一點……」女生忍著眼淚與難堪的說著。

 

愛情的力量真偉大,像這樣受過貴族嚴謹禮儀的女孩,竟然會主動表白甚至調查對方,要是我,我一定會要面子不要愛情。我讚賞著這個女生的勇氣。

 

「妳知道什麼事?」歐羅的語氣從溫和轉為冷漠。

 

「我知道你們家是暗殺世家,我知道你……是個殺手,但是這些事情我都不在乎!我真的很喜歡你!」

 

『啥?歐羅是個殺手?不會吧?』這真是太叫我驚訝了。

 

『我就知道,這傢伙果然不是簡單人物……』狂篤定的語氣從旁傳來。

 

『你早就知道他是殺手?』我訝異的看著狂。這傢伙什麼時候變的這麼聰明了?

 

『他平常走路的方式跟一般人不一樣,那是殺手才會的步伐,可以讓他們行動迅速、無聲。』狂語調平淡的說著。

 

難怪他總是神不知鬼覺的出現在我面前。剛開始我還以為是我自己太過遲鈍,所以才沒發現有人出現在我身邊呢。『真是太神奇了!我竟然認識殺手耶!』

 

『去!這有什麼好高興的?』

 

『當然高興啊!他們家是殺手世家耶!你不覺得這個職業很棒嗎?』我的腦中開始幻想歐羅執行殺手任務的情節。

 

 

在無月的夜晚,四周萬籟俱寂,他無聲無息的潛入被害者家裡,找到躺在床上的目標之後,從懷中拿出一把亮晃晃的刀子,跟著冷冷的往對方的脖子上一劃……歐羅的嘴邊再露出他那一貫的溫柔笑容。

 

『哇!他真是又帥又酷又殘忍啊!』我光是用想的就全身起雞皮疙搭了。

 

『……妳的腦袋究竟裝了些什麼?』狂無奈的搖頭嘆氣。

 

 

「知道我是個殺手妳不害怕?」歐羅的聲音將我跟狂的視線拉回。

 

歐羅緩緩的走近女生,臉上依然帶著溫和的笑容。「妳不擔心我會殺了妳嗎?」

 

「我、我相信你不會。」女生雙眼發亮、語氣堅定的說著。

 

「為什麼這麼肯定?」

 

「因為你是個很好、很體貼的人,所以我才會這麼喜歡你。」她說出這句話之後整個臉都紅了。「雖然你平常對事情都毫不關心,跟大家也都保持著距離……不過,我想這是可能是因為你家裡的關係……」

 

「就因為妳覺得我是個好人,所以我就不會殺妳?」歐羅臉上出現一種近乎輕蔑的笑。「我從十歲就開始執行任務,妳知道到目前為止我殺死多少人了嗎?」

 

「我、我想……你也不是自願要殺人的,畢竟那是你家族的職業,家中的長輩要你執行任務想必你也是無法違抗,要這麼溫柔的你殺人,我知道你一定很難過……」女生仍舊天真的說著。

 

『這女人在說什麼屁話?他都殺死那麼多人了她還認為他不會殺她?那他當殺手是當假的啊!』狂一副不認同的反駁著。

 

『說不定就像那個女生說的一樣,歐羅是被迫去執行殺人任務,其實他人很好。』我跟那女生有著同樣的想法,在我的印象中,歐羅真是一位個性很溫和的人。

 

『那傢伙可不是個三流殺手。』狂語氣篤定的說著。

 

不是個三流殺手?這是什麼意思?我困惑的看著狂,他的眼神則是專注在歐羅身上。

 

 

歐羅唇邊揚著迷人的笑緩步走到女生身邊。「除此之外妳還知道什麼?」

 

「呃?」女生略帶疑惑的看著他。

 

歐羅怎麼會這麼問?難道說他還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?想到這一點,我更是全神灌注的偷聽著。

 

「沒有了嗎?那妳還不算真正了解我。」歐羅眼中的笑容更深了。「難得我今天心情好,我就全部都跟妳說吧。」

 

看著他的樣子女生愣住了,雖然平常的他總是帶著笑容,可是現在的他……卻讓人覺得迷人而又危險……

 

「其實我並沒打算隱藏我的家世或身分,只不過這裡沒有人問我而已……我也不是被迫去執行任務,那只不過是我消遣時間的方法,當然了,我也不會為這件事情感到難過或者罪惡,更確切的說……」他的手輕貼著她臉、撫著她的長髮、她的耳邊。「殺人對我而言……不過是一場遊戲……」

 

歐羅的這番話讓女生愣住了,她不敢相信這麼冷血無情的話是從歐羅口中說出的,她所知道的歐羅是一個有溫柔笑臉,對人很親切的歐羅……

 

『沒想到……真是沒想到……』聽著歐羅的自白我也跟著愣住了。

 

『怎麼了?妳嚇到了嗎?』狂半帶揶揄的對我笑著。

 

『不,我只是沒想到歐羅竟然會說出這麼酷的話……』雖然歐羅的話讓我感到很意外,但是一想到他是出身自殺手世家,他現在的話聽起來就極為合理又正常。

 

「另外,除了殺手以外……我們家還有一種身份,妳想聽嗎?」

 

想!我想聽!快說!!一聽到有秘密可以聽,我跟狂的耳朵全豎起來了。

 

「我是個……吸血鬼……」

 

啥?吸血鬼!!是那個傳說中的吸血鬼?!真的假的!

 

『去!說了那麼久還以為他要說什麼勒!也不過就是一隻吸……』狂的話說到一半突然打住了。『那傢伙剛剛說什麼?他是什麼東西?』

 

『他是個吸血鬼!歐羅是個殺手兼吸血鬼耶!』我又為狂重複了一次,這還真是叫人意外又興奮啊!!

 

以前看到有關殺手跟吸血鬼的故事的時候,我就一直就很想認識這兩種人,沒想到歐羅竟然集這兩種身份於一身!

 

『太神奇了!沒想到我的身邊竟然有這種黑暗系的人物!』

 

『妳……』狂以一種似笑非笑、嘴角微微抽緒的表情看著我。『妳現在是不是很害怕?』

 

『不會啊。』我真是搞不懂為什麼狂要這麼問。如果真要形容,我現在的心情應該算是興奮吧。

 

『那妳高興個屁啊?』狂暴躁的對我吼著。『那小子是個吸血鬼!也就是說,他隨時會衝上來吸乾妳的血!把妳變成吸血鬼!』

 

『去!要是被吸血鬼咬了就會變成他的同類的話,那現在早成了吸血鬼的世界了。』我沒好氣的白了狂一眼,看來以後該叫狂多看點書。『想變成吸血鬼可沒你想的這麼簡單。』

 

『不然呢?』

 

『我現在懶的解釋,回去再找書給你看。』現在最重要的還是繼續偷看歐羅跟那女生的後續發展。

 

「你、你在跟我開玩笑的對不對?」女孩顫抖的聲音中帶著懷疑。

 

「不相信嗎?」歐羅又笑了,在皎潔的月光下,歐羅口中顯現出銀白色的獠牙。「妳剛剛說不在乎我的身分背景,那現在呢?現在妳還是喜歡我嗎?」

 

「不、不要……不要靠近我!」女生奮力的推開他。

 

「怎麼?害怕了?」歐羅以一種近乎戲謔的眼神望著她。

 

「求求你、求求你不要殺我,我保證我不會說出去的……」女孩全身顫抖的哀求他。

 

「看看妳……竟然嚇成這樣,我不會殺妳的。」歐羅托起了女孩的下巴輕輕為她拭去淚水。「我只想給妳一個……跟圖書室那女孩一樣的吻而已。」

 

「吻?」女孩這時才恍然大悟。這麼說那時候他不是親她,而是……

 

女孩的叫聲尚未發出,歐羅便迅速的咬上了她的脖子,吸吮著女孩體內溫熱的血,不一會,歐羅鬆開了手,失去了支撐的力道,女孩跟著倒在草地上。

 

『他殺了她?』眼前的血腥畫面讓我驚訝的差點停了呼吸。

 

『不,她沒死,她還有呼吸。』狂觀察女孩的狀況之後回答著我。

 

「被我抓到了吧……」距離他們不遠的暗處走出另一個女生。

 

火鶴紅同學?她怎麼會在這裡?現在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……我開始擔心火鶴紅的安危了。

 

「看這這狀況妳竟然還敢走出來,真是個勇敢的小姐。」歐羅像是稱讚似的拍了幾下手。

 

是啊,她真是個沒神經的女人。我跟著附和的點頭。

 

「我可不像這個笨女人。」她高傲的瞄了眼躺在地上的女生。「不過……你還真是出乎我的意料,還以為你只是個普通的吸血鬼,沒想到你竟然是德古拉的後代……」

 

德古拉?!是那個傳說中的德古拉公爵??我激動的抓著兔子用力的搖晃牠。『德古拉耶!歐羅竟然跟德古拉有血緣關係!!』

 

『咳、咳!快放手!妳想掐死本大爺嗎?!』狂在我手中拼命掙扎著。

 

我這才注意到我一時太過激動,不小心掐住了兔子的脖子。『抱歉、抱歉,我太興奮了。』

 

『幹麼叫成這樣?那傢伙很有名嗎??』

 

『當然有名啊!他可是眾多古代書籍中記載的名人耶!在很多古書中都有出現關於他的記載,有的書說他是所有吸血鬼中勢力最強大的一個,也有的書說他的個性孤僻、不喜歡與外界往來,總之,他是一個很神秘、很特別的吸血鬼!』我劈哩啪啦一口氣對著狂說明著。

 

沒想到歐羅不只是吸血鬼,他竟然還是吸血鬼界名人德古拉的兒子!這真是太了不起了!

 

「這麼積極的觀察我,妳的目的是什麼?」此刻的歐羅是一付慵懶、閒散的神情,跟他以往溫文親切的態度完全兩樣。「美貌?金錢??」

 

「我想要變成你的同伴。」火鶴紅提出她的要求。

 

「我的同伴?」歐羅重複著這話臉上出現思考的神情。「為什麼?」

 

「因為我想要得到永生、美貌還有力量!」火鶴紅的眼中開始發著興奮的光芒。「只要變成吸血鬼,我就能永遠保持我的美貌、還能得到強大的力量,也不會因為受傷、生病而死亡……」

 

「看來妳真是很嚮往成為吸血鬼。」聽著這話,歐羅好笑的冷哼一聲。「不過……憑什麼我必須要答應妳的要求?」

 

「要是你不答應,我就將你的身份公開。」火鶴紅語帶恐嚇的威脅著。

 

「妳覺得妳能活到那個時候嗎?」歐羅的語氣依舊平和但卻有一種迫人的殺氣。

 

「我說過了,我可是有準備才會過來的。」火鶴紅拿出了十字架以及一個小瓶子。

 

「聖水跟十字架?妳就憑這兩樣東西想制服我?」面對這兩樣東西歐羅絲毫不以為意,他的唇邊跟著起了嘲諷的笑。

 

「不,對付你,我只需要這十字架就夠了。」火鶴紅將十字架左右拉開,十字架成了一支極細的刀子。

 

聽著火鶴紅的話,歐羅感到有些不對勁,緊跟著,他的體內起了灼熱感。「妳……」

 

「發作了嗎??」火鶴紅揚著得意的笑容走向他。「我剛剛將聖水給那女生喝了,現在你一定很痛苦對吧?放心……那點水要不了你的命的,它只會讓你沒辦法行動而已,只要你答應我的要求,我可以讓你吸我的血恢復力量……」

 

阿哩?我怎麼覺得火鶴紅比歐羅更像殺手?現在我還真是為歐羅擔心啊。

 

「我知道了。」歐羅像是痛苦萬分的倒在地上。「我答應妳就是了。」

 

「早答應我不就不用這麼痛苦了?」火鶴紅將手伸到歐羅面前。

 

歐羅顫抖著身體抓住她的手,當他緩緩的將嘴湊上前時,突然間,他轉手上前掐住她的脖子,女生機警的將刀子刺向他,歐羅一閃身隨即將刀子奪了過來。

 

「不好意思,要我喝妳的血,我寧願喝聖水。」

 

「怎、怎麼會?」火鶴紅驚愕又不解的看著他。

 

「妳想問為什麼聖水對我沒有效嗎?」歐羅帶著冷冷的笑容看著火鶴紅。「因為……我是日行者。」

 

『日行者?那是什麼?』狂聽到這話困惑的回頭問我。

 

『吸血鬼跟人類生下的混血兒,擁有吸血鬼的能力還有不怕陽光的優點。』我這時也才理解歐羅能夠在白天活動的原因。

 

「真是可惜啊……妳做了那麼多調查竟然漏掉這一點。」歐羅緩步走向火鶴紅。

 

「不、不要殺我,請你饒了我……」火鶴紅的臉色蒼白的像是一張紙。

 

歐羅迅速出手掐住了她的脖子,嘴裡喃喃念著咒文,當歐羅的手鬆開後,火鶴紅跟著身子一軟倒在地上,之後,歐羅對另一名昏倒的女生也唸了相同的咒文。

 

『他在幹麻?』

 

『消除她們的記憶。』如果我沒聽錯,他剛剛唸的應該是『除憶術』。

 

除去她們的記憶之後,歐羅跟著摀著胸口跪在地上,他的額頭冒著冷汗呼吸也變的急促。

 

『看來那聖水對他並不是沒影響,他只不過是強撐著而已。』我猶豫著要不要上前幫忙他,在這樣的情況下出現,我跟他的立場都會很尷尬吧……

 

「看了那麼久,你還不打算出來嗎?」歐羅調整呼吸之後便往我藏身的草叢走來。「你這傢伙還真有耐心。」

 

『糟糕!他發現我了!!這下該怎麼辦?』我緊張的問著狂。

 

『讓大爺我跟他打一場,本大爺還沒跟吸血鬼打過!』狂在旁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。

 

『你別鬧了!!』我連忙出手將牠緊緊抓住。這可不是單純輸或贏的問題啊!!對方是歐羅耶!他平常對我也都不錯,我怎麼能在他受傷的時候……

 

而且,要是我真的現身在他面前,那往後我跟他該如何相處?被消去記憶事小,說不定他還會遠離我,難得知道在我的身邊有個吸血鬼,我想跟他做朋友啊!

 

「還不出來嗎?」歐羅的聲音再度出現,他現在跟我只有五步的距離。

 

我可不可以出去跟他說我想跟他當朋友,要他不要消去我的記憶?可是要是他不肯怎麼辦?啊!真是好掙扎啊!在我陷入焦急猶豫時,自遠處傳來了談話聲。

 

「今天的宴會真是好好玩……」

 

「對啊,我剛剛有跟夜伢跳舞耶!!」

 

「我也是……」

 

宴會結束了?我聽著傳來的對話推敲著時間,腳步聲自遠處零散的傳來,學生們似乎已經陸續離開宴會場。

 

我的視線再度回到歐羅身上,他此時也正注意著聲音的來源,隨著談話聲越來越接近,歐羅的臉色也跟著凝重,就在我跟他僵持幾秒鐘之後,他快速的轉身離去。

 

呼……得救了……不過,要是他追查的話……應該不可能吧,學校的人數那麼多,他應該查不到是我……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