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當季薰以為她就要溺死在水裡時,身上壓迫的力量突然一輕,雪莉突然鬆手離開。

一股拉力將季薰從水中拖上岸,讓她得以癱在沙灘上喘息。

得救了……躺在沙灘上,季薰狼狽而急促的喘著氣。

「妳沒事吧?」一名女子關心的聲音傳來,連綿的雨水模糊了季薰的視線,她看不清楚對方的臉。

對方拿出雪白手帕,為她擦乾臉龐,清掉沾染在臉上的沙子,等她稍微恢復精神後,才緩緩攙扶她起身。

「還好有趕上。」對方慶幸的道。

「妳是……魈的女朋友?」季薰一時想不起她的名字,只有茫然的看著她。

「我是辛西亞。」她重新做出自我介紹,「正確的說法是,我是魈的雇主、委託者。」

「委託者。」困惑地,季薰腦袋一時轉不過來。

「這個傢伙真難搞!」魈用繩子將雪莉團團捆住,對方仍不死心的強力掙扎。

「辛西亞大美女,妳確定妳要抓她回去?」魈不斷在她身上施加束縛,試圖壓制住她。

「當然!」辛西亞篤定的回道:「說不定她身上會有我們要的線索!」

「盤問一個瘋子,妳覺得能拿到什麼資料?」魈不以為然的譏笑。

「你們休想抓我、休想!我要殺光你們!」雪莉嗓音粗啞的嘶吼,身上的氣場再度增強。

見狀,魈立刻在她周邊下了結界,施以重重枷鎖。

相互以力量較勁之下,使盡全身力量的雪莉,突然發出痛苦呻吟。

「呃、呃,啊啊啊啊啊──」

痛苦的伏在地上,她身上逐漸出現變化,身體像是被灌了氣一樣的膨脹。

「怎麼我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?」季薰往後退了退。

「同感。」魈也有逃離的打算。

「咦?你們在說什麼?」辛西亞一頭霧水。

「跑!」一聲令下,魈抓著辛西亞的手往反方向狂奔,儘管身體疲倦,為了保命,季薰也是拼了命的逃離。

不到五秒鐘,三人身後傳來劇烈的爆炸,強大的氣流將他們炸倒在地,殘碎的肉塊四處橫飛,渾濁的鮮血將沙地染紅。

「怎、怎麼會突然自爆?」辛西亞愕然的問。

「應該是用力過度,被力量反噬了。」坐在沙地上,季薰已經無力起身,全身因氣流的衝擊而傷痕累累。

「魈,你受傷了!」辛西亞驚呼道:「對不起,都是因為我。」

在爆炸的當下,魈手一攬,將辛西亞護在懷中,以身體替她承受這場衝擊。

「一點小傷而已,不礙事。」他揚起迷人的微笑。「能夠保護妳這位美女,是我的榮幸。」

「哼。」果然是色大叔!冷冷掃了他一眼,季薰頗不是滋味。

再怎麼說,他們兩人相處的時間遠比他跟辛西亞還久,發生危急狀況時,魈竟然是先保護她?季薰有一種自己被嚴重漠視的感覺。

「怎麼?妳是在忌妒嗎?」魈打趣的反問。

「我忌妒你這個色老頭做什麼?」翻翻白眼,季薰狼狽的從地上爬起,拍去身上沙塵,全身酸痛無比。

「誰知道呢?說不定妳暗戀我很久了。」他打哈哈的笑著。

「真糟糕,線索又斷了一條。」辛西亞滿是無奈。

「你們要找什麼?」季薰隨口問道。

「這可是商業機密。」魈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,「妳是我的競爭對手,怎麼可能告訴妳?」

「我是世界遺產保護協會的成員。」辛西亞自我介紹道:「我在找尋遠古神器『日炎之柱』,妳知道這樣東西嗎?」

「日炎之柱?」季薰滿臉疑惑。

「三個多月前,我們接獲消息,有人將遠古聖物日炎之柱竊走。」辛西亞將事情經過全數說出,「經過追查,我們最後得到的消息是,它被帶到這裡,據說是落入Resurrection的手裡。」

「我沒聽他們提過這樣東西。」季薰搖頭。

「這樣啊……」辛西亞沮喪的苦笑,「那可以請妳幫忙留意嗎?我這邊有照片,請妳看看。」

她從口袋中拿出照片,照片上頭有一件銅黃色的物品,如同其他被人從土裡挖出的古文物,歲月在它身上留下陳舊的痕跡。

「這個是……」瞧著照片裡的物品,季薰驚訝的瞪大眼,「我有看過!我看過它!」

「真的嗎?在哪裡?」事情意外有新進展,辛西亞感到又驚又喜。

「夢裡。」

「白日夢嗎?」魈惡劣的笑著,「小季啊,累的時候就要休息,腦袋經常這樣胡思亂想很不好。」

「我是說真的!」季薰怒瞪著他。「我住在俊安他們家裡的時候,有看到這個的影像!」

「俊安?這名字好耳熟。」辛西亞微側著頭。

Resurrection的教主。」魈回答道。

「是他?妳怎麼會住在他家?」辛西亞訝異的追問。

「因為……」季薰有些為難的頓了頓,眼神朝魈掃去。

這件事情關係到小彌的過往,她不確定該不該讓魈知道。

Resurrection的教主跟副教主是小彌的『前任』父母。」意外地,魈主動說出緣由,「因為小彌的奶奶前陣子身體不適送醫,現在被他們接回家休養,小彌也跟著搬去跟奶奶一起住,小季算是去陪住。」

「你怎麼會知道?」季薰感到訝異。

「像我這麼優秀的接案人,怎麼可能會有訊息遺漏?」得意的抬高下巴,魈自誇的笑著。

「既然妳在那裡感應到日炎之柱的氣息,日炎之柱肯定是在他們手裡!」辛西亞幾近篤定的臆測。

「也許吧……」季薰聳肩。

那聖物的氣息太過飄渺,她無法確實查探到方位。

「才一陣子不見,妳唬人的功力越來越高竿了。」魈冷嘲熱諷的搖頭笑笑,「明明什麼都不知道,卻在看到照片時,表現出妳看過的樣子,『喔!我知道,我看過它!』」魈誇張的模仿她的反應,「小季,這種把戲我見多了,妳還是別亂唬人。」

「我才沒有說謊!」季薰動怒了,「這張照片上,聖杯底部有很多凹洞,可是我看到的它,底盤是鑲著一圈水晶!還有這個杯緣缺了一塊,它上面應該有一隻很像是狗還是狼之類的動物,牠的背上有小翅膀。」指著照片,她逐一將物品與夢境內容進行對照。

「那是風翼雲豹。」辛西亞接口說出動物的名字,現在她可以百分之百確定,季薰的確看過日炎之柱。

「日炎之柱上面依照四個方位,分別鑲著長牙巨象、四臂猴、風翼雲豹與雙尾大魚。」辛西亞進一步解說:「這四種動物分別代表大地、火、風與水,而日炎之柱的本體杯身則代表日月星晨。」

「為什麼他們要偷走它?那個古聖物有什麼功用嗎?」季薰好奇的探問。

「這是機密,無可奉告。」魈從中阻攔對話。

「告訴她又沒關係。」辛西亞持反對意見,「雖然目的不同,但我們一樣是在調查Resurrection,我們可以一起合作。」

「拒絕!」魈否決了這項提議,「我們手上的資料已經足夠,沒必要再加一個拖油瓶。」覷了她一眼,魈的眼神透著輕視意味。

「拖油瓶?」眼一瞪,季薰的音量略微提高。

以前還是他的助手時,他誇讚說她是最棒的助理(雖然語氣聽來是在開玩笑的),現在不當他助手,她就變成累贅?這種轉變未免也太糟糕!

「我沒說錯啊。」魈一臉無辜,「之前跟妳一起工作的時候,妳老是惹出一堆麻煩要我幫忙收尾,要不然就是接了案子卻不做,成天只顧著看電視、玩遊戲。」

「那是你吧!」季薰氣的火冒三丈,這個死大叔,竟然將事情顛倒來說!

「之前事務所的案子都是我在忙!你只是窩在事務所翹腿、喝茶,等我忙完跟你回報,讓你去跟客戶領錢!你竟然說我沒做事!」

「嘖嘖嘖!小季,沒想到妳竟然為了接這份工作顛黑倒白?說謊可是不好的行為。」魈埋怨的搖頭,反過來指責她,「妳這種話說出去有誰會相信?事務所是我開的公司,身為老闆,我怎麼可能會對自己的事業豪不在意?我可是靠它吃飯、生活的吶!」

「你……」握緊拳頭,季薰覺得血液開始逆流,「夠了!我不想再跟你說話!」再跟他吵下去,她肯定會爆血管!

「這麼急躁作什麼?我話還沒說完。」魈露出欠揍的燦爛微笑,「看在過往的交情,剛才救妳一命的事情我就不跟妳收費,妳也不用太感動,我這個人沒什麼優點,唯一就是心腸好、熱心助人,日行一善是我做人處事的原則……」

「你給我閉嘴!」她再也忍無可忍,「收費?你又不是專程來救我!收個屁!死大叔,你腦子是泡到水壞掉了嗎?」

「咦?是這樣嗎?」魈往她身上掃了一眼,「目前在現場的人,唯一有泡水的人好像是妳,啊,我懂了,原來是因為這樣,所以妳才會胡言亂語。」

「你說什麼!」

季薰激動的朝他揍去,魈身形一閃,起腳一勾,季薰整個人就被他撂倒,狼狽的趴在沙地上。

「趴著做什麼?要讓我當坐椅嗎?也好,我腳痠了。」說著,他竟然就真的往她身上一坐。

「臭大叔!你很重耶!快點起來啦!我的腰要斷掉了!」季薰不斷掙扎,甚至試圖朝他潑灑沙子攻擊。

「不起來、不起來,我就是不起來,安怎?妳咬我啊!」他像孩子般的玩鬧。

看著兩人拌嘴爭執的模樣,辛西亞噗嗤一聲的笑了出來。

「你們兩個真有趣。」

「一點也不有趣!」季薰生氣的大吼。

「妳怎麼可以這樣跟一位大美女說話?沒禮貌。」魈往她的臀部打了一記。「呦?妳的屁股還挺有彈性的嘛!平常有在鍛鍊喔?」

「色狼、色狼、色狼!我要去告你性騷擾!」脹紅了臉,季薰更顯激動。

「這樣就叫做性騷擾?」魈不以為然的笑笑。「那這樣算什麼呢?」

他用雙手「啪啪啪」地打著她的屁股,掺著節奏與拍子,就像是在打鼓一樣。

「豬頭魈!你給我滾開!你這個爛人!」若不是被他壓著,季薰真是恨不得一腳將他踹飛。

「魈,你這樣太過份了。」辛西亞替季薰抱不平,「怎麼可以對夥伴做出這種事情?」

「她才不是我的夥伴,我說過了,我不可能跟她合作。」

「我才不稀罕!誰要跟你合作啊!」季薰生氣的回嘴:「你們有線索又怎樣?我現在住在教主家裡,跟伊格爾交情也不錯,只要我想,我隨時都能進入他們教會!你們能調查到的那些情報,我絕對也可以查到!」

「喔?是這樣嗎?」魈起身離開,季薰因此脫困,「妳知道特倫斯研發那些藥丸要做什麼嗎?妳知道Resurrection成立的目的是什麼嗎?妳知道『重生儀式』是什麼嗎?」

「我……」一個又一個的問題,問的季薰語塞。

「妳全部都不知道,對吧?」他笑著,神情有些得意。「光是跟對方混熟沒用,重點是挖出資訊,做事要動動腦子。」他指指太陽穴。

「這、這種東西,只要去查就知道了!」她嘴硬的回道。

「查?當然,妳只要花時間去查就會知道了,我只怕妳沒那個時間囉~~」魈故意賣關子的笑笑。

「這是什麼意思?」季薰警戒的反問。

魈伸出食指,朝她晃了晃。「不、告、訴、妳。」

「……」死大叔!賣什麼關子!季薰在心底又一次罵著。

「五天後的日出之時,他們要舉行重生儀式。」辛西亞說出原因。

「他們用那個儀式要做什麼?」季薰莫名的感到不安。

「他們──」

「無可奉告,No comment。」魈打斷辛西亞的回答。

「不說就算了,我自己去查!」季薰甩頭準備走人。

「不,不要單獨行動,我們一起合作。」拉住她的手臂,辛西亞再度強調她的打算。

「我拒絕。」魈雙手交疊胸前,「之前我就已經跟她定了賭約,誰先查清楚狀況,誰就能繼續調查,另一個人要自動退出。」

「你覺得她現在還能退出嗎?」辛西亞提出質疑,「她現在是住在他們家裡,跟他們又有這麼親密的聯繫,就算她想離開,對方會放她走嗎?」

「那是她的問題,她要自己想辦法。」魈回的篤定。

「你確定是我要退出?」辛西亞的話讓季薰有了新點子,她燦爛的揚笑,「金恩的重點是伊格爾,他才不會管Resurrection的事情,我知道伊格爾住在哪裡,之前還去他家泡茶聊天,你覺得……要是金恩聽到我這麼說,他會要誰退出?」

Resurrection表面上是俊安夫婦成立的教會,實際上的主事者,妳知道是誰嗎?」魈意有所指的回道:「Resurrection最後的結果,就是伊格爾不惜眾叛親離,也執意要去做的事情,如果我這麼跟金恩說,妳覺得他會選誰?」

「那又怎樣?」季薰有些惱怒,「這些消息,你查的出來我也絕對可以!」

「喔?那妳就去查查看啊!」

「夠了、夠了!從剛才聽到現在,你們真是越說越離譜,幼稚!」辛西亞拍了幾下手,美麗的臉龐透出怒意。「明明是可以合作的事情,為什麼非要拆散行動?難道這麼做成功率就會比較大嗎?你們只是互相給對方製造困難!」

「雖然我的目的只是拿回古聖物,但,對於Resurrection的幕後組織,我也略有耳聞,遭受L組織殘害的人太多了,如果可以幫助那些無辜的人脫離苦海,為什麼不做?就為了這種愚蠢的意氣之爭,你們就可以忽視其他無辜的生命嗎?」她嚴肅地責備兩人。

辛西亞的斥責讓季薰想起奶奶,雖然她不是Resurrection的成員,但也算是間接受害者。

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