──榮譽塔中──

 

【……由於上次有部分觀眾不小心遭到決鬥的波及,所以這次我們在觀眾區加了防禦措施……請各位盡情觀賞接下來的這場決鬥吧!】

 

被決鬥波及?這是什麼意思?夜伢好奇的詢問一旁的希杰。「希杰,之前這裡有發生什麼事嗎?為什麼要加防禦措施?」

 

「那是因為迪亞哥哥上次在這邊使出一個叫做『九霄雷龍破』的招式,結果將半邊場地給炸掉了,那個招式真的好厲害!」希杰的臉上洋溢著崇拜與佩服。

 

將半邊場地炸了?沒想到她竟然變的這麼厲害……這個答案讓夜伢感到意外,望著她緩緩的走上台去,他順便算了算台上跟她對決的人數。

 

……三十八、三十……九?三十九個!雖然說這個人數比起夜伢之前的記錄來說還差了一點,但藉由這樣的陣仗,夜伢大略也評估出她的能力必定不在自己之下。

 

她果然還是這麼厲害,不知道我的實力……夜伢心底掠過一絲不安。

 

從小時候到現在,夜伢一直將迪亞當成想要超越的目標,曾經,他幾度信心滿滿的認為自己已經具有跟她旗鼓相當的實力,但現在……他以往的那股自信已逐漸消失……

 

 

「開始吧!」迪亞威風凜凜的站在台上說著。

 

「迪亞同學真的好帥!!我好喜歡他!!」

 

「迪亞同學!我、愛、你!!」

 

「迪亞同學好酷啊!」

 

去!幹麻叫成那樣?她可是個女的耶!!聽著身邊的女生為迪亞騷動尖叫,夜伢心中突然冒出一股酸意。

 

 

「『吹雪之術』!」

 

咒語一出,天空隨即降下漫天飛舞的雪花,迪亞握緊長刀衝進敵陣,一身白衣的他在亂舞的刀劍中穿梭,身手矯健的猶如奔馳於原野的羚羊,俐落的刀法更是讓對手無法招架,迪亞的一舉一動全緊扣著眾人的目光,在場的人莫不屏息凝神專注於場上,生怕一眨眼、一失神,便會錯過迪亞華麗而精采的戰鬥模樣,這場對決就像是以他為主角的表演。

 

儘管面前鮮血淋漓、哀嚎連連,迪亞的臉上不見任何情緒,他的眼神更是沒有任何憐憫,漠然,是他唯一的表情。

 

 

帥!老婆真是太帥了!!老婆我愛妳!!看著迪亞的決鬥,夜伢在心中激動的吶喊著。

 

「夜伢大哥,你覺得迪亞哥哥的實力如何?」希杰突然開口問著他。

 

「啊?呃……」夜伢這時連忙佯裝鎮定掩飾心中的激動,他沉著臉打量了迪亞一會才緩緩的道。「動作的敏捷度跟流暢度還要再加強,出手的力道尚嫌弱了些……看的出她有相當的基礎,但實戰經驗不夠,目前的她對付這些人是綽綽有餘,但是這樣的實力大概只能撐到榮譽塔第七層吧。」

 

 

突然間,站在迪亞附近的對手向她撒了一把白粉,迪亞的視線被粉末遮蔽。

 

【這真是太、太卑鄙了!竟然用這種小人招數!決鬥應該是光明正大的不是嗎?!】主持人激動的罵著,場上也跟著響起一片噓聲。

 

「偷襲也是兵法上的一種制敵招數,我們只是實際拿出來演練而已啊!」他們不服氣的反駁。

 

該死的傢伙!對老婆使這種手段!!夜伢真是恨不得衝到台上將他們大卸八快。

 

「夜伢大哥,那些人說的是真的嗎?」希杰用著單純而又困惑的雙眼看著他。「偷襲真的是兵法教的招式??」

 

「偷襲的確是最佳的制敵招數,它主要是用在兩軍對陣的時候。」夜伢將激動的情緒壓抑下來,他深深的吸了口氣試圖讓自己冷靜。「但是,將偷襲用在決鬥上是一種最卑劣手法,所以你千萬別學他們,知道嗎?」

 

「知道。」希杰乖巧的點頭答應。

 

夜伢說完後,臉上跟著浮現一絲冷笑。「希杰,等這場決鬥結束之後,我再教你偷襲這手段應該怎麼運用。」夜伢決定好好『教導』那些人,身為一個決鬥者該有的禮節。

 

「妳看,夜伢同學……他、他的表情好可怕……」身旁的女生壓低音量說著。

 

「對啊,他好像很生氣耶……」

 

「不過,這樣的他好酷喔。」

 

去!!我現在在為我老婆擔心,妳們在那邊鬼叫什麼?夜伢冷冷的掃了附近一眼,女孩們立刻閃離他數公尺遠。

 

身邊少了干擾之後,夜伢的思緒重回場上。

 

這樣的情況下老婆會怎麼做?順利反攻獲勝或者……戰敗?夜伢的腦中閃過迪亞被利劍刺穿的模樣,他心頭跟著一緊。

 

現在該怎麼辦?我要怎麼幫老婆?夜伢可不希望迪亞被他們打傷啊。

 

對了,記得武學老師曾說過在看不到的情況下,運用心眼反而能更清楚的掌控敵人的位置,不知道老婆會不會這一招?想到這裡,夜伢連忙對著台上的迪亞叫著。

 

「集中妳的精神去感覺那些人的位置!!」

 

雖然告訴老婆方法了,只是……老婆能做得到嗎?夜伢心裡真是緊張的揪成一團。在夜伢過往的經驗中,要集中精神很簡單,但要以此方法觀察出對方的位置可就是一件難事。

 

場上的迪亞開始調整思緒、集中注意力,幾分鐘後迪亞便將那群人全解決了。

 

一點就通!真是個聰明的老婆!夜伢高興的望著站在台上的迪亞,台上的她在決鬥結束之後緩緩的走下台。

 

回到台下,麗沙立刻遞上一條毛巾給迪亞。「快點將你的臉擦乾淨吧,你看起來好髒。」

 

「剛剛謝謝你提醒我。」擦完臉的迪亞抬起頭對夜伢笑著。

 

老婆的笑容真是好可愛。對上迪亞那真誠的眼神、燦爛的笑臉,夜伢的胸口湧起一股甜甜的感覺,他努力克制想將她抱在懷中的欲望。「用不著謝我,我只是看不慣他們使這種卑劣的招數。」

 

 

 

晚餐時間,眾人為了慶祝夜伢比賽勝利便決定到學生餐館聚餐。

 

「希杰,你臉上沾到東西了。」麗莎拿出手帕為希杰擦拭著嘴邊。

 

希杰還真是幸福啊,要是我老婆也能這樣對我那該有多好……夜伢偷偷瞄了一下迪亞,此時的她正緩緩放下手中的餐刀,輕輕的端起杯子,臉上露出迷人的微笑……

 

老婆,妳不要再耍帥了,雖然說妳現在打扮成男生,可是實際上妳還是女生啊,要是那些女生衝過來非禮妳怎麼辦??夜伢真是擔心迪亞的貞操安危。

 

「夜、夜伢同學。」幾個女生出現在夜伢旁邊,一個禮物跟著出現在他面前。「聽、聽說你得冠軍,我……我……這、這禮物我想……送、送……」

 

唉……怎麼又來了?她們的出現讓夜伢感到有些無奈,另一方面,他也擔心現在這情況不是會讓迪亞誤會。「妳的好意我心領了,但是禮物請妳拿回去吧。」

 

「為、為什麼?我只是、我只是……想……恭喜……」女生的眼中出現了淚光。

 

哭、哭了?天啊!我又沒有罵妳!妳哭什麼啊?老、老婆啊……我跟她可沒有什麼曖昧關係,妳千萬不要誤會我,我可是一直為妳守身如玉……我在說什麼啊?夜伢心中真是緊張的不得了,但他表面上還是一如往常冰冷的模樣。「謝謝,不過這禮物我真的不能收。」

 

「可是……這禮物是她親手……」女孩身旁的朋友開口為她說話。

 

唉……看來只有下狠招了。夜伢此時的表情更加的冷漠。「給我一個理由,為什麼我要收下一個陌生人的禮物?」

 

嘿嘿!這句話可是跟我老婆學的,那時候說出這句話的老婆真是酷斃了。夜伢想到這裡不自覺的又看了迪亞一眼,隨後,他發現迪亞對這句話並沒有任何的反應,這實在叫他有些失落。

 

「你!!」陪同女孩前來的朋友氣的想罵人,但卻被女孩阻止了。

 

「算了啦……」女孩一手攔著朋友、一手拭去眼淚。「對不起,打擾你們用餐了。」

 

「她只是想祝賀你,沒必要將氣氛搞的這麼僵吧?」迪亞似乎是很不高興的看著夜伢。

 

什麼?冤枉啊!老婆!我這句話可是跟妳學的!妳怎麼可以反過來……難怪人家都說女人是善變的,這句話果然沒錯……夜伢帶著哀怨、不滿的眼神掃了迪亞一眼。

 

為什麼?為什麼其他女生見到我都會自動粘過來,可是老婆偏偏將我當成隱形人?要怎麼做她才會注意到我?夜伢第一次嚐到被人忽略的滋味,迪亞視他於無物的態度讓他到難過,他想要迪亞注意他,他希望迪亞能夠喜歡他。

 

我該怎麼做?我要怎麼做老婆才會理我?才會喜歡我?夜伢真是感到頭痛不已。功課、魔法、劍術這些事情全難不倒他,唯獨這件事情,課本沒有、老師沒教,他,不會。

 

問一下其他人的意見好了,可是我要問誰?希杰?不行,他太小了,他應該不懂,歐羅?嗯……雖然說很多女生喜歡他,可是他好像也不太……唉……偏偏這個時候那個傢伙不在,雖然說問他好像也沒什麼用,不過至少可以多個人參考意見……

 

好像只剩下果力多能問,畢竟,他是我們之中唯一一個最像花花公子的人……打定主意,夜伢使用心通術私下問著果力多。

 

『果力多,你知不知道……女生喜歡什麼樣的男生?』

 

『你……』聽夜伢這麼問果力多楞楞的看著他。

 

看著果力多那副訝異的張大了嘴忘記保持形象的表情,夜伢就知道他問了不該問的話,畢竟,他可是見到女生就立刻閃人的人啊。『我只是很好奇而已啦……哈哈哈……』他尷尬了笑了幾聲。

 

『這可是一門很高深的學問……』果力多邊說邊換了個姿勢。『有的女生喜歡溫柔的男生、有的喜歡肌肉男、有的喜歡可愛型、有的喜歡有錢人、有的……』

 

喂……你可不可以簡單一點告訴我,我老婆喜歡的是哪一種?夜伢無奈的看著他。

 

『……在所有類型中,我認為又酷又壞的男生是最受歡迎的……』

 

又酷又壞?老婆她平常也都是酷酷的……說不定她真的就是喜歡這樣的男生。夜伢半理解的點點頭。

 

不過,我要怎麼表現出又酷又壞的一面?這個衍生出來的問題又開始困擾他。

 

 

「夜伢,你參加比賽的時候有遇到什麼特別的事情嗎??」歐羅突然開口問著他。

 

「沒有。」夜伢順手拿起飲料喝著。「不過,我回來學校後發現參加榮譽塔決鬥的女生變多了。」

 

記得以前參加決鬥的都是男生居多,沒想到他才離開一陣子,一切就全改變了,雖然他不討厭這樣的改變,但是他發現那些女生有大半是在逞強,有些人甚至連基本的實力都沒有,像她們這樣靠著莽撞、衝勁與人進行決鬥,在他的眼中實在是一件不智之舉……

 

 

呃?我管她們做什麼?現在重要的是,我要怎麼樣才能讓老婆注意到我。夜伢眼光又不自覺的瞄向迪亞,他發現迪亞此時也正看著他。

 

她在注意我了?!她在聽我說話!她該不會是對這話題有興趣吧?嗯,我就照著果力多說的試試看!夜伢發現迪亞正在注意自己時,他決定照著果力多的話行事。

 

「聽說她們想要證明女生並不比男生差,說實在的,她們這樣積極的修練劍術,實在讓我感到很佩服,不過──」夜伢停頓了一下,腦中飛快的想著接下來的台詞。「如果這些女生只會說大話根本沒有可媲美男生的實力,或者,她們這樣做只是想吸引男生注意……那她們不如打扮的漂漂亮亮當個花瓶就好,這樣反而比較輕鬆。」

 

這樣批評她們算不算惡劣?這樣夠不夠壞?或許……再加一個冷笑會更好。夜伢努力的想讓自己變成又冷又壞的人。

 

「雖然我剛進入榮譽塔不久,也沒遇過你所說的女決鬥者,不過你剛剛說的那些像花瓶一樣、沒實力的『男生』我倒是遇到不少,真的很糟糕……」迪亞的表情轉為冷漠。

 

愕?沒實力的男生?這、這我該怎麼接話??夜伢苦思著反應的台詞。「我想,那是因為你都待在『下層』才會有這種感覺,等你到了『上層』之後,你就能遇見真正的決鬥者了。」

 

「是嗎?那我要快點加快腳步到你所說的上層去了,到時候請多多關照啊。」迪亞臉上浮現一絲冷笑。

 

怎麼覺得……老婆的表情好像不是很高興?雖然察覺迪亞的神情不對,但夜伢還是跟著將話接了下去。

 

「我會待在上面等你來的,不過你最好要多加修練你自己,不然,通往上層的路途你可是會走的很辛苦。」

 

「你的勸告我會銘記在心的。」

 

轟隆!轟隆!夜伢可以感覺到,他跟迪亞之間有兩道電流交匯著。

 

是愛的電流嗎?不、不是,夜伢看到迪亞的眼中有殺氣。

 

『夜伢大哥,你怎麼會說出這種話?一點都不像你。』希杰困惑的問著他。『你看,迪亞哥哥好像很生氣耶。』

 

我、我不是有意的,我只是、我只是想要變成老婆喜歡的男生,想讓老婆注意到我啊!!夜伢在心中哀嚎著。

 

 

 

奇怪?奇怪?奇怪?!為什麼今天我都沒見到我老婆?夜伢在校園中繞了幾圈,卻沒見到迪亞的人影。

 

「夜伢,你在找什麼??」歐羅突然出現在他的旁邊問著。

 

「愕……我……沒什麼啦……哈哈哈……」夜伢乾尬的笑了幾聲順便轉移話題。「你有看到希杰嗎?」

 

「他帶新生去校外參觀了。」

 

校外參觀?對喔,今天是西學院校外參觀的日子。「他去哪所學校?」

 

「咕納魔。」

 

「咕納魔?學校竟然讓新生去那個鳥地方?!」一提到這學校夜伢就一肚子火,因為那裡有個他最討厭的傢伙!!季、斯、卡!!!

 

說也奇怪,自從他在那場宴會跟季斯卡對上之後,他們兩個就經常在不同的場合遇見,在來這個學校之前,夜伢曾經跟隨不同的老師學習各項技藝,很湊巧的,他的那些老師竟然也同樣是季斯卡的老師,每次兩個人上課見面時總會互相較量一番。

 

「別擔心,有老師在場,那群人應該不會對新生怎麼樣的。」歐羅曾聽過季斯卡的種種事蹟,他也知道季斯卡是夜伢的死對頭,見夜伢這副生氣的模樣他隨口安慰著。「而且我聽說過去參觀的新生裡面還有迪亞,他跟希杰倆個應該有能力應付那邊的狀況……」

 

老婆也跟過去了?不會吧!這句話讓夜伢更擔心了。

 

不行!我要過去看看!!夜伢飛快的衝出學校。

 

衝啊!努力的衝啊!!夜伢快速的趕到咕納魔,他在咕納魔的校園中四處亂晃著。

 

可惡!他們到底在哪裡?我老婆到底在哪裡?夜伢順手攔住一個路過的學生。「說!我老婆!呃……來這邊進行校外參觀的學生在那裡?!」

 

「在、在競技場。」路過的學生被夜伢那凶惡的神情嚇的直發抖。

 

「競技場在哪裡?!」夜伢又跟著追問。

 

「在、在你後面。」學生伸出發抖的手指著夜伢身後。

 

啊??我後面?夜伢轉過身去才發現在他身後有一棟建築物。

 

老婆!我來救妳了!夜伢連忙衝了進去,當他見到競技場裡的情況時,他愣住了。

 

觀眾台上擠滿了黑壓壓的人群,對決台上數十個人包圍住迪亞,她那白色的衣服上染著紅色的血,此時的她正喃喃念著咒文,鮮紅色的血液自她傷口、身體漂浮了出來在半空中形成一個圓形五星圖。

 

這是……血咒?!為什麼老婆會這咒語?這不是早在百年前被列入禁咒了嗎?夜伢詫異的看著迪亞的舉動。

 

他曾經聽老師說過,血咒可以讓施法者發出強大的力量,但是,那力量的代價是……生命!!

 

不、不行!不可以!妳不可以這麼做!夜伢著急的制止著。「對付這種人,用不著這樣傷害自己。」

 

「夜伢?」迪亞像是突然回過神來,她站在台上楞楞的看著他,而後,魔法陣消失了,而她也暈了過去。

 

 

大笨蛋,為什麼妳會做出這麼危險的事?妳不是很聰明的嗎?妳怎麼可以……夜伢心情沉痛的走上台將她抱起。

 

又一次,他又一次眼睜睜的看迪亞受傷,自己同樣無法幫上她的忙。

 

「先帶他到醫務室去吧。」伊洛來到夜伢身邊說著。

 

「這筆帳,我等一下會來討回。」夜伢用著極寒的眼神望著咕納魔的眾人,隨後他抱著迪亞快步離開會場。

 

 

──咕納魔的決鬥之後──

 

位於宿舍右邊的樹林中,一棵最靠近宿舍的大樹忽地開出了白色小花,而後小花消失,嫩綠的葉子轉成淡茶色,接著,葉子紛紛脫落徒留枯枝、荒涼,在那之後,嫩芽又重新出現而後樹上又是翠綠一片。

 

為什麼?為什麼我跟老婆還是沒有進展呢?為什麼她對我的態度還是一樣?照理說,在經過咕吶魔的並肩作戰之後,我跟她的感情應該會變的比較好,至少,我跟她現在應該會變成朋友吧?可是怎麼好像完全沒改變??夜伢坐在樹幹上望著前方發呆,他隨手一揮,樹上隨即又開出了花。

 

「夜伢大哥,你在練習魔法啊?」希杰攀上樹在夜伢的身邊坐下。「你怎麼看起來很不開心的樣子?」

 

唉……這種事情跟你說有用嗎??算了,有個人陪我聊聊也好……夜伢換了個姿勢跟他並排坐著。「希杰,要是你想跟一個人當朋友,可是他根本沒注意到你,你會怎麼做?」

 

「就跑去跟他說我想跟他作朋友啊。」

 

小孩子的想法果然很單純。希杰的天真讓夜伢感到可愛。「可是,要是你們之前曾經吵過架,說不定,他很討厭你呢?」

 

「我會開始對他好,讓他知道我不是一個討厭的人。」

 

「你要怎麼對他好?」

 

「我會主動找他玩,把我喜歡的東西跟他分享。」

 

「可是要是他不理你呢?」夜伢又跟著追問。

 

「我還是會繼續找他玩。」

 

你的辦法就是一直找他玩?夜伢真是不知該說什麼了。「這樣不覺得很尷尬,很……沒面子嗎?」

 

「那有什麼關係,重要的是我可以得到一個好朋友啊。」

 

說的也是,我幹麻那麼在乎面子?想交朋友就該主動點才對,要不然,我跟她可能會一直這樣到畢業,然後就再次失去聯絡……希杰的話讓夜伢有種突然頓悟的感覺。

 

希杰啊,請原諒我,我不應該將你當成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子,對了,說不定那件事情我也可以問他。「希杰,你覺得怎麼樣的男生才會吸引女生注意?」

 

「夜伢大哥,你今天怎麼都問一些很奇怪的問題?」希杰的眼中充滿困惑。

 

「呃……我、我……」夜伢腦中拼命找著理由,他現在的表情既僵硬又尷尬。「我只是聽果力多說女生喜歡冷酷又壞壞的男生,我對這個感到很好奇。」

 

「不管是怎麼樣的男生或女生,真心待人的人才會受到大家的喜歡吧,沒有人會喜歡一個表裡不一的人啊。」

 

天啊!!希杰!你真是太棒了!沒錯!我要表現出最真的自己!我要用我的真誠去感動老婆,讓她愛上我!聽了希杰的一席話,夜伢今天總算得到答案,心中長久的迷霧也終於散開。

 

夜伢跟希杰跳下樹,邊聊天邊走回宿舍,一進門,他們便瞧見歐羅跟果力多坐在裡面喝茶。

 

「夜伢,剛剛校長在找你。」見到夜伢,歐羅傳達著校長的話。

 

「我剛剛已經去過校長室了。」夜伢無奈的回著。「我還以為他要跟我談什麼,後來才知道他想辦一場宴會,要我在開場時出面露個臉。」

 

【嗶!嗶!學園快報!最近同學們的功課日益精進,學習的態度也非常的好,為了獎勵各位同學,校長在剛剛發佈消息,後天將為大家舉行一場宴會讓大家放鬆一下,除此之外,宴會中也邀請了在友誼賽個人組比賽中冠軍的夜伢同學為大家開舞!請各位同學務必參加!!】

 

「什麼?開舞?不是說我只要在開場時露個臉就可以嗎?!該死的臭老頭!竟然設計我!」夜伢狠狠的捶打著桌子,現在的他真恨不得將校長室給炸了。

 

「你別打桌子發洩,茶水都被你給濺出來了。」果力多戴上手套、拿著棉布,開始擦拭桌子上的小水滴。

 

「別激動……」歐羅語氣平緩的安慰他。「不過是開個舞而已,你又不是不會跳舞。」

 

「夜伢大哥!你要開舞耶!」希杰高興的對他笑著。「你找好舞伴了嗎?」

 

「哼。」夜伢冷冷的哼了一聲,連話都懶的說。

 

「希杰,他現在心情不好,我們還是不要煩他。」歐羅忍著笑制止著希杰。

 

「夜伢大哥為什麼心情不好?」希杰完全是狀況外。

 

「這還用說嗎?」擦乾水滴後,果力多跟著拿出酒精消毒。「時間這麼緊湊,他根本沒辦法準備開舞的衣服,這樣要怎麼出席宴會啊?」

 

去!你以為我是你啊!夜伢沒好氣的瞪果力多一眼。

 

「夜伢大哥在煩惱沒有衣服穿?請人送衣服過來不就好了。」希杰天真的接話。

 

……希杰……不是每個人說的話都可以相信的……夜伢無奈的看著他。

 

啊!!我該怎麼辦?別說衣服了,就連舞伴我也不知道要去哪裡找啊!此時的夜伢真是很想逃離學校。

 

 

──宴會當天──

 

【注意!請各位注意大門口!現在即將進場的是……夜伢同學!】

 

終於還是到了這一刻……夜伢拖著沉重的腳步走進會場,雖然他曾經擬了數十種逃亡計劃,可是在他聽說迪亞也要參加宴會後,他毅然決然的放棄了逃跑,他要參加宴會,他想要跟迪亞一同參加宴會。

 

【宴會即將開始!現在請夜伢同學挑選他的舞伴,為我們開舞吧!】主持人的聲音催促著。

  

怎麼辦?我要挑誰?看著面前一個個猛吞口水的猛獸,夜伢真是感到萬般害怕。

 

老婆,妳快點來救老公脫離苦海!!夜伢的眼神不自覺的找尋迪亞的身影,他發現她正走到窗邊倚著牆壁,她那閒散的表情像是準備看戲一般。

 

老婆,雖然說現在我跟妳只能算是室友,可是妳一定要對我那麼冷漠嗎?妳真的忍心見死不救?夜伢此時真是感到心灰意冷。

 

深呼吸……只要咬緊牙關,忍一忍就過去了。緩緩的,夜伢移動著僵直的雙腳跨出了第一步。

 

【現在,夜伢緩緩的走向女生,一步、兩步、三步……究竟他會停在哪個女生面前呢?眾人的目光跟著他緩緩的移動,他終於來到一個女生面前!!是她嗎?!】

  

是她嗎?我也不知道……要選她嗎?看看四周,其實每個女生對夜伢來說都一樣。

 

夜伢的視線又不自主的飄向迪亞,迪亞的臉上掛著一絲淡淡的笑容,好像這一切根本不關她的事情一樣。

 

不、不行,我不能再這樣下去,就像希杰說的,想要交朋友我就必須主動,丟臉、尷尬又怎麼樣?我要拉近我跟老婆的距離,我要跟她成為朋友,我想要待在她身邊!!我要跟她在一起!!夜伢的心中燃起如烈火般的決心。

 

「不好意思,借過一下。」夜伢對著面前的女生說著。

  

【喔喔……好像不是她,現在夜伢經過她的身旁,穿過重重的人牆……】

  

不知道老婆會有什麼反應?她應該不會當眾打我一巴掌吧?夜伢正在盤算著一個策略,一個可以拉近他跟迪亞距離,又可以救他脫離地獄的完美計劃。

 

老婆,從現在開始,我會拋棄我的面子、我的顧慮,我要待在妳身邊,這樣我才能夠保護妳……順便趕跑以後可能會出現在妳身邊的色狼……

 

 

【夜伢同學終於停下腳步了,他終於停在……迪亞同學面前?!不會吧?這究竟是怎一回事?!】

  

看著迪亞用一種困惑、驚訝的眼神直盯著他看,夜伢突然覺得很高興,因為,她終於注意到他了。

 

「喂……你想作什麼?」迪亞緊張的質問著。

 

 

現在該怎麼辦呢?至少也要找個理由吧。夜伢絞盡腦汁的想著。「之前我常常聽到有人將我跟迪亞拿來作比較,不管是功課方面、武術方面我跟他都是旗鼓相當,我個人很喜歡這種良性的競爭,難得今天有這場宴會,我想趁此機會看看迪亞同學的舞姿如何,不知迪亞是否願意與我共舞呢?」

  

聽到這番話,迪亞的臉上閃過種種複雜的表情,驚訝、錯愕、生氣……最後,她帶著一臉不甘心的點頭答應。

 

太好了,老婆答應跟我跳舞了!夜伢頓時鬆了口氣,他原先還擔心她會拒絕呢。

 

牽著迪亞的手,夜伢領著迪亞走向舞池,他此刻的心情真是激動無比。

 

我、我現在牽著老婆的手耶!老婆的手好嫩、好細緻、好好摸,跟我的手完全不一樣!變身後的迪亞雖然骨架增粗了些,但是她的手還是比夜伢來的小,握著迪亞的手,夜伢的心中感到滿滿的幸福,他的嘴角也不自覺的往上揚起。

 

悠揚的音樂響起,兩人在舞池中翩翩起舞。

 

老婆臉上的表情還真多,一下子嘟嘴、一下子皺眉、一下子鼓著腮幫子瞪我。夜伢開心的欣賞著迪亞變換萬千的表情,雖然她沒給他什麼好臉色看,可是至少她已經注意到他了,這比以前兩人沒有交集的情況要好多了。

 

時間,就在音樂聲中緩緩流逝……

 

「完了。」一直保持沉默的迪亞突然開口。

 

咦?完了?什麼東西完了?夜伢還沉溺在她的表情裡尚未回過神。

 

「音樂已經結束了。」迪亞抽出了她的手。

 

已經結束了啊……夜伢突然感到有些失望,他突然很希望時間能一直停住。

 

正當他想離開舞池時,他瞄見迪亞臉上出現狡詐的笑容。

 

奇怪?怎麼感覺上,我像是要大難臨頭了??夜伢有種不好的預感。

 

 

「各位在場的女同學請注意!!」迪亞突然轉身對眾人大聲的說著。「夜伢同學剛剛告訴我……雖然他沒有找女同學陪他跳開場舞,但是他會將今晚的時間給各位女同學!今晚,每個女同學都可以跟他跳一支舞!想要跟他跳舞的人請在他面前排好隊!!」

 

什、什麼?!夜伢真是沒料到迪亞會這樣對他。

 

【這真是太意外了!沒想到,向來很少出席宴會的夜伢同學今晚竟然要邀請所有女生跟他跳舞?這番發言真是讓在場所有的人都嚇了一跳!各位喜歡他的女同學!今晚請好好把握這次的機會!錯過這可能就再也沒這機會了!!】

 

「轟轟!!刷刷!!碰碰碰碰!!!」一陣混亂之後,一個排列整齊的隊伍出現在夜伢面前,隊伍在會場中繞了數十轉甚至排到門外去了。

 

「我、我不……」看著眼前幾百個人所組成的隊伍,夜伢驚愕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
 

「哇……大家很踴躍呢!」看著眼前著陣仗,迪亞感到十分滿意。「看來你真是很受歡迎啊。」

 

「你、你這是在報復我嗎?」夜伢壓低了音量、臉色蒼白的問著。

 

「報復?你在說什麼啊?我只是幫女同學謀求福利而已,加油喔……」迪亞對他送了一個迷人的微笑後便轉身離開舞池。

 

老婆,妳真的這麼狠心?將我從天堂推入地獄??看著迪亞臉上出現的燦爛笑容,夜伢突然發現……她是個披著天使羽翼的惡魔……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