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我們回到宿舍時,辰役已經將房子整理好,果力多跟歐羅、希杰則是坐在大廳中聊著天。

 

「請一起過來用茶跟點心吧。」辰役對我們招呼著,麗莎跟夜伢笑著加入茶會,而我,則是拖著沉重的步伐往我的房間前進。

 

「迪亞少爺房間裡的東西我已經幫你恢復原位。」辰役走到我身旁跟著我上樓「另外還稍微作了些佈置,希望你會喜歡。」

 

辰役搶先我一步幫我房間門打開,看著已經佈置好的房間,我真是感動的眼淚快要流下來。

 

木製地板上鋪上了長毛地毯,書桌上擺上了一束淡紫色的鮮花,床鋪變的比以前更大更柔軟。

 

「謝謝你!這裡佈置的真是太好了!!」看著那張床,我真想立刻飛撲上去。

 

在經過那兩個惡魔的折磨之後,眼前的辰役真是有如天使一般善良啊!

 

「不客氣,迪亞少爺能夠喜歡這佈置,辰役感到萬般榮幸。」辰役謙遜的回著我。

 

不,我可不只是喜歡這佈置,我簡直是愛死現在這房間了!我開心的在房間走來走去、繞來繞去的打量著。

 

「咦?那燈架……」我發現我的床頭旁邊多了一盞銅製燈架。

 

燈架約有一個人高,燈架的頂端有著一顆鵝黃色的魔法石,一座白色的金字塔將魔法石框在裡面,是一個造型極為罕見的燈架。

 

「我在採購家俱時意外發現了這燈架,我覺得它很適合擺在迪亞少爺的房間,所以就將它買下了。」說到這,辰役緊張的看著我問道。「迪亞少爺……不喜歡這盞燈嗎?」

 

「不!我很喜歡!我覺得它好特別!好漂亮!」我由衷的讚美著。

 

「太好了。」辰役像是鬆了口氣般笑著。「我原先還擔心您會不喜歡呢。」

 

「辰役,真的很謝謝你,你將這房間佈置的太棒了。」我再一次對他道謝著。

 

像這樣貼心又溫和的辰役,我實在無法想像他是殺手家族的管家,印象中管家是一種嚴肅又呆板的工作,他怎麼會想要作這種工作呢?

 

「辰役,我可不可以問你一個問題?」

 

「請說。」

 

「你是怎麼變成歐羅他們家管家的?」

 

「這個……」辰役的臉上突然出現無奈又無辜的表情。「原本我只是前任管家身邊的助手,有一天前任管家突然向主人提出辭呈,主人怎麼勸都留不住他只好叫我接手他的工作。」

 

「為什麼那位管家會突然辭職?」

 

「詳細情形我不是很清楚,聽主人說,前任管家請辭的原因,是因為受到失戀的打擊而離開。」

 

因為失戀離開?這、這會不會太誇張?「那個管家未免也太任性了吧?」

 

「前任管家的確是一位很隨性的人,不過,他可是一位非常優秀的管家,主人手邊大大小小的事情全都是交由他負責,不管什麼問題他都能夠處理的很完美,主人常說他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。」

 

聽起來,辰役對那位前任管家真是非常推崇,因為他的這番敘述,我也對那位厲害又優秀又任性的管家感到非常好奇。

 

「那位管家在歐羅他們家工作很久了嗎?」

 

「是的,聽說前任管家從十五歲就開始擔任管家這職位,他在主人家待了將近三百年。」

 

「三、三百?!那他應該很老了吧?」我訝異的叫著。不過,我心中真正想問的是,他還活著嗎??

 

「老?三百多歲還很年輕啊。」辰役用著極為不解的表情看著我。「我家主人五百多歲身體還是很硬朗,花園的老園丁今年已經九百多歲了,他每天早上還能扛兩袋鉛塊爬山運動呢。」

 

對喔,我都忘記他們是吸血鬼,不能用一般人類的標準去橫量,咦?等等,辰役說他在歐羅他家工作了十多年……那他……

 

「辰役,你幾歲?」

 

「一百三十三歲。」

 

果然,外表是不能評斷一個人的年紀的,他看起來只有二十多歲而已呢。

 

「辰役,謝謝你幫我整理房間,我現在有點累想睡一會。」

 

「好的。」辰役隨即轉身準備離去,走到門口,他突然停下腳步。「請問晚餐時間需要叫你起床嗎?」

 

「不用,要是我睡到一半被人吵醒我的脾氣會很不好,所以你『千萬不要』叫醒我,要是其他人想來找我,請你將他們攔住。」

 

到目前為止,我已經兩天沒睡了,要是等一下睡到一半又有人將我吵醒,我怕我會喪失理智。

 

看見我殺氣騰騰的樣子,辰役連忙點頭允諾。「沒問題,我會跟其他人說不要吵你的。」

 

等到辰役離開之後,我快速衝向我可愛的床,假髮我也懶的脫,睡衣也沒換,就這樣倒在床上睡著,然後……我作了一個怪夢。

 

 

 

「喂!醒醒!別再睡了!快醒醒!」一個聲音在我耳邊吵著。

 

搞什麼?不是說過不要吵我了嗎!?我氣憤的睜開眼睛瞪向對方,一隻穿著背心的兔子出現在我面前。

 

「狂!你幹麻吵我!我很累耶!!」

 

「狂?你是不是認錯人了?我叫做蘿蔔特,不是什麼叫做狂的傢伙。」兔子蘿蔔特從懷中拿起一個懷錶看著。「糟糕!我的約會要遲到了!真是……」

 

蘿蔔特?約會?現在是什麼情況?我將視線從兔子身上移開望四周張望了下,我發現,我的房間不見了,取而代之的是……一望無盡的草原……

 

哇哩咧!這裡是哪裡?我不是在房間睡覺嗎?我連忙跳了起來查看四周。「為什麼我會在這裡?」

 

「我怎麼知道為什麼你會在這裡?總之,你要睡覺回家去睡不要睡在這邊,要不然,等一下大象們出來運動時你會被踩扁的。」

 

「大、大象?什麼大象?」

 

「天啊!沒想到你竟然連大象都不知道!」兔子蘿蔔特用著極為驚訝的表情看著我。「大象就是大大隻的、鼻子長長的、耳朵大大的動物啊!!」牠開始在我面前比手畫腳模仿起大象來。

 

廢話!誰不知道大象長什麼樣啊?我的問題是,為什麼會有大象!!

 

「我──」才要開口,兔子便打斷了我的話。

 

「糟了!要遲到了!我要走了!!」兔子蘿蔔特急忙跑進一棵樹的樹洞中。

 

「喂!你不要走阿!你還沒跟我說我要怎麼回去!」

 

我連忙跟著牠鑽進樹洞中,沒想到,樹洞裡竟然是一個無底洞,進入之後我便開始往下掉,途中還見到四周有幾個蛋糕、水果、茶杯、茶壺在身邊飄,我順手將它們一個個接起來。

 

「碰!!」穿過長長的隧道之後,我掉到一個軟軟的沙發上。

 

「歡迎光臨!」希杰的臉出現在我面前。

 

「希杰?怎麼你在這裡?」

 

「希杰?不,我叫做瓢蟲不叫做希杰,歡迎你來參加我們的下午茶餐會。」

 

「瓢蟲?下午茶餐會?」我楞楞的看著牠,這才發現牠是一隻有著希杰的臉孔的大瓢蟲。

 

「你帶這些東西不是要來參加餐會的嗎?」瓢蟲看著我手上的點心跟茶具問著。

 

「其實……我迷路了,你可以跟我說要怎麼離開這裡嗎?」

 

「別急、別急,既然來了就在這邊跟我們一起吃下午茶吧!」瓢蟲將我手上的東西接了過去,一樣樣擺放在一旁披了白色餐巾的長桌上。

 

「今天的茶會很有趣喔!笑笑貓跟蘿蔔特都會來呢!!」瓢蟲邊佈置餐桌邊對我說著。

 

笑笑貓?我呆呆的坐在餐桌旁,完全不知該做什麼反應。

 

「今天有新客人啊?」一個溫和慵懶的聲音出現在我旁邊的座位。「你好,我是笑笑貓。」

 

「歐羅?」看著身邊的黑貓,我又再度愣住了。

 

天啊!!這到底怎麼回事?為什麼歐羅會變成貓?我真是越來越混亂了。

 

「不好意思、不好意思,我遲到了。」先前遇見的蘿蔔特出現在另一旁的位置。

 

「大家一定口渴了吧!先喝杯花茶吧!」瓢蟲說完後,茶壺一蹦一蹦的跳到我們面前將茶杯斟滿茶。

 

「糖罐也為大家加點糖吧!」瓢蟲的話剛說完,小糖罐跟著跳到我的面前開始一匙一匙的在我的花茶裡加砂糖。

 

「夠了、夠了。」看到它加了三匙糖粉進去杯子裡,我連忙跟它喊停。

 

「吃吃看我今早到森林裡摘的水果吧!很好吃喔!!」瓢蟲將一籃鮮紅的小蕃茄遞到我面前。

 

我伸手拿了一個往嘴裡送,那果子的味道酸酸甜甜的,除此之外,果子好像還多了點蜂蜜的滋味。「真好吃,這是什麼蕃茄?我怎麼從來沒吃過這樣的蕃茄?」

 

「你、你把它的種籽吃進去了??」瓢蟲以及蘿蔔特、笑笑貓瞪大眼睛看著我。

 

難道吃蕃茄還要吐籽的嗎??「怎麼了?」

 

「這是綠森林的蜂蜜果,它的種籽不可以吃的!!」

 

「如果吃下去會怎樣?」看牠們那麼著急的樣子,我也開始擔心了。

 

「我聽人家說如果把蜂蜜果的種籽吃下去的話,那個人的頭上會長西瓜!!」

 

「啥?西瓜?你們別跟我開玩笑了?」我完全不相信的笑著。這種事情怎麼可能發生啊,想騙人也要說個實際點的事情吧!

 

「你自己看吧。」笑笑貓遞給我一面鏡子。

 

雖然不相信,但我還是將鏡子接過來了,看著鏡中的自己,我意外的發現……我的頭上真的長出一個拳頭大小的西瓜,而且似乎有越長越大的趨勢。

 

天啊!這是真的!這竟然是真的!我驚慌的大叫。「怎麼辦?我不要長西瓜啦!西瓜那麼重!快幫我想辦法解決啦!!」

 

笑笑貓瞇著眼想了會。「你到森林裡去找哲學蟲吧!牠是我們這裡懂最多的人,說不定牠可以幫你。」

 

「哲學蟲?我要怎麼去?」聽見事情可以解決,我又驚又喜的追問。

 

「我畫地圖給你。」兔子蘿蔔特將桌巾撕了一角下來,手指沾著果醬開始在上面畫圖,然後兔子將桌巾遞給我。「你照著上面的路線走就可以了,不過你動作要快一點,要不然果醬就要被螞蟻吃光了。」

 

螞蟻?為什麼會有螞蟻?我低下頭看著桌巾,在桌巾的四個角落各有一隻小螞蟻正在吃著果醬,就像是行動計時器一般。

 

「謝謝。」抓緊地圖,我連忙往森林裡跑去。

 

在哪裡?地圖上的標示明明是這裡,可是我怎麼連一條蟲都看不到?我在森林裡東繞西跑了一陣子,卻怎麼都找不到牠們說的那隻蟲。

 

「糟糕了,地圖就快要被螞蟻吃光了!」我看著果醬地圖被啃的只剩下一點點,心裡跟著急躁不安起來。「怎麼辦?怎麼辦?地圖消失之後我就會迷路了。」

 

「叮!叮!果醬吃完了、果醬吃完了,你迷路了,哈、哈、哈!」四隻螞蟻聚在桌巾中央像是惡作劇般嘲笑著。

 

天啊!!我竟然被螞蟻欺負!這是什麼世界啊!「去你的!你們真是沒良心!竟敢把我的地圖吃掉!欠揍!!」

 

「生氣了、他生氣了,快溜、快溜,溜溜溜!!」螞蟻背上突然長出翅膀飛了起來。

 

「你以為你們會飛就逃的了嗎?!」我的心中燃起一股怒火,我開始在森林裡追殺著螞蟻。

 

跑著跑著,我發現我跑到一個長滿巨大香菇的地方,那幾隻螞蟻已經不見蹤影。

 

這裡是哪裡?我到底在哪裡?看著身旁一朵朵比我還高大的香菇,我不知所措的呆住了。

 

「我受夠了!我要回家!放我回去!!」我不滿、沮喪、生氣的咆嘯著。

 

「喂……要叫到別的地方去叫,別吵我睡覺。」幾個空心的煙圈自我頭上飄下,我跟著抬頭往上看,發現那些煙圈是從我旁邊的香菇頂上冒出來的。

 

香菇上面有人?發現身邊有人,我急忙的向對方詢問道。「我想找哲學蟲,請問你知道牠嗎?」

 

「知道……也算不知道……」

 

喂……那你到底知不知道啊!!「你……知道牠在哪裡嗎?」

 

「牠在一個……我知道可是你不知道的地方。」

 

廢話!我當然不知道所以才會問你啊!我氣憤的瞪著聲音的出處,香菇頂上不斷冒出一個個煙圈,可是我卻瞧不見說話的人。

 

冷靜,我要冷靜,萬一跟那個人了吵起來,他一生氣不肯跟我說,那我就慘了。我壓抑著怒意、保持著禮貌的語氣再次問道。「可以請你告訴我,哲學蟲在哪裡嗎?」

 

「牠在一個離你很近,可是你卻找不到的地方。」

 

……再跟牠說下去我看我會瘋掉,我看我還是去找別人問吧。才剛想離開,我突然發現腳邊聚集了很多小香菇。

 

奇怪?剛剛我旁邊有香菇嗎?我瞧著它們困惑的想著。

 

「好痛!!」腳踝冷不妨的傳來一陣痛,好像被某樣東西咬了一口。

 

「小心啊,不要被小香菇咬到喔。」伴隨著聲音,幾個煙圈又從上頭飄下來。

 

什麼?香菇會咬人?可惡的東西!竟敢咬我!我舉起腳狠狠的將它們踢飛。

 

「被小香菇咬到會縮小,你趕快吃大香菇開的花吧。」

 

縮小?我轉身瞧著週遭環境,原先高度只到小腿的雜草,現在已經變成在我的腰部了,我連忙四下找尋著那人所說的花,最後,我在頭頂上方發現幾朵自大香菇頂上垂下的菊色小花。

 

「我、我摘不到。」嚐試的跳了幾下,卻怎麼也搆不到那些花。

 

「笨蛋,你不會踩著那些煙圈爬到大香菇頂上啊?」

 

煙圈??這才發現剛剛飄下的煙圈排成了階梯狀。

 

這……真的可以踩嗎?還沒見過有人將煙圈當成階梯的。

 

我小心翼翼的試踩了一下,發現煙圈雖然柔軟可是卻非常有彈性,就像是果凍一樣。

 

踩著煙圈一個個跳了上去,到達大香菇頂上時,我發現一隻巨大的毛毛蟲躺在上面,一個個煙圈自牠旁邊的煙斗冒出。

 

「夜伢!?」

 

「小伙子,你認錯人了,我不叫做夜伢。」

 

是啊……他不是夜伢,牠是一個有著夜伢的臉的毛毛蟲。「你是哲學蟲?!」

 

直覺上,我認定牠就是瓢蟲他們說的那隻蟲。

 

「你好。」哲學蟲對我點頭打招呼。

 

「剛剛我問你的時候,你幹麻不說你就是哲學蟲啊!!」這傢伙分明是在耍我嘛!可惡!

 

「哲學蟲不是我的名字,這只不過是別人給我的稱號。」哲學蟲懶洋洋的回著。

 

「那、那為什麼我問哲學蟲在哪裡的時候,你回答說,在一個你知道可是我不知道的地方?!」

 

「我當然知道我在哪裡,問題是,你不知道我在這裡。」

 

靠!硬掰是吧?這可惡的傢伙!算了!還是先解決頭上的西瓜要緊。在談話中我發現我的頭越來越重了。

 

「我剛剛不小心吃了蜂蜜果的種籽,吃了以後我的頭上長出西瓜來了,你可不可以幫我想辦法把西瓜弄掉?」

 

「把它拔下來不就好了?」哲學蟲伸手將我頭上的西瓜給拔了下來。

 

呃?這麼簡單的方法我怎麼沒想到?

 

「咚!咚!咚!」哲學蟲將西瓜拿在手上敲著。「嗯……好像熟了。」

 

「你……該不會是想要吃這個西瓜吧?」那可是從我的頭上長出來的耶!這種東西能吃嗎?

 

「不是,我只是在看牠們是不是要出來了。」

 

「牠們?牠們是誰?」

 

「你自己看吧。」哲學蟲將西瓜掰成兩半,十幾隻有著跟彩虹一樣顏色的小螃蟹跑了出來。

 

「西、西瓜生出螃蟹了!!」我驚呼、我訝異、我……又呆住了。

 

「牠們不叫螃蟹,牠們是雲。」

 

「雲?」怎麼看都是螃蟹啊,以為我沒吃過螃蟹嗎?隨便唬我。

 

「你仔細看,牠們等一下就變成雲跑到天上去了。」發覺我一臉不相信的模樣,哲學蟲又跟著對我說著。

 

見鬼了,螃蟹會變成雲?這我倒要好好看看!!

 

「噗!噗!噗!噗!」幾隻螃蟹突然開始放出白色的屁,那些屁圍繞在螃蟹身邊,沒多久就整隻螃蟹包了起來。

 

牠們……會不會被自己的屁給薰昏啊?我現在還真是有點擔心小螃蟹們。

 

當那些小螃蟹被屁給包的不見蟹影之後,牠們一個個緩緩的飄上天空。

 

「牠們……真的飛走了……」

 

奇蹟,真是奇蹟啊!我一直以為雲是由小水滴形成的,我現在才知道我錯了!原來,原來雲是由屁變成的!這樣的打擊讓我的腦袋一片空白,完全無法思考。

 

「別難過,孩子長大了總是會離開母親的。」哲學蟲拍拍我的肩膀,像是在安慰我。

 

牠們要離開關我啥事?幹麻說的一副好像牠們是我生的一樣?呃……等等,螃蟹從西瓜裡面生出來,那顆西瓜是從我頭上長出來的,那就等於說……我是西瓜的媽媽,西瓜是螃蟹的媽媽,那、那些螃蟹是我的孫子?天啊!不會吧!經過一番推論之後,我得出這個結果。

 

「糟了,蒙面蝙蝠出現了。」哲學蟲看著天空語氣轉為緊張。

 

蒙面蝙蝠?我轉頭看著天上,發現東方有一群頭戴黑色紗布的蝙蝠出現,牠們像是一片黑雲般朝這邊飛來。

 

「蒙面蝙蝠最喜歡吃雲,那些雲等一下就會被牠們吃掉了。」

 

什麼?那些死蝙蝠要吃我的孫子?這怎麼可以!!「要怎麼樣才能趕走牠們?快幫我想辦法!!」

 

「這個嘛……牠們在天上,根本無法將牠們打下來。」哲學蟲低著頭沉思了會。「對了,你可以到火焰山找鐵扇公主,我聽說她的芭蕉扇力量非常強大,我們可以用扇子將蝙蝠搧走。」

 

「火焰山在哪裡?」聽哲學蟲這麼說,我著急的追問。

 

「在那邊。」哲學蟲指向西方遠處層層疊疊的山峰。「只要經過七座山、兩個大湖就到了。」

 

七座山?兩座湖?「別開玩笑了!到那邊至少要花上幾個月或者幾年的時間吧?到那時候螃蟹牠們早就被吃完了!!」

 

「莫急、莫慌、莫害怕。」哲學蟲慢條斯理的抽著煙斗。「著急,是不能解決問題的。」

 

莫你個大頭鬼!!螃蟹不是你生的你當然不著急啊!「蝙蝠快要飛過來了,你要我怎麼能不急?!」

 

「放心,蒙面蝙蝠的行動非常緩慢,牠們要飛到雲的身邊至少還要三個小時。」

 

「三個小時也不夠我跑去借扇子啊!」我再一次吼著。

 

「我可以借給你我的交通工具,有了它,你只要半個小時就能到達火焰山。」

 

「真的嗎?」聽哲學蟲這麼說,我總算得到一線希望。「你的交通工具在哪?快借我!」

 

「它已經在你旁邊了。」

 

我旁邊?左右張望了下,發現我的右手邊出現了……「兩個冒著火焰的輪子?」

 

我的眼睛應該沒有花掉吧?我眨眨眼再看一次,依舊是兩個冒著火的輪子。

 

「很貼切的形容詞,不過,更正確的來說……」哲學蟲喳吧喳吧的抽著煙斗說道。「它的名字叫做『無敵風火輪』。」

 

什麼?這、這就是傳說中能日行千里的無敵風火輪?!沒想到我竟然能親眼見到它!!此刻的我,心中泛著無比的感動。

 

「還站著做什麼?你不是急著要去借扇子?」哲學蟲催促著我。

 

話是這麼說沒錯啦……可是……「輪子在冒火耶……」

 

說不定還沒到那邊我的腳就被烤焦了。

 

「別害怕,那個火只是裝飾用的。」

 

呃?沒想到火還能用來作裝飾?了不起、了不起。

 

既然火是裝飾用的,那我自然就不擔心啦~~我飛快的站上『無敵風火輪』,朝著火焰山迅速衝去。

 

我衝、我衝、我衝衝衝~~~~~~

 

風火輪載著我到達一個洞口前,站在洞口前東張西望了一會,猶豫著該怎麼進去借扇子。

 

聽說那是鐵扇公主最心愛的寶物,她會願意借我嗎?

 

「是誰站在外面?」洞裡面突然傳出質問的聲音。

 

「你好,請問鐵扇公主在嗎?」我用著極為禮貌的語氣問著。

 

「……」裡面的人沉默了好一陣子。

 

奇怪?該不會我找錯地方了吧?

 

「找我有什麼事?」突然間,面前出現一個女生。

 

「果力多?」這傢伙什麼時候變成女的了??

 

聽我這麼叫,那女生跟著皺起眉頭。「你到底是要找本公主,還是要找那個叫作果力多的人?」

 

「對不起,我認錯人了,妳跟我一個朋友長的很像。」

 

「哦?你的朋友跟本公主長的很像?」鐵扇公主瞪大雙眼逼近我。「那個人的舉止有本公主這般優雅?那個人的肌膚有像本公主一樣白皙如雪、吹彈可破?那個人比的上本公主的冰清玉潔、聰明穎慧?那個人……」

 

看著她一直嘰哩刮啦的逼問,我暗暗的抽了口冷氣,要是讓她這樣逼問下去,我根本趕不回去救我的小螃蟹啊!

 

「沒有。」我連忙插嘴堵住她的質問。「剛剛是我眼花看錯,現在仔細一看,你們兩個根本就不一樣,妳的皮膚比他好,妳的氣質比他高雅,妳的眼睛比他漂亮,他根本不能跟妳比!」

 

「嗯,這還差不多。」鐵扇公主像是對這個答案感到極為滿意。

 

呼……她跟果力多的個性還真像。我冷汗冒三滴。

 

「你找本公主有什麼事?」

 

「我、我想要跟公主借芭蕉扇。」

 

「你要跟我借芭蕉扇?」鐵扇公主斜著眼瞄著我。「是誰跟你說,你可以來我這邊借扇子的?」

 

糟糕!她好像不高興了。看著她的表情我心底暗叫不妙。「真是很對不起,初次見面就說這麼無禮的話,我也知道芭蕉扇是公主的心愛之物怎麼能夠說借就借呢?不過我真的很需要妳的幫忙……」

 

我連忙將事情的全部經過跟她說了一遍,希望她會願意幫助我。

 

「那隻蟲說要你來跟我借扇子?我就一定要借嗎?」鐵扇公主冷哼一聲,臉上明顯表示出『憑什麼要本公主幫你』。

 

慘了,要是她不借我扇子,我的螃蟹孫子就……對了,要是她的個性跟果力多一樣……我腦中突然閃過一個點子。

 

「公主,妳可別小看那隻蟲,牠可是最博學多聞的一隻蟲呢!很多人有事情都會去請教牠喔!而且牠還說公主妳……」說到這邊,我故意停頓下來測試她的反應。

 

「牠說本公主什麼?」一聽到跟自己有關,鐵扇公主急忙的追問著。

 

「牠說公主妳是牠聽過最善良、最熱心助人、最溫柔美麗的公主,牠說只要別人有求於妳,妳一定會幫忙,所以牠才會要我來跟你借扇子,不過,看來這次哲學蟲是說錯了,我早就跟牠說扇子是公主最心愛的東西,公主怎麼會借人呢?就算公主再熱心、再善良也總會有不想幫忙的時候嘛……」

 

「誰說我不借的?」鐵扇公主聽到這裡,她的態度立刻改變。

 

「真的嗎?公主真的願意借我扇子?」嘿嘿!計劃成功。

 

「這……我也很想幫你這個忙,只是……」鐵扇公主遲疑了會才說出她的理由。「我的扇子前幾天被我的孩子戳破了一個洞,現在還在修理呢。」

 

不會吧!這會不會太巧了點??「這下該怎麼辦?要是沒有扇子……」

 

「別洩氣,除了芭蕉扇之外我還有另外一樣可以克制蒙面蝙蝠的東西。」鐵扇公主臉上揚得意的笑容

 

她攤開手掌,口中喃喃念著咒文,她的手突然發出亮光,光芒散去後,一件物品出現在她手中。

 

「這是……」看著那熟悉的東西,我遲疑了。「蒼蠅拍??」

 

「這可不是普通的蒼蠅拍,它的名字叫做『劈哩啪啦蒼蠅拍』。」鐵扇公主一臉驕傲的解說著。「你只要對著蝙蝠用力一拍,牠們馬上被拍成肉餅。」

 

原來,這就是傳說中『霹靂電蚊拍』的前身,『劈哩啪啦蒼蠅拍』!

 

「沒想到公主竟然願意將這寶物借我!真是太謝謝公主了!!」我的眼中泛著感激的淚光,連連向公主道謝。

 

「小事一件,你就快帶著『劈哩啪啦蒼蠅拍』回去救你的孫子吧。」

 

「謝謝,公主的大恩大德,我會永遠銘記在心。」

 

揮淚告別公主之後,我又站上無敵風火輪飛快的衝回去。

 

「我回來了!!」

 

「扇子借到了嗎?」哲學蟲問著我。

 

「沒有,不過公主借我這把劈哩啪啦蒼蠅拍!她說這是專門用來對付蝙蝠的。」

 

「那你就快將那些蝙蝠拍下來吧,牠們已經快要吃掉那些雲了。」

 

轉頭一看,我發現那些蝙蝠已經在雲的旁邊了。

 

該死的!想吃我的孫子?看我一個個將你們打成肉餅!!連忙揮著蒼蠅拍往天空跳去。

 

我拍!我、我拍!!我……拍、不、到!該死!蝙蝠們的位置太高了!不管我怎麼用力跳都搆不上。

 

「怎麼辦?我打不到牠們!!」我連忙跟哲學蟲求救,轉過頭去時,發現牠已經不在了。

 

不會吧!牠什麼時候跑掉的?現在我要怎麼辦?我著急的看著天空,那些蝙蝠已經開始吃起雲來了。

 

不要啊!不要吃我的孫子!!!我心痛的叫著。

 

 

正當迪亞在惡夢中跟蝙蝠搏鬥時,窗戶的門被打開了,一道黑影潛入房內,看著床上熟睡的她,那人的眼中露出冷光。

 

「臭小子,上次被你壞了我的好事,你就拿你的命來贖罪吧!」蒙面人一步步的走近床邊,從懷中抽出一把匕首,舉高了手,準備往迪亞的心臟刺去。

 

「不要吃掉螃蟹!!」

 

床上人突然大喊一聲,隨即發出一個魔法咒語,蒙面人反應不及便被魔法咒語給轟到牆壁上,蝙蝠的原形隨及顯現出來。

 

「該死!!」正當蝙蝠想衝過去咬死迪亞時,牠發現自己動彈不得,牠吒異的看著包覆住牠的魔法。「這是……困魔咒???」

 

床上的人此刻也醒了過來,他的眼睛含著淚光,臉上的表情更是充滿憤怒與殺意。

 

 

嗚……我、我可愛的孫子都被吃掉了。看著粘在牆上的蝙蝠,我生氣的大吼著。「為什麼?為什麼你要吃掉螃蟹?!」

 

「螃蟹?」蝙蝠滿頭的困惑。「你少胡說,我怎麼可能吃螃蟹。」

 

「還狡辯!!我親眼看見你跟你的同伴將牠們吃光的!!」該死的!我的蒼蠅拍呢?

 

我四下找來找去,全都不見蒼蠅拍的蹤影,隨後,我瞧見了床邊的燈架便順手抓起它。

 

「你這該死的傢伙!我要為螃蟹們報仇!!」

 

我火速衝到蝙蝠面前,拿著燈架開始海扁蝙蝠。

 

「住手!我沒有吃螃蟹!我真的沒有!!!」蝙蝠不斷的哀嚎著。

 

「發生什麼事了?」其他人聽到騷動聲出現在房門口。

 

看見迪亞抓著燈架海扁蝙蝠的樣子,眾人全都愣住了。

 

迪亞少爺的起床氣還真大……還好剛剛少主人說要上來找迪亞少爺時我即時制止。辰役看著牆上蝙蝠的慘狀,心中突然感到有些不忍。

 

「迪、迪亞……你還好吧?」麗莎還是第一次見到迪亞抓狂的模樣。

 

「麗莎,牠……牠把人家螃蟹吃掉了!!」見到麗莎出現,我丟下燈架跑到她身邊哭訴。「小螃蟹那麼可愛,牠竟然吃掉牠們……」

 

「好、好,我知道了,別難過了。」見我泣不成聲的模樣,麗莎雖然不明究理但也跟著拍著我的肩膀安慰著。

 

「既然牠吃掉你的螃蟹,那我們也將這隻蝙蝠煮來吃好了。」夜伢語調冰冷,眼神然著熊熊的怒火。死蝙蝠,竟敢讓我老婆哭成這樣?我要將你剁成肉醬!!

 

「夜伢大哥,蝙蝠好吃嗎?」希杰楞楞的問著夜伢。

 

「當然好吃啊。」夜伢嘴邊露出冷笑。「蝙蝠料理可是科瓦多國的一道名菜呢。」

 

「對耶!我有聽說過這道菜。」麗莎一提到吃的整個人就激動了起來。「聽說蝙蝠的內臟用滷的很好吃,我還聽說牠的肉比雞肉還嫩。」

 

「那──」希杰側著頭想了想。「我們就請餐廳的大廚幫我們滷蝙蝠腸、滷蝙蝠心、滷肝……蝙蝠的肉用烤的好不好?然後上面還要再塗上一層甜甜的蜂蜜。」

 

「好啊、好啊!聽起來好像很好吃耶!!」聽到希杰所說的話,我興奮的抹去眼淚點頭附和。

 

「這種來歷不明的東西,本公子可不想吃。」果力多不屑的冷哼一聲,隨即轉身打算離去。

 

「對了,我還聽說蝙蝠料理對養顏美容很有幫助喔!」麗莎眼中發出閃亮亮的光芒。「吃完之後皮膚會變的比較光滑!」

 

「咳咳!」果力多迅速出現在我們身旁。「既然是難得一見的名菜,本公子也順便品嚐一下好了。」

 

然後,我們幾個便聚成一個小圈子討論著如何吃蝙蝠,肚子還不時發出『咕嚕咕嚕』的聲音,邊說,我們還邊用著飢渴的眼神打量蝙蝠,在我們的討論聲與眼神的『關愛』之下,那隻蝙蝠很配合的──嚇的臉色發白、口吐白沫暈倒了。

 

「不好意思,打斷你們的談話一下。」辰役突然出聲。

 

「什麼事?」眾人全轉頭看他。

 

「辰役也想吃嗎?你想吃哪個部位?」希杰一臉興奮的問著他。

 

「先聲明,蝙蝠的眼睛本公子已經定下了,你可別說你想吃眼睛啊。」果力多搶先說著。

 

「呃……我、我可不可以將蝙蝠帶回去?」看著眾人一臉興奮期待的眼神,辰役顫抖的說出他的請求。

 

「……」眾人沉默,一股是死保護食物的殺氣頓時充斥整個房間。

 

「你的野心真大,竟然想獨吞這隻蝙蝠?」果力多瞇起眼語氣冷硬的道,他的臉上出現難得一見的嚴肅。

 

「不、不是啦……」面對眾人強大的殺氣,辰役怯怯的退了一步。「因為牠攻擊我家少主人,所以我必須將牠帶回去盤問,希望你們能諒解。」

 

辰役的話,讓我們火焰般的目光一致瞪向歐羅,歐羅的表情跟著僵住了,他的額頭上連帶冒出一滴冷汗。

 

「辰役,我的房間想換個佈置,你來幫我一下。」歐羅抓著辰役迅速逃離現場。

 

他們倆人走了之後,我們又繼續討論蝙蝠料理的內容。

 

最後,我們還是沒有吃到蝙蝠大餐,因為辰役趁著我們討論料理方法時,他偷偷潛進屋內將蝙蝠帶走了。

 

掯!到手的蝙蝠竟然被偷走!!眾人為了這件事情怨恨了好幾天。

 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