依照璃音的原本計畫,她應該要等到中學畢業再走上職業選手的道路,到國外接受桑塔斯大叔的訓練,然而,當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訴相澤雪等人時,卻遭到一致的反對。

「妳的起步已經比其他選手晚了,難得有這麼好的機會,妳不應該在這裡浪費時間……」相澤雪勸道。

「我贊同雪的說法。」宮本晴子點頭附和,「運動員的職業生涯很短暫,而且競爭相當激烈,雖然我不曉得那位桑塔斯教練的水準如何,但是就以我熟悉的籃壇來說,每位選手都希望能夠獲得好教練的賞識,不少人一有機會都會積極爭取,我覺得妳至少要把師徒的名分確定下來,要是讓別人捷足先登了,到時候妳連哭都沒地方哭!」

宮本晴子往後也是打算朝籃壇邁進,成為一名職業籃球選手,對這方面的資訊蒐集了不少。

「我上網查過桑塔斯這個人,他年輕時是一名相當有名的選手,拿過不少大獎,轉職成教練後,也栽培出不少優秀選手。」金井泉把筆記型電腦轉了個面,讓眾人可以看到螢幕上的資料。

「可是……」璃音還有些猶豫。

「也許妳會覺得,妳只是在這裡多耽擱半年的時間,但對職業選手來說,每一天都是相當珍貴的,多半年的鍛鍊、少半年的鍛鍊,這些都足以造成相當大的差距……」

「嗯……」璃音端起紅茶品嚐,低頭掩飾自己的思緒。

「手塚不會變心,放心吧!」上原千鳥突兀的冒出這句話,讓璃音噴出嘴裡的茶。

「妳、妳、妳在胡說什麼?他跟我有什麼關係!」她面紅耳赤的辯解,臉頰一半是咳嗽咳紅的,另一部份則是被揭穿心事的害羞。

「怎麼會沒有關係?你們不是在交往嗎?」宮本晴子大咧咧的回道:「有不少女生都很崇拜妳呢!竟然能夠把這麼一座大冰山拿下,嘖嘖嘖!這可是魔王版的挑戰啊!」

「原來璃音是在擔心這件事啊?」相澤雪面露恍然,「放心吧!手塚不是花心的人,他這個人很固執,只要認定了就不會改變。」

「是啊,會長是一個很潔身自愛的人。」金井泉也跟著附和,「之前有不少女同學追求他,都被他拒絕了。」

「說起來……你們到底是誰向誰告白、誰追誰的啊?」宮本晴子一臉八卦的詢問:「竟然無聲無息就在一起了,你們的保密功夫可真到家!」

「我也很好奇,依照手塚的個性,他不像是會主動追求女生的人,可是璃音……看起來也不是那種主動告白的女生。」相澤雪也是滿臉好奇。

「當初聽到這件事情的時候,我也被嚇了一跳。」金井泉點頭附和。「我本來以為,手塚會長這種冷冰冰個性,大概要到大學以後才交的到女朋友,沒想到……」

「如果是其他人,我可不會把小璃音交給他,不過既然對象是手塚,那就算了……」同樣都屬於冰山型,上原千鳥對手塚國光多了一分同類的認可。

「是誰跟妳們說我跟他是男女朋友的?」璃音納悶的詢問。

她也是直到昨天,手塚冰山親了她之後,又當面向她表白,說他喜歡她,她這才意識到這份情感,怎麼從相澤雪等人的對話中,她們早就認為兩人已經在交往了?

「還有誰?你們網球部的情報員跟腹黑八卦男。」相澤雪不以為然的回道。

「乾跟不二?他們怎麼會這麼說?」這麼貼切的說詞,讓璃音立刻聯想到這兩人。

「就算他們不說,我們也能看的出來。」

「是啊,手塚的態度那麼明顯,瞎子才會沒發現!」

「態度很明顯?」璃音納悶了,她以前怎麼從來沒察覺?

「除了妳之外,我可沒見過他對女生親近。」

「雖然他跟班上女同學相處的也不錯,可是總讓人覺得隔著距離,我說的距離不是位置上的差距,是一種感覺。」與手塚同班的宮本晴子進一步說道:「他跟妳在一起的時候就沒有這種情況,感覺你們很親近,氣氛也很不錯……」

「他對妳很體貼!之前你們要出國時,他還打電話給我,問我一些女生的……某些特殊時期應該注意的事項,還問我衛生棉哪個牌子比較好,嘖嘖!這麼體貼女生的男生已經不多見了。」相澤雪朝璃音曖昧的眨眼。

雖然那時候是以電話交談,但談起這麼私密的事情,還是讓她覺得相當尷尬,也讓她對手塚冰山重新改觀。

「決定了!以後我選男朋友的標準,也要從這些細節評分。」宮本晴子嚷嚷著,「我媽說,會替女朋友買私密用品的人,才是懂得疼人的好男人!」

「話題拉遠了。」上原千鳥開口打岔:「你們是誰向誰告白,又是什麼時候確定關係的?」

在眾人灼熱的八卦目光注視下,璃音冒出了幾滴冷汗。

「我也不知道……」璃音嚥了嚥口水,「昨天他才跟我說他喜歡我,可是我還沒有回覆他,我們這樣應該還不算男女朋友吧?」

「昨天?」

「手塚先表白?」

「你們竟然還沒確定關係?」

「他的動作真慢!」

幾聲驚呼聲接連響起,相澤雪等人都是一臉的不可思議。

「那你們進行到哪一步了?」宮本晴子追問。

「啊?」璃音面露茫然。

「牽手、親吻、撫摸、上床?」

「肯定沒有上床。」相澤雪拍板定案。

「牽手應該有。」上原千鳥附和。

「那……親吻?」金井泉目光炯炯的看著璃音,後者迅速臉紅。

「原來是到親吻啊……」眾人瞭解了。

「這樣說來,手塚的動作也算快,我還以為你們只有牽手。」宮本晴子摸著下巴說道。

「是啊,我還以為手塚會等到畢業才親她。」相澤雪回道。

「畢竟手塚是男生嘛!男生總是喜歡身體接觸。」

「不過太早到最後一步也不好,總是要年滿十八歲才行。」

「是啊,太早的話,對女生的身體發育不好。」

……妳們會不會想太遠了?

「那個……我跟他這樣算是在一起了嗎?」璃音不確信的問。

她沒有交過男朋友,她也不清楚這種事情該怎麼看待,在她看過的漫畫小說中,好像都是其中一方先告白,然後另一方也回說喜歡對方,接下來……

接下來該怎麼作?

「當然算啊!不是情侶是什麼?」

「他已經向妳表白了,而且你們也已經親吻了,這樣還不算情侶,難道真的要作到最後一步才算?」

「可、可是我沒有回覆他啊,我也沒跟他說過『喜歡他』這類的話……」

璃音的話一出口,眾人安靜了幾秒。

「妳不喜歡他?」相澤雪確認的詢問。

「也不是不喜歡……」

要是不喜歡,早在手塚國光親她的時候,她就直接賞他巴掌了。

「妳想拒絕他?」

「不是……」

「有其他人追求妳?」

「沒有。」

「他喜歡妳、妳也喜歡他,而且他還向妳告白了,妳還在糾結什麼?」

「呃……」

被他們這麼一反問,璃音還真不知道自己在糾結什麼。

「好,感情問題解決,現在繼續職業問題。」相澤雪繼續最初的話題,「手塚以後也是要成為職業選手,妳只是比他早一步而已。你們是情侶、又都是網球選手,妳也不想差他太多吧?」

璃音搖頭。

「手塚的實力是有目共賭的,國際雜誌還採訪過他,他的知名度比妳高、球技比妳好,妳不趁現在努力,把你們之間的距離補上,以後妳要怎麼跟他站在同樣的高度上?」

相澤雪的話打動了璃音,她是真心喜愛網球,也想要與手塚國光並肩同行,她不想以後被人當成某某人的附屬品,就算這個某某人是手塚國光也不行!

打定主意後,她聯繫上桑塔斯,跟他說了自己的決定,對方很高興,立刻傳了合約與預先擬定的計畫書給她,還催促她隔天就動身出發。

「下星期有一個針對青少年的培訓計畫,獲選參加訓練的選手都是新一代的優秀球員……」

桑塔斯是培訓計畫的教練之一,本身有一個選手推薦名額,要是璃音這通電話來的晚一些,這名額就送給別人了,現在她回來了,桑塔斯自然要讓自家弟子參加這個精英訓練。

璃音跟桑塔斯對話時,相澤雪等人也聽見了,為了不讓她錯過這個機會,幾個人立刻幫她定機票、收拾行李與處理雜物,最後還一路護送她到機場。

直到坐上飛機,璃音這才想起,她竟然沒有跟任何人道別!

昨天與網球部的人分開時,他們還約定三天後會場門口見呢!

「到那邊之後再打電話道歉吧!希望他們不會生氣……」她無奈的揉揉額角,面露苦笑。

 

 

※ ※ ※ ※

 

結果我還是跳過烤肉跟全國大賽了。

烤肉的場景本來想寫,但寫成文字後,總覺得少了動畫的熱鬧,最後就放棄了。

而全國……

那劇情真的讓我沒有愛啊!

手塚冰山跟真田的對決……輸的好憋屈。

而且這種輸法跟之前對上跡部時,簡直一模一樣!

這算什麼啊啊啊啊!

所以說,冰山大人其實是一個實力堅強但人品不好的倒楣蛋?

要不然為什麼每次那顆黃色小球最後都是落在他這方的場地?

冰山大人,建議你加點幸運值的點數!

 

因為全國讓我充滿怨恨,所以就跳過了,不然我怕我會將怨氣發洩在文章裡。

下一篇就是跳到《新網球王子》的劇情了。

然後,劇情會走到手塚離開就結束(漫畫第五集的地方)

 

所以說,這篇同人文也就剩下幾篇而已,然後就結束了。

(終於快到結尾了,寫好久…Q口Q)

 


 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