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她這樣還算是人嗎?」阿義心驚的吒舌。

若單從氣場、氣息評斷,雪莉已經不能算是人類,但她也不算是妖怪,而是處於一種奇怪、混沌且令人不安的狀態中,彷彿是一顆會移動的人型炸彈。

「很危險。」季薰開始擔心現場其他人的安危。

依照她以前跟博士他們交手的經驗,雪莉變身成怪物的機率很大,不,應該說,她絕對會變成怪物,現在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罷了。

「你最好開始祈禱。」季薰朝阿義苦笑著,「希望她可以撐到拍攝完成。」

「沒辦法壓制嗎?」阿義臉色發白。

「不曉得。」季薰聳肩,「我聽說這次的藥是進化版。」

「藥?什麼藥?」阿義一點困惑。

「你確定你想知道?」朝他眨眨眼,季薰笑的燦爛。

「……沒消息就是好消息。」他識相的不再追問。

裝扮完畢,雪莉單獨坐在一旁,她身上的氣味讓工作人員不敢靠近。

顫抖著雙手,她從隨身小包中拿出一瓶藥,裡頭裝著她之前拿給季薰服用的藥丸。

倒出兩顆,仰頭服下,鬱結的雙眉在服藥後終於得到舒緩,嘴角漾出美麗的微笑,身邊的黑氣也在藥物作用後,氣場更為增強。

看著她的模樣,季薰突然將她跟毒品上癮者聯想在一起,心底湧現同情。

這麼美麗的一個女孩,工作是這麼令人稱羨,生活幾乎可用光鮮亮麗來形容,為什麼她會沾染這些髒污,為什麼要跟博士那票人牽扯在一起?

注意到季薰的目光,雪莉眼中閃過一瞬不悅,而後又瞬間轉為笑靨,神情變化的極快,若不是明顯感受到針似的殺氣,季薰真會以為那是她的錯覺或幻覺。

「小薰,最近在忙什麼?」她朝她招手,示意要季薰上前與她閒聊。

「跟平常一樣,陪東伶跑通告、工作。」季薰站在距離她一步遠的地方。

「我聽說妳搬到教主他們家?妳跟他們認識很久了嗎?」問話的語氣有些尖銳。

「沒有,我跟他們不熟,只是剛好認識一位老奶奶,那個奶奶又剛好是他們的家人,最近老人家生病了,我去幫忙照顧她。」季薰敷衍的笑笑,並沒有將小彌的事情說出。

「好多『剛好』啊,我還在想說妳怎麼會刻意瞞我呢?」雪莉冷冷的假笑,意有所指,「上次帶妳去聚會的時候,我真是被嚇到了,沒想到妳除了認識教主他們,還跟伊格爾是朋友?你們的感情好像很好。」

「我跟伊格爾也沒有很熟啦!只是見過幾次面。」季薰打哈哈的笑笑。

「是嗎?」她笑哼一聲,美目微瞇,「那天妳走了不久,他也跟著離開了呢!不是去找妳嗎?」冰霜般的惡寒之氣泛出。

「沒有啊。」不知為什麼,季薰直覺不可以說實話。

身子謹慎的往後退開,雪莉所發散出的妒氣已經快將她「凍僵」,就連她手上端著的熱咖啡,也因她而結上一層冰霜。

「這杯咖啡冷掉了,我去重倒一杯,妳要喝嗎?」季薰轉移話題。

「一起去吧!」站起身,雪莉陪著她走向飲料桌。

才想伸手,雪莉卻早她一步拿起咖啡壺,緩緩將黑色液體注入紙杯,神情專注,似乎若有所思,蒸氣泛著咖啡香散開,連同詭異的靜默。

「給妳。」端著冒煙的熱咖啡,她笑吟吟的遞出。

「謝謝。」

伸手接過,雪莉卻沒有鬆手,兩人就這麼一起抓著咖啡杯僵持住。

咦?季薰有些困惑,不曉得是否該鬆手。

「他們都是我的。」沉著嗓音,雪莉的目光透著殺氣,「東伶、伊格爾、Resurrection都是,我才是焦點,妳休想跟我爭!」

手一放,那杯熱咖啡就這麼灑在季薰腿上,咖啡迅速滲入牛仔長褲裡,燙得她皺緊眉頭。

「雪莉,妳該去換裝了。」

「好,馬上來!」恢復甜美笑靨,雪莉蹬著高跟鞋快步離去。

「天啊,小薰,妳沒事吧?」阿義一直到對方離去後才從旁邊走出,「快點,妳快去沖水,我去幫妳找替換的衣服。」

催促她幾聲,阿義快步跑開,不一會就找到一件短裙讓季薰換穿。

「嘖嘖嘖!大腿竟然紅成這樣,要是再久一點,妳的肉就要燙熟了吧?」看著顯露在裙外的燙傷紅印,阿義不斷搖頭。

「發生什麼事?」結束拍攝工作,東伶隨即趕來。

雖然沒有目睹事發經過,但,在季薰離去時,他注意到她行走的姿勢有些奇怪。

「當然是因為你啊!那個女人在跟季薰爭風吃醋。」阿義誇張的嚷嚷,「說什麼你是她的,叫季薰罩子放亮點,別想跟她搶男人。」

「唉唉,我真是好可憐。」季薰故作輕鬆的笑笑,順著阿義的話接口。「明明就沒那回事卻要背這個黑鍋,當助理還要替你擋桃花,真辛苦。」

「是桃花嗎?那女人根本就瘋了。」阿義動怒的嘲諷:「長得那麼漂亮、心卻這麼狠毒,東伶,還好你沒看到,她剛才放話的樣子真是超恐怖!簡直就像是流氓、惡鬼!看了都會讓人做惡夢!」他抖抖身體,表情驚恐。

越聽,東伶的臉色就越糟糕,板著臉,他逕自撥了通電話。

「是我,以後跟雪莉有關的工作,我全部拒接。」

沒等對方多做詢問,東伶就直接掛上電話,下一秒,季薰的手機響起。

『發生什麼事?』凱安的詢問聲傳來。

『呃……』季薰才想回答,手機卻被東伶一把搶了去。

『你就照著我的話去做,不用多問!。』丟下這樣的一句,東伶二度掛了凱安電話。

「……我開始搞不清楚誰才是金星的老闆了。」阿義搔搔頭。

「沒必要這樣吧?」季薰為難的皺眉。

「我說過,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妳,誰都不准!」東伶異常嚴肅的宣言。

「我知道。」季薰輕嘆一聲。

身為一位師父,東伶對她非常嚴格。

身為一名好友,東伶十分有義氣。

身為一名長輩,東伶非常開明。

然而,身為一名保護者,東伶可真是對她呵護過度了!

「你、你們……」阿義神色曖昧的看著兩人,「我還以為你們只是師徒。」

「不是以為,我們本來就是!」季薰沒好氣的白他一眼,她跟東伶之間的羈絆,只有少數人才懂。

「東伶乖~~」伸手拍拍他的頭,季薰像是哄小孩的哄道:「我只是燙傷而已,又不是發生什麼大事,你不要太在意。」

「不行,我已經決定了。」他非常固執,「我以後絕對不要再跟她共事!」口氣就像個孩子般。

「你真的很任性。」季薰再度嘆息。

「很好,現在我分不清楚你們誰才是長輩了。」阿義打趣的笑道。

「憑你的智慧,我很難跟你說明白。」季薰惡劣的揶揄。

這次的事件過後,東伶就如同他所宣告的,完全拒絕跟雪莉有任何接觸的機會,就算她前來探班,一察覺到她出現,東伶隨即拉著季薰閃避。

儘管沒有明說,東伶拒絕與雪莉同台的傳言也是不脛而走,八卦流言有了新進展,眾人針對這件事情發表許多臆測,吵架、分手、第三者介入(季薰也名列在第三者的名單裡),以及,東伶識破雪莉想藉由他炒新聞的詭計,刻意與她疏遠,除此之外還有,雪莉勾搭上新人,將東伶拋棄等等,各式各樣的傳言與說法都有,劇情的轉變可說十分精彩。

當然,雙方當事者全都予以否認。

除了兩人之間的流言,雪莉的行徑也日漸異常,經常出現明顯的呆滯與失神神情,脾氣變得容易暴躁,會突發性的攻擊他人,說話斷斷續續、反反覆覆,沒有邏輯,身上的惡氣也明顯到不能用香水掩飾,種種不正常的言行讓人開始懷疑她是否有涉獵毒品,然而,她所屬的公司對外一致否認,只說她是因為工作量太大、太累,休息一段時間就沒事。

「該不會是要發生變化了吧?」躺在床上,儘管身體疲憊不堪,她腦中卻還牽掛著下午聽來的消息。

聽說雪莉的那些好友,也緊接在她之後出現相似症狀,現在她們全被公司撤銷工作,全數在家靜養休息。

希望阿義可以早點查到她的地址。閉上酸澀的雙眼,季薰準備調整了睡姿。

當雪莉被強迫閉關時,她私下請阿義幫忙探尋雪莉的住所,她想去看看她的情況,只不過等了幾天,阿義那邊還是全無消息。

當意識逐漸渙散時,迷迷糊糊的,季薰感應到有股力量接近。

又來了……她在心底發出輕嘆。

自從她入住這裡後,每到她即將入睡時,就會有一股陌生的氣場出現,不斷朝她發出雜亂的訊息,干擾她的睡眠。

拜託,如果有事情要跟我說,請用更清楚的方式讓我明白吧!她在心底默想,試圖與對方溝通。

觀察這陣子的接觸,她漸漸明白對方對她沒有惡意,似乎是有話想對她說,奈何雙方頻道不對,季薰怎麼樣都無法與對方的意念搭上線。

恍惚中,她感覺到身體被托高,身子搖搖晃晃的,好像飄浮在水面上,她想挪動身體卻完全動不了,只好放鬆自己,任憑意識隨著對方飄遠。

起初是一片黑暗,而後黑幕中透出黃橙色的光芒,淡淡的光暈逐漸轉強、越來越明亮,到最後就像夏日艷陽一樣耀眼,熱的她直冒汗,在亮光的中心處,她隱約看到一樣物品。

那是什麼?瞇著眼睛,她試圖看出端睨,但,刺眼的光線讓她無法順利辨識。

可不可以將「燈光」調弱一點?我看不見你要顯現的物品。她半開玩笑的請求。

應著她的話,光線真的轉弱了,一樣黃澄色的物體清楚顯現。

那物品的材質像是由黃金打造,外型有點像是小獎杯,金屬面上刻有各式各樣的圖騰,以及不明的浮雕裝飾,拇指大小的水晶繞著底盤排列一圈。

見到這物品的真面目後,季薰腦中突然閃過「古聖物」三個字。

從那物品散發出的氣息中,季薰感受到一股遠古韻味,彷彿經過數千年的時間洗滌,遙遠而又令人心生崇敬。

就在她打算進一步看清楚細部樣貌時,手機電話突然響起,讓她從幻境中清醒。

「搞什麼鬼!」

惱怒的拿起電話,螢幕上頭顯示出現在的時間,凌晨三點多……

『小薰,早安!我是雪莉。』甜美的嗓音傳來,聲音聽起來似乎很有精神。

『雪莉?有什麼事嗎?』沒料到她會打電話給她,季薰感到意外。

『沒什麼,只是突然想到妳,所以就打來跟妳聊天囉~~』

三更半夜打電話找人聊天?季薰翻翻白眼。

通常會在這種時間打電話聊天,不是喝醉的酒鬼,就是精神失常的傢伙,季薰肯定雪莉的聲音聽來不像喝醉,後者她就不確定了。

『我最近被公司放長假了,每天都悶在家裡,好無聊,妳可不可來陪我?』她語氣軟黏的哀求。

『好啊。』她原本就想去她的住所看看情況,現在正好順水推舟。

『太好了,我就知道妳人最好了!』雪莉快速報上地址,跟她約定下午見面。

『對了,這件事情不可以跟別人說喔!就算是東伶跟伊格爾也不行!』她叮囑著,『我現在的狀況不太好,不想讓他們知道,還有、還有,妳來的時候要小心一點,別被媒體拍到了,要不然他們肯定又要大作文章。』

『好,我會小心。』

結束通話,季薰倒回床上繼續補眠,只是翻來覆去,她的心思還困在那幻境上頭。

為什麼要給我看那樣東西?不會是要我找它吧?她冒著許多困惑。

剩下的時間,她一直在床上翻來滾去,直到凌晨五點才入眠,而後在七點多時被小彌叫醒。

「季薰姐姐,起床吃早餐囉!」小彌敲著她的房門。

「好……」

極其辛苦的,季薰從床上轉了幾次身體,好不容易才將自己從床上「拔」起,才剛入睡的她,雙眼乾澀、睡意正濃。

刷牙洗臉後,她用力拍了幾下雙頰,發出極大的巴掌聲,直到臉頰泛紅,神智也才徹底清楚。

來到客廳,奶奶跟小彌已經坐在位置上,桌上擺著稀飯與簡單的小菜,雖然是休養狀態,但,奶奶還是一手包辦三餐,不假佣人之手,只不過俊安夫婦倆對這樣的餐點有些不以為然,吃慣山珍海味,奶奶的家常菜就顯得極其窮酸,因此,兩人總是找藉口在外用餐,從來不會出現在飯桌上。

「早安,哇!今天有我喜歡的蔥花蛋耶!」她笑嘻嘻的夾起一塊蔥花蛋,津津有味的吃著。

「小薰,妳最近工作很忙嗎?」奶奶關心的打量她,「妳看起來很累。」

我幾乎都沒睡覺,當然累……她在心底無奈的嚷嚷,臉上卻還是故作輕鬆的揚笑。

「還好啦,只是忙了一點,過陣子就輕鬆了。」

「女孩子要懂得照顧自己。」奶奶疼惜的勸道:「飲料、餅乾那些沒營養的東西少吃,也不要亂減肥,健康最重要。」

「嗯,我知道。」被如此叮嚀與關心,季薰甚為感動。

「沒事就早點回來休息,現在治安不好,女生不要在外面逗留太晚。」送她出門時,奶奶一再殷殷告誡。

「好、好,外面天氣冷,妳快點進去吧!」季薰催促著她。

儘管已經是春天,台北卻是陰雨綿綿的天氣,彷彿冬季還未脫離。

 

待東伶上午的通告結束,季薰隨口掰了一個理由跟他請假,而後直奔雪莉的住所。

「妳終於來了。」雪莉笑吟吟的接她進屋。

幾天不見,她那柔亮具有光澤的秀髮變得像稻草,零亂、沒有光澤且帶有油光,模特兒最注重的身材略為變形走樣,身上衣服像是有幾天沒有換洗。

壓抑著內心的驚訝,季薰強作鎮定,跟隨她走入屋裡。

屋內的情況就跟她主人差不多糟糕,垃圾丟的到處都是,桌上擺著吃剩的食物、披薩、啤酒、速食、零食等等,衣服亂放,鞋子、絲襪、內衣亂扔,地板上還有不明的污漬與破碎的杯碗。

「我買了蛋糕,妳喜歡吃香草蛋糕嗎?」季薰強迫自己忽視眼前的情況。

「喜歡!放這裡吧!蛋糕放這裡!」她隨手一揮,將桌上的雜物掃至地板。

「……」默默將蛋糕放下,她將其中一個推至她面前。

「看起好好吃。」她啃著手指,開心的咧嘴笑著,原本美麗的指甲被她咬的歪七扭八。

「那就快吃吧!」季薰訕訕的笑笑,心底有些不安。

原本她是打算來探問情報的,但,雪莉目前似乎已經是神智不清的狀態,別說要要從她口中問到資料了,就連正常對話似乎也有難度。

「我要開動了!」

沒有使用附上的叉子,雪莉直接抓起蛋糕,大口塞入嘴裡,就算奶油溢出嘴邊、掉落沾附到她身上,她也全然不在意。

「慢慢吃,妳這樣會噎到。」看著她塞的雙頰鼓起,季薰十分擔心。

「嘔、嘔……」才說著,她就變了臉色,瞪大雙眼,臉色瞬間脹紅。

「糟糕!快點吐出來。」她上前為她拍背。

「嘩啦──」她吐了滿桌子,除了她剛才嚥下的奶油蛋糕,還有一些酒紅色的湯湯水水。

混著胃液的難聞氣味瞬間在屋內漫開,忍著作嘔的衝動,季薰快步衝到浴室抓了毛巾沾水。

「這裡我來收拾,妳先擦一下臉。」

她將毛巾遞給她,隨後又衝到廚房拿了抹布與垃圾袋,開始當起清潔工。

「我想洗澡。」說著,雪莉就直接開始脫去衣服。

「去浴室再脫!」儘管兩人都是女生,突然見到對方的裸體,季薰還是覺得十分害羞。

雪莉在浴室裡洗了近一小時的澡,時間久的讓季薰十分擔憂,若不是她不斷哼著歌,讓季薰確定她還醒著,沒有在浴缸裡溺斃或睡著,恐怕她會衝進浴室去「救人」。

「啦啦啦,我是漂亮的美女,是美麗的公主,男人全部都黏著我~~」嘴裡哼著奇怪的歌曲,雪莉裸著身子從浴室走出,繞進房間,她在裡頭又待了一個小時,而後才重新回到客廳。

再度現身的她,恢復到以往亮麗的模樣,臉上繪著美麗彩妝,神情清醒,彷彿剛才的一切混亂只是錯覺。

「我想到海邊走走,陪我去好嗎?」她軟聲央求。

「好。」比起待在這個垃圾堆,季薰寧可到外頭散佈、呼吸新鮮空氣。

由雪莉開車,兩人來到一處寧靜的海灘,陰霾的天空飄著細雨,海邊浪濤洶湧,海風冷的刺人。

站在沙灘上,雪莉遠眺海面,不發一語,似乎心事重重,美麗的長髮迎風飄逸。

「我……很喜歡這個工作。」她幽幽的開口,「以前我是個瘦巴巴的醜小鴨,不管我多努力、多用功,都沒有人會注意我,每個人都刻意忽視我,就連我喜歡的人也是……」

不明白為什麼雪莉突然說這些,季薰只是困惑的安靜聆聽。

「後來我下定決心,我要變漂亮,我要成為眾人的焦點,所以我去整形、抽脂,用盡一切努力讓自己變美,我辦到了,我現在是最美的名模,那些男人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樣了。」

她嘴邊漾出燦爛的笑靨,極其得意。

「那些男人拼命的奉承我,買名牌的衣服、包包跟鞋子給我,說我是他們心中的女王,他們全都繞在我身邊打轉,我終於變成焦點……」

回頭望向季薰,雪莉的眼神逐漸轉變,歡快的笑容不再。

「一直到妳出現。」她目光銳利,神情透著怨恨,「在妳出現之前,東伶跟伊格爾都是我的,妳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助理,長的沒有我漂亮、身材沒有我好,妳憑什麼跟我搶人?憑什麼成為焦點!」

「我沒有。」季薰想澄清,但對方卻不讓她解釋。

「我討厭妳,不,用討厭還不足以形容,應該是非常、非常的痛恨!」雙眼泛紅,她咬牙切齒的道:「我好幾次都希望妳消失,就連作夢也是,我夢見自己殺了妳,用刀子一刀刀把妳的臉畫花,斬斷妳的脖子、切掉妳的手指,把妳吃掉……」

一字一句,聽得季薰發寒,從對方的眼神看來,雪莉說的是真心話,她的確恨她入骨。

「不過,我想通了。」她突兀的揚笑,「我幹嘛為了這種事情生氣呢?既然討厭妳,只要除掉妳就好啦!」

「……話不是這麼說的吧?」季薰往後退了幾步。

「為了我的幸福、我美好的生活,妳去死吧!」衝上前,她用力掐住她的脖子,手指深陷肉裡,像是想折斷季薰的頸子。

脹紅了臉,季薰試圖自她手上掙脫,雪莉的力量卻遠超乎她的想像,雙臂細瘦卻有跟男子差不多的力量。

「雪、雪莉……」

性命關頭,季薰也不再跟對方客氣了,她往她的腹部施予重擊,對方痛得縮手,彎腰抱著肚子。

趁這機會,季薰轉身拔腿狂奔,試圖遠離她。

「等、等等!」雪莉忍痛追上前,跑了幾步,發現追不上季薰腳程,她索性回到車裡,發動車子開車追逐。

「撞死妳!我要把妳輾過去!」發瘋似的狂笑,雪莉的眼睛佈滿血絲、雙頰脹紅。

就在她即將撞上季薰時,強烈的不適感突然襲身,她難受的往側邊倒下,方向盤順勢一滑,車子一個急轉彎,直往海面衝去,衝擊力濺出大量浪花,海水淹過一半車身,車子因此熄火。

「藥、藥,我的藥……」

眼淚鼻涕橫流,雪莉狼狽地找尋藥物,七手八腳打開置物箱,拿出藥瓶,一倒就倒出了一把,沒有細數,她直接全數吞下。

狀況紓解後,她用力打開車門,大輛海水因此灌入車內,力抗水阻,雪莉渾身溼透的走向沙灘,才打算繼續追逐季薰,身體卻突然產生劇烈的痙攣與刺痛感,身上的黑霧急速擴張,而後又全數竄入她體內,忍受著劇痛,她臉上瞬間全無血色,弓著身子,發出一陣又一陣的乾嘔。

站在不遠處,季薰警戒的觀望,若她猜測的沒錯,雪莉可能要發生突變了。

急促的呼吸漸緩,雪莉發出一陣又一陣的低吼,聲音粗獷如野獸,氣場迅速提升,力量不斷增強。

變身只是一瞬間的事情,美麗的容貌變得猙獰,細緻光滑的皮膚裂開、剝落,爆出血管與鮮紅色的肌肉,纖細的身形變得壯碩,獠牙突出,黑氣轉成腥紅色血氣,變身完成的她,已經不見原本的人類樣貌。

發狠地,她狂撲上前,再度掐住季薰的頸子。

「死、去死,我要殺了妳!扭斷妳的脖子!」雙眼佈滿血絲,扭曲的神情有如鬼叉。

拼命對她又踹又踢,雪莉的身體堅硬如石,她的攻擊對她完全無用,亮出靈刀,季薰一刀斬斷她的手腕,藉此脫困。

半爬半跌的退後數步,季薰用力將掐著她的斷手拔開,頸子因此留下鮮紅的爪痕,皮膚上襲來發熱的刺痛感。

發出爆吼,雪莉的斷臂重新生出,再生的部分皮膚變成灰黑色,揮舞著手,她再度發動攻擊。

季薰再一刀將她的手給斬下,斷手又一次重新生長,不管季薰如何對她進行攻擊,她就像毫無知覺,不管被砍了幾刀、被刺了幾下,她還是一次又一次的發動攻擊。

「啊!」季薰冷不防被她扯住頭髮,一把拽倒在沙地上。

跨坐在她身上,雪莉掐住她的雙肩,狂暴的上下搖晃她,讓季薰不斷在沙地上撞擊。

被摔得暈頭轉向,就在季薰幾乎陷入昏迷時,身子突然被攔腰抓起,一陣天旋地轉過後,她被雪莉扛在肩上,往海邊走去。

還沒搞清楚雪莉想做什麼事情,她就被摔入海水中,狼狽的嗆了幾口海水,她想起身,卻被對方往水裡壓下。

她要溺死我!明白這點,季薰奮力掙扎,激烈的動作激起大量水花,海水不斷從她口鼻灌入,苦鹹的海水灌入她的胃裡,讓她湧現作噁感。

意識逐漸模糊,她體內的氧氣越來越少,力量漸漸失去……

真糟糕,東伶要是知道這件事情,應該會很生氣吧?她在心底苦笑。

 

 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