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嗚~終於打進決賽了!」龍套三人組之一,堀尾聰史發出嗚咽的哭聲。

「怎麼了?肚子痛嗎?」西瓜頭加藤勝郎納悶的問。

「笨蛋!我這是喜極而泣!是感動的哭泣!」堀尾聰史不滿的抗議著。「雖然歷經了漫長的時間,但現在終於、終於能看到頂峰了!這怎麼能夠不感動?嗚嗚嗚~~」他再度嚎啕大哭起來。

「……」見狀,另外兩人也只能回以苦笑。

在歡樂的氣氛中,青學正選們開始收拾背包,準備離開場地,而河村隆則是被龍崎教練拎著,帶到醫院去了。

「辛苦了。」白石藏之介帶領著四天寶寺的正選們走來。

「彼此彼此。」不二周助回以微笑。

「話說回來,你們的部長真是了不起啊……」白石藏之介笑著稱讚。

「是啊,他很可靠。」不二周助點頭,不管是精神上的支柱或是球技,他都是令人仰慕的驕傲,只要有手塚國光在場,他們就像吃了定心丸一樣,不管遇到多麼艱難、頑強的困境,他們也有信心闖過!

「雖然不甘心,但是如果桃地不戴面罩的話,我們一定能贏!」四天寶寺的雙打與搞笑搭檔埋怨道。

「桃地?誰是桃地啊!」桃城武氣憤的叫嚷,不要隨便改人家的名字啊!混蛋!

「噗──」海堂薰嗤笑一聲。

「你、你剛才笑了對吧?你這個傢伙……」桃城武揪住海堂薰的衣領。

「你要做什麼?」海堂薰同樣做出扯領子的動作。

就在兩人快要打起來時,璃音的聲音從旁傳來。

「兩位學長精神很好嘛!要不要跑個幾圈,發洩一下多餘的精力呢?」

「呃……」兩人悻悻然的鬆開手,互相哼了一聲後,同時別過臉去。

「這是故意做給我們看得吧?其實你們兩個關係很好!」一氏裕次一把勾住搭檔的肩膀,卻被金色小春打掉了手臂。

「放開!比賽都結束了,就不要碰我了!」

「小春,別說這麼冷淡的話啊!」一氏裕次委屈的叫嚷。

「去、去!」金色小春像在驅趕貓狗一樣的朝他揮手。

「小春~」

「去……」

「……那兩個傢伙怎麼了?」

「不是關係很好嗎?」桃城武與海堂薰面露愕然,完全搞不懂這對搞笑雙打搭檔是怎麼一回事。

「不好意思,可以告訴我河村去了哪間醫院嗎?」石田銀面露歉然的詢問。

「不用在意。」大石秀一郎安慰的說道。

「你要是去探望他,他肯定會很高興。」菊丸英二笑嘻嘻的回道。

「真是的,早知道還是退部比較好。」千歲千里半開玩笑的嚷嚷。

「……」手塚國光沉默的看著他,等待他接下來的話。

「總有一天,我也會登上頂峰看看!」他朝手塚國光伸出手,語氣信誓旦旦。

「啊,我期待著。」手塚國光伸手回握,面露笑意。

「另外,關於我妹妹……」千歲千里湊上前,低聲在手塚國光耳邊說道:「能不能請你這位小偷哥哥親口對她說,『恭喜妳在學校比賽中獲勝』?」他雙手合十的央求。

「……我拒絕。」手塚國光的目光掃向不遠處的璃音,他可不希望引起不必要的誤會。

被關注的璃音並不知情,她現在正拿著手機講電話,通話對象自然是那些關心著她,還不曉得她已經回來的親朋好友。

「拜託了,小偷哥哥。」千歲千里自然也注意到手塚國光的視線,他狡黠一笑,學著妹妹的口吻請託道。

「好嘛!小偷哥哥~」

「我拒絕。」冷氣開始加強。

「別這樣嘛!小偷哥哥。」

在兩人糾纏時,乾貞治則是拿著筆記本刷刷的紀錄,粗框眼鏡反應著詭異的亮光。

「哼哼,『會贏就是會贏』多麼振奮人心的一句話啊!」想到剛才在場邊近距離看到手塚國光的球技,他的笑容更加深沉。

「能取得資料就會贏!」

等著吧!總有一天,我會擊敗你,手塚!

「那麼,我們也差不多要退場了。」寒暄過後,白石藏之介準備領著部員離開。

「咦?那我呢?」不合時宜的提問從旁傳來,遠山金太郎困惑的指著自己,他還沒上場呢!怎麼就要回家了。

「我還沒有跟怪物比賽啊!」他一臉的茫然。

只熱衷於跟高手打球的他,對於比賽規則根本不瞭解,自然也不知道這場比賽只要有一方勝了三場就可以結束,不需要打滿五場。

「金太郎……」金色小春無奈的看著他,他該怎麼跟這孩子解釋?

「小金,對不起,我們輸了。」千歲千里面露歉意。

「呃?」金太郎微微一愣,「騙人吶!還有我跟怪物的比賽吧!」他指著越前龍馬。

「結束了,小金,回去了。」白石藏之介果決的說道。

「不、不要!」遠山金太郎用力的搖頭,像個任性的孩子一樣。

「小金……」

「不要、我不要!我要打球!」

他都還沒跟怪物比賽,怎麼可以就這麼回去!他想要跟怪物打球啊!他們都說他很厲害,他想要跟他打一場!

「怪物!一決勝負吧!」他指著越前龍馬,激動的下了挑戰書。

「越前,在決賽之前,要是因為無意義的比賽受了傷……」大石褓姆上前勸阻。

「明白。」越前龍馬也是很期待決賽,不想被其他事情干擾了。

拎起自己的背包,他轉身朝出口走去。

「等一下!你要逃嗎?」看到他要離開了,遠山金太郎著急的喊:「不是要比賽嗎?你想逃跑?喂!喂!」

「金太郎,你就忍到明年吧!」石田銀勸解著。

「笨蛋!怎麼能夠忍到明年那麼久!」他現在就想要跟怪物打一場!

「放棄吧!小金。」白石藏之介出面勸說,「雖然很可惜,但人生也是有很多不如意的事情……」

「……」遠山金太郎沉默了。

「跟他比吧!」觀眾席上傳來叫喊。

一名穿著全套腳踏車騎士裝備的青年站在觀眾席處。

「純、純平哥哥?為什麼你會在這裡?」堀尾聰史訝異的問。

「一球就好,只要一球就好,好嗎?」純平青年提出條件。

「阿平!阿平你怎麼來了?」遠山金太郎開心的看著他。

「我遇見他的時候,他嚷著『有個想要較量的人』,就這麼從靜岡跑了過來,他很期待要跟你打球啊!」純平青年朗聲說道:「所以,請跟他一決勝負吧!拜託了!」

「雖、雖然我不清楚是怎麼回事,但我也拜託你了,越前!」堀尾聰史跟著附和,自家哥哥可是很少求人的啊!他這個做弟弟的怎麼能夠不幫忙?

「沒關係,只是一球的話,沒問題。」越前龍馬同意了。

「越前……」大石褓姆覺得有些不妥。

「真的嗎?太好了!謝謝!」如願以償的遠山金太郎,開心的跳了起來。

眾人都以為,不過一球而已,應該很快就分出勝負,越前龍馬本人也是這麼認為,但事情卻出乎眾人預料,這場球他們打了很久、很久,還把越前龍馬不少絕技都逼了出來!

「呃……他們這是在做什麼?」已經結束通話的璃音走回場邊。

「嗯喵~小不點跟那個紅毛的在比賽,一球定勝負!」菊丸英二回道。

「一球?」璃音挑了挑眉。

如果她沒記錯,在她打電話給桑塔斯大叔的時候,這場比賽已經進行了一段時間,而她剛才掛上電話時,手機上的通話時間顯示十二分三十七秒。

而,在桑塔斯之前,她跟雪姊姊的電話聊了二十七分鐘,那時候的他們也是在比賽中,這表示,這場「一球定勝負」的比賽,至少持續了半小時!

「這場拉鋸賽還要持續多久?」桃城武問出了眾人都想知道的問題。

「這是一球勝負吧?」海堂薰總覺得他看到的是一場正式的比賽。

「彼此應該都感受到彷彿『命中注定』一般的感覺吧!」不二周助神情嚴肅的說道:「就算只是一球,也絕對不能輸給對方!」

「四十分……」金色小春報出他估算的時間,「沒想到這一球勝負會持續這麼久!」

「應該停下來了。」白石藏之介皺眉說道:「再繼續下去,越前在下場比賽前就會消耗殆盡了。」

就在這時,場上的越前龍馬搖晃了一下,雙腿無力的蹲在地上。

這場比賽從一開始,他就使出了相當耗費體力的「無我境界」,能撐到現在已經算是相當不錯。

糟糕,開始出現無我的副作用了……越前龍馬心驚的想著。

無我境界能讓一個人進入到最佳狀態,但也因為這樣,精神與體力的消耗相當迅速,虛脫、疲憊、精神不集中……這些就是無我境界持續太久的副作用。

「到極限了!越前!」桃城武擔憂的喊。

「小金,快住手!」白石藏之介同樣開口制止,越前龍馬能答應跟小金私下比一球,這樣已經很不錯了,他不能害對方沒辦法參加決賽啊!

「還沒完呢!」

活力充沛而且打得正興起的遠山金太郎,根本就沒注意到越前龍馬的狀態,他的鬥志已經全部被對方激起了。

「那是……」四天寶寺見到小金擺出來的動作,個個暗叫不妙。

「糟糕!」

場內的遠山金太郎迅速的旋轉起來,他的動作連帶造成了強烈的風流,龍捲風一樣的狂風橫掃場內與觀眾席,眾人的頭髮跟衣服都被吹亂了。

「大家快趴下!」石田銀警告的大喊:「那個比我的一百零八式更危險!」

「真的假的?」

「騙人的吧?」

「搞什麼鬼啊?這是在打網球吧?怎麼變得好像奇幻片?」璃音瞪大眼睛,一臉無法置信的看著場內的龍捲風。

「趴下!」

手塚國光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,沒等她反應過來,她就被一個溫暖的懷抱護住,熟悉的薄荷香氣盈滿呼吸,噗通噗通的心跳聲自貼著胸膛的耳朵傳入。

璃音反射性的抬頭上看,對上一雙充滿溫情與擔憂的茶眸,嘴唇也意外的貼上一個柔柔軟軟、帶著溼潤觸感的……

不會是我想的那個吧?

她下意識地抿了抿嘴,而這動作卻讓對方身子一僵,下一刻,璃音的雙唇被人含住,像碰觸美味的誘惑一樣,輕柔而綿密的吸吮著。

轟──

璃音覺得她的臉跟耳朵應該已經燒紅了。

這個把她的嘴唇當作果凍吃的傢伙,真的是那座手塚冰山?

「我喜歡妳。」

有些緊繃的低沉嗓音在她耳邊響起,在這句話傳入璃音心底,激起滔天震盪時,璃音發現她的耳朵被某個冰山色狼親了一下。

親完嘴巴就接著親耳朵嗎?這隻悶騷色狼!

要告白也要挑個浪漫的場所吧?現在這個環境……

璃音真不曉得她該吐槽哪一件事──或許她該吐槽自己怎麼完全沒有反抗?

在璃音從暈呼呼的害羞狀態回神時,場上的比賽已經結束,小黃球被一分為二,一半落在越前的場地,一半落在小金的場地,因為這樣,所以兩人被判定成平手。

「為了慶祝我們的勝利!我們去吃烤肉吧!」桃城武興奮的叫嚷。

「贊成!」菊丸英二開心的附和。

「咦?璃音的臉好紅,妳生病了嗎?」大石褓姆關心的問。

「……天氣太熱了。」她尷尬的瞪了某座冰山一眼,後者因為具有面癱的特殊技能,神情跟臉色一如往常,沒有人看出他的異狀。

「不,還不能慶祝,在大賽之前都不能掉以輕心。」冰山正氣凜然的說道,完全沒有剛才亂吃豆腐的色狼模樣。

「烤肉、烤肉、烤肉……」桃城武與菊丸英二根本不理會他的話。

「今天就稍微放鬆一下吧!」大石褓姆笑道,他也覺得在緊張的比賽過後,應該要疏壓一下。

當青學一干人往大門方向走去時,意外遇見立海大的一群正選。

「恭喜你們。決賽時,我們都全力以赴吧!」大石褓姆上前恭賀,立海大是他們決賽時的對手。

「接下來我們要去吃烤肉,你們要不要一起去?」他提出邀約。

「謝謝你的邀請,接下來我們還要練習,恐怕沒辦法參加。」幸村精市笑容溫和的回道。

他的目光一轉,望向了站在一旁的璃音。

「歡迎回來,妳送的畫冊我收到了,我很喜歡,謝謝。」

「你喜歡就好。」璃音笑著回道:「小海帶的頭是怎麼了?」她注意到對方頭上纏著繃帶。

「……沒、沒什麼。」海帶頭心虛的別過頭去。

要是被璃音知道他又在場上把對手打得全身是血,她肯定會罰自己抄寫英文字典一百遍!

「海帶頭,你該不會……」就算他不說,璃音也能猜出一二。

「咳!我、我還有練習,先走了!」海帶頭落荒而逃。

「噗哩~看來我們的小海帶很怕璃音呢!」仁王雅治笑道:「璃音離開後,我們都沒點心可以吃了,真是好慘呢!」

「是啊、是啊,我好懷念璃音以前提供的點心。」丸井聞太激動的點頭附和。

「……你們看到我就只有想到點心?」璃音氣鼓鼓的瞪著兩人。

「不只呦!我還想到我們之前一對一、充滿汗水與激情的互動呢!」仁王雅治一臉曖昧的朝她眨眨眼。

「……你現在是在cos牛郎?」璃音額冒黑線的看著他,明明就只是一場網球對練,他竟然說得這麼詭異,難道一段時間不見,這傢伙的嗜好換了?從模仿柳生比呂士變成模仿牛郎?

「柳生同學,你要看好你家的搭檔啊!他已經走上奇怪的道路了。」璃音一臉沉重的勸告著。

「他走的道路一直都很怪。」柳生比呂士莫可奈何的聳肩,他也拿這位搭檔沒轍。

因為有璃音在場的關係,身為決賽對手的雙方互動友善,互相寒暄幾句後,雙方就各自分開了。

 

 

※ ※ ※

剩下烤肉會跟立海大的決賽,然後就進入《新網王》的劇情了…
我可以跳過烤肉會跟決賽嗎??這兩個實在……沒有愛啊~
(主要是因為我家冰山的戲份少,而且又是……)

說實話,前一個章節,手塚跟千歲千里的比賽,實在很糟糕啊!
比起前面幾人,手塚跟千歲千里的劇情混了好多水,一點激情也沒有,完全沒看頭
嗚嗚~怎麼可以這樣對待冰山捏?
明明他是龍馬跟其他人的目標,結果他的比賽卻是這麼的缺乏氣勢,感覺就像是配角一樣,真是好可惡啊啊啊!
因為這樣,所以這一章節就給了他一些……咳!好處
讓他吃到某人的豆腐(喂)

其實原本也沒打算寫到親吻的,照理說,這篇故事一直到結局,應該都是處在「互相都認定了,但沒有明確表態」的狀態,結果…冰山竟然在這章節爆走了(呆)

唔,難道這是冰山的怨念嗎?(摸下巴苦思)

總之,我會努力撐完接下來的劇情,要是有些地方我跳過了,也請見諒,畢竟我對網王的愛,主要是來自冰山…

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