治療完成後,徐婕領著他們前往蟹蛛的蟲巢,讓他們進去裡頭搜查,而徐婕獵殺的石針怪也被尉遲鷹用一輛軍用悍馬車、十小桶汽油以及二十大箱的泡麵換走。

因為徐婕對軍隊有大貢獻的關係,他們入住倖存者基地的一切手續全有專人負責,就連住處也是位於軍眷區附近,平民區裡頭最好的高級地段。

當然,軍方的這一切作為,也不排除是想拉攏他們、與他們交好,畢竟徐婕跟林坤可都是能力者,而且還是屬性相當罕見、又有豐富的戰鬥經驗的能力者。

像他們這樣的人才,一加入軍隊就可以立刻投入戰場,完全不需要耗費時間訓練,對目前極缺人手的軍方來說,徐婕與林坤可說是相當優秀的戰力。

與石針怪的一役讓徐婕吃足了苦頭,雖然身體的創傷已經治好,但精神上的疲憊與異能的消耗卻沒那麼快恢復。──當然,要是徐婕肯「奢侈」一些,汲取晶核裡頭的能量補充,虧損的那點異能自然馬上就能填滿。

只可惜,在安全暫時無虞的情況下,徐婕可沒打算做這麼浪費的事情。

因此,在搬入新家的第一天,她狠狠的睡了十多個小時,直到隔天下午才甦醒,之後也以休養為由,婉拒了軍方的「參觀基地城」的邀約,成天懶洋洋的窩在家裡,等著小威在外頭玩了一天,興沖沖的跟她說起外頭的趣事,或是在坤叔跟著軍隊外出執行任務回來,跟她聊起外頭的現狀。

順帶一提,林坤因為要照顧小威的關係,拒絕了軍方的邀請,沒有加入軍隊,而是成為業餘的雇傭兵,接受軍方的雇傭,陪同軍隊執行任務。

一旦成了軍人,他的命就是國家的,若他還是單身、還是孤家寡人,他自然不會拒絕,畢竟軍方給的福利可是相當優渥。現在他有了孩子,自然事事以小威為優先,雖然徐婕也可以幫忙他照顧小威,但身為一名父親,他覺得自己還是要負起父親的責任。

再說,比起和平時期,末世的雇傭兵可是炙手可熱的搶手貨,酬勞也因任務的難度騰騰上竄,在不鋪張浪費的情況下,現在他賺得錢足以讓三人衣食無憂。

雖然暫時沒有跟著外出工作的打算,徐婕也不會真的自甘墮落,讓自己成為耗糧的米蟲。

休息幾天後,她拿出先前從蟹蛛巢穴取得的繭衣,開始製作防護衣。

蟲族的繭衣跟地球的蟲繭不同,地球的蟲繭在散開後會變成一縷縷的絲,而這些蟲族的蟲繭則是呈現片狀,越靠近外側的越大片,大概有半條浴巾那麼大,越靠裡面的越小,約莫跟毛巾差不多。

如果將整顆蟲繭浸泡在洗米水裡頭,就會看到一片片的繭衣往外散開、剝落,就像綻放的白牡丹,美麗的叫人忘記蟲族的醜陋。

可惜,徐婕拿到的那顆蟲繭已經換給軍隊了,這等美景自是沒辦法見到。

此時,一片片的繭衣被她泡在洗米水裡──沒錯,就是洗米後的水。

不管是什麼種類的蟲族繭衣,它的上頭都會覆著一層黏液,這層黏液會讓繭衣變得堅硬如鐵,想要把繭衣縫製成防護衣,首先就是要去除這層黏液,讓繭衣軟化。

徐婕前世的科學家嘗試了許多種藥劑與手段,這才找出不破壞繭衣的特性而又能去除黏液的辦法,那就是讓眾人跌破眼鏡的洗米水。

而且這洗米水還不能是放置太久的,必須是「新鮮的」、「放置時間不超過三小時」的洗米水。

要是沒有洗米水,把在水裡加上一些麵粉也行,只是那樣的麵粉水需要掌控精準,調得太稀或太濃都不行。

為了取得份量足夠的洗米水,又不讓別人起疑,徐婕將這項任務丟給林坤,讓他去傷腦筋──是坤叔要她依賴他的嘛!她當然就不客氣的將麻煩丟過去囉!

徐婕沒有說出原因,林坤也沒有多問,不一會就提著兩大桶,足夠放滿浴缸讓人泡澡的洗米水回來了。

「這些繭衣要洗幾次?」蹲在徐婕身旁,林坤好奇的問。

就在剛才徐婕將繭衣拿出,浸泡在洗米水搓洗的時候,他就從她的解說中得知繭衣的功能,以及洗米水的用途。

「洗到黏液完全沒有,摸起來沒有黏膩感為止。」徐婕頭也不抬的回道。

這番話聽起來簡單,但要洗到「徹底乾淨」的程度,除了靠敏銳的手感之外,還需要依賴製作者的經驗,要是黏液清洗的不完全,直到完成製衣的程序後才發現,那可是會造成無法挽回的瑕疵,還會讓它的防護性出現漏洞。

如同先前所說,殘留著黏液的部位會呈現硬化狀態,而洗乾淨的地方則是會像棉布一樣柔軟,當兩者狀態呈現在同一件衣服上時,危機就種下了。

最初的時候,人們大多不清楚這種情況,沒有仔細檢查繭衣的黏液殘留,就算穿上衣服時發現了,也不會太去在意,因為經過洗米水洗滌,殘餘的黏液的硬性會大為減少,不再像鋼鐵那般堅韌,而是退成塑膠軟片的硬性,或許有人會認為,反正是同樣的東西,就算殘留一些硬化,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大問題。

錯了,大錯特錯。

那些黏液是為了保護繭衣裡頭的幼蟲而存在,即使是同一件繭衣,殘留著黏液的部位與完全洗去黏液的部位是不同的,儘管它們都有著同樣的防護力度,但是殘留著黏液的部位還會多了銳利性。

因此,當傭兵穿上它活動時,兩者會因為摩擦而出現裂口,裂縫一旦產生,即使是細如牛毛的小縫隙,一樣會產生足以致命的影響。

要是在戰鬥之前就發現裂縫,那還算幸運,最慘的就是戰鬥時沒注意到裂縫存在,以為繭衣防護力道足夠,硬扛下怪物的攻擊,屆時,被蟲怪的爪子撕裂防護衣還是小事,最怕的是被蟲怪直接穿過縫隙刺穿身體,或是蟲怪的毒液從縫隙滲入,侵蝕了身體……

光是洗去黏液這個過程,徐婕就足足花了三個小時,當然,耗時這麼久,也跟她取回的繭衣數量太多有關。

「呼~終於洗乾淨了。」徐婕搥了搥發酸的後腰,一直蹲著搓洗繭衣的她,現在只能用身子前傾的方式站立,腰桿完全伸不直。

然而,看著擰去多餘水分,足以製作兩套半防護衣的繭衣,她滿意的笑了。

「接下來呢?要開始縫製了嗎?」林坤好奇的問道。

在徐婕的拒絕下,林坤雖然沒能幫上忙,但這段時間他也沒有離開過,自始至終都陪在旁邊觀看。

「還不行,要先把它晾乾。」語氣一頓,徐婕又補充說道:「完工之前,繭衣只能曬在室內陰涼處,讓它自然風乾,這會增加它的韌性,如果直接讓它曝曬在太陽底下,它的纖維會脆化掉,雖然還是有防護力,但是品質會比較差。」

「瞭解。」林坤理解的點頭,也沒有過問徐婕這些知識是從哪來的。

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隱私,都有自己想要隱藏的秘密,他與徐婕是朋友、是夥伴,而這份交情,不需要經由揭開她的隱私獲得。

他信任徐婕,確定她是能讓自己交付性命的,這就足夠。

待繭衣陰乾後,原先的僵硬感完全消除,看上去就像一塊塊普通的白布。

「感覺上很像棉布。」林坤摸著繭衣說道。

「衣服完工後會更光滑、更有彈性……」

回話時,徐婕手上的縫製動作沒有停下,沒多久就做好外套的內裡雛型。

看著那孩童尺碼的服裝,林坤的目光更顯柔和。

相較於身為異能者的他們,還是個孩子的小威更顯脆弱,雖然現在已經住在基地裡頭,安全上已經有了保障,但誰也不能保證這份安全是長久的,而徐婕也清楚這一點,所以才會決定用這些繭衣將小威從頭到腳全部包裹起來。

按照她的估算,做完要給小威的防禦服之後,殘存的繭衣還能做一件背心給林坤。

「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嗎?」

看著徐婕為了自家兒子忙碌,自己這個當爸爸的卻什麼都沒幫上忙,林坤覺得有些不好意思。

徐婕偏頭想了想,製作防禦服這件事,林坤還真是幫不上什麼忙,不過,看他那副期盼的模樣,她也說不出拒絕的話。

「……你知道有什麼方法可以減少衝擊的力道嗎?」她問。

「衝擊力?」

「對。這繭衣的功能跟防彈衣差不多,你有穿過防彈衣就應該知道,雖然那衣服可以擋下子彈,但是卻不能擋下衝擊的力量,被打到的地方還是會痛、會有內傷……」

小威還只是個孩子,就算繭衣能幫他擋去攻擊,可是內傷呢?骨折呢?

徐婕在製作衣服前,就想過幾個方案,她能夠確定這些方案可以減輕疼痛程度,可是她不確定她可以忍受的痛楚,小威能不能忍受,畢竟他只是個普通人、只是個孩子。

聽完徐婕的構思,林坤思索了一會,拿出紙筆將她說得那幾種製作方式畫出,而後依據自己過往使用防彈衣的經驗,一一指出它的優缺點。

最基本的方法就是增加衣服的厚度,但這樣一來,勢必會造成行動遲緩,再者,就算繭衣的通氣性良好,內裡加厚之後,也依舊會讓人覺得悶熱,冬天穿厚重一點沒問題,但夏天怎麼辦?

探討到最後,兩人一時之間也想不到更好、更完善的方式,就只能暫且用現有的最佳方案了。

「反正只是第一套衣服,以後有了新想法,再去找蟲繭就好了。」徐婕安慰道。

「也是。」林坤附和的笑笑。

儘管嘴上沒說,但兩人都知道,蟲巢可不是能夠隨便進入的地方,就算順利混進去了,也要剛好遇上蟲族女王的產卵期才有繭衣撿,想要得到繭衣,真的很考驗運氣。

徐婕花了一天的時間做好了外套以及內裡,現在她正忙著放出她的異能絲網與弦線。

用絲網與弦線做夾層,用來緩衝撞擊力道,是她一覺醒來後突然有的靈感。

她的絲網與弦線都是相當堅韌的東西,弦線比絲網粗上一些,可以用來做骨架,而且這骨架並不會過於僵硬,有著適度的彈性,不會妨礙日常動作,而絲網就跟蜘蛛網差不多,具有一定的彈性與相當強度的韌性,用來作為緩衝物是最適當不過的。

徐婕將弦線彎成長橢圓形,而後將絲網一層層包裹覆蓋上去,每一層都留有幾公釐的空間,沒有將它疊實了,做好的「緩衝內襯」厚度約莫有兩公分,拿在手上很輕巧,沒有造成重量上的負擔,擠壓的手感很像按壓在羊毛墊上,觸感細緻而且不紮人。

徐婕將內襯塞入外套的夾層裡,而後將外套的內裡縫上,如此一來,這件外套就算接近完成了。

林威開心的接過外套穿上,那有些蓬鬆感的外套穿在他身上,讓他看起來就像穿了一件羽絨衣。

「很輕,而且不會熱!」林威笑得眼睛彎彎,看起來相當高興。

「我現在可以穿出去嗎?」他眨著晶亮的大眼睛問道。

「還不行,最後一道手續還沒做。」徐婕笑著替他脫下外套。

「不是做好了嗎?還要做什麼?」林威有些沮喪,他好想現在就穿出去跟他那群玩伴炫耀。

「上油。」徐婕拿著外套走向浴室。

「上油?」林威與林坤對望一眼,雙雙跟了過去。

「我之前用洗米水洗掉它的黏液,它的防護性也就被削減了,現在要讓它恢復原本的保護功能,就要在繭衣上刷上一層油──植物油或動物油都可以──均勻的抹上後,再將它拿到太陽底下曬,等它曬乾,這衣服才算完工。」徐婕拿著沾了橄欖油的小刷子,開始在衣服上刷油。

「那、那要不是會有味道嗎?」林威皺著小鼻子說道。

「植物油曬乾之後不會有味道。」徐婕回道:「如果用的是動物油,繭衣曬乾後會有一種奇怪的腥味,就算洗很多次那氣味也不會消失。」

也因為這樣,她才會特地選用橄欖油。

「曬過以後,這衣服摸起來會很滑、很舒服……」偏了偏頭,她想著該怎麼描述那手感,「摸起來很像絲綢,彈性比絲綢好。」

聽完徐婕的解說,林坤跟林威理解的點頭,對完成後的防護衣更加期待了。

 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