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婕強打起精神,豎起耳朵細聽,喪屍群已經很接近她了,雙方的距離不到一百五十公尺。

它們是被戰鬥的巨大聲響與徐婕身上的血腥氣吸引過來的。

「竟然現在才注意到,太大意了!」她懊惱的咬著下唇。

要是再遲一點發現敵人,恐怕就……

趁著喪屍還沒抵達的空檔,她快速治療了大腿與腹部的傷口,讓皮膚的表面癒合,不再流血,至於內部的傷……

等戰鬥結束再好好醫治吧!

她扶著附近的大石壁站起身,順手將插在石針怪腦袋上的石針抽出。

慣用的匕首早在剛才的戰鬥中折斷,現在能用的武器也只剩下石針跟絲弦了。

聚集過來的喪屍群有五十隻左右,徐婕深吸了口氣,晃了晃有些發暈的腦袋。

她還沒吃早餐,飢餓再加上戰鬥、受傷失血,讓她現在的血糖偏低,而且還有頭暈症狀。

翻了翻外套口袋,她找到幾片巧克力,立刻將這點糖份丟進嘴裡。

止不了餓,至少能補充點熱量。

「好了,能量補充完畢,開打了,加油加油!」

給自己鼓舞幾句,徐婕朝最靠近的喪屍衝去。

將石針當成棍子揮舞,一棍子打下,將喪屍的腦袋打凹了半邊,將石針的尖端當矛,一擊刺去,正面刺入、後腦穿出,針尖還串著顆眼球。

畢竟是經歷了長時間打鬥,就算徐婕再努力,也抵不過疲憊與傷口的影響,才殺了十五隻喪屍,她就有一種氣力耗竭、無以為繼的穨敗感,速度也逐漸慢下。

她氣喘吁吁的退開,跳上剛才被她砸凹車頂的公車頂端,看著不斷群聚過來的喪屍,她面露苦笑。

雖然已經殺了不少喪屍,但眼前的喪屍數量不但沒有減少,甚至還有增加的趨勢,附近的喪屍都被她身上的血腥氣吸引過來了。

低頭看了一下腹部與大腿,原本已經癒合的傷口再度撕裂,現在腰腹以下全染上血色,沒被衣服布料吸收的血液,順著褲管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,在柏油路上濺出一朵朵血花。

「這是逼我放大絕招嗎?」她一手摀在腹部傷口上,一手抓著石針,用它支撐身體。

血爆是她最後的手段,雖然威力強大,卻是殺敵一千、自傷八百的招式,要不是迫不得已,她還真不想這麼做。

大大地呼了口氣,她抬頭仰望天際。

天空很藍、很清澈,像是用水洗過一樣,湛藍而透亮,清風拂過她的身周,卻吹不動被汗水與血水浸濕的髮絲。

「天氣真好。」

她揚起一抹淺淺的笑,目光從天空轉回眼前的喪屍。

「這麼好的天氣,我竟然要跟怪物在一起,真讓人不爽。」

握緊了石針,黑眸重燃戰意。

「這種等級的喪屍不值得用上血爆,還是將這個招式省下來吧!」

喪屍逐漸群聚在公車附近,還有部份正試圖爬上車,徐婕揮舞著石針,將那些喪屍的腦袋一一打爆。

一個沒留神,腳踝被喪屍的爪子抓住,拉扯的力道讓她往後摔在車頂上,發出「碰」的一聲悶響。

其他喪屍抓緊機會朝她撲來,龐大的數量近乎要淹沒了她。

「小婕!」林坤喊聲傳來,聲音裡透著驚慌。

下一刻,幾發冰錐將纏著她的喪屍擊斃,抓緊這個機會,徐婕揮舞著石針,手腳並用地將撲上來的喪屍踹倒打飛。

救兵終於來了……見到來人,她鬆口氣的笑開。

「撐著點!我馬上到!」

林坤加快速度,幾個跳躍就到了徐婕所在的車頂,然而,有人的速度比他更快,在他打算伸手扶著徐婕時,她已經被尉遲鷹抱住了。

徐婕抬頭望去,正好對上一雙透著關心的灰藍眼眸。

「呦!好久不見。」她露出一個真心而燦爛的笑靨。

她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麼說,只是她一開口,這話就脫口而出了。

「還好嗎?」尉遲鷹問道。

「你覺得呢?」她的聲音氣若游絲,還透著乾渴與沙啞。

大概是安心下來的關係,徐婕的腦袋又開始發暈了,要不是尉遲鷹一直扶著她,她恐怕就要倒下了。

「猴子,快過來治療!」尉遲鷹朝後頭的隊員喊道。

「是!」外號為猴子,本名為侯林的軍人應道。

緊接在兩人之後,幾名軍人也趕到戰鬥位置,眾人開槍的開槍、拔刀的拔刀。

具有治療異能的侯林跳上車頂,開始替徐婕治療傷口。

既然徐婕有人照顧,林坤便轉身對付喪屍,他的雙臂轉成了金紅色,大掌一揮,那喪屍的腦袋就被他拍碎了。

在眾人齊心協力下,喪屍群被他們全數擊殺。

「報告,一共擊斃七十三隻喪屍。」

「報告隊長,倒塌的建築物裡頭發現一隻大型蟲怪的屍體。」

戰鬥結束後,隊員們開始整理戰場,也紛紛回報他們的發現。

「妳殺的?」尉遲鷹望向正在接受治療、面色相當慘白的徐婕。

「不是,是牠自己想不開,跑去撞牆自殺。」徐婕回他一記白眼。

現場就只有她一個人,不是她殺的還有誰?

「噗哧──」聽到自家老大被這麼吐槽,侯林忍不住笑了出來,正在施放的治療光也跟著抖了幾下。

而其他結束清掃任務,聚集過來的隊員也抿嘴偷笑。

「……」尉遲鷹瞪了侯林一眼,周身冷氣大增,凍得後者抖了兩下。

「小婕,妳怎麼碰上牠的?」林坤好心的打圓場。

「牠跑來偷襲我。」徐婕回得無奈。「你怎麼跑來了?小威呢?」

「我託人照顧了。」林坤回道。

「你怎麼可以把小威交給別人?要是發生意外怎麼辦?」沒等治療結束,徐婕隨即掙扎著要起身。

沒等她行動,兩隻手一左一右的按住了她。

「別動。」尉遲鷹按著她的左肩。

「別胡鬧!」林坤壓住她的右肩。

「……」同時被兩人斥責,徐婕先是一愣,而後氣鼓鼓的別過頭。

「不用擔心,我是請軍方的人照顧他。」林坤收回手,「妳那麼久沒回來,小威擔心妳遇到意外。」

「剛才有沒有不尋常的事情發生?」尉遲鷹接口問道。

「不尋常?」徐婕笑哼了一聲,「現在還有什麼事情是正常的?」

「……」尉遲鷹無奈的望向林坤。

「丫頭……」

「不知道!」徐婕賭氣的回道。

第一次見到徐婕這麼孩子氣的模樣,林坤笑了出來。

「那邊那隻怪物是什麼?」林坤換了話題,問著石針怪的事情,「依妳的本事,能將妳傷成這樣,那怪物可不簡單啊……」

「我叫牠石針怪,這根石針就是牠的武器。」徐婕將那半截石針遞給林坤,上頭還染著她的血,「牠的殼很堅硬,力量很大,背上的肉管會噴出石針……」她簡單講述了石針怪的攻擊方式。

「剛才妳有聽到奇怪的蟲鳴嗎?」林坤緊接著追問。

「嗯。」

「妳跑去探查了?」雖然這是問句,但林坤的語氣卻很篤定。

「沒有。」徐婕心虛的否認,目光漂移。

「丫頭……」

「沒有就是沒有。」

「如果沒有,這些土是從哪來的?這附近可沒有這種紅土。」林坤指著她的褲管與鞋底上的紅土。

「……觀察力那麼好做什麼?」徐婕不滿低聲的嘀咕。

在林坤的追問下,她只好將蟲巢的狀況說出來,當然,她不會傻傻的說,因為自己知道那是蟲族女王產卵,所以特地跑過去挖寶,而是說她聽到那聲奇怪的叫聲,覺得很好奇,所以就沿著聲音來源跑去看,到了那邊之後,發現有一個大土坑,土坑外頭有蟲怪巡邏,因為想知道土坑裡面有什麼東西,她引了其他蟲怪過去,讓牠們跟那些巡邏兵廝殺,自己則是等到動靜平靜了再進入。

「進到裡面以後,我才發現那是一個蟲巢,反正都已經進去了,不參觀一下也挺可惜的,所以我就在裡面繞了一下,結果誤打誤撞的跑到蟲怪女王的房間,剛好看到牠在生孩子……」

「參觀蟲巢?」田僑的嘴角微抽。

「生……孩子?」侯林掌心的藍光又抖了兩下。

聽徐婕把話說得這麼輕鬆,像是在敘述她跑去某個參觀景點遊覽一樣,眾人的表情都顯得很古怪。

「就因為好奇,妳就跑到蟲巢裡面?」林坤的臉黑了。

還以為這丫頭是乖巧的人,沒想到竟然這麼膽大妄為!要不是她的運氣好,沒有遇到蟲族傾巢而出,她現在早就成了牠們的儲備糧食!而且這個糧食還是自己跑去的!

「為什麼不來求援?」尉遲鷹的臉色也相當難看,活像結了一層冰霜。「為什麼要一個人貿然行動?妳以為自己很行?不要太自大了!」

如果說,徐婕原本還有一點點悔意,現在被尉遲鷹這麼一罵,那點悔意也就全部抹消了。

「請問一下,我有造成軍隊損失嗎?我有造成任何危害嗎?就算我做出錯誤決定,後果也是我自己承擔,我的所作所為並沒有傷害到別人!」徐婕氣勢騰騰的回道。

「妳──」尉遲鷹頓時氣結,「好,很好!好一個自己承擔!妳行!」他咬牙切齒的瞪著她,這還是他第一次有想要掐死女人的衝動。

「小婕,妳就沒有想過,要是妳出事了,小威跟我會難過嗎?我們不是家人嗎?就算妳不想找軍隊的人幫忙,為什麼也不跟我商量一下?妳不信任我嗎?」林坤臉上流露出哀傷。

見到林坤受傷的神情,徐婕的不滿與怒意頓消。

「坤叔,我、我不是故意的……」她尷尬的解釋,「我只是、只是習慣遇到困難自己處理,你也知道,我是一個人生活的,以前遇到麻煩的時候,沒有人可以幫我、也沒有人可以商量,我已經習慣這樣了,並不是不信任你……」

聽著她的回答,林坤心底又是一陣憐惜。

別人家的女兒都是捧在手心呵護的,這丫頭卻被環境逼得成長,甚至在這恐怖的末世也是一個人奮鬥。

剛開始相處的時候,他就發現徐婕對人有很強烈的防備心,只要跟人稍微接近一點,她就會下意識地擺出防備動作,就算是在睡夢中也一樣,察覺到這一點時,林坤並沒有說什麼,像她這樣無依無靠的單身女子,有這樣的自我保護意識很正常,更何況現在又不是什麼和平時代,對人提高戒心總比事後吃虧要好。

後來漸漸熟悉了,徐婕漸漸對他與小威放下心防,將他們當成親人看待,這讓他覺得很高興,然而,蟲巢的事件卻讓他發現,徐婕雖然接受了他們,卻沒有依賴他這個長輩的打算。

低嘆一聲,林坤拍了拍她低垂的腦袋,「丫頭,我不知道妳以前經歷了什麼,讓妳寧可一個人面對危險,也不找人幫忙,坤叔只想說,雖然我沒有妳那麼厲害,但好歹也是個長輩,妳可以試著依賴我。」

「……嗯。」徐婕輕輕的點頭。

察覺到氣氛太過沉重,田僑輕咳一聲,用開玩笑的語氣活絡氣氛,「好了,坦白從寬、抗拒從嚴,除了單槍匹馬闖蟲巢之外,這位英雌還有沒有其他驚天動地、驚天地泣鬼神的大行動?」

知道他是在開玩笑,徐婕也配合的做出懺悔狀,「這個嘛~~綁架幼蟲算不算啊?」

「綁架?」

「幼蟲?」

沒料到還真的有後事,現場一干人全都倒抽一口冷氣。

「丫頭,妳真是讓大叔我開了眼界……」林坤無奈的搖頭苦笑,他以前怎麼沒看出來,這丫頭竟是這麼大膽、這麼胡作非為的人?

「蟲子是活的?」尉遲鷹確認的追問。

「嗯。」徐婕卸下背上的數個袋子,將其中一個擺到身前。

袋口打開後,眾人見到一顆乳白色蟲繭,體積約莫滿月嬰兒的大小。

「乖乖,連蟲繭也敢拿,妳的膽子還真大。」侯林咋舌說道。

「我看那些蟲子在吃這個,我想應該可以煮來吃,牠們剛好漏了一個,所以我就拿了。」徐婕故意說得含糊不清,沒將自己的真實目的說出。

「煮?」

「妳……想吃這種東西?」田僑推了推眼鏡,神色古怪的看著她。

「可憐的娃,竟然餓到連幼蟲也想吃。」侯林憐憫的看著徐婕,他的目光讓徐婕很想揍他一拳。

「那個……東西還是別亂吃比較好。」身材粗壯、腦袋光亮如燈泡的金剛,好心而誠懇的勸道。

「是啊、是啊,營區裡還有不少食物,回去以後我拿些好吃的給妳。」另一名身材同樣粗壯、膚色黝黑、蓄著一把大鬍子的馬東附和著。

「……我只是隨口說說。」徐婕額冒黑線的回道,但她肚子響起的飢餓聲卻讓眾人更加認定──她是真的想吃它!

「吃這個。」尉遲鷹把軍隊特別研發的軍用口糧遞給她。這是經由營養學家規劃設計,專門讓軍人在外出執行任務時,迅速補給營養的乾糧。

「謝謝。」徐婕接過手,拆開真空包裝,啃了一口。

營養棒是鹹起司口味,很有嚼勁,就像壓縮過的硬麵包,味道還不錯,就只是咀嚼時有些累人。

「可以把這顆蟲卵提供給軍方研究嗎?」尉遲鷹提出要求。

「那就要看你們要用什麼換了。」徐婕就是在等著他們提出這件事。

「十箱泡麵?」尉遲鷹語氣平和、神情認真的問道。

「噗哧──」侯林等人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
雖然他們知道自家老大是很嚴肅、很正經的看待這項交換,但還是被他的話逗樂了。

「你!」徐婕為之氣結,這人是在跟她開玩笑還是裝傻啊?

「這麼大的一顆蟲繭,就只有十箱泡麵的價值?牠還是活著的呢!」她氣呼呼的反駁。

「……再加五箱罐頭。」尉遲鷹加碼,語氣一頓,又道:「現在食物相當短缺,這樣的條件已經很優渥了。」

「不換!」她咬牙切齒的回絕。

要是這蟲繭只能換到這些東西,她寧可把牠養大了再殺!

「……」尉遲鷹眉頭微蹙,嘴唇緊抿,周身氣勢加重了不少。

「其實小婕喜歡吃巧克力。」林坤笑哈哈的提議。

明明這兩人是很正經的在交易,怎麼他覺得很有喜感呢?

「原來如此。」尉遲鷹理解的點頭,「那麼,我再加五盒巧克力。」

「五盒恐怕不夠,一箱吧!」林坤替徐婕加價,「丫頭喜歡黑巧克力。」

「好。」

「坤叔!」聽著兩人一搭一唱,就這麼把自己的蟲繭賣了,徐婕氣呼呼的瞪大眼。

「丫頭乖,巧克力比蟲好吃多了。」林坤朝她眨眼示意。

他明白徐婕想要用蟲繭換得眾多物資,但在現在這種時刻,軍方不見得會給出太優渥的條件,要是一個談不攏,對方以國家安全為由,強行將蟲繭帶走,他們也是莫可奈何。

「在基地裡幫我們安排一處獨棟獨院的房子。」徐婕看懂了林坤的顧慮,直截了當的提出要求。

「沒問題。」尉遲鷹一口允諾。

為了收容逃難的人,基地蓋了不少新房子,徐婕的要求很容易達成。

 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