歐羅的房間位於二樓的轉角處,由於剛好位於整棟屋子的死角,陽光無法直射房內,所以他的房間比其他房間顯的陰暗。

 

這裡看起來很正常嘛……我四處打量著房間的佈置,還以為我會看到蝙蝠、人骨、棺材……之類怪異的東西,結果歐羅的房間只有書跟一些房間原有的擺設,整間房間的佈置簡直可以說是簡單、空曠。

 

「迪亞哥哥,歐羅他什麼時候才會醒??」希杰坐在床邊擔心的看著他。

 

我怎麼知道,希望狂對歐羅沒有下手太重……

 

「為什麼你會跟歐羅在一起?」麗莎一臉不解的問。

 

這、這一言難盡啊……我給了麗莎一個苦笑。

 

「到底發生什麼事?」夜伢倚在牆邊一臉嚴肅的看著我。

 

喂,打暈他的人又不是我,你不要用那種凶狠的眼神看我啦!好恐怖……

 

「快點說清楚、講明白,本公子還有重要的事情要作。」果力多出聲催促著。

 

知道啦……我知道你要趕回房間作保養美容咩……我沒好氣的瞪果力多一眼。

 

啥?為什麼全部的人都聚集在歐羅的房間??這就說來話長了,不過為了加快整個故事進行,我就長話短說摟……

 

當我在美術教室打暈歐羅之後,因為擔心會被其他人發現,所以我特地用斗篷將歐羅包起來。

 

唔!他好重啊……真懷疑我能不能將他拖回去。

 

本來想招換狂用我的身體搬他回去的,可是那個傢伙在使出昇兔拳打暈歐羅之後……

 

『剩下的妳就自己處理吧!大爺我肚子餓要去吃飯了。』說完狂就跑出去找吃的去了。

 

沒辦法,我只好努力的將打包好的歐羅扛起來,一步一步緩慢的往門口移動,不過,就在我打開美術教室的門時,夜伢『剛剛好』出現在門口。

 

「你在這邊做什麼?」夜伢訝異的看著我。

 

「我、我……」既然已經被他發現了,那就找他幫忙搬歐羅回宿舍吧。「歐羅暈倒了,快幫我將他搬回宿舍。」話一說完,我便七手八腳的將歐羅塞給他。

 

然後,我們兩個一路上躲躲閃閃的避開有學生的地方,努力的扛著歐羅往宿舍前進。

 

「剛剛老師使的無影腳真是棒阿!!雖然說那個招式不好練,但是我總有一天要學會……」

 

「我最近在練龜派氣功,現在我已經可以發出中型的氣功波了。」

 

有人?!我們連忙靠著牆壁偷窺著來人的動向,要是他們往這邊走來那就糟了。

 

當我們全神灌注的盯著前方時,背後冷不妨的傳來了詢問的聲音。「夜伢大哥你抱著什麼東西啊??」

 

說話的人是希杰,同樣的,既然已經被發現了,那就找他幫忙摟……

 

「回去再跟你解釋,現在先將歐羅送回宿舍。」

 

然後,我們三個又閃閃躲躲、偷偷摸摸的往宿舍移動……

 

「迪亞!這件事情是真的嗎?!」麗莎手上拿著一張紙向我跑來,當她見到我們的樣子時,她楞楞的問著。「你們……在作什麼?」

 

豬頭!叫那麼大聲做什麼?!「回去再說!!」

 

接著,一行四個人又開始東躲西藏的往宿舍前進,當我們距離宿舍一百公尺的時候……

 

「斗篷裡面包著的東西先給我檢查一下。」果力多突然現身在我們面前。「我不希望有髒東西帶進屋子裡。」

 

髒東西?你當歐羅是垃圾啊?我沒好氣的白他一眼。不過,既然他們都參與這件事情了,那麼身為宿舍一份子的果力多自然也不能漏掉摟……

 

因為以上這些事件,所以他們現在全聚在歐羅的房間裡等我的答案。

 

雖然很想跟他們說明整件事情,可是……關於歐羅真實身份的部份,我該怎麼跟他們說??

 

「歐羅他……暈倒在美術教室,我剛好路過那邊所以就帶他回來。」我將一堆事情省略之後,能對他們說的也只有這些。

 

「為什麼歐羅會暈倒在那邊?」希杰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我。「歐羅他今天沒有美術課啊。」

 

這個問題真的問的太──好了,不過,希杰啊,有些事情最好不要問的太詳細,你這樣要我怎麼回答呢??我苦思著。

 

夜伢見迪亞這吞吞吐吐的模樣,下意識聯想到歐羅曾跟他說過的話。

 

最近好像有人想要暗殺我……我懷疑躲在草叢後面的人是迪亞……

 

真的是她嗎?她是行刺歐羅的人?可是……如果真是這樣,為什麼她又辛苦的將歐羅帶回宿舍,還特別用斗篷包住他不讓他被別人發現?

 

「你到底看到什麼?知道什麼?」夜伢急著想要知道答案。

 

這是在逼問我嗎?為什麼他看起來會這麼不安呢?夜伢激動的反應讓我愣住了。「你的語氣聽起來很著急,你在擔心什麼?」

 

笨蛋!我在擔心妳啊!夜伢一股氣悶在胸口。「勸你一句話,跟你無關的事情,最好不要干涉太多。」

 

跟我無關的事情?說這什麼屁話?這傢伙簡直將我當作是外人嘛!夜伢的話像針一樣刺著我。「雖然我跟歐羅認識的時間沒有很久,但是,他是我的朋友,我跟你們一樣會擔心他……要是你覺得不需要我這個外人干涉的話,那我離開就是了。」

 

「等等!!我不是這個意思,我並沒有將你當外人,其實我……」夜伢上前急著澄清,但是就在『我喜歡妳』幾個字要脫口而出時,他止住了。

 

「你想說什麼?」我轉過身冷冷的看著他,現在的我真的是很生氣,雖然我跟他相處的不是很融洽,但是我沒想到他竟然那麼排斥我。

 

「呃……我……」雖然知道迪亞是女生,但是看著她男生的模樣,夜伢還是說不出『喜歡』兩個字啊。

 

「迪亞哥哥你不要生氣啦……夜伢大哥不是那個意思。」希杰連忙出來打圓場、緩和氣氛。

 

「既然話都已經說出口了,那不如趁這機會大家坦白說出心裡的話。」與其要我悶著一肚子的氣,那還不如直接了當的說出來。「我不知道你們是將我定位在什麼身分,不過我是真的將你們當作是朋友,要是你們不想交我這個朋友的話儘管說,我不是那種會厚著臉皮賴著你們的人!」

 

看著迪亞的反應,夜伢心中憂喜參半,喜的是她竟然沒將他當成外人而是當成朋友,憂的是……他又再一次惹她生氣了……

 

「我沒有將你當成外人,我並沒有那個意思……」夜伢著急的澄清著。

 

沒有將我當成外人?這真是太讓我意外了,他以前對我說話不都是很不客氣的嗎?還是說……是我誤會他了?

 

「既然大家都是好朋友,那……我想歐羅的事情我們還是不要瞞著他們吧?」希杰開口詢問著其他兩人。「我相信迪亞哥哥跟麗莎姊姊是可以信任的人。」

 

瞞著我?從希杰口中聽到這句話真是令我訝異,還以為希杰對我是絕對的坦承,沒想到他……

 

果力多聳聳肩一臉無所謂的道。「我沒意見,反正他跟我們同住一個屋簷下,早晚也是會知道這件事。」

 

「關於歐羅他……」夜伢為難的看著床上的他一眼。「我想有些事情還是必須先要讓你們知道……」

 

有些事情要讓我們知道?該不會……「是不是有關歐羅的身份的事情?」

 

「迪亞哥哥你知道?」希杰跟其他人一臉訝異的看著我。

 

「前兩天我才知道的。」早說咩……害我還煩惱要不要跟你們說,擔心到昨晚都失眠。

 

「對不起,迪亞哥哥,我不是故意要瞞著你的。」希杰委屈又無辜的看著我。

 

「沒關係,換作是我,我也會這麼作。」

 

「你們到底在說什麼?」麗莎仍是滿臉的困惑。「希杰,你有什麼事情瞞著我?」

 

對喔,現在不知情的人就剩下麗莎……該怎麼跟她解釋呢?她會不會嚇暈啊?

 

「麗莎姊姊,我說完之後妳不要害怕喔……」希杰對她實在是有點難以啟齒。「歐羅他……是個吸血鬼,他們家是暗殺家族……」

 

在希杰將說完後,我們全部的人都安靜地等著麗莎的反應。

 

「就這樣?」麗莎表情平淡的看著我們。「這有什麼好害怕的?我早就知道了。」

 

什麼?麗莎早就知道了?「為什麼妳知道這件事情?」看看其他人,他們也是跟我一樣驚愕。

 

「他們家跟王室有往來,我之前見過歐羅幾次。」

 

殺手家族跟王室有往來?這……

 

既然大家都知道歐羅的狀況,那麼有關蒙面殺手的事情我也不用再隱瞞,於是我便將在美術教室發生的事情全告訴他們。

 

夜伢聽完之後臉色跟著沉重起來。「看來那個蒙面人不是一般的襲擊者。」

 

廢話,一般人能變成蝙蝠飛走嗎??

 

「那些人真是討厭,每次都玩這種遊戲不膩嗎?」希杰嘟著嘴一臉不高興的說。

 

希杰,他們可不是特地來跟歐羅玩的……

 

「本公子還以為是什麼大事,真是無聊,我要回房間去了。」果力多拍拍屁股站了起來。

 

是……很抱歉,為了這種小事情打擾你的保養時間。

 

談話中,躺在床上的歐羅也逐漸甦醒,看著房間內的眾人他的臉上跟著露出微笑。「抱歉,讓你們費心了。」

 

「救你的是迪亞。」夜伢見到歐羅沒事的模樣放心的笑了。「我們只是幫忙搬你回來而已。」

 

「謝謝。」歐羅轉頭看著我,臉上出現歉然的笑容。「很抱歉我在美術室對你……」

 

「過去的事就算了,不過我是個很怕痛的人,所以希望不會再有下次……」要是下次你還想咬我,我就會不客氣的開扁了。

 

「我知道,我不會再這麼作了。」

 

「既然你沒事了,那我要回房間去了。」一夜沒睡再加上今天一天的折騰,現在的我實在是好累好想睡覺啊……

 

嗶!嗶!學園快報!剛剛我們聽到了一件極為不可思議的事情!據說,有人看到迪亞同學跟歐羅同學在美術教室約會!而且還有別的證人證實,兩人的舉動比一般朋友更加親密!眾多女生心目中的情人竟然有同性之愛的傾向?這是真的嗎?這是事實嗎?迪亞跟歐羅真的是情侶?有關這件事情已經引起校內女生的恐慌與討論,往後的日子裡,我們將會繼續為各位同學作最後的追蹤!另外,目擊者還特別為我們畫了當時現場的畫像,我們已經印了五千張準備送給喜愛他們倆人的同學!要的人請來跟我們領取!!

 

「啊!!我想要!!」

 

「圖給我!我要看!!」

 

一群人尖叫的聲音在校園四周迴盪。

 

咦?錯覺嗎?為什麼我會聽到男生尖叫的聲音??

 

不過,也難怪他們會搶著要圖,這種事情光是用想的就會讓人流口水,要是還有圖可以看,那不噴鼻血才怪!嗚……人家也好想看看是什麼圖……

 

「對喔,他們沒提到這件事情我都忘了,迪亞,我剛剛找你就是為了這件事情。」麗莎像是想到什麼般,她將手上拿著的紙捲攤開在我面前。「這是怎麼回事?」

 

紙上畫著兩名極為出色的美男子,一名是長相斯文秀氣仿若書生,另一個人則恰恰相反,是個有著非凡傲氣的男子,兩人靠在窗戶下方的牆邊坐著,窗外射入屋內的陽光包圍著兩人,那幅燦爛的美景讓四周都失去了光彩,兩人的衣衫與頭髮略為凌亂,斯文秀雅的男子將頭枕在另一個人的肩上,如同孩童般的睡臉像是進入了甜美的夢鄉,而醒著的男子則是將他緊緊擁在懷中,臉上露出讓無法直視的媚惑笑臉……

 

哇……畫的真好……真想將這張圖拿回房間裱起來。我努力的克制我的口水。「為什麼妳會有這張圖?」

 

「剛剛在路上看到有人在發,我就順便拿了。」說完,麗莎順手將圖給拿了回去。

 

『喂……那張圖不是要送我的嗎?』我眼巴巴的望著麗莎。

 

『不要,想要就自己去跟他們拿。』

 

新聞中的主角自己去拿?這不是很怪嗎?『妳不是喜歡美少年?妳要那張圖作什麼?』

 

『美少年當然是我最……喜歡的,不過,美男子有時候也可以拿來當點心養養眼。』

 

點心??妳這女人還真貪心……大小通吃。

 

「這張圖是怎麼回事?」看著那圖像,夜伢心裡起了一絲妒意。老婆竟然將歐羅摟的那麼緊?他們倆個竟然那麼親近?!這實在是……

 

唉……我該說什麼?我能說什麼?「誤會,這都是一場誤會。」

 

嗶!嗶!學園快報!實在是很抱歉!!我們印製的五千張已經全部索取完畢!現在我們已經趕印中,請大家耐心等待……」

 

什麼?這麼快就送完了?可惡!下一次印出來的時候我一定要去搶!!

 

「另外,因為迪亞與歐羅同學的事件,現在全校已經引起大騷動,為了終止這場騷動,我們特地成立了『緊急應變中心』,為了解決這件事情、釐清全部經過,我們決定立刻招開『迪亞與歐羅事件處理會議』!請迪亞與歐羅同學現在到學生禮堂出席會議!

 

迪亞與歐羅事件處理會議?有那麼嚴重嗎?聽起來好像會是一場很折磨人的逼問大會。「可不可以不要去??」

 

「我覺得你最好還是去一下。」麗莎以一種極度誠懇的表情著我,她的眼神中綻放著異樣的光芒。「這麼大型的學生會議可是很少見的喔……」

 

是這樣嗎?我怎麼好像看到妳的臉上出現『有好戲看了』的表情呢?

 

「這可是專門為迪亞哥哥跟歐羅舉辦的會議耶!你們是主角怎麼可以不去!!」希杰像是要去參加宴會一樣高興。

 

這……希杰怎麼說的好像這是一場生日宴會?

 

不得已,我跟歐羅只好乖乖的到會場去,其他人則是也跟我們一起往會場移動……準備去看戲。

 

 

 

才走到會場附近,我們便聽到會場裡傳來熱鬧、吵雜的聲音,裡面好像正在進行一場熱烈的討論。

 

「再怎麼說!男生跟男生怎麼能談戀愛呢?!」

 

「為什麼不行?重要的是他們兩個真心相愛!!」

 

「就是說!重要的是相愛的兩個人!感情的事情並不能用性別來衡量!!」

 

「這麼帥的兩個男生相愛,這實在是太暴診天物了!我們這些喜歡他們的女生該怎麼辦?!」

 

「可是你不覺得他們這種不在乎世俗的眼光,堅定、淒美愛情也很浪漫嗎?」

 

淒美?我們有很悽慘嗎?跟歐羅互看一眼,他也正對我苦笑著。

 

「看來再不快進去制止他們,他們就要吵起來了。」歐羅無可奈何的說。

 

「你的身體……還可以嗎?」看他臉色發白的樣子我還真是擔心。

 

「大概吧……」歐羅用著不確定的語氣回著。

 

老大……這種關鍵時刻千萬不能說大概啊……要是你又突然抓狂,開始在裡面亂咬人怎麼辦?

 

「需不需要我扶你?」我走向歐羅問著,這樣一來,要是他有不對勁我也才能快點唸咒制服他。

 

「我來扶他吧。」夜伢從中阻開兩人,一方面是擔心要是歐羅克制不住自己時會傷害到迪亞,另一方面是……他不想要看到迪亞扶著歐羅的親暱模樣,他、不、想、看!。

 

這應該就是男人之間的友情吧??看著夜伢扶著歐羅的樣子,我的心中升起一陣感動。

 

『迪亞,妳覺不覺得……夜伢跟歐羅……』麗莎在一旁欲言又止的。

 

『他們感情很好,對吧?好羨慕他們有這麼深厚的友誼喔……』我以前看故事書的時候,最喜歡的就是書中所描寫的『同伴情誼』,不管遭遇到什麼困難,身邊的夥伴總是生死相挺,像這樣的友情是我最嚮往的。

 

『我不是說這個啦!!』麗莎白了我一眼。『妳不覺得他們很像是一對……情侶?』

 

『情侶?』聽麗莎這麼一說,我又重新打量著歐羅跟夜伢,嗯,還真是有這種感覺,夜伢現在給我的感覺好像是丈夫呵護著妻子。

 

『誒……』麗莎跟著扯扯我的袖子。『妳說……他們倆個會不會真的是……』

 

『不會吧?妳會不會想太多?』

 

『我哪有想太多!妳沒聽到傳聞嗎?很多女生都說他們兩個不喜歡女生……』

 

麗莎的話讓我突然聯想到,夜伢之前曾對一個女生說,他有喜歡的人的事,要是將他說出的那些條件一一跟歐羅配對……

 

跟一般人不一樣……嗯,歐羅是吸血鬼當然是跟一般人不一樣……

 

做的事情跟一般人不同……歐羅是個殺手,當然不同……

 

平常所表現出來的樣子跟私底下的樣子完全不一樣……是啊……最近我也才發現歐羅竟然有雙重個性……

 

是一個很厲害、很獨立的人……這種事情就不用多說,殺手怎會不厲害?殺手怎會不獨立?

 

有很多事情並不像你們表面上看到的那樣,我有不能公開的苦衷……沒錯!一定是這樣!因為對象是歐羅所以他真的是不能公開,想想看,要是身邊的同姓好友有一天突然跟你說喜歡你,那……

 

還以為夜伢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跟女生相處而已,沒想到他竟然不喜歡女生?這真是……哀怨的看了他們一眼,我現在可以理解那些女生的心情了。

 

 

當我們走進會場時,原本吵雜的會場變的寂靜無聲,數十萬道目光全集中在我們身上。

 

真是龐大的陣勢啊……好恐怖的感覺……

 

『你們也來了啊?這些人聚集在這邊到底是要作什麼?』兔子突然出現在我身邊問著。

 

『審判。』這應該是最貼切的形容詞吧。『你不是說去吃飯嗎?怎麼會來這邊?』

 

『剛剛本大爺吃飽在附近散步的時候,突然看到一大群人衝進這裡,大爺我就跟過來看看。』

 

「迪亞與歐羅都已經來到會場,現在,我們請兩位當事者為大家說明當時的情況吧!」主持人話一說完,會場跟著安靜下來。

 

 

「這都是誤會一場。」我率先開口說著,早在來這裡的途中我就已經模擬好說辭。「我跟歐羅其實是在整理美術教室,後來歐羅突然身體不舒服,我便讓他靠在我的肩上休息。」

 

「為什麼你們要整理美術教室?」一個學生舉手發問。

 

「因為我們看不慣那些藝術品被隨便丟在廢棄的教室,那些作品可都是藝術家的心血結晶,我們應該好好的收藏它,不是嗎?要是你辛苦作出來的作品,被別人像是丟垃圾一樣的糟蹋,請問各位作何感想??」

 

所有的學生聽我這麼說全都像是認同般的點頭。

 

「請問,對於愛情,你們是否贊成同性之間的愛情?」

 

「這……」雖然我之前已經想好一套說法了,不過,自從剛剛發現夜伢跟歐羅的事情之後──我猶豫了。

 

雖然我沒談過戀愛,但是我還是希望夜伢的單戀會有結果。

 

「關於這件事情,我無法說贊成或不贊成,愛情並不是可以約束或者規範的事情,它是屬於兩顆心的結合,心並不能被當作物品衡量它的價值,當然它也不容於社會、價值觀、性別的框架……愛一個人就不應該問為什麼,要是心中有疑問,那就不算是真正的愛……」

 

「這、這真是好深奧的一番話啊!」主持人的聲音透過浮嗶蜜蜂傳出。「迪亞同學的見解真是非比尋常!沒錯,我們不應該被世俗的框架限制住,我們應該學習迪亞同學,用超脫的角度看待這件事情!!」

 

超脫的角度?這是什麼意思?算了,反正事情好像已經解決了,不知道現在我可不可以回房間睡覺?我真的好累、好想睡啊!!

 

 

在我說完那些話之後,我還以為可以就此結束這個會議,沒想到卻反而引起同學更加熱烈的討論。

 

「我覺得迪亞同學說的是對的!愛一個人最重要的是心!不是那些外在條件!」

 

「話不能這麼說,自古以來都是男與女的結合,兩個男生相愛實在是……」

 

「我們是新一代的貴族,來這學校學習就是為了能學到新的想法,帶領家族脫離呆板的窠臼,所以說……」

 

有必要說的這麼嚴重嗎?這種事情又不是什麼國家大事。我無奈的坐在一邊看著他們討論。

 

「麻煩給我一份水果聖代、兩個烤布丁、一壺牛奶……」麗莎對著一旁的餐廳服務員招手。

 

啥?為什麼會場會有餐廳服務員?這還不都是因為討論的太熱烈、時間拖太長,大家都忘記要到餐廳去吃晚餐,沒辦法,餐廳只好派人來這邊服務大家、提供食物摟!唉……貴族就是貴族,連吃飯也都有人服侍的好好的……

 

「吃點東西補充體力吧。」坐在我旁邊的麗莎將一盤水果遞到我面前。「你還好吧?怎麼一副很累的樣子?」

 

『沒錯,我真的很累,我現在好想睡覺。』我拉著麗莎的手臂,將頭靠到她的肩上。『喂……我可不可以回去?』

 

『不行。』麗莎斬釘截鐵的拒絕。

 

『可是人家真的很累咩……現在討論的重點又不是我,我幹麻要待在這邊啊?』我開始不滿的發牢騷。

 

『這是讓妳學習,看看別人怎麼討論、辯論,對妳以後會有很大的幫助。』麗莎用著一副『我是為你好』的態度看著我。

 

『去!我以後又不是要當政客!』我嘟著嘴白了她一眼。

 

 

看著迪亞親暱的依偎在麗莎肩上,夜伢心中真是百感雜陳。

 

要是以男生的角度來看迪亞,男生靠在女生肩上的模樣真是讓夜伢很想扁他,可是要是將迪亞回歸她原本的性別,她這樣的舉動真是好可愛,夜伢甚至希望讓她枕著肩膀的人是他……

 

這陣子,夜伢對迪亞的感覺真是越來越混淆了,表現在同學、老師面前的『男迪亞』是那麼樣的特立獨行、卓越不凡,也使的夜伢在不自覺中對男迪亞興起一股較量意識。

 

但是,在夜伢私底下觀察迪亞的時候,他總會意外的發現不同於平日的她……

 

曾經,夜伢見過迪亞獨自坐在大樹上,她的眼神凝望著遠方,唇邊出現一道甜美而溫和的笑容,那景象,讓夜伢錯覺她是自那棵樹幻化成的精靈……

 

曾經,夜伢散步經過圖書館時見到她,那時候的迪亞正在翻閱一本書,臉上是一副恬靜而又溫和的表情,仿若與書融合成一體,時間停佇在她身旁……

 

曾經,他見到她與麗莎兩個人開心聊天的模樣,那時候的迪亞,變成了個愛撒嬌、可愛、調皮的孩子,她的表情隨著談話內容不斷的變化,時而嘟嘴、時而皺眉……那又是他沒見過的她……

 

迪亞種種不同的面貌,讓夜伢驚訝的發覺,自己越是接近迪亞,對她也就越不了解,夜伢現在的狀況就像是身處迷霧之中,越往裡走,也就陷的越深,即使夜伢閉上了眼,他的腦中還是不斷的浮現迪亞的身影,他的心像是中了魔咒般無法自拔。

 

另一方面,夜伢又因為男迪亞外在表現的優異,讓他心中的競爭意識也跟著提高,那是屬於他對於男迪亞的另一種心情。

 

想呵護『她』卻又想贏過『他』,想對『她』告白又想對『他』挑戰,這種矛盾的情感讓夜伢越來越不知所措。

 

 

『你怎麼了?』歐羅察覺夜伢臉上變化多端的表情,不解的問著。

 

『……』夜伢在心中暗暗嘆了口氣。『沒事。』

 

沒事?歐羅循著夜伢的視線望去,發現他所注意的人是迪亞,這可叫他好奇了。『你看他的眼神很特別。』

 

『我……』夜伢真不知道該怎麼對歐羅啟齒,現在他的思緒全亂成一團。

 

夜伢這樣子可是歐羅從未見過的,歐羅在心中起了個猜測。夜伢該不會對他……

 

『迪亞他很可愛,對吧?』歐羅試探的問。

 

可愛?難不成歐羅他……夜伢這下可緊張了,據他所知,歐羅他對於性別可是不在乎的。

 

『他哪裡可愛了,我到覺得他像個娘娘腔,一點男子氣概都沒有。』夜伢急忙的反駁著。

 

看來應該是了。夜伢急於辯解的模樣肯定了歐羅心中的答案,歐羅萬萬沒想到夜伢竟然會喜歡男生。

 

我還以為他只是不習慣跟女生相處而已,沒想到他……歐羅的心中泛著訝異,雖然他也覺得迪亞是個不錯的人,可是,他沒想到迪亞竟然有這麼大的魅力,讓夜伢為他如此失常。

 

想著,歐羅腦中突然出現一個捉弄的念頭。『是嗎?我倒覺得迪亞蠻可愛的,率直、天真、開朗,看著他的笑容,自己也跟著心情好起來……』

 

是啊、是啊!我每次看見迪亞的笑容,心情也會不由自主的好起來。夜伢心中附和著。

 

『……如果有機會,我真想跟他更『進一步』認識……』歐羅說出了有如炸彈的一句話,這話讓夜伢的腦袋感到一陣重擊。

 

『不准你動他。』夜伢緊張的警示著。

 

『為什麼?』

 

『因為、因為他是我們的朋友啊!而且他還救過你!!』夜伢硬掰出一個不是理由的理由。

 

『就是因為他救了我,所以我才想『回報』他。』歐臉上浮現一個促狹的笑。『除非你有別的能說服我的理由,要不然,我要定他了。』

 

『我……』夜伢猶豫了一會,最後,他決定對歐羅坦承。『我喜歡他。』

 

總算承認了。歐羅像是達到目的般滿意的笑著,不過,他還沒打算就此罷手。『你喜歡他?他是個男生喔。』

 

『我知道。』夜伢無奈的點頭,為了保護迪亞,就算被誤會他也無所謂了。

 

『什麼時候開始的?』歐羅又追問著。

 

『……很久以前……』

 

『好吧,看在他是你初戀的份上,我就將他讓給你。』歐羅邊說邊瞄了迪亞一眼。

 

『這件事情在還沒有確定之前,我不想讓其他人知道,希望你能替我保密。』夜伢急忙的要求著,他可不想引起像今天這場會議的騷動。

 

『沒問題。』歐羅一口允諾,他也不希望夜伢的初戀因為事情曝光而毀了。『你打算怎麼追他?』

 

這我怎麼知道啊……夜伢苦笑著。『先……跟他當朋友吧。』

 

『嗯……很穩扎穩打的做法,在未確定對方心意前先在他身邊觀察最洽當的。』歐羅贊同的點頭。

 

兩人的目光不約而同的集中到主角身上,此時的迪亞吃完一盤水果從坐位上站起來。

 

「我想先回去了。」我對著其他人說著。再不回去睡覺我就要暈倒在這邊了。

 

「可是,現在在開會耶……」希杰猶豫的看著我。

 

「我剛剛已經將我的意思說清楚了,現在討論的重心也不是我,我不認為我有必要再待在這裡。」我冷著臉回答著。現在要是有人敢阻攔我,我一定將他劈成兩半!!

 

看著迪亞一臉殺氣騰騰的樣子,眾人也不敢再多說話。

 

「既然迪亞哥哥累了,那你就先回去休息吧。」希杰抬頭望著我。「我明天會跟迪亞哥哥說討論結果的。」

 

去,這種結果不聽也罷……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