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後徐婕才知道,原來不是因為醫院人滿為患才將這些人安置在隔離區,而是因為他們遭受蟲子毒液感染,怕身體發生變化,這才把他們隔離在外面,不讓這些可能的感染傳進醫院,要是有什麼情況發生,也才好及早處理。

 

幫過一次忙之後,徐婕在軍醫楊晴的拜託下,成了醫院裡的義工──其實也不算完全的義工,他們有拿糧食跟日常用品作為報酬。

 

除了她之外,林威也成了小助手,幫著徐婕與護士們拿東西、遞東西,在隔離區裡忙得團團轉。

 

徐婕其實很不想讓林威接觸這些,她怕林威會受到感染,但這孩子卻很固執,說他雖然是小孩子,但他也想要救人、也想要幫助別人,徐婕以為林坤會拒絕小威的要求,然而,他卻是出乎意料的同意了。

 

面對徐婕的質問時,林坤的解釋是:現在已經不是和平時代了,在這種時候,溺愛與保護反而對小威不利。

 

徐婕自然清楚這一點,要不然她之前也不會教林威生存知識。

 

林坤同意後,徐婕自然也不能再說什麼,就只是每天回家後,她會用異能將林威消毒一遍,把感染的可能性降至最低。

 

坐在醫護人員專用的休息營帳外頭,徐婕仰望天際,看著滿天星斗。

 

為了預防夜行蟲怪的騷擾,一旦入夜,除了幾個必要地區之外,其他地方都實行了宵禁管制,夜裡不能開燈,就算需要照明,光源亮度也侷限在一百瓦以下。

 

少了燈光的影響,夜晚的星空看起來特別明亮、特別美麗。

 

「來,喝杯牛奶。」王妙茹將一個鋼杯遞給她,裡面盛著加熱過的溫牛奶。

 

「謝謝。」徐婕笑著接過手。

 

自從得知徐婕成了這裡的義工後,王妙茹就接手助理的工作,配合她的需求、照顧她的飲食與休息。

 

為了讓這些異能者得到有效的休息,院方排了時間表,讓他們輪班工作,從昨日開始,徐婕從早班換成夜班,時間為期兩週,而王妙茹自然也跟著換成夜班。

 

「睏了就去睡吧!」看著呵欠連連的王妙茹,徐婕笑著勸道。

 

身為異能者,就算幾天不睡也沒什麼大不了,更何況徐婕前世的日子比現在更苦,那時的她,有很長一段時間都忙著逃命生存,每天都過得恍恍惚惚,完全不記得自己有沒有睡覺。

 

而王妙茹就不同了,她的作息向來很正常,晚上十一點以前一定上床睡覺,從沒熬夜過,現在卻跟著她通宵不睡,這讓徐婕有些感動。

 

「沒關係,我要陪妳。」王妙茹硬撐著眼皮,她手上同樣拿著鋼杯,裡頭盛著提神的咖啡。

 

徐婕笑了笑,也不再說,現在是晚上十二點,她敢說,王妙茹再撐也只是多撐一個小時……除非臨時有狀況發生。

 

「我們來聊天吧!這樣我就不會想睡了。」王妙茹也知道自己的情況,為了讓自己振作,她拉著徐婕的手提議。

 

「要聊什麼?」

 

「唔……有異能是什麼樣的感覺?」她很好奇。

 

「跑得快、跳得高、體力變得比以前好,力氣也變大了……」

 

「真好。」王妙茹羨慕的道:「我也好希望自己可以有異能,感覺像超人一樣,什麼都能辦得到。」

 

「也不是什麼都能辦到,還是會受傷、會死。」徐婕神色平靜的說道。

 

「……可是,可以打蟲子。」王妙茹將頭枕在徐婕肩膀,悶聲說道:「我爸爸都在出任務,已經好久沒回家了,要是我會異能,我就能跟他一起出去,可以保護他。」

 

對此,徐婕也無法做出什麼回應,畢竟誰也不曉得要怎麼樣才會有異能,就算是前世的那些研究人員,他們研究了數年也沒研究出個所以然。

 

「妳是怎麼認識坤叔跟小威的啊?」王妙茹轉了話題。

 

「路上遇到的。」徐婕簡短地將雙方認識經過說了一遍。

 

「我聽說,有些人趁著末世打劫勒索,妳見過嗎?」

 

「是有遇過,不過被我打跑了。」

 

「真的有?妳怎麼不跟我說?他們對妳做了什麼?妳沒事吧?」王妙茹緊張的看著她。

 

她也不是不知事的孩子,也明白要是女孩子遇到這種情況,丟了錢還好,就怕身心都受到侮辱。

 

「也沒什麼。」徐婕拍了拍她的手,笑得雲淡風輕,「第一次是住我樓上的鄰居,之前應該有跟妳提過,我樓上住著一個姓王的婆婆,平常對我不錯,末世發生後,我存了一些乾糧,給了婆婆一些,後來婆婆的兒子跟媳婦跑來住在她家,我就沒再上去找婆婆了,有一天,婆婆突然跑來敲我的門,後面跟著她的兒子媳婦,他們跟我討吃的,我給了幾包泡麵跟幾個罐頭,他們覺得不夠,就拿刀衝進來搶劫,被我揍了一頓,扔了出去……」

 

「後來的幾次是路過的人,那些人好像覺得末世到了,可以隨便闖民宅行搶,拿著刀槍棍棒就這麼大搖大擺的闖進來,也都被我揍了,最後一次是住在對面的人,他們加入一個團隊,帶著那團人來搶劫……」

 

說到這裡,徐婕突然笑了出來,惹得王妙茹一頭霧水。

 

「妳幹嘛呢?好端端的,突然笑成這樣。」

 

「我只是剛剛想到,是不是我長了一張好欺負的臉?還是說,我臉上寫著『這個人很適合搶劫』?要不然,他們怎麼都往我家搶呢?」

 

「發生這種事妳還笑的出來?」王妙茹氣惱的搥了她一拳。

 

即使徐婕只是輕描淡寫的說過,她也知道其中的凶險,一個弄不好,徐婕的小命就沒了!

 

「為什麼之前不說?」王妙茹記得那時候她們還有聯繫,可徐婕總是說她沒事。

 

「也不是什麼大事……」見王妙茹臉色不對,徐婕連忙改了口,「好好好,以後要是有人欺負我,我第一個告訴妳。」

 

「那還差不多。」王妙茹哼了一聲,「除了這件事,還有發生什麼事?坦白從寬、抗拒從嚴,妳最好老實招來!」

 

「也沒什麼……」

 

「沒有?妳確定?」王妙茹瞇起眼睛,明擺著不信。

 

徐婕無奈的輕嘆一聲,「其實……也不就那些嗎?」

 

「什麼叫做『不就那些』?到底是哪些?」王妙茹緊咬著問題不放。

 

「找食物的時候遇到喪屍跟蟲怪;遇過一些搶劫、強暴的團夥,當然啦!他們全被我打跑了;看到有人在逃命時,把自己的朋友、親人推出去擋;還有就是……殺過人。」

 

最後幾個字,她說得很輕,但在這寂靜的夜裡,王妙茹依舊聽得相當清楚。

 

「那些人手上有槍,領頭的要我加入他們,我不肯,後來就打起來了,我殺了兩個,打殘了三個……」

 

「不要說了。」王妙茹一把抱住她,力道大的讓徐婕手裡的牛奶差點灑出去。

 

「那種人死的好!妳殺的對!妳沒事就好,只要妳沒事就好。」王妙茹激動的道。

 

徐婕眼眸低垂,月光在她臉上映照出光影,遮去部份面容。

 

「妳不怕嗎?我可是殺人犯。」她扯著嘴角笑了,神情複雜難辨。

 

「怕個屁!」王妙茹一把捏住她的臉頰,「妳都在瞎想什麼?我家的人個個都是護短的,妳是我帶回家讓我爸媽認證過的好姊妹,妳就是我王家的人,是我的妹妹,有聽過姊姊怕妹妹的嗎?臭丫頭!」

 

「噗哧──」

 

看出王妙茹的厲色底下,是真心實意的擔心,徐婕鬆了口氣的笑開。

 

「謝謝。」她反手抱住她,將臉埋在她的肩窩,「來這裡之前,我猶豫過,雖然我們分開的時間不長,可是見過那麼多……我很怕,我怕妳也變了,還好妳沒有。」

 

王妙茹不是沒變,這次重逢時,徐婕就發現這小女孩成熟了,以前的她,就跟大多數被家裡寵著的女孩一樣,小任性、小孩子脾氣、愛乾淨、愛裝扮……

 

徐婕從沒想過,那個在家從不打掃、下廚的王妙茹,竟然會到醫院當義工,會忍著噁心幫病患清理污穢,明明害怕看到血、害怕看到猙獰的傷口,她卻還是鼓起勇氣,跟護士們學習該如何清創、該如何包紮,即使隔離區這裡充斥著各式各樣的難聞異味,她也仍舊耐著性子,在大太陽底下奔波忙碌。

 

王妙茹的這番作為,讓已經看透人情冷暖、人性陰暗的徐婕大受感動,冰封的心被妙茹的溫暖融化些許。

 

「在這個世界上,我最親近、最信任的人只有三個,妳、坤叔跟小威,你們都是能讓我交付性命的人。」徐婕望著好友的眼睛,神情認真的說道:「妙妙,我不能保證以後不殺人,但是,我能保證我不管做什麼事,都是問心無愧,絕對不會去做傷天害理的事。」

 

「廢話!妳的個性我還不知道嗎?如果不是被逼急了,妳怎麼可能……少跟我說那些有的沒的!」王妙茹拍了拍她的腦袋。

 

「以前的事情我沒幫上忙,以後有我在,我不會讓人傷害妳!對了,聽說增援的人手過幾天就到了,妳以後有什麼打算?」

 

她生硬的轉開話題,不想再讓氣氛這麼沉重。

 

「沒什麼打算,走一步算一步。」徐婕聳聳肩,一口氣將已經冷掉的牛奶喝光。

 

「妳要不要去參加軍隊的異能者招募?」王妙茹雙眼發亮的說道:「上個月開始正式招人了,聽說福利很好……」

 

「不了,那裡不適合我。」徐婕不加思索的搖頭拒絕。

 

「為什麼?是因為不喜歡被管著?」王妙茹猜測的問道。

 

「不是。」徐婕搖頭,「妳自己是軍眷,應該知道軍人的苦處,舉個例子來說,執行救援任務的時候,要是被救的人配合行動,那當然是最好的,可是要是遇上什麼官二代、富二代的,不配合行動,囂張跋扈、任性妄為也就算了,最討厭的就是經常把長輩掛在嘴邊,『我爸爸是某某某、我爺爺是某某某,你要是不聽我的話,我就怎樣怎樣……』遇到這種人時,如果我只是傭兵,直接把對方打暈了、打包綑回去就行了,反正任務只是把人帶回去,但是如果是軍人,他們能這麼做嗎?要是那些紈褲回家告狀,上面的高官一層層壓下來,不死也蛻層皮。同樣都是救人,軍人實在是太沒尊嚴了……」

 

徐婕的話,王妙茹無法反駁,畢竟這種事情是真的存在,就算不是他們這個圈子裡的人,也能從新聞上看到部份沒被壓制住的消息。

 

「所以妳是想當傭兵?像坤叔那樣?」沒等徐婕回話,王妙茹又接著說道:「其實妳也能當內勤,妳的治療能力很好,我聽到很多人都在稱讚妳,說妳一個人可以抵上三個,楊晴軍醫也想拉妳加入軍醫院呢!」

 

「比起窩在醫院,我還是比較喜歡到處走走,看看外面現在變成什麼樣。」

 

雖然待在基地很安全,可是也會錯失很多東西,有很多好機運都是經由冒險得來的,再說,她已經習慣打打殺殺的生活,要她窩在保護區內,像平常人一樣的過活,她反而覺得不適應。

 

「為什麼?外面很危險,要是……」

 

「在基地裡是安全,可是也不能總靠著別人保護。」

 

軍方看重她,除了因為她的治療異能以外,應該也有看上她能夠上場廝殺的本領,怪物是會進化的,如果她貪圖享受,只躲在安全的地區受人保護,不再繼續往上成長,以後等更優秀的人出現,她就沒了跟人談判交易的優勢。

 

就算是異能者,也不代表不會被取代。

 

 
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