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醫院住了幾天,確定奶奶身體沒有大礙,俊安夫妻倆決定接她返家休養。

「小彌,妳也一起來吧!」麗芬笑吟吟的邀約,「我本來想幫奶奶請看護,可是她不要,妳也知道,我們兩個都很忙,我們出門工作後就剩她一個人在家,這樣她會很寂寞。」

「奶奶不是說要回她住的那裡?」為什麼奶奶又突然改變心意?小彌感到納悶不已。

「她現在的身體這麼虛弱,怎麼可以讓她一個人住在那間破屋,呃,我是說祖厝。」麗芬語調生硬的改口。「妳別忘了,醫生說奶奶的身體需要好好調養,難道妳要看到奶奶又被送進醫院嗎?」

「還是不要勉強她吧!」見到小彌一臉猶豫,俊安臉色一變,語氣欠佳的道:「小彌現在又不是我們家的孩子,沒有義務要陪老人家一起住。」

「這個又不是我的主意。」麗芬替自己喊冤,「我也是跟媽說請看護照顧她就好,是她一直說要我找小彌陪她。」

「真是的,媽怎麼會要求這種事,她應該知道小彌的狀況……」俊安故作埋怨。

「可能是因為死過一次,所以就會更珍惜她跟小彌的相處時間吧?」麗芬無奈的聳肩。

「算了、算了,我去跟她說,妳去幫媽辦出院手續。」說著,俊安準備走向病房。

「等、等等,我去!我會去陪奶奶!我等一下就回去整理衣服。」小彌著急的喊,她不希望讓奶奶的期望落空。

「太好了,這樣才乖!」麗芬開心的瞇眼笑著。「對了,妳也可以找小薰一起過來,奶奶很喜歡她,應該也會想跟她多聊聊,再說,有個大人陪著妳,我們也比較放心。」

這話雖然看似順口說出,但它卻是夫婦倆人開這個話題的重點。

「好。」

不疑有它,小彌將夫婦倆的提議向季薰轉達,她很乾脆的同意了。

為了查出Resurrection與伊格爾的計畫,她需要接近俊安夫婦以及Resurrection這個組織,他們的邀約正好順了她的心意,當然,她也知道對方肯定另有所圖,因此心底的防備始終沒有鬆下。

「奶奶,我先去上班囉!晚點我會帶妳喜歡的點心回來。」朝她揮手道別,季薰轉身往外走去,司機早已經站在屋外守候。

為了讓季薰上下班方便,俊安夫婦特別讓司機接送她,對她可說是禮遇倍至。

這樣的好意對季薰來說卻是苦不堪言,跟其他人一樣,那名司機同樣身泛黑氣,平日她跟俊安夫婦同處一屋就已經夠累了,現在還要加上一名司機,這讓她甚感無奈。

另一方面,像她這樣的助理,上下班竟然由司機接送,而且是搭乘高級轎車,自然引來不少側目,不少人在她身後竊竊私語。

「新進展、新進展!」阿義笑嘻嘻的朝她走來,「我聽到最新版本的消息喔!現在妳是被有錢人包養的小情婦!」

「這個版本前兩天不是說過了?」翻翻白眼,季薰對於已經習慣這些流言蜚語。

「不不不,上次那個是說,妳是甲富商的乾女兒,現在是說妳是乙名人的小情婦,包養的人不同喔!」阿義笑嘻嘻的回道。

「光從外表上來說,我比較喜歡那位乙名人,我是外貌協會。」季薰自嘲的笑笑。

「外貌不過是臭皮囊,老了、死了還不都一樣?」東伶拿著兩杯熱咖啡走來,將其中一杯遞給她。

「謝謝。」她正想找咖啡提神。

「為什麼妳的臉色越來越糟?」打量著她,東伶發現她臉上掛著淡淡的黑眼圈。

「有、有嗎?」她尷尬的笑笑,「大概是昨天跟小彌聊太晚,沒有睡飽。」

事實上,她是因為每晚入睡時都被拉入奇怪的夢境,導致她無法一夜安眠,只是這種事情她可不能跟東伶說,要是說了,他肯定會要季薰搬離,這麼一來,她就不能進行調查了。

手邊正在追查的事情,她沒跟東伶說過,因為她知道,依照東伶的個性,他肯定會要她收手,要不就是他為了保護季薰,自己也跟著淌入這渾水,兩種情況都不是她所樂見。

「妳們不是去照顧病人?要是兩人都掛著黑眼圈,白天怎麼會有體力陪伴老人家?」東伶沒好氣的往她額頭敲了一記,「事情要分清楚輕重緩急。」

「知道了,我以後會注意。」吐舌笑笑,季薰慶幸自己順利混過這關。

閒聊沒有多久,東伶就被化妝師與造型師找去,當他完成一切裝扮,攝影師等工作人員也完成了機器與場地佈置,拍攝工作即將開始。

他們在東伶的臉部附近不斷測試光線,確定各個細節,一切準備就緒後,工作開始,快門聲不斷響起,他們拍了數百張照片,東伶不斷更換衣服、裝扮,各式各樣的造型令人眼花撩亂。

「好!先休息十分鐘!」

一結束拍攝,東伶立刻走向更衣室更換衣服,工作人員則是退到一旁休息。

「各位,我買了水果過來喔!」雪莉的聲音傳來,在眾人的注視下,她拎著兩大袋水果走入。

「她怎麼跑來了?」季薰有些困惑,這案子的參與名單並沒有她的名字。

「來炒新聞吧!」阿義聳肩笑笑。

只不過,雪莉的說法是──她來探班,慰勞工作人員的辛勞。

「上次跟你們合作,大家對我好好。」她甜甜的笑著,「我上午剛好休息,所以就過來看你們囉!」

這種牽強的說法當然不會獲得眾人認同,畢竟,拍攝工作一結束大家就自動鳥獸散,哪有可能會為了合作過一、兩次的團隊,特地買了水果送來?

「她來做什麼?」東伶端著飲料走向季薰,見他滿頭大汗,季薰連忙遞上毛巾。

「來製造誹聞或八卦。」阿義揶揄的笑著。

「……」眉一挑,東伶自然知道阿義指的是什麼。

「東伶!快來吃水果吧!我有買你最喜歡吃的櫻桃喔!」雪莉熱絡的朝他招手。

「你什麼時候最喜歡吃櫻桃了?」季薰似笑非笑的覷他一眼。

「上次她問我喜歡什麼水果,我隨口跟她說的。」東伶朝對方點頭笑笑,並沒有走上前去。

「真不錯,隨口說的東西,她竟然就牢記心底。」阿義半開玩笑、半吃味的搖頭感嘆,「帥哥就是有這種好處,真令人羨慕啊!」

「接下來應該就會出現你跟她的緋聞或八卦吧?請問兩位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交往呢?」季薰偽裝成記者的問話口氣,「喔?只是好朋友嗎?可是有人說,雪莉經常買食物去探你的班呢!」

「那只是一場誤會,我是煙霧彈,其實她的目的是我的助理。」東伶笑嘻嘻的回話,反將季薰一軍。

「哈哈,這種話哪有人會相信,大家現在已經將你跟她湊成一對了。」季薰往工作人員的方向掃去一眼。

聽到雪莉這麼親暱的叫喚,眾人自然就順著情況進行猜測,彼此交換一個眼神,沒有刻意說開,卻也了然於心。

「過陣子報章雜誌應該就看的到消息了,不是別人爆料就是她自己自爆,這樣吧!」往掌心一捶,阿義躍躍欲試的道:「乾脆我去跟八卦雜誌爆料,順便賺一點外快!與其給別人賺,不如我們賺起來,現在景氣這麼差,多一點收入也不錯。」

「見者有份,我要抽成!」季薰舉手喊道。

「好!一人一半!」阿義豪爽的答應。

「可以啊,要說就去說吧!」東伶氣定神閒的笑笑,「如果他們有本事跟蹤到我,那我就隨便他們寫,要說我跟她交往、同居甚至懷孕什麼的,都隨他們。」

「嘩!師父,你的尺度真大。」阿義誇張的喊:「我本來只是想說,跟雜誌說你們好像開始交往,沒想到你已經進展到生孩子去了。」

「……」斜睨他一眼,東伶面露不悅。

「東伶,怎麼不過來吃?東西都快被吃光了。」雪莉親自送上櫻桃。「那個老闆說這是最高級、最好吃的櫻桃喔!」

「謝謝,我剛才喝了咖啡,現在又接著吃水果,味道會很奇怪。」他禮貌且客套的婉拒。

「那,不然這包櫻桃你先收起來,當做午餐的飯後水果。」她硬將櫻桃塞入他手中。「好了,我差不多該走了,下午還有事。小薰,改天有空一起出來喝茶喔!上次的聚會妳一下子就走了,害我沒辦法跟妳好好聊。」

「好。」季薰點頭笑笑,目送她離去。

「聚會?」東伶的目光透著質問。

「就……模特兒的餐會啊。」她撒了謊。「她約了一些女生,我們一起吃飯聊天。」

「以後還是少跟她們接近。」東伶善意的提醒,除了感覺對方心術不正之外,雪莉身上的詭異黑氣也十分令他在意。

「放心,不會有事啦!」季薰打哈哈的笑著。

她怎麼可能會迴避雪莉?目前從俊安夫婦身上收集的情報有限,雪莉既然也是Resurrection的一員,肯定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內幕,她才不會放過任何一種收集情報的可能!

再說,就算她想迴避,雪莉這麼三天兩頭的來「探班」,要不就是跟東伶有工作上的合作,她怎麼可能避的了?

「雪莉呢?雪莉到了沒有?」

某日,東伶的通告中,又有跟雪莉合作的機會了。

「他們公司的人說她已經出門很久了。」

「久?久個屁!人到現在都還沒到,他們是在跟我說什麼鬼話?」心急如焚的廠商將矛頭對向工作人員,發怒的大吼:「快點去聯絡!在場景跟燈光弄好前把人找到!要不然就換人!」

「是、是。」抓著電話,工作人員連忙進行聯繫。

在等待開工的時間裡,其他工作人員則是對兩人的事情竊竊私語。

「最近東伶跟雪莉好像經常合作?」

「對啊,上次聽說V雜誌也是找他們一起拍攝。」

「沒辦法,人家現在是模特兒界的王子與公主,令人羨慕的情侶檔。」

「情侶?他們在交往?」

「妳沒聽說嗎?雪莉經常買東西探東伶的班呢!」

「這個我知道,可是東伶也沒跟她很親近啊。」

「那是表面上,誰知道私底下是怎麼樣?」

「說不定是女方一廂情願,想要倒追男生咧!她之前不也跟好幾個有錢人傳過嗎?每個都說是好朋友……」

「哈哈,演藝圈的傳統,不能公開的都是好朋友啦!」

眾人七嘴八舌、說的口沫橫飛,恨不得為這件事情的進展再添幾分顏色。

「機器調整好了,模特兒預備!測光!」攝影師喊道。

東伶快步走向預備好的場景裡,讓工作人員在他身上進行最後修飾。

「雪莉呢?人來了沒有?」

「還是連絡不上。」工作人員急得滿頭大汗。

「搞什麼啊!」廠商大為不悅,「找別人補她的位置!現在先拍東伶的部份。」

「是、是。」連連點頭,工作人員急忙撥打電話,找尋其他救兵。

「咦?雪莉!妳來了啊?剛才怎麼不出聲?」發現雪莉站在門口,工作人員快步跑向她。

「抱歉,我有點不舒服,在路上休息了一下。」與往常精神充足的樣子不同,雪莉臉色蒼白。

「請妳再撐一下,要是拍攝順利,妳就能早點回家休息了。」見她臉色不對,工作人員也不忍多作責備。

「到了就快去準備!今天行程很趕,不要拖拖拉拉的!」廠商連聲催促。「快點、快點,現在就等妳一個!」

「過來吧,還能走嗎?」半拉著她,工作人員領她走向梳妝檯,讓她坐在位置上。

「化妝師快點幫她上裝,造型師,雪莉的衣服在哪裡?」

「……」沉默的坐著,任由化妝師在她臉上塗塗抹抹,雪莉的神情顯得有些呆滯。

不太對勁……站在一旁,季薰發現她身上全無人的生氣,黑霧已經吞噬、滲透了她,強烈的血腥味與腐敗氣息繞在她身旁,甚至連纏身的黑霧也隱隱透出血光。

「……雪莉?雪莉!妳有沒有在聽我說話?」工作人員朝她喊著,他正在跟她進行最後的細節確認。

眼珠子動了動,雪莉眼神空洞的望向工作人員,那詭異的視線讓對方頭皮一陣發麻。

「雪、雪莉?妳還好吧?」

好一會,她才回過神,勉強擠出微笑。「抱歉,你剛才說什麼?」

重新跟她敘述本次拍攝的重點,溝通完畢,確定她已經理解狀況,工作人員這才離去。

「要不要喝些熱飲?妳的手很冰。」旁人關心的問。

「好。」順從的點頭,雪莉試圖振作精神。

「奇怪,你們有沒有聞到一種很怪的味道?」化妝師皺眉詢問。

「有啊,剛才就聞到了,酸酸、臭臭的腥味……」

附近的人四下張望,最後發現那氣味竟是從雪莉身上傳出!

幾個人尷尬的互望一眼,對方畢竟是名模,多少還是要為對方保留顏面,造型師索性將帶有香味的造型液重重噴了幾層,希望藉此蓋過那氣味。

氣味已經重得連一般人也能聞到了嗎?站在雪莉附近,季薰面露沉重,如此明顯的徵兆,實在不是一件好事。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