隔天,那件外套曬乾後,林威立刻穿著它跑出去炫耀,而徐婕則是繼續製作其他部位的防護衣,上衣、褲子、手套、帽子……

就如同她先前所說,她要將小威全部保護起來,從頭到腳武裝到牙齒!

一星期後,那些繭衣終於全數縫製完畢,徐婕也從腰酸背痛的手工勞作中脫離。

「姊姊,妳忙完了嗎?我帶妳出去玩好不好?」林威問道。

入住這裡後,徐婕到現在都還沒有出門過,對外面的環境相當陌生,與她相反,林威則是天天外出遊玩,對附近相當熟悉,鄰居們也都知道七號房有個叫做林威的可愛男孩。

「走吧!我們去服務站找妙茹。」徐婕回道。

當她抵達這座基地時,妙茹來找過她,兩人交換了分離後的近況。

妙茹跟隨家人搬過來後,加入了基地的義工隊,經過一段時間培訓,現在在服務站任職,協助新入住的居民適應環境、照顧失去親人的老弱婦孺,宣導軍方頒布的注意事項,有時候也會去醫院幫忙……

基地裡有五處服務站,王妙茹因為父親是軍職人員的關係,被分發到設置在軍方醫院的服務站。

基地裡一共有三座醫院,一個是軍人專屬的「第三軍事醫療中心」簡稱「第三軍院」,另外兩座則是給民眾使用的。

當徐婕與林威來到第三軍院時,發現醫院外面設了隔離區,架了好幾十個大帳篷、臨時醫療台、服務站、流動廁所等臨時配備。

隔離區裡人滿為患,傷患們或坐或躺,把可以容納千人的場地擠得水洩不通。

從那身綠油油的迷彩制服看來,這裡的傷患大多是陸軍,少數幾抹黑色與橘紅色身影,分別是特種部隊與空軍。

白衣護士與穿著粉藍色制服的義工穿梭其中,遞送飲水與食物給傷患。

在這種紅色警戒時期,一般輕傷並不會特地送到醫院,會送來這裡的都是需要進行手術,以及需要異能者醫治的人。

疼痛的哀鳴接連不斷地傳出,一些人的傷口斷肢甚至出現灰白色蛆蟲,大理石地面被鮮血、不明污穢與泥土覆蓋,濃厚的腥臭、噁心的酸腐氣味就連十公尺外也能聞到。

煉獄般的場景讓林威嚇白了臉,小手緊緊拉著徐婕。

「不是說有什麼異能者能救人嗎?人呢?我兄弟快斷氣了,快叫他來啊!」

「班長,撐著點,很快就到了……」

「不會是要我們把人集中在這裡,然後一起處死吧?」

「快來了、快來了,他們一會就到,再等一下。」護士柔聲安撫。

「等等等!再等下去我兄弟就要死了!」

「護士小姐,這是人命關天的事情,那些人怎麼……」

「不能打電話叫他們快一點嗎?」

話雖然沒有說全,但語氣中明顯透出指責意味。

「姊姊,那些叔叔一定很痛……」看著傷患痛得慘白扭曲的臉,林威面露不忍。

「嗯……」

不管是多麼鐵石心腸的人,見到這樣的情況,肯定都會心軟、會想要幫助他們,徐婕自然也不例外。

將林威安置在通風的陰影處,徐婕從護士的工作推車裡取出食鹽水與小刀,從靠近外側的傷患開始醫治。

這名傷患的傷口已經清理過,就只等著異能者替傷處解毒。

刀鋒往結痂處輕挑,撕出一個開口,烏黑的濃血就這麼流了出來,徐婕施放出治療異能,在淺綠色光芒的照耀下,中毒部位的膚色恢復正常,流出來的血色轉成鮮紅,傷口逐漸縮小痊癒。

當她治療三個人後,其他人也注意到這裡的情況。

「妳是上頭派來的異能者?」旁邊傳來詢問聲。

「妳就是可以治療蟲子毒素的人?」

「不是,我只是路過的。」徐婕抓著生理食鹽水清洗傷患的傷口,幾個人圍在她身旁,緊盯著她的一舉一動。

「有空的人就去幫傷患清創,節省時間。」她頭也不抬的提醒著。

「喔、喔……好。」

就在她起身朝下一名傷患走去時,護士遞給她一個盒子,裡面放滿了五顏六色的晶核。

「這個是晶核,聽說你們需要用它補充能量。」

軍方現在已經知道晶核的充能用途,而醫院人員在得知會有異能者過來協助時,也將晶核準備好了。

發現院方準備的晶核顏色很雜亂,除了治療與淨化系會用到的藍色與綠色晶核之外,還放了其他顏色。

見狀,徐婕隨即明白,軍方肯定還不清楚晶核的屬性分別。

她不想當出頭鳥、引起太多關注,於是,她一聲不吭地收下盒子,繼續埋首治療。

治療過程中,她發現自己的能力提升了!

若是前世的她,一個重傷患就會讓她耗掉所有異能,但現在她卻可以一口氣治療四個。

經過不斷耗竭與補充能量,當她治好大廳一半的傷患時,她發現治療的速度增快了一些,異能恢復速度也比以往還迅速。

雖然提昇的速度只有1%、2%,外人大概察覺不出來,但卻讓徐婕覺得很高興。

異能是可以往上升級的,她以前也有升級的經驗,但那是她耗費數年時間,一點一滴慢慢累積成長的,像這樣才半天就出現明顯變化的情況,還是第一次發生!

難道大量耗用異能、大量吸收晶核,可以幫助能力的成長?徐婕臆測的想著。

前世的她因為力量微薄、生活過的很困苦,辛辛苦苦殺怪得到的晶核,大多拿去換糧食物資、繳交房租,身上只藏著一、兩顆,作為遇到緊急危難時,求生脫困的一線生機。

那些晶核被她當成寶貝,平日完全捨不得動用,在沒有危及性命的情況下,她寧可等上半天,讓異能慢慢恢復,現在回想起來,前世的她,吸收晶核能量的次數不到二十次,平均大概一年兩次左右。

像現在這樣,懷裡抱著一堆晶核,能量用光就立刻吸取的情況,根本就是富豪級的奢侈行為,前世的她根本想都不敢想!

「呼~」坐在地上,徐婕拍掉晶核化成的灰色粉塵,疲憊的揉揉眉心。

補充異能能量與耗用體力、精神疲憊是兩碼子事,就算她的異能已經回到飽滿狀態,卻不能讓她消除疲勞。

「累了?」有點耳熟的聲音從旁傳來。

徐婕納悶的抬頭望去,發現身旁站著一個熟人──短髮,高挺的鼻樑上架著茶色墨鏡,周身發散著嚴肅氣魄、凍得人直發寒的墨鏡男。

「是你呀……」這人叫什麼來著?徐婕眨眨眼,發現對方似乎沒提過自己的名字。

「你什麼時候來的?」既然不清楚名字,她乾脆省略了稱呼。

「來了一會。妳怎麼會在這裡?」尉遲鷹答道。

「路過,看他們缺人,就過來幫忙。」

「妳的治療能力不錯。」

雖是稱讚的話語,對方的語氣卻相當平淡,就像在說「今天天氣不錯」一樣。

「……謝謝。」

「上面派遣的異能者已經到了,妳可以休息了。」

「好。」徐婕點頭表示知道,並抱著盒子起身。

「休息什麼!沒看到還有一堆人等著救治嗎?」透著威嚴的女子聲音傳來,現身的女子穿著卡其色軍裝、外罩白色醫生外袍,頭髮剪得比男生還短。

「妳好,我叫做楊晴,第三軍院的外科主任,很感謝妳的協助,妳挽救了不少國軍弟兄的性命,真是太謝謝妳了。請問妳叫做什麼名字?」

「徐婕……」

「徐婕,我叫妳小婕好嗎?」

「好。」她順從的點頭。

「小婕,相信妳也看到了,現在我們的治療人手嚴重不足,目前還有很多傷患等著醫治,可以請妳多留一會,協助我們救助嗎?」

「好……」

「太好了!我代表院方與傷患的親友向妳表達感謝,那就麻煩妳了。」楊晴笑著擁抱了她,「我還有病患在等我,先走了。隊長,麻煩你協助小婕,提供她需要的資源。」

說完,也不等尉遲鷹回答,楊晴立即轉身離開,健步如飛。

「……她都是這樣嗎?」徐婕看著對方遠去的背影發愣。

說話速度很快,動作乾淨俐落、不拖泥帶水,好像在跟時間競賽一樣。

「楊軍醫很忙。」

「看得出來。」徐婕同意的點頭,「對了,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,你叫什麼?」

「……」尉遲鷹與她對視了一會,「尉遲鷹。」

「尉遲?」徐婕詫異的驚呼,這個名字可說是如雷貫耳,將她轟得腦袋發暈。

在前世的軍方異能特種團隊裡頭,尉遲鷹是國英團第七小隊的隊長,冰系異能高手,名氣相當響亮。

也因為名氣太盛的關係,前世的尉遲鷹相當低調,執行任務時,他都會配戴半罩式頭盔,把臉遮去一半,只露出嘴唇與下巴,很少有人知道他的樣貌。

徐婕也是因為這樣才沒有認出他來。

「妳對我的名字有意見?」尉遲鷹沒料到她會有這麼大的反應,皺眉反問。

「沒、沒有。」徐婕連忙搖手否認,她怎麼敢對這位未來的大紅人有意見,這不是找死嗎?

「我只是覺得你的姓氏很特別,真的!」她很誠懇、很誠懇的說道。

「一般人聽到我的名字,都會以為我姓尉。」

而徐婕卻一下子就說準了,這讓尉遲鷹覺得有點奇怪。

然而,不管他怎麼猜測,都不可能猜出徐婕是因為在前世聽過他的名字,才會有這樣的反應。

「我、我以前看過一本小說,裡頭的男主角就姓尉遲……」徐婕辯解道。

「嗯。」尉遲鷹應了一聲,沒有繼續談論這個話題。

接下來,徐婕又開始埋頭治療病患,尉遲鷹替她拿著晶核,尾隨在旁。

並不是每名傷患都能治好,有些人因為傷勢過重,還沒來得及醫治就死去了,也有些人被毒素入侵到腦部,發生變異。

「喀、嘎──」

治療到一半的傷患產生異變,雙眼赤紅的起身,張牙舞爪的攻向徐婕。

沒等她反應,尉遲鷹迅速地將她拉退,順勢起腳將傷患踢飛,而後一個箭步上前,拔刀刺入對方的腦袋,讓傷患得到確實的安息。

這個突發狀況讓大廳靜默了幾秒,氣氛更顯凝重。

尉遲鷹在收刀後,讓人把屍體抬出去火化,徐婕則是繼續治療下一名傷患,神色相當平靜。

這樣的情況已經發生過不少次,眾人也從一開始的震驚、哀痛,變成有心理準備,儘管還是會因為夥伴的逝去而難過,但這也是莫可奈何的事情。

「不、我不想變怪物,我不要變成怪物!」

帶著哭聲的聲音響起,不管是誰,在親眼見到這樣的情況,知道自己很有可能變成怪物時,心裡都會不安、都會惶恐害怕,好一點的還能勉強保持冷靜,而抗壓性差一點的,則是會又哭又鬧、瀕臨崩潰。

「救救我、救救我!先治療我,我只是被咬一口而已,這很好治的……」

「我不想死,我不要死!救我……」

「不要!不要碰我!走開啊啊啊啊──」

為了不讓他的情緒影響他人,吵鬧者很快就被鎮壓了,護士給了他一針鎮定劑,讓他安靜的昏睡。

當隔離區的傷患全數處理完畢時,時間已經接近深夜,小威早在天色變黑時,由執行任務返回的林坤接了回去。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