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……騙人的吧?」

「師父竟然輸了?」

四天寶寺的眾人一臉驚愕。

「各位,抱歉。」石田銀一臉沉重的低下頭。

「沒關係、沒關係!」遠山金太郎笑嘻嘻的回道:「這是一場很不錯的比賽吶!銀。」

「雖是這麼說,但現在這樣已經一勝兩敗,沒有退路了。」財前皺眉說道。

「接下來,青春學園與四天寶寺即將開始進行第一場雙打比賽……」

廣播的聲音響起,拉回了眾人的注意力。

「東京代表青春學園,手塚國光與乾貞治組合……」

咦?國光要打雙打?璃音睜大雙眼,好奇的看著他。

她還是第一次看到對方跟人組合雙打呢!

「是小偷哥哥!」場邊的觀眾席處,女孩清脆而驚喜的叫聲傳來,她身後站著一名穿著便服、髮型有些凌亂的少年。

「小偷……哥哥?」從女孩那炯炯的視線裡,璃音不難發現她叫的人是手塚國光。

冰山對人家做了什麼事啊?竟然讓對方在這種場合用這種稱呼叫他?

璃音打量手塚國光的目光更加熱烈了,而被打量的人則是在身子微微一僵之後,又隨即恢復平靜。

「青學打算派手塚在這種時候一口氣決勝……」四天寶寺的部份成員面露擔憂。

「唔……青學的這個組合真是叫人意外啊!」四天寶寺的教練抓了抓腦袋,嘴上說得苦惱,但神情卻是相當安逸。

「大家好像都認為青學的雙打組合漏洞百出啊!」龍崎教練笑道。

乾貞治推了推眼鏡,也跟著笑了,「這樣的組合連我也預想不到。」

「真不愧是龍崎教練,竟然連這樣的配對也想的出來。」璃音笑嘻嘻的附和。

「如果璃音是男生,我肯定會讓妳跟手塚打雙打。」龍崎教練調侃道:「跟其他人比起來,妳跟手塚的默契肯定比其他人要高。」

「我該慶幸我不是男的嗎?」璃音裝作害怕的拍拍胸口,「跟部長打雙打,壓力很大吶!」

「是嗎?有比跟他對打的壓力還大?」龍崎教練反問。

「當然!我寧可當他的對手,也不要跟他……咳!不過平常私下練練也是不錯。」感受到某人身上發出的寒意,璃音連忙改了口。「部長是最棒、最出色的選手,每個人都想要跟他一較高下,跟他打雙打就沒有較量的機會啦!而且跟他打雙打的話,自己的光環還會被奪走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,真是太虧了!」她一邊觀察手塚冰山的神情,一邊小心翼翼的解釋。

「……」冰山依舊維持著面癱臉,但冷氣已經收斂不少。

「小偷哥哥──」

一聲刻意拉長的叫喚聲傳來,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。

頭戴棒球帽、蜜糖膚色的少女激動地朝手塚國光揮手,那興奮的情緒就像是看見熟人一樣。

小妹妹跟部長很熟?

璃音好奇的猜想,她的視線只在少女身上略一停頓,隨後便轉移到她身後的少年身上,那少年的眼底燃燒著鬥志,好像恨不得立刻跟手塚國光打一場一樣。

嘖嘖!感覺很詭異呢!好像有什麼隱藏的秘密一樣……

「小偷哥哥?」璃音戲謔的望向手塚國光,「部長到底對那位小妹妹做了什麼呢?真是讓人好奇呀!」

如果用言情小說的說法,主角肯定會說:「我偷了她的心」,不過這句話要是由手塚國光說出口,那感覺還真是有說不出的詭異!

「……」

「大阪代表四天寶寺,財前光與千歲千里組合。」廣播報出了與青學對打的陣容。

廣播的這句話引起了四天寶寺一干人的錯愕與震驚。

「千歲不是退部了嗎?」

「對啊!第一雙打組合應該是光和謙也……」

「哥哥,是你的名字!」少女激動的喊著。

唔?那個少年是千歲千里啊?璃音微偏著頭,如果對方是要上場的選手,怎麼會穿著便服呢?

「佈告版出錯了。」千歲千里雖然很想上場與手塚國光一較高下,但他先前已經遞出退部申請,他……

「千歲!還不快點!到你了!」四天寶寺的教練朝他大喊。

「哥哥?」少女納悶的看著他,哥哥不是想跟小偷哥哥比賽嗎?為什麼不快點過去呢?

「但是我……」千歲千里面露掙扎。

「現在還在大賽中途,我可不認同什麼退部……」四天寶寺的教練皺眉說道:「跟手塚比賽後,再到外面看看世界也不遲啊!」

「……」千歲千里訝異的沉默了。

他沒想到教練竟然會是這樣的想法,不是已經收下他的退部申請了嗎?

「世界啊……」璃音被這個詞觸動了。

他們這些選手待在日本,是因為這裡有他們的對手,有他們要超越的目標,而她呢?

桑塔斯大叔之前就跟她說過,她的對手不在這裡,她也不適合留在這裡,想要成為職業選手的話,她就必須早早做出選擇。

她自己也明白,她的起步已經比其他正規選手慢,如果不抓緊時間彌補,往後的進展也不會有太高,最好的處理方式是,她現在就拋開日本的一切,立刻飛往德國找桑塔斯,在他的指導下開始進行訓練,這樣她才能追上手塚國光跟其他優秀的選手,但是……

她已經答應相澤雪她們,已經跟她們說好要一起念三年級、一起畢業了啊!

而且她也拋不下網球部的這群夥伴,還有……

就在璃音為了這件事情糾結時,場上的比賽也開始了。

「呃……不是雙打嗎?怎麼場內只剩下部長跟那個千歲千里?」璃音納悶的問。

「嗯喵?剛才四天寶寺的白石說,這場比賽是部長跟那個人的對決,其他人無法插手,然後就變成這樣了……」菊丸英二回道,他其實也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。

「唔?意思是那個千歲千里跟部長一樣厲害?」璃音訝異著這一點。

「手塚的『千錘百鍊之究極』是將無我的爆發力凝聚在左手,將對手的球的迴轉與爆發力加倍還擊的終極奧義。」大石秀一郎突然開口說道。

「而千歲千里的『才氣煥發之究極』是腦活化型,針對每球在一瞬間進行模擬,從而預測能在第幾球得分……」不二周助接口說道。

「啊?」璃音呆楞楞地看著他們,完全聽不懂他們的對話。

她不過才走神一下,竟然就完全脫離狀態,聽不懂他們的對話也跟不上他們的思考模式,剛才那幾分鐘是發生了什麼事?這些人瞬間被外星人附身了嗎?

「手塚部長!就在這局定勝負,進軍決賽吧!」桃城武激動的叫嚷著。

還好,阿桃學長說的話我還聽得懂。璃音暗暗抹汗。

「……四十二球。」場上的千歲千里突然喊出一個數字。

「呃?」現在又是發生什麼事?璃音確定剛才她沒有走神,但還是搞不清楚狀況。

「四十二球?需要那麼多嗎?」四天寶寺的正選驚呼道。

「畢竟是手塚,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。」白石藏之介神情平靜的回道:「但是不管堅持多少球……」他沒有把話說完,但意思卻是很明顯。

「是啊!該贏還是會贏啊!」遠山金太郎興奮的叫嚷。

喂喂,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啊?璃音突然很想去買一個外星人腦波翻譯器──如果有這種東西的話。

沒過多久,場上的情況就給了她答案。

「出局!」手塚國光的回球打出了界外。

千歲千里露出「一切盡在掌握中」的笑靨。

「四十二球,對吧?」

「真的是四十二球拿下了?」

冰帝的正選們突然出現在觀眾席處,他們都是聽到廣播過來的。

「那傢伙是怎麼回事?你覺得呢,跡部。」冰帝的忍足侑士面露納悶。

「……」頭髮被理成小平頭的跡部景吾沒有回應,只是沉默的看著場上。

「下次是六十一球。」千歲千里再度預告數字。

真的會像他預測的這樣嗎?璃音很懷疑。

然而,最後的結果果然是……

「這球就是六十一球了!」千歲千里把球打到手塚國光的場地上,後者漏接。

GAME 四天寶寺 1-0!」裁判宣佈道。

「手塚部長失去一局?」

「這次也跟預料的一樣,是六十一球!」

「才氣煥發真是無敵的招數啊!」遠山小野人興奮的叫嚷。

「感、感覺像是另一個次元啊……」冰帝的單純乖寶寶,鳳長太郎一臉的難以置信。

「嗚嗚~終於找到同伴了。」璃音如同鬼魅一樣的出現,激動的握住他的手,「你也覺得他們很奇怪吧?這場比賽真是有夠詭異的,我完全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啊啊啊!這裡是現實世界對吧?他們是在打網球對吧?」

「呃,妳、妳是什麼時候過來的?」鳳長太郎被她嚇了一大跳。

「青學的經理,妳實在是……太不華麗了!」跡部景吾皺眉瞪著她,他絕對不承認,他剛才也被嚇到了。

「冰帝的部長,你現在的造型也很不華麗!」璃音朝他的平頭掃了一眼,惡質的諷刺道。

「咳!手塚的千錘百鍊被封住了啊……」跡部景吾淡然的別過頭去,直接忽略了跟頭髮有關的話題。

「針對手塚的回擊進行調整,巧妙封殺了千錘百鍊的加倍效果,不愧是原九州雙雄之一。」

「他很厲害?」璃音好奇的問了一句,而跡部景吾則是回她一個「廢話」的鄙視眼神。

「這是最後一球了,你已經是籠中鳥了,手塚。」千歲千里面露得意。

「啪!」

手塚國光回擊的球沒有過網,而是直接打在攔網上。

「五十五球觸網,就跟預告的一樣……」觀眾區傳來驚呼聲。

就在大多數人都以為,千歲千里的預告又成真時,打在攔網上的球竟然沿著網子上爬,越過了攔網,落在千歲千里的場地上。

15-0!」手塚國光取得一球。

「……」千歲千里的臉色一變,這可不在他的預測裡頭。

「剛才是僥倖吧?」

「是啊,只是碰巧、碰巧。」

「別在意,千歲!」

四天寶寺的正選們可不認為手塚有翻身的機會,在他們眼中,千歲千里比手塚國光強多了。

無視四天寶寺的喊話聲,手塚國光面色平淡的發球。

「還有六球!」千歲千里再度做出預判。

「不,是七球。」手塚國光否定的回道。

最後的結果是手塚國光說對了,他打回了千歲千里的球,又贏了一次。

30-0!」

「才氣煥發的預告被打破了?」四天寶寺的一干人面露驚愕,他們從沒想過會有這種事情發生。

那可是九州雙雄之一的千歲千里啊!

那可是無我境界的絕招之一──才氣煥發之究極啊!

這、這樣的大絕招怎麼可能……

不只四天寶寺的眾人不相信,千歲千里本人也不信,接下來的比賽,他仍然一次次的做出預判,而他的預告卻也一次次被手塚國光毀壞。

「接下來是十二球。」

「不,是十三球。」

40-0!」

「為什麼?為什麼千歲的預判不準了?」四天寶寺的正選們一臉茫然。

「不知道。」四天寶寺的教練回道:「我只知道,千歲的才氣煥發正在崩潰。」

我的才氣煥發的絕對預告是完美的,那麼,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?

千歲千里想不透,越想也越困惑,最後他乾脆用力拍了拍臉頰,把自己從沮喪中打醒。

想那麼多也沒有辦法啊!只能消除迷惘,重新振作起來!

千歲千里相信,他絕對能在比賽中找到破解之道。

「接下來是一球。」

這句話不是千歲千里說的,是手塚國光,而這句話也讓他提振起的信心出現動搖。

「竟然是手塚部長做出預告。」

「這也就表示……手塚部長要擊潰才氣煥發了嗎?」

「再怎麼樣,只用一球那是絕對不可能辦到的事情。」千歲千里覺得對方是在虛張聲勢。

但是手塚國光以行動做到了。

GAME 青學1-1。」

難道,手塚那傢伙……已經掌握了才氣煥發?千歲千里心驚的想著。

無我境界的三大絕招就像通往巔峰的門扉,只需要開啟其中一扇門,就能擁有傲視群雄的能力,而手塚國光竟然一次就將兩扇門打開了?

才氣煥發跟千錘百鍊可是屬性完全不同的招式啊!這兩者應該不可能並存,但是手塚卻……

是我自己自我設限了嗎?千歲千里反省著。

因為覺得不可能辦到,所以就把自己侷限住,也造成讓自己無法往上成長的窘境。

或許,他會是最接近「天衣無縫之究極」的男人。

「他的進化還沒停止,勝負已經分曉。」跡部景吾的情緒五味雜陳,他一方面高相自己認定的對手是如此強大,一方面又因為他的強大而……

「走吧!樺地。」跡部景吾掉頭離去。

他已經看到結果,自然也不需要把時間耗費在這裡。

「比賽結束,青學勝,手塚與乾的組合,比數6-1。」裁判宣佈道。

「根據比賽結果,確定青春學園以三勝一敗進入決賽。」

順利取得勝利,青學眾人開心的歡呼,場上的手塚國光與千歲千里也笑著互相握手。

「很不錯的比賽。」手塚國光說道。

「完全慘敗啊……」千歲千里露出灑脫的笑靨。

雖然輸了,但他也在這場比賽裡得到不少收穫,算是很不錯的結果。

 



 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