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學長……」璃音握緊拳頭,壓抑著把河村隆拉回的想法,眼睜睜看著他回到場上。

「四天寶寺!加油!」

「青學、青學!加油、加油!」

場上,雙方的啦啦隊依舊高聲加油著,為了這場勝負相差懸殊的較量。

「衝刺波動球!」河村隆再度擊出波動球,這是他唯一能夠與對方對抗的招式。

「十三式波動球!」石田銀回擊的力量又往上進階一級。

又一次,河村隆又一次連人帶球拍摔飛,這次他同樣摔到觀眾席上,落在座椅的位置。

「河、河村學長……」

「我、我再也看不下去了……」

龍套三人組不忍心的轉過臉,其他人也是如此。

「力量方面,還是銀佔了上風。」四天寶寺的某位正選評論道。

「這麼說的話,那個叫河村的不就是青學的累贅了嗎?」另一人話語惡毒的諷刺。

這句話自然傳入了青學眾人的耳裡,桃城武恨不得衝上前揍對方一頓。

「財前,注意你的措辭。」白石藏之介冷聲警告,他也覺得這句話過份了。

「是、是。」名叫財前的人毫無悔意的敷衍。

「啪!」一塊三明治扔到了他的臉上,把他的臉打出一個紅印子。

「抱歉,手滑了。」璃音冷冷的瞪著對方,語氣同樣毫無歉意。

「妳!」財前氣憤的捏緊三明治。

「財前!」白石藏之介再度開口警告。

「哼!」

「璃音,不可以浪費食物。」手塚國光語氣平淡的開口。

「抱歉,下次我會換個東西扔。」璃音很乖巧的道歉。

「……」

財前的這句話,河村隆自然也聽到了,他大口大口喘著氣,扶著座椅的椅背站起身,現在的他,就連站著也覺得相當吃力。

「也許我真的是青學的累贅……」

「隆……」

他的這番話讓青學眾人全變了臉色,他們擔心他會想不開。

「別開玩笑了!」璃音激動的喊:「你是個什麼樣的人,我們難道會不清楚嗎?你的實力我們難道不知道嗎?那種屁話你理他做什麼?當作狗在亂叫就好了,那傢伙是在嫉妒你!嫉妒你能上場,他不能!」

「妳這個臭女人,妳說什麼?」財前怒沖沖的大吼,但下一刻就被璃音的氣場給壓過了。

「你給我閉嘴!大人在說話,你這個死小鬼插什麼嘴?別以為你家部長在我就不會揍你,惹火了我,我等一下就扒光你的衣服,把你吊在門口讓人圍觀!」

「……」

璃音彪悍的發言讓現場一干人全都額冒黑線,被璃音維護著的河村隆也因此露出無奈又溫馨的微笑。

「璃音,我的意思是,也許我是青學的累贅,但是這場單打比賽,我絕對不會認輸!」

河村隆目光閃閃發亮,神情堅定無比。

「好樣的!我們一定支持你!」璃音笑著朝他喊道。

然而,儘管河村隆擁有如此強烈的鬥志,接下來的比賽他依舊一次次被打飛,一次次摔得狼狽,毫無回手之力……

「衝刺波動球!」

「十七式波動球!」

「衝刺波動球!」

「十八式波動球!」

「啊──」河村隆再度摔飛。

「再、再這樣下去,河村學長會崩潰的!」

「河村前輩,波動球明明就對對方沒用,為什麼還要一次次用波動球……」

龍套三人組一臉驚慌的叫嚷。

「他還能堅持到什麼時候?」小氏裕次頗感興趣的問,這個問題,現場所有人都很想知道。

「衝刺波動球!」

「十九式波動球!」

「……」

「他還要繼續?」

「師父,用波動球讓他嚐嚐苦頭!」四天寶寺的加油團大聲喊著。

「……」石田銀活動著握拍的左手,他已經覺得左手臂有些不對勁了。

「阿銀。」

場邊的的教練朝他喊了聲,在石田銀望向他時,朝他搖著手指示意,石田銀會意的點頭。

一場比賽只用五次的波動球,這次卻用了十九次……

河村隆再度站起身,握著球拍的手緊了緊。

經過比賽後,他明白了一件事。

雖然他全身上下受的傷害比較多,但為了回擊他的波動球,石田銀的左手負擔肯定比他還重,要是他能堅持下去……

河村隆站在發球線上,做出了發球動作。

來吧!看誰的手臂先發出悲鳴!

一決勝負吧!

到我的生命燃盡為止!

然而,情況卻出乎他的預料,石田銀這次沒有以波動球回應,而是打出了一記普通的回球,這讓已經做好準備的河村隆愣住,來不及做出回應。

GAME 四天寶寺 5-0!」

「一開始我就說過了,波動球對我沒用。」石田銀沉聲說道。

「……到底是怎麼回事?」不二周助問出了眾人心底的疑問。

「河村的波動球好像被石田化解,失去力道了。」乾貞治說出他的觀察結果。

也因為被化解了,所以剛才那擊回球才會……

「河村他就算犧牲自己的身體,也要用波動球跟師父正面對決。」在這一點上,一氏裕次其實還蠻佩服這個男人。

「就算是師父,連續打出那種球,手臂的負擔也會過重。」白石藏之介接口說道。

「雖然說是如此,阿銀可是能將波動球無效化的。」這也是教練剛才給他的指示──不再以波動球互相對決,直接把對方的攻擊招式無效化,用這種方法求取勝利。

「這麼說的話,阿隆的波動球就……」菊丸英二面露擔心。

「不管打多少次,都會被化解嗎?」海堂薰面露愕然。

「這麼說,只有阿隆一個人的手臂負擔加重。」桃城武心口一沉,這不就說明了,這是一場單方面純粹壓制,毫無反擊之力的對抗?

先前他們之所以不阻止河村隆,是因為他還能以波動球與對方互抗一下,儘管實力相差懸殊,至少河村隆還有努力的空間,而他做出的犧牲也算值得,但現在……

「住手!阿隆,你這樣打波動球,一點意義也沒有!」大石秀一郎朝他喊著。

「阻止他也沒用。」桃城武回道:「阿隆是為了成為日本第一力量型選手才會到這裡來……」

對他來說,他所擁有的只有力量,他能在青學正選裡立足,也是因為這身怪力,如果連力量都沒有,連他引以為傲的蠻力都不再是優勢,那他還剩下什麼?

回球不行、網前攔截不行、速度也不快,也沒有所謂的天份……

如果連力量都比不上別人,那他還能做什麼?

能打出完美網球的手塚。

擁有天才技巧的不二。

數據網球的乾。

舞蹈特技打法的菊丸。

雙打好手的大石。

加入網球部後就受到前輩矚目的他們,曾經對沒有長處的他說,很羨慕他的力量……

當他聽到他們這麼說時,他很高興,真的很高興。

原來他也是有讓人羨慕的長處的,原來他也是能打網球的。

要是把力量從他身上拿掉的話,那他就一無所有了……

所以,他要用這種方式堅持下去!

他要用他的力量回應這些夥伴的信任,回應這些夥伴給他的溫暖!

不管怎麼無效化,依舊堅持打波動球嗎?儘管對方是敵手,石田銀還是被河村隆的毅力與信念感動了。

那麼,我就盡全力打敗你,用它當作我對你的敬意!

石田銀擺出了波動球的回擊姿勢,不再是先前把波動球無效化的動作。

「二十式波動球!」

「銀!」他的教練皺眉看著他,這可不在他的計畫裡頭。

在二十式波動球的威力下,河村隆再度被打飛,而且這次飛得很高,要是沒人接住……

幸好,在危及的時刻,海堂薰、桃城武與菊丸英二接住了他,沒讓他摔得太慘。

「……還好有接到。」璃音心驚膽顫的拍拍胸口,看他們打球真是太驚恐、太刺激了。

「阿隆,我們都會陪著你。」

「就算被打飛了,我們也會接住你。」

「四天寶寺什麼的,就用力的擊潰他吧!」

「……」手塚國光沒說什麼,但卻也朝他肯定的點頭。

「謝謝大家。」河村隆感動的笑著。

「所以說……現在要開始玩接接樂遊戲?」璃音額冒黑線、嘴角微微抽搐,「既然要接,為什麼一開始他被打飛時不接,非要過了這麼久才……」

「咳!」

青學眾人望天、望地、望旁邊,就是不回應這個問題。

若璃音沒提,他們還真是沒想到這一點。

接下來,勇敢而且打不死的河村隆超人又繼續他的波動球之旅,而青學正選們則是在他被打飛時迅速做出反應,跑到他「降落」的地點迎接他。

「……大家好像玩的很開心。」看著他們跑來跑去的接人,璃音真不曉得該用什麼樣的心情看待。

明明是很悲壯的事情,為什麼她會覺得很搞笑?

「……」手塚國光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,就只能伸手揉揉她的腦袋。

「喂喂,我的頭髮亂了。」璃音不滿的抗議,隨手把頭上的髮夾拆下,重新把頭髮整理好。

在她準備把頭髮重新固定起來時,手塚國光把髮夾接過,輕輕地替她別上。

這髮夾是璃音離開時,他送給她的禮物──那位店長說,粉紅色幸運草代表「幸福」。

這也是他想給她的。

「啊!」

一聲驚呼傳來,河村隆這次飛得太遠,直接往觀眾席最後一排飛去了,青學正選們來不及接住他。

就在眾人以為他會狠狠摔在地上時,他被一個銀髮高個男接住了。

「咦?那個人有點眼熟……」璃音偏著頭,忘記自己是在那邊見過對方。

「他是山吹中學的亞久津。」手塚國光回道。

「唔?」璃音偏著小腦袋想了一會,「還是沒印象。」

不過從亞久津與河村隆的互動中,她可以肯定對方與河村認識,而且是特地來為他加油打氣的。

「……抱著必死的決心去吧!河村。」

「……」河村隆苦笑,他的這位好友實在是……

受到好友的鼓勵(?)河村隆再度走回場上。

「他、他又站起來了?」

「剩下一球就結束了,不用站起來也沒關係啊!」

「覺得……這樣好像很酷吶!」四天寶寺的紅毛小野人──遠山金太郎雙眼閃閃發亮的道:「不管是銀還是那個傢伙,感覺很酷吶!」

遠山金太郎的感想正是現場眾人的想法,在白石藏之介領先拍手後,其他人也跟著為兩人鼓掌。

不管結果如何,這都是一場令人難忘的比賽。

0-40,賽末點,四天寶寺暫時領先!」

這是我最後的網球,至少要從他那裡得到一分!河村隆握緊網球,提取體內僅存的力量。

他深吸一口氣,而後用力大吼。

BURNING!燃燒吧!」

不拿到一分就結束,肯定會遺憾終生!

一球,只要一球就好!

在發球時,河村隆的意識出現恍惚,身子一個不穩,來不及打出發球,但他並沒有因此放棄,而是朝著網球高高跳起,使出全力做出這最後一擊。

這、這個波動球是……

看著來勢洶洶的波動球,石田銀難得的變了臉色。

五十式、七十式、九十式、一百式……

不!這球在那之上!

握緊球拍,石田銀奮力迎上前。

接下來的事情出乎眾人預料,石田銀的球拍被打掉了,他握著左手跪在地上。

15-40。」

當他想要拾起球拍時,卻發現左手臂完全無法動彈。

「是你輸了,銀。」四天寶寺的教練拍上他的肩膀,讓他不再繼續掙扎。

「由於四天寶寺中學的石田選手棄權,勝者為青春學園的河村隆!」裁判做出裁決。

「這是注入阿隆意志的奇蹟一球。」不二周助瞇著眼睛笑道。

 

 

※ ※ ※ ※

我終於找到時間,也找到影片寫這篇文了(淚奔)
往後不定期更新,別問我啥時更…

 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