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火速的衝出會場回到宿舍,當我看見我那可愛的床鋪時,我的心中充滿了無比的感動!!

 

可愛的床!我終於、我終於回到你身邊了!你一定很想我吧!!我快速的將長刀、斗篷丟到一邊,飛快的衝到床上躺平。

 

不過,就當我快要睡著時,隱隱約約感受到身邊出現一道視線。

 

奇怪?怎麼覺得好像有人?本來我是不想理會的,不過,我腦中突然閃過下午蒙面殺手的話。

 

多管閒事的傢伙!下次我會一併解決你!!

 

一想到這裡,我昏昏沉沉的腦袋突然清醒,我連忙從床上跳起一把抓起旁邊的長刀。「是誰?!」

 

原本關著的窗戶被打開來,窗戶邊出現一個蒙面人。

 

真的來報仇了?!我無奈的看著對方。「喂!就算你想報仇至少也要等明天再來吧?你會不會太心急了一點?!」

 

「報仇?」蒙面人楞了一下,眼神逐漸轉為憤怒。「原來是你打傷我少主人的!」

 

阿哩……原來他不知道是我啊?豬頭!我幹麻要自己承認哪!沒想到那隻蝙蝠竟然派手下來,真是卑鄙!「他不是說要自己解決我嗎?幹麻叫你來?」

 

「少主人的事就是我的事,對付你這傢伙,用不著少主人出馬!!」蒙面人拿著雙刃向我殺來。

 

緊接著,我跟蒙面人展開了一場大混戰,本來我是想招換狂附身幫忙的,可是招喚咒語使用的有效範圍是一百公尺之內,而會議場……剛剛好位於宿舍一百零二公尺的地方。

 

天意!這真的是天意啊!!

 

「弦之一字刀!!」一刀子劈去,我可愛的書桌被我劈成了兩半。

 

「水舞雙刃!」對方發動攻勢反擊,他的刀刃化成兩道水柱向我襲來。

 

「空龍斬!」我對著蒙面人攻來的招式正面迎擊,兩個招式相撞引出了一股強大的暴風,強風席捲著整間房間,書架、衣櫃、桌子、椅子全慘遭暴風肢解破壞、無一倖免。

 

我的書、我的衣服……「喂……我們可不可以出去外面打?」

 

「你想趁機脫逃嗎?」蒙面人飛快的向我攻來。

 

我才不是想脫逃!我只是想到打完之後我還要清掃房間,那實在是很累人啊。我的心頭升起一股無奈感。

 

我跟蒙面人就這樣一來一往的攻防著,時間一拖久,我也開始覺得吃力了起來。

 

該死的!這傢伙怎麼這麼厲害啊?!照目前的情況看來,要是我不趕快想個辦法我很有可能會被他殺死。

 

對了!狂的必殺招式!!可是,我使出那招的成功的機率不到三成……

 

「紅月幻影!!」蒙面人的雙刃在半空中兜圈飛舞著,接著雙刃化成了無數個月形刀影攻擊著我。

 

嗚!好痛!!我的手臂、雙腳被割了無數道傷口。

 

這可不是競技塔,要是被殺死了那我可是重生不了!不管了!使出那招試試吧!!

 

「八魁殺!!」這個招式是由螣蛇而來,出刀快速而且招招直擊要害,被刀子刺中的地方會因為刀氣而裂開一個洞,是一個會讓對方變成蜂窩的絕狠招式。

 

「碰!」刀氣將牆壁擊出了數個洞,薄霧般的灰塵瀰漫在房間裡。

 

擊中了嗎??我警戒的四處察看著。

 

「受死吧。」蒙面人的聲音冷冷的自我身後出現。

 

失敗了!我要被殺了!心頭一涼,立刻使出招式反擊。「螣蛇!!!」

 

銀白色的刀蛇蜿蜒飛舞,刺向我的雙刃被巨蛇擋開,張著大口,銀蛇狠狠的咬向蒙面人,突如其來的反擊讓蒙面人應變不暇,硬生生的接下了這一擊狼狽的摔倒在地,身上的衣服被劃出了無數道刀口,原本用來蒙住臉的面巾碎成了數塊飄散在空中。

 

我的面前出現一名有著銀白短髮的年輕男子,他的皮膚如雪一般白皙,橙色的雙眼近似深秋的楓紅。

 

天啊!這麼帥的男生竟然是那隻蝙蝠的手下?這實在是太、太浪費了!!

 

 

「迪亞!你沒事吧??」夜伢跟其他人神色緊張的出現在房門口。

 

在會議結束後,他們邊聊天邊走回宿舍,就再快到宿舍時,眾人突然聽見激烈的打鬥聲,他們抬頭往聲音來源一瞧,只見迪亞的房間有兩道人影晃動,外牆的牆壁則是出現了一個大洞,於是,所有人急忙衝回宿舍查看。

 

「這裡──」麗莎楞楞的看著房內。

 

書桌成了兩半,牆壁開了一個大洞,衣櫃、椅子、床鋪……全毀,唯一能夠算是完整無缺的東西……就只有地板了。

 

「迪亞哥哥你沒事吧?」希杰緊張的詢問著。

 

「沒事。」

 

「辰役,你怎麼會在這裡?」歐羅驚訝的望著銀髮男子。

 

「少主人。」辰役見到歐羅,連忙快步走到他身邊。「我聽說您受傷了,您沒事吧?」

 

「我沒事,不過……你們究竟發生什麼事?」歐羅困惑的看著我跟辰役。

 

「請恕辰役失職。」辰役像是懺悔般跪在歐羅面前。「我本來想要教訓他為您出口氣的,可是卻反而敗在他手下……辰役有辱少主人家的名聲,請少主人懲罰!」

 

「你說的少主人是……歐羅?」雖然已經知道答案,不過我還想再確認一次。

 

「無理的傢伙!竟敢直呼少主人的名字!」原本一臉委屈的他現在轉而瞪大雙眼、咬牙切齒的望著我。「敗在你的手下算我能力不佳,但是!你傷害少主人的這筆帳我日後必定加倍奉還!!」

 

「辰役。」歐羅無奈的看著他。「誰跟你說傷我的人是他?」

 

「是他剛剛親口承認的。」辰役回答歐羅之後轉而看著我。「聽說少主人受傷時,我急忙趕到學校想要探望您的傷勢──」

 

「等等,既然你要找的人是歐羅。」夜伢滿臉狐疑的打斷他的話。「為什麼你會出現在迪亞房間?」

 

「因、因為……」辰役的臉掠過一絲尷尬。「我忘記少主人的房間是哪一間,剛好看見這裡燈光亮著,所以跑就進來……想問他知不知道少主人的房間……」

 

原來……他闖進我房間是要來問路的?此時,我真是感到極為無奈。

 

「不過,也正因為這樣,我才知道這個人就是傷害少主人的兇手!」說到這,辰役馬上又表情嚴厲的看著我。「是他親口跟我承認,他是傷害少主人的人!!」

 

「……」面對這場烏龍,眾人無言以對。

 

「他跟你說了什麼?」夜伢好奇的追問著。

 

「他說,就算想報仇也要等明天再來,還問我為什麼少主人不親自出馬……」

 

誤會,一切都是誤會啊……我無奈的對辰役澄清著。「那時候我以為你是那隻死蝙蝠要來找我報仇,所以我才會那麼說。」

 

「死……蝙蝠?」辰役楞楞的看看我又看看歐羅。「別以為你將罪名加在別人身上你就能脫罪,現在我少主人在這邊,你想賴也賴不掉!!」

 

眾人將視線集中在歐羅身上,而我,就像是等著他宣判的嫌疑犯。

 

「不是他。」歐羅法官簡潔、迅速明瞭的判決出現。

 

「少──」辰役的驚愕無比的看著歐羅。

 

「殺我的另有其人,迪亞是我朋友而且他還救了我。」歐羅無奈的對我笑笑。

 

「這、這……」辰役張口結舌的楞了會,隨後他向我行禮賠罪。「真是非常抱歉!因為我愚蠢的判斷,竟然差點傷害了少主人的救命恩人!請恩人責罰我吧!!」

 

「這只是一場誤會,沒關係。」老實說,現在我只想要快點結束這場鬧劇好好睡上一覺,才剛要睡著就被吵醒,還被迫跟他打了一場,現在的我已經精疲力盡,整個人快要虛脫……

 

「不,請別原諒這麼愚蠢又莽撞的我,我實在應該要受到嚴厲的處罰,請恩人不要客氣,儘管責罰我吧!!」

 

「沒關──」正當我想開口說話時,一個憤怒的聲音打斷了我。

 

「你以為責罰你就能將事情解決嗎?」果力多現身在我們面前,環顧房間之後他的表情變的非常沉重。

 

糟糕!果力多沒說話,我都忘了他的存在。我擔心的看著果力多。

 

「你別以為這只是一個房間被毀了。」果力多眼神凌厲的瞪著我跟辰役。「你知不知道剛剛因為你們打鬥所產生的灰塵、碎瓦片有多少?那些東西可不只是出現在這房間,它們會隨著風在房子內四處飄動,也就是說,現在整間屋子已經被你們弄、髒、了!!」

 

「對、對不起。」我也不想打啊,我是無辜的。

 

「說對不起有用嗎?你們知不知道清理房子要花費多少的時間跟精神?知不知道要是我為了清掃而放棄睡眠,這對我的健康會有多大的影響?要是沒有健康的身體,那就算作再多的保養也沒用,睡眠跟健康對保養很重要,你們知不知道?!」

 

「知、知道。」我跟辰役乖乖的回著。現在的果力多可是充滿了殺氣啊!!

 

「為了懲罰你們,我要你們今晚將房子打掃乾淨!!」果力多冷冷的看著我們。「明天我會進行驗收,一定要掃到我認為乾淨為止。」

 

說完話,果力多便氣憤的離開了,我楞在原地哀怨的看著他的背影。

 

要用你這個超級潔癖男的標準來衡量?!那我就算清上三天三夜你也一定不滿意的啊……我的心已經涼了一半了。

 

「真是很對不起,這一切都是我的錯,這房子交給我一個人清掃就可以了。」辰役滿臉愧疚的跟我說。

 

本來就是你的錯!不過,要將這麼大的房子交給他一個人清掃,實在是太殘忍了。「沒關係,破壞房子的事情我也有份,我們一起掃吧。」

 

「不要緊的,我在少主人家擔任管家已經有十多年了,清掃的事情我向來很拿手。」

 

「這件事情就交給辰役吧。」歐羅在一旁幫腔著。「算是他對你的賠罪。」

 

「那……好吧……」既然他們都這麼堅持,那我也就不客氣了,現在我只想好好睡一覺。

 

「哇!日出好漂亮喔!!」希杰像是萬般驚喜般的看著外面。「你們快來看!!」

 

「是啊,真的是很美。」眾人齊聚在開了一個大洞的牆壁前。

 

嗯……從牆壁的大洞看日出的感覺,跟從窗戶看完全不一樣……咦?日出?那現在不就是……

 

『妳剛剛使的螣蛇很不錯,不過八魁殺有待加強。』兔子無聲無息的出現在我身邊。

 

『我也知道我還要再訓練啊,八魁殺真的是太難──』說到這,我楞了下。狂怎麼知道我使出八魁殺?

 

『狂,你什麼時候回來的?』

 

『晚妳一些,大概是蒙面人出現的時候吧。』

 

什麼?這傢伙那時候就在這邊了?我真是感到又震驚又訝異。『既然你回來了,為什麼不出來幫我?』

 

『難得遇見一個適合妳的對手,大爺我想要讓妳跟他切磋一下,這樣也才能看出妳現在的實力,拜他所賜,現在本大爺知道以後該加強妳哪些訓練了。』

 

『喂!這跟當初說的可不一樣,你明明說蒙面人出現的時候要幫我解決他的。』

 

『他又不是他。』狂反駁著。

 

『他剛剛一直蒙著臉,你怎麼知道不是他?』這根本就是藉口!這傢伙一定是怕被那隻蝙蝠吃掉才會這麼說!!

 

『他們兩個發出的氣不同,沒想到妳跟在本大爺身邊學了那麼久,竟然連最基本的氣都不會分辨……』狂無奈的搖頭嘆息。

 

神氣什麼啊?你這傢伙對我見死不救竟然還敢這麼囂張?!很順手的,我抓起兔子用力的丟了出去。

 

「咦?棉花糖怎麼飛出去了?」希杰不解的看著我。

 

「那是牠的嗜好,牠最喜歡朝著朝陽飛奔而去。」我語調平平的回答道。

 

「……」眾人臉上出現數道黑線。

 

『妳以後想丟兔子時,可不可以不要用這種怪理由??』麗莎無奈的瞪著我。『這笑話很冷耶!!』

 

我、我又不是故意的!人家已經兩天沒睡,現在腦中一片混亂,只想的出這個嘛!!

 

 

早餐時間,我們幾個沿襲著一貫的點餐模式,希杰點了一桌子的菜外加他最愛的牛奶,歐羅還是同樣的蕃茄系列東西。

 

早上是『武術課』,依我現在的身體狀況有辦法跟其他同學過招嗎?要是輸掉就太丟臉了,狂也會因為這件事情加重我的訓練課程,唉……有點不想去上。我一手撐著頭、一手拿著叉子叉起食物吃著,心情在翹課與不翹課之中掙扎。

 

「迪亞同學。」我的身旁突然出現一個男生。

 

「有事嗎?」我勉強打起精神看著他。

 

「那個……昨天我聽了你對愛情的看法之後大為感動,所以我想我決定做一個有勇氣追求愛情的人……」男生眼光閃閃的說著。

 

這位同學,如果你是要跟我說你的心得的話,可不可以請你回去將它打成報告給我?「請問你找我到底有什麼事?」

 

「我、我……請你收下這個!!」男生紅著臉遞出一封信給我,隨後他一溜煙的跑了。

 

原來他已經打成報告了啊。我順手將信打開來看著,看到內容時,我愣住了……

 

「你怎麼了?」看著我怪異的表情,麗莎從我手中抽過那封信,跟著,她也楞了下,回過神後,麗莎緩緩的將信的內容唸了出來。「迪亞同學,在你入學的時候我就對你印象深刻,不管是什麼時候都能聽到老師、同學對你的讚美,你對我來說是一個出色而又遙不可及的偶像,跟你同校是上天賜予我的最大幸福……」

 

其他人聽到這段話後,全都不約而同轉頭看我。

 

「……今天下午五點,我在音樂廳等你,希望能得到你的答案……」麗莎念完之後跟著轉過頭來。「這是情書耶!!」

 

是啊,我人生的第一封情書竟在我變成男生之後收到的,這還真是……我看我乾脆聽狂的話去變性好了,可惡!

 

「沒想到,真是沒想到你竟然能吸引男生的目光……」果力多盯著我上下打量著。「相貌中上、打扮普通,這樣的你為什麼能成為男生心目中的情人?為什麼他不是愛上本公子?」

 

這種事情有什麼好爭的?看果力多那副苦惱的樣子,我真是哭笑不得。

 

「對了!一定是這樣!」果力多突然像是想到答案般高興的叫著。「一定是本公子太過完美讓他們對我無法產生遐想,他們一定是認為像他們這樣的凡人無法高攀美麗的我,這道理就如同鮮花是不能插在牛糞上一樣,唉……太過完美也是一種罪惡啊……」

 

「……」無言。果力多的自戀邏輯,我真是越來越不瞭解了。

 

「迪亞,那個男生長的還蠻可愛的。」麗莎臉上露出狡詐的笑開始揶揄我。「你打算怎麼回他??」

 

該死的麗莎,妳可以再白目一點!妳這樣問要我怎麼回答妳??

 

『迪亞哥哥,那個人知道你是女生嗎?』希杰私底下偷偷問著我。

 

『不,他不知道。』我非常篤定的說。

 

自從被希杰跟夜伢發現我的身份後,我可是非常小心注意,絕對不可能被別人發現我的身份。

 

「那……為什麼他會喜歡迪亞哥哥?」希杰睜著圓圓的雙眼困惑的問著。「我的意思是說,他知道迪亞哥哥是男生,對吧?男生怎麼能喜歡男生呢?」

 

問的好,希杰,不過有時候……問問題也要看場合啊,你說的這句話可是會傷害到……我連忙偷偷瞄了夜伢跟歐羅一眼,夜伢的臉色果然非常難看。

 

 

『看來你的情敵出現了。』歐羅嘴邊浮現促狹的笑容。

 

『該死的!』夜伢還以為只要迪亞是男生打扮那就應該沒問題,看來他是想錯了。『為什麼那傢伙會喜歡他?他可是個男的啊!』

 

你自己不是一樣?歐羅無奈的望著夜伢,這傢伙真被愛情沖昏頭了。『也許是因為迪亞太女性化了。』

 

『太……女性化?』夜伢完全不懂話中的涵義。

 

『你沒發現嗎?迪亞長的那麼秀氣、外型又很中性,平常的言行舉止又斯文、優雅,再加上他平日有一些很像女生的小動作……這類型的男生最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──不管是男是女。』

 

說的也是,老婆就算是打扮成男生也還是有她可愛的一面,這該怎麼辦?要是那些男生開始纏著她……聽完歐羅的解說,夜伢這才恍然大悟。

 

『也不過是出現一個情敵而已,不用太擔心。』歐羅見到夜伢臉色轉為凝重便開口安慰他。

 

「不好意思,打擾了。」辰役提著一個袋子出現。「剛剛我在清掃房子的時候,窗外突然飛進很多信件,為了避免我不小心將它們當成垃圾丟棄,我先將這些信件送過來。」說完他將袋子放在我們桌上。

 

「怎麼……會有這麼多信?」麗莎好奇的看著袋中滿滿的信件,這裡面少說也塞了上百封信。

 

「這些全都是署名要給迪亞少爺的。」辰役跟著接話。

 

全都是給我的?我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。

 

麗莎拿起最上頭的一封信拆開來看著,跟著,她的臉上出現一個詭異的笑容。「迪亞同學,也許你對我沒有印象,不過我從很久以前就已經注意到你了,當我心情不好的時候只要想到你,我的煩惱就會立刻消失……」

 

希杰見狀也跟著拿起一封信。「迪亞,自從在競技塔上見識你超凡的劍術與精湛的魔法,我的腦中便時時刻刻出現你的身影,揮之不去,你就像是罌粟一般讓我無法自拔,被你深深吸引……」

 

「呃……需要幫迪亞少爺唸出信上的內容嗎?」辰役跟著也拿起一封信緩緩念著。「亞,你是我見過最優雅的紳士、最不凡的貴族,滿天的星晨也比不上你那漂亮的雙眼,你的笑猶如春風、猶如天邊乍現的一道虹……」

 

別再唸了……我頭好痛……

 

「真是一篇好美的文章。」辰役念完信後讚嘆的說。

 

美?應該說是肉麻吧!!我全身都起雞皮疙瘩了。

 

「……在舞會上見到你曼妙的舞姿,我真是驚為天人,舞池中央的你耀眼的就像是天使一般……」果力多唸了幾行隨手將信丟到一旁。「太差了,這些人的審美觀真是太差了,一個優秀的舞者除了要有華麗的舞姿之外,服飾也要跟舞曲相互搭配,你那天穿的服裝根本就跟你跳的曲子不搭襯,下次你要選擇出席宴會的衣服之前,你可以先來問我,本公子願意提供你一些意見。」

 

要我問你意見?看著果力多今天穿的服裝……我實在是問不出口。

 

果力多穿著一件粉紅色緊身無袖上衣,下半身是一件長至腳踝的白色麻質長裙,腰上繫著編成網狀的粉綠色腰帶,根據他說法,他今日的穿著是屬於『唯美、浪漫詩人風格』,很奇怪的,他所搭配出來的服裝,只要是穿在他身上都會有種『特殊』的美感,不過要是換個人來穿……大概就被當成是瘋子吧……

 

看著那袋情書,歐羅對夜伢笑著。『看來……你的情敵不只一個。』

 

『……』看見那些情書的同時,夜伢心中也下了個決定。

 

 

武術課上到一半,夜伢跟麗莎突然衝到我們教室,假借老師要我幫忙的名義將我拖到後山,還以為他們要跟我說什麼嚴重的事情,沒想到……

 

「什麼?要訓練我成為一個男生?」我有沒有聽錯啊?我這樣還不夠像個男的嗎?我每天都被一群女生追著跑耶!!

 

「先別激動。」麗莎連忙向我解釋著。「剛開始我聽到的時候也是覺得很不可思議,不過,後來我仔細想想,我發現你真的不是很像男生。」

 

「舉例說明。」我沒好氣的瞪著他們兩個。

 

「你平常的動作很女性化,說話時臉上表情很多,男生是不會這樣子的。」

 

說的好像有道理……我是真的很少看到男生會這樣子。我轉頭看著夜伢,他也對我點頭表示同意。

 

「你會變成男生追求的對象,就是因為你長相秀氣,舉止太過女性化。」夜伢轉述著歐羅的話。「要是不趁現在趕快改變,往後可能會有更多的麻煩出現。」要是真變成那樣,那他可就頭痛了。

 

「對啊、對啊。」一旁的麗莎馬上接話附和著。「既然已經打扮成男生就該有個男生的樣子,你也不希望自己被說成是個陰陽怪氣的人吧?」

 

「說的是沒錯啦……既然要當男生就該當個帥氣的男生,可是我又不知道要怎麼做才像個男的。」這還真是麻煩啊。

 

「這個你不用擔心,我跟夜伢已經擬好一套訓練課程了。」麗莎跟夜伢相視一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。

 

怪了……怎麼又有種不好的預感?

 

「首先,男生走路的時候要抬頭挺胸、步伐放大。」夜伢開始在我面前示範。

 

麗莎聽完夜伢的話之後跟著作著補充。「除此之外,頭還要微微向上,表現出不可一世、極為高貴的樣子。」

 

「不可一世?極為高貴?」這要怎麼裝啊??

 

「唉呦……就是視線往上,眼睛要看高不看低。」

 

看高不看低?「那不就翻白眼了嗎??」

 

「厚!!」麗莎生氣的瞪我一眼。「頭要微微的抬高啦!我來示範一遍給你看!!」

 

麗莎拉著裙擺、挺直腰樑、下巴微微抬高用著鄙夷的眼神看著我。

 

「明白了嗎?」示範完畢後,麗莎急著想知道我是否有所領悟。「是不是有種很高貴的感覺?」

 

「是……是有種讓我很想打妳的感覺。」我誠實的回答著。

 

「迪亞!!!!」麗莎狠狠的往我額頭巴下去。

 

「痛、痛、痛、好痛!!」那一掌讓我的額頭出現了『血手印』。

 

這女人是有練過鐵沙掌是不是??我現在可說是眼冒金星、頭暈腦脹。「妳幹麻打我?!很痛耶!!」

 

「人家、人家可是很認真的在示範給你看耶!你竟然這樣說我!!」麗莎開始嘟起嘴、眼中泛淚。

 

「我也是很認真的在看啊,妳那表情真的很欠揍嘛!」本來我是氣到快冒火的,可是看麗莎那副委屈的樣子,我的態度也跟著軟化了。「好啦好啦,我聽妳的話就是了。」

 

「真的?不可以反悔喔,要是反悔妳就要當我的僕人十天。」

 

「我保證,絕對不反悔。」

 

「那你先走個十次我瞧瞧。」一得到我的保證,麗莎的態度馬上就變了。「要是練不好今天就別想休息。」

 

靠……太久沒跟麗莎過招,我竟然忘了她是個比惡魔還狡詐的女人,竟然這麼簡單就被她騙了……失策啊!失策。

 

「快點啊!發什麼呆?還是說你想當我的僕人?」麗莎威脅著我。

 

好樣的,竟然跟我使這招,給我記住……我哀怨的瞪麗莎一眼,然後乖乖的照著她的命令去作。

 

 

一旁的夜伢看著迪亞頭上的紅手印,心裡真是感到非常心疼,可是一想到往後還會出現那些男生騷擾她,他現在也只能狠下心訓練她。「快點開始吧,今天一定要將基本的東西全都學會。」

 

「好啦。」我無奈的回著。

 

挺直腰、抬頭、斜眼瞪人……這種走法真的會比較像個男生嗎?在他們面前來來回回走了十圈之後,我停了下來。「如何?」

 

「呃……」麗莎猶豫的看著我。「你再走一次看看。」

 

依著她的話,我又繞了一圈。「怎樣?」

 

「再走一次。」

 

好吧,走都走了,也不差再一圈。我又繞了一圈,這次將頭抬的更高、腰挺的更直。「感想是……?」

 

「再……」

 

「我不想再走了!」耍我咩??一直兜著圈子就算腳不酸,頭也會暈啊。

 

「你……感覺很欠揍耶……」

 

看吧,我就說嘛……要是用這方式走在路上,我一定被人追著打。我無奈的瞪著他們兩個。

 

「呃……不然,目前就用你原先的方式走路好了,往後我們再來看看要怎麼修正。」夜伢此時也打消了改變走路姿勢的念頭。「不過你的步伐要比平常大一點。」

 

「知道了啦……」我沒好氣的回著,原來我剛剛真是被耍了,可惡!

 

「現在我們來分析說話的方式,男生說話的聲音較低沉。」夜伢又開始講解著。「說話要簡潔有力,不要有太多無意義的語助詞。」

 

「喔……」

 

「不要說『喔』。」夜伢開始糾正我。「答話時要用『是』、『我知道』、『好』這類肯定、明確的用詞,不可以用敷衍的字詞。」

 

「喔……」

 

「還喔!」麗莎舉起手眼看就要一掌劈過來。

 

「是!我知道!我明白了!!!」我連忙乖乖立正站好、點頭稱是。

 

「嗯……儒子可教也……」麗莎這才放下手滿意的點頭。

 

嗚……為什麼要這樣對我?好歹我們也是朋友吧?你們一定要這樣子折磨我嗎??我苦著臉看著他們兩個。

 

「不要嘟嘴。」麗莎冷冷的瞪著我。

 

「……」哼!!

 

「不要扁嘴。」麗莎又說著。

 

「……」去!!

 

「不要裝可憐!」麗莎再度恐嚇我。

 

「……」我本來就很可憐啊!!你們兩個沒良心的壞人,我回去一定要跟我媽說你們欺負我。

 

 

看著迪亞睜著大大的雙眼,一臉無辜的看著自己,夜伢的心裡實在是很捨不得,為了避免自己的態度軟化,他連忙假裝無視她的表情繼續進行著下一個訓練。「吃東西的時候,飯要大口吃、湯要大口喝,除了要遵守禮儀的規範之外,還要把握快、狠、準的原則,吃相必須兼具豪邁與優雅。」

 

兼具豪邁與優雅?這、這……哪個人能做得到啊?「為什麼要快狠準??」

 

「『快』速度要快以免搶輸別人,『狠』出手夾菜要猶如老鷹,到手的菜未到碗裡之前絕不放手,『準』出手時機要準不可錯失目標。」夜伢說出軍事老師所教導的軍人守則。

 

「不過就是吃東西,有必要做到這樣嗎??」感覺很像是難民才會做的事。

 

「一個人吃東西的時候最能表現出他的個性。」夜伢又開始解說著。「所以,想要成大事的人在吃飯時也要表現出霸氣才行。」

 

「可是……我沒有想要做什麼大事………」我的人生哲學就是『混吃、混喝、混到老。』

 

「你真是一個不知長進的傢伙!!」麗莎的臉上出現像是壞心後母的表情。「你爸媽將你養那麼大、供你唸書、讓你衣食無缺,你怎麼就不會想要好好成就一番事業來報答他們倆個老人家?衣錦還鄉你懂不懂?光耀門楣你懂不懂?」

 

嗚……我錯了……我真的錯了,我的想法實在是太膚淺了,竟然完全都沒有想到這一點,爸、媽、爺爺、奶奶,我對不起你們。

 

「……男生最重要的就是成家立業,你要先有穩定的事業基礎,這樣才能娶到一個溫柔婉約的女孩,共同組織一個甜蜜穩定的愛的小窩……」

 

沒錯!我一定要好好的努力,我要衣錦還鄉,這樣我才能娶到一個好老……咦?「我娶老婆做什麼?」

 

「呃……」麗莎楞了一下,她剛剛一時說的興起,根本沒注意到自己到底說了什麼。「你看看!你又來了!」

 

「啥??」

 

「你現在是男生,你的心態也要完全變成男生,就是因為你的心態沒有調整,所以你才會怎麼裝都不像男生,你必須要由內而外改造自己,懂不懂?」

 

「喔……」

 

「啪!」我的頭上又捱了一記鐵沙掌。

 

「是!我懂了!沒問題!」嗚……我的頭好痛啊……

 

傍晚時分,在過了將近六小時的折磨之後,他們終於願意結束這場魔鬼訓練,放我自由。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