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日炎之柱跟儀式有關對吧?」深吸了口氣,季薰緩了緩怒意,正色道:「在儀式開始之前,我絕對會查出它下落。」

要是在儀式之前將需要的物品偷走,說不定就可以阻止Resurrection

「魈?」在季薰鬆口表示願意合作後,辛西亞的目光移向他。

「妳是委託人,妳說了算。」他兩手一攤,語氣透著無可奈何。

「也算我們一份吧!」夏契爾的聲音傳來,他與DA小組的成員現身在不遠處。

「你們怎麼會……」季薰詫異的瞧著他們。

「薇菈偵測到大量異常的氣場出現。」夏契爾快步走向他們,「能量頻率跟妳上次給的藥物相同,所以我們過來查看。」

在他說話的當下,薇菈已經走到一塊殘屍旁邊,拿出筆記性電腦進行檢測。

「伊恩,放手、放開我,妳不放手我要怎麼去收集物證!」被她硬生生架住的尚漓,氣呼呼的大吼。

「你又沒說你要收集物證,我還以為你要跑去揍人咧!」鬆開手,伊恩玩笑似的糗著他。

「揍人?」季薰不解。

「剛才我們抵達的時候,正好看到魈『騎』在妳身上,」伊恩刻意將話說的曖昧,「如果不是我抓著菜鳥,他恐怕就要壞你們的好事了。」

「……」季薰臉上一陣燥紅,羞窘的原因並不是因為伊恩的話,而是因為她剛才的「慘狀」都被他們看到了。

真丟臉,都是死大叔害的!季薰惡瞪了魈一眼。

「真奇怪……」看著螢幕,薇菈陷入沉思。

「怎麼了?」眾人快步上前。

「唔?這還真是有趣。」看著螢幕上的數據與圖表,葛瑞輕笑著。

「有趣?」季薰皺眉盯著螢幕,她只認的出上頭跑動的數字,卻完全不明白數字所代表的意思。

「……死掉之後,能量反而增強?」魈看出了端睨。

「最初我們偵測到異常的能量是兩百三十六度。」薇菈往手錶瞧了一眼,「經過二十三分鐘,它變成四百五十七度。」

「增強近乎一倍?」尚漓訝異的驚呼。「這種事情應該不可能吧?」

「的確很怪。」季薰同感訝異。

「那個……你們到底在說什麼?」腦中只有古文物相關知識的辛西亞,完全在狀況外。

「菜鳥,解釋。」伊恩示意道。

「不管是人、妖怪還是鬼神妖異,死了以後,身上的能量就會逐漸散去,這是不變的定律。」尚漓開始進行解說:「能量消失的過程大約半小時,照理說它現在應該已經只剩微小到近乎於零的數據,可是它卻反而增強了。」

「這樣……不好嗎?」辛西亞還是不明白。

「好或不好,這很難界定。」葛瑞笑著接口,「只能說這是異常狀態。」

「不對。」魈的神色異常嚴肅,「只要跟L牽扯上,絕對沒好事。」

「另外找地方討論吧!此地不宜久留。」夏契爾催促離開。

「也對。」魈恢復原先嘻皮笑臉的模樣,「要是有路人經過這裡,看到我們對著炸開的屍塊說話,應該會覺得我們瘋了。」

「要不就是當我們是兇手,正在支解屍體。」季薰跟著笑開了。

「……你們兩個的神經真是強大的異常。」辛西亞原先還沒注意到這是人類屍體,只當是怪物的殘骸,現在經他這麼一提,臉色瞬間變了。

「要去哪裡?魈的辦公室?」尚漓追問。

「不,我知道一個不錯的地方可以去,那邊剛好有衣服給她換。」魈朝渾身髒污的季薰覷了眼,臉上笑的神秘。

 

「……這就是你說的好地方?」看著熟悉的佈置,季薰瞬間垮下臉。

「歡迎。」櫃檯前,兩位美麗的天使齊聲說道。

「天使姐姐,我又來了。」魈笑嘻嘻的朝她們招呼。

「穿著護士服的天使美女?」葛瑞漾開懶洋洋的微笑。「這樣的場景應該是所有男人的夢想吧?」

「金恩醫生正在裡面等候各位。」天使護士甜美的笑著。

「這位姐妹請跟我來。」另一名前去拉住季薰的手。

「咦?要去哪裡?」

「還能去哪裡?當然是帶妳去洗澡,妳該不會想要用這身打扮去見顧主吧?」魈取笑著她。

「真糟糕,妳怎麼傷成這樣?應該很痛吧?」看著傷痕累累的季薰,天使臉上出現疼惜神情。

「天啊,脖子上的傷勢好嚴重。」另一名天使伸出纖纖玉指,輕碰她的頸部。

「喔,還好啦!」季薰隨手往脖子摸去,手上傳來溼黏的觸感,髮梢未乾水滴、沙粒與傷處的鮮血混合,形成髒污的血色。

「請跟我來吧!妳的傷口需要清潔。」

「我去拿更換的衣服給妳。」

護士拉著季薰,將她帶往另一間房間。

梳洗過後,季薰面有難色的換上乾淨服裝,讓護士為她治療傷口後,快步走向其他人所在的地方。

「嘩!小季,不錯喔!護士服果然是非常有裝飾效果的好服裝,連妳這種男人婆穿了,看起來也很有氣質耶!」魈用著不知是褒是貶的語氣笑道。

「囉唆!」怒瞪他一眼,季薰隨手拉了一張椅子坐下。「現在你們討論到哪裡?」

「現在提到伊格爾的成立Resurrection的動機。」辛西亞回道。

「如果我收集的情報沒錯,他應該是打算進行某種改造。」魈接口說道:「而且這項改變應該會動搖整個世界。」

「區區一個天使,他有那種能耐嗎?」伊恩頗不以為然。

「他並不是單獨一人,別忘了,他跟特倫斯合作。」魈提醒著,「雖然特倫斯是一個瘋子、偏執狂,但,不可否認,他也是世界上最厲害的科學家,至少,目前我還找不出能與他旗鼓相當的人。有了這個瘋子幫忙,還有L的龐大勢力作為後盾,我不認為他們有什麼事情辦不到。」

「雖然我知道L組織很厲害……」辛西亞對他們還是心存質疑,「但是他們真的有那麼厲害嗎?我的意思是說,就算他們成員分佈廣,可是跟他們對抗的機構也很多啊,如果他們真的那麼強,應該早就消滅所有敵人,直接在這個世界稱王了吧?」

「如果他們沒那麼厲害,這幾百年來,表世界跟裡世界有這麼多機構試圖消滅他們,為什麼他們到現在還存在?」魈以她提出的問題反問。

「……」辛西亞被這問題弄得沉默了。

「辛西亞,妳在找的那個古聖物,究竟有什麼麼功用,為什麼Resurrection會偷走它?」季薰提出她一直懸在心上的疑問。

「這個我也不清楚。」她回以苦笑,「日炎之柱是遠在億萬年前的遺物,文獻上對於它的記載其實很少,我只知道它是某個已經滅亡的民族,他們祭神用的神器。」

「季薰,我聽說妳曾經跟伊格爾聊過?」金恩詢問著她,目光像是要將她看穿一般。

「嗯,那天跟他閒聊了一些事情,他說了一些奇怪的話。」季薰回憶著那段對話,轉述當晚交談的內容。

「重新訂立世界的制度?這句話聽起來很不妙。」魈皺眉道。

「非常不妙。」葛瑞發出長嘆,「怎麼總會有瘋子想要改變世界?」

「他不是瘋子,是白痴,要不就是自以為是神!」伊恩冷哼一聲,「光是要改變一個人就已經很難了,他竟然想改變全部的人?神經病!」

「其實也不難。」薇菈一邊在電腦上輸入資料,一邊回道:「將所有人抓起來,在頭部植入行動控制晶片,這樣就可以操控所有人。」

「他說他沒打算改造人類。」季薰說出伊格爾之前提過的話。「也沒打算侵略世界。」

「他說,他要去除人類的惡性?」金恩心情一沉,他已經隱約猜出伊格爾的用意,但……

「不可能,這實在是太荒繆了。」他無法接受那樣的認定。

「你知道他想做什麼?」夏契爾警覺的追問。

「就像他所說的,他要『去除人類的惡性』。」他苦笑著,笑裡透著無奈與哀傷,「他曾經提過,如果這個世界只有善、沒有惡的存在,也許會變得十分美好。」

許久以前,伊格爾曾經對他如此說道,那次也是他們最後一次交談。

「他在開玩笑吧?那種事情怎麼可能做到?」尚漓不信的皺眉。

「我本來也是這樣以為。」金恩的心情異常沉重。

若季薰沒有提起,他也不會想起那段往日對談,當初的伊格爾說的信誓旦旦,他卻以為他只是隨口閒聊,完全忘記伊格爾是一個對善極為執著的人。

「我沒辦法想像沒有壞人的世界。」伊恩抓亂了頭髮。

「應該是一個很枯燥無聊的地方。」手支著下巴,葛瑞對那樣的世界完全不感興趣。

「有沒有辦法進行改造那些並不重要。」夏契爾打斷了話題,「我比較想知道那個重生儀式會在哪邊進行?確切的時間、地點還有參加者,你們有線索嗎?」

「我只知道五天後的凌晨會進行,Resurrection所有成員都會出席,但是地點他們十分保密,查不出來。」魈苦惱的揉揉額角。

「不知道確切地點,那就算知道其他資訊也沒用。」尚漓托著下巴苦思。

「既然季薰住在那裡,能不能想辦法從他們口中套話?」夏契爾提議道。

「應該可以。」她點頭回道:「如果我能找到機會跟他們單獨相處,他們應該會跟我說,他們好像很想拉我加入。」

她可以感覺到俊安夫婦對她有某種企圖心,但,每次當他們想找她進一步談話時,小彌跟奶奶就會恰好出現,一見到兩人,俊安夫婦就會停住話題,似乎是想要避開兩人。

「乾脆我找時間約他們在外面見面,再跟他們打探消息?」剩餘的時間不多,季薰決定採取主動。

「那就這麼辦吧!」

以季薰的意見為發想,他們迅速擬定一套計畫。

 

結束討論,當季薰返回俊安夫婦的家中時,已經是晚上十一點。

正當她打算返回房裡休息時,意外地,她見到早該上床就寢的奶奶,正在客廳裡等著她。

「怎麼這麼晚?工作很忙嗎?」奶奶關心的問。

「呃,因為拍攝進度有些延誤,所以回來晚了。」季薰心虛的撒謊,尷尬的回笑。「奶奶妳怎麼還不去睡?」

「有點睡不著。」她有些疲憊的揉揉額角,「對了,我煮了雞湯給妳,妳最近臉色太糟了,要好好補一補。」

領她走入廚房,爐上放著一個砂鍋,拿起鍋蓋,奶奶舀了一大碗湯給她。

「……謝謝。」沒想到奶奶會為自己熬補湯,季薰深受感動。

「快趁熱喝吧!冷掉就不好喝了。」奶奶催促道。

「好。」順從的坐到餐桌前,季薰一口接著一口的喝著。

飄著中藥味的熱雞湯,瞬間溫暖了她的身心。

「咦?妳早上出門是穿這樣嗎?」奶奶後知後覺的注意到她的衣著。

差點被嘴裡的雞湯嗆到,季薰輕咳幾聲。

「這、這是因為工作人員突然說要玩變裝遊戲,所以就穿成這樣。」她有些彆扭的拉扯護士服。

「很好看,妳穿粉紅色很漂亮。」奶奶笑著稱讚。

「奶奶,妳先去睡吧!我吃完就會去休息。」不忍心老人家陪著自己熬夜,季薰好言催促。

「沒關係,我還不想睡。」奶奶坐在她身旁,若有所思。

「怎麼了嗎?」季薰直覺奶奶似乎有些心事。

「沒什麼。」奶奶嘴角微彎,笑裡卻透出無奈,沒有歡意,「妳是個很聰明的孩子,我想妳應該知道,俊安他們夫婦倆做的不是正途,都是害人的事情,不管他們跟妳說的多麼美好,那些全是騙妳的。」

「嗯,我知道。」季薰點頭回應。

「我不希望妳或者小彌受到傷害,我希望妳們能夠平安。」奶奶顯得憂心忡忡。「可以的話,我希望妳早點帶小彌離開這裡。」

「為什麼突然要我們走?」季薰大感不解。

「我也不曉得,只是最近總是感到不安,好像有什麼事情要發生。」奶奶沉重而哀傷的長嘆一聲,「我已經老了,什麼也保護不了。」

「奶奶,妳怎麼了?他們對妳做了什麼事情嗎?」

「沒、沒事。」她緩緩起身,神情疲憊,「晚了,我先去睡,妳也早點休息吧!」

默默看著奶奶離去的背影,弓著身體、步伐蹣跚的奶奶,季薰突然覺得她蒼老許多。

奶奶到底發生什麼事?季薰想要查個明白,卻不知該從那邊問起。

回到房間,才打算更衣睡覺時,房門傳來極輕的敲門聲,上前開了門,赫然見到早應該入睡的小彌站在門外。

「怎麼了?」見她雙眼泛紅,季薰將她拉入房裡。

「我討厭他們。」她激動的道:「好討厭、好討厭。」

「妳是說……妳爸媽?」

「他們才不是我爸媽。」她努力壓低音量,嚴肅的反駁:「在他們拋棄我的那個晚上,我就已經不當他們是我的家人了。」

「小彌,妳……」季薰倒抽一口冷氣,她還以為小彌對這件事情全然不知情。

「他們都以為我年紀小,不記得了,其實我到現在都還記得,我只是不希望奶奶難過。」小彌淚眼婆娑,「妳知道他們把我丟在哪裡嗎?他們把我丟在山上的路邊,如果有車子經過我就會被輾過去,要不就是在山上凍死的地方。如果魈大哥沒有發現我,把我帶走,我早就死掉了。」提起這件過往,小彌氣得全身發抖。

「是魈救了妳?」季薰感到詫異。

「魈大哥帶我到佐˙司魂院,澄楓大哥收留我,讓我成為他們家的孩子。」深吸了幾口氣,穩定情緒後,小彌接著說出令她更為悲傷的事情。

「今天奶奶心血來潮,打電話給鄰居聊天,隔壁的婆婆說,那兩個人將祖厝拆了!」握著小小的拳頭,小彌非常氣憤,「他們趁奶奶不在那邊的時候,將奶奶住的地方移為平地,他們怎麼可以這樣?好過份、真的好過份!」

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淚再度落下,「奶奶聽到這件事情的時候,她好難過,眼淚都掉出來了。奶奶從沒有在我面前哭過,奶奶還說,『那是祖先留下的房子,他們將它毀了,我以後到了九泉之下,見到祖先,我該怎麼跟他們賠罪?』」

「他們想賣了那塊地賺錢嗎?」季薰直覺想到這點。

「鄰居婆婆也這麼說。」小彌滿是埋怨,「他們真的好貪心,住這麼好的房子、開那麼貴的車子,都已經非常、非常有錢了,為什麼還要搶奶奶的房子?他們有缺那一點錢嗎?」

「人都是貪心的,得到想要的東西,就會想要獲得更多。」季薰為她拭去眼淚,「別難過了,至少奶奶現在很平安。」

「不行,我不能原諒他們這種行為!」小彌不想妥協,仰起頭,她央求著,「季薰姐姐,妳可以幫我嗎?」

「幫什麼?」

「我想要拿回奶奶的地契,聽那個婆婆說,只要沒有地契,他們就不能賣掉那塊地。」

「妳知道他們把東西放在哪裡嗎?」季薰大概知道她的想法了。

「現在還不知道。」她搖頭,「不過我會查出來。」語氣篤定。

「妳是想……」

「嗯,我要去『偷看』他們的過去。」她絞著手,神情有些掙扎,「雖然我已經決定不亂看,可是為了奶奶,我必須要這麼做。」

沉默的看著她,季薰知道自己該勸小彌不要冒險,然而,另一方面卻也很想幫奶奶拿回地契。

「戴上這個。」幾經猶豫,季薰從口袋中拿出一張拇指大小的貼紙。「這個是位置追蹤器,只要戴上它,其他人就可以找到妳的下落。」

「其他人?」小彌不解。

「其實……」季薰簡短的將他們正在追查的事情告知。

「太過分了!他們竟然做了那麼多壞事!」小彌臉上充滿怨恨,「季薰姐姐,妳放心,我會幫忙找古聖物,反正都要偷看,找一樣跟找兩樣差不多。」

討論過後,兩人決定隔日展開行動,先由季薰藉故找俊安夫婦攀談,小彌則伺機藏身角落,窺視他們的過往。

 

 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