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蟲洞裡頭的聲響停歇後,徐婕又等了十多分鐘,而後才見到一頭受了重傷的綠毛蜈蚣出現在洞口。

 

確定牠的身後沒有其他夥伴跟隨後,徐婕手指輕彈,白光一閃,一條絲弦將牠斬成兩半。

 

她不確定裡頭的蟲怪是否全被清除,但就算裡頭還有蟹蛛存活她也不怕。

 

富貴險中求嘛!

 

一開始她勾了這些蜈蚣過來,也只是想讓阻力減少,不奢望牠們能將蟲洞全數清空。

 

握緊匕首,她小心翼翼的進入蟲洞,沿著彎曲的土坑道前進。

 

靠近入口的區域是戰況最激烈的地方,破碎的屍體遍佈,血液與毒液滲入泥土裡,把坑道弄得泥濘不堪,呼吸間盡是令人作噁的腥氣。

 

徐婕緊抿著嘴,壓低了呼吸頻率,並且盡量讓自己專注在坑道的動靜上,不讓心思分散到腐臭味上頭,要不然她真的會吐出來。

 

依據過往對蟲巢的瞭解,她朝最有可能是產卵室的位置走去,途中遇見幾隻奄奄一息的蟹蛛,她自然是好心的送牠們上路了。

 

在探查了兩間用途不明的小巢室後,徐婕終於找到了女王的產卵室。

 

產卵室外頭的通道屍體堆成山,徐婕先謹慎地確定沒有活物後,這才踩著屍體走過。

 

產卵室裡頭同樣戰況慘烈,身軀龐大的女王攤倒在地,身體各部位被撕裂開來,血液與毒液順著軀體滴落,女王產下的十多個蟲卵全被撕裂開來,裡頭的幼蟲早就被啃蝕乾淨,只剩下沾染著不明液體的繭衣。

 

沒有莽撞的伸手拿取,徐婕先用綠光在繭衣上頭掃了幾回,這才彎身撿拾。

 

在發現治療術發生變異後,她就開始研究治療術究竟變成什麼狀況,經過無數次的實驗,她發現她的治療術可以解除蟲毒,目前她還不確定是不是所有蟲怪的毒液都能解毒,她唯一確定的是,她重生後遇到蟲怪,綠光都能清除牠們的毒素。

 

從外套口袋裡取出大袋子,將這堆繭衣都裝了進去,而後拿著匕首,將蟲怪女王的頭部剖開,取出牠的晶核,再將牠的身體一一支解,把她的殼、螯爪跟腳都收集起來。

 

大部份的蟲怪身體都能拿來作成武器或裝備,蟲怪女王屬於高等級怪物,製作出來的裝備自然比一般的更加精良。

 

徐婕早就想要作一套軟甲給小威,增加他的防禦力,事先提防總比日後後悔要好,所謂的「意外」,就是發生在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的時候啊……

 

就在徐婕支解的差不多時,意外發現女王的肚子裡還有一顆蟲卵,這可算是一個「驚喜」啊!

 

「不曉得軍隊會花多少錢買?」看到蟲卵時,徐婕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賣給軍方。

 

也許會有其他團體想要購買蟲卵,但目前徐婕能接觸的就是軍方,而勢力最大、出的起最高價錢的也只有軍方。

 

後世那些可以跟軍方抗衡的組織現在都還沒出現呢!

 

有句成語是:福禍相依。

 

徐婕接下來的遭遇確實驗證了這句話。

 

當她將用網子將戰利品與先前割取的蟲肉綁在背上,開心地鑽出蟲巢時,一陣腥風襲來,戰鬥本能讓她敏捷地跳開,落地後也不拖延,選了個跟攻擊者相反的路線逃跑。

 

從身後的響亮動靜聽來,那隻怪物也追在她的後頭,在彎入另一條岔路時,徐婕趁著轉彎的間隙瞧了一下,這才終於明白偷襲者的身份。

 

「石針怪!」她驚呼一聲,腳下的速度立刻加快。

 

名為石針怪的蟲怪,身體是如同岩石的鐵灰色,身形像烏龜,背上的彎殼有一根管狀物體,那長管子的形狀像蛇的頭,而且還是腦袋被削掉一半,只剩下嘴巴與一圈圈利齒的頭。

 

管子最頂端的部位隨著呼吸一張一縮,而那像菊花花瓣繞成數圈的利牙,也隨著這張縮的動作擺動。

 

石針怪是一種力大無窮、防禦力又相當高的蟲怪,牠沒有毒液,但背上那根肉管過會發射鋼針,鋼針的直徑有兩公分寬,要是不幸被射中了,就跟被鋼條貫穿的情況差不多。

 

前世的徐婕就曾經被牠的石針射成刺蝟,差點死了,回想起當初生不如死的情景,她頓時覺得頭皮發麻。

 

「鏘!」

 

清脆的響聲隨著破空聲襲來,徐婕下意識的跳開,避開了第一發石針攻擊。

 

那石針筆直的轟向一旁的建築物,全長為一公尺的石針有半截沒入了牆壁裡頭。

 

還好,石針怪的石針並不能無停歇的連發,射擊的頻率大約是三到五秒鐘一發,這讓徐婕有了喘氣的空閒。

 

「該死!怎麼都甩不掉啊?」徐婕低聲咒罵,一抬頭,卻發現軍營就在前方。

 

太好了!只要將牠引到那裡……

 

徐婕心頭一喜,但那份喜悅在見到群聚的百姓後又沉了下來。

 

要是將蟲怪引到軍方那裡,她肯定會輕鬆很多,說不定不用她出手,那些軍人就能夠將牠解決了,但……

 

看著越來接近的軍方營地,徐婕咬著下唇,心一狠,掉頭朝城市裡頭跑去,將蟲怪帶離營區。

 

她自認不是什麼善心人,但也不是那種用別人的命換取自己生機的人。

 

更何況,那些人裡頭還有坤叔跟小威呢!

 

「又不是解決不了,只是麻煩一點而已。之前被你的同類欺負,我今天就欺負回來,哼!」徐婕低聲嘀咕,也算是為自己鼓舞打氣。

 

徐婕尋了建築物最多、最擁擠的商圈作為戰場,這些建築物可以作為她的盾牆,替她擋下石針與怪物的衝鋒攻擊。

 

石針怪只有兩種攻擊方式,發射石針以及用頭衝撞敵人,只要不小心被牠擦撞到一下,別說骨折了,整個人都會被撞成肉泥!

 

「磅!」

 

石針怪衝向徐婕,把沿途的石柱、電線桿撞斷、撞歪了數根,霎時間砂石飛濺,徐婕被幾塊碎石擊中,身上多出了幾塊瘀青,衣服與肌膚也被玻璃碎片劃開幾口子。

 

「碰!」

 

又一次衝鋒,這次牠直接撞進一棟五層樓高的傢俱行,整棟樓因怪物的衝撞微微晃動,沉重的傢俱像積木一樣的倒下,砸出了一大堆的木屑、斷片與殘骸,徐婕有幾次差點被大型傢俱壓倒,要不是她反應快,恐怕就被壓扁了。

 

「鏘!鏘!鏘!」

 

衝鋒對徐婕沒用,石針怪換成發射暗器,把徐婕當成靶子打。

 

徐婕狼狽的在建築物之間跑來跳去,一邊躲避攻擊、一邊試著回擊,並趁著逃跑空檔在建築群之間結上絲弦與蛛網。

 

起初還看不出來她的動機,但當她繞了十幾圈,布局逐漸成型之後,情勢就明朗了。

 

她在做一個大籠子!

 

以周圍的建築物作支柱,網子與絲弦作為圍欄,將怪物困在這個大籠子裡頭,侷限牠的行動。

 

接下來,她要做的事情就是像蜘蛛一樣,將捕蟲的獵網越織越緊、越縮越小,將獵物困在網中,把牠牢牢捆起!

 

這件事情說來簡單,執行上卻很有難度,她必須一邊織網、一邊躲開攻擊,這需要高度集中力,要是一個沒留神,等著她的就是被石針扎成刺蝟!

 

十幾分鐘下來,徐婕的大腿中了一根石針,雖然位置偏了一點,沒有刺斷骨頭,卻也讓她疼得冷汗淋漓,她沒有莽撞的將石針拔出,而是將它的長度截短,讓它不會影響自己的行動。

 

「磅!」

 

石針怪大掌一揮,一輛機車被牠拍了過來,徐婕連忙在地上一滾,躲了開來,還沒等她緩過氣,下一根石針到來,刺穿了她的右側腹部。

 

「嘶──」

 

徐婕忍痛將石針拔起,手掌附在傷口上,匆忙做了治療,讓傷口縮小並止住了不斷湧出的鮮血。

 

不是她不想完全將傷口治好,而是療傷需要時間,眼前這場戰鬥還沒結束,根本就沒有讓她喘口氣的餘地。

 

雖然徐婕的狀態很狼狽,但石針怪也不是毫無無損,牠的腹部被徐婕開了幾道裂口,傷處不斷淌著血,一隻眼睛也被她刺瞎了,除此之外,牠的四條腿也被徐婕廢掉兩隻,爬行速度大減,也沒辦法再使出衝鋒攻擊。

 

好不容易,徐婕的計畫終於到最後一步,可以收網了!

 

「哼哼!受死吧!」

 

她將一直抓在手上的主弦,纏繞在斷了一截的石針上,一個箭步衝向蟲怪,石針怪的左眼被她刺瞎,左方成了視力上的死角,徐婕從牠的左側靠近,繞到後方,越上牠的背部,將石針狠狠刺入背上的肉管開口,刺入的角度呈三十度傾斜,石針貫穿了肉管,徐婕順勢抽出,而後轉了個彎,刺入肉管與背部的交界處。

 

徐婕的動作很快,做完這一切,也不過就是幾秒鐘的時間。

 

當石針怪感覺到疼痛開始掙扎時,她已經完成這些動作。

 

石針怪發出慘烈的嚎叫,激烈的跳動,徐婕一個不察,被牠直接甩飛出去,直接摔在停靠在路邊的廢棄公車車頂。

 

「咳、咳咳咳……」

 

強大的撞擊力道讓原本就傷痕累累、疲憊至極的徐婕咳出鮮血,腹部與腿上的傷口二度撕裂,疼得她咬牙切齒,恨不得自己就這麼暈過去。

 

而同樣痛苦不堪的石針怪,正激動的橫衝直撞,試圖讓痛楚減輕,這可憐的蟲怪並牠不知道,牠越是掙扎,插在背上的石針就會陷得越深,而在肉管裡外繞了一圈的主弦也會纏得越緊。

 

這根主弦線可是連結著徐婕佈下的網,石針怪的掙扎讓這張大網逐漸收緊,用來支撐網子的建築物,在蟲怪的巨力下一棟棟的倒向牠。

 

儘管石針怪皮粗肉厚、背殼堅硬,但也禁不起那麼多建築物的撞擊與壓制。

 

很快地,被一堆房子埋在底下的石針怪,就只剩下一口微弱的氣息。

 

趁你傷、要你命!

 

徐婕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大好機會。

 

撐起受傷的身體,她隨手抓起一根散落在路邊的石針,手起針落,石針刺穿了蟲怪的腦袋,終結了牠的性命。

 

「呼、呼……」大口大口地喘著氣,徐婕無力的癱坐在廢石瓦堆之間。

 

先前戰鬥時,為了保下小命,不管多痛多累,她都是咬牙撐著,現在危機一解除,倦意與痛覺一起湧上,再加上失血過多,讓她的腦袋有些發暈。

 

「不能睡,還要回去呢!」她拍了拍臉頰,試圖讓自己清醒。

 

就在她準備治療傷口時,靈敏的聽力讓她察覺到有一個群體正在靠近。

 

從那沈重而緩慢的拖行聲聽來,朝這邊聚集過來的物體,十之八九是喪屍。

 

「不會吧?還讓不讓人休息啊?」徐婕無奈的仰天哀號。

 

接連出現的狀況讓她很想哭,但為了活命,她也只能強撐著。

 

 
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