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桃城、海堂,還不快戴上?」龍崎教練拿起被他們丟在地上的面罩。

「但是戴著這個會耗費比平常多兩倍的體力啊……」雖然是自己的提議,但桃城武現在已經有些後悔了。

「喔呀?體力跟意志力不正是你們的專長嗎?」龍崎教練故意刺激兩人,露出的笑容有些邪惡。

「……」被她這麼一激,兩人隨即接過面罩重新戴上。

然而,接下來的比賽卻也沒有進行得很順利,桃城武與海堂薰被一氏裕次的模仿弄得手忙腳亂。

這個雙打組合看起來是金色小春較為引人注目,好像都是由他在掌控一切,其實在這期間,一氏裕次可是仔細的觀察著對手的舉止、嗜好、聲音和招數,在他抓住訣竅後,比賽情勢就轉成由他主導了。

GAME 四天寶寺 4-5。」

桃城武的扣殺球、海棠薰的蛇球,兩人的聲音……

在這些模仿輪番出現下,四天寶寺的比分逐漸超前,最後雙方比局成了「6-5」,四天寶寺領先。

被逼成這樣,青學這對最不服輸的雙打組合,也頑強的展開反擊。

海堂薰打出了桃城武的絕招「JACK KNFIE」,而桃城武則是打出了海堂薰的「迴旋蛇球」。

「他、他們什麼時候交換了身份?」金色小春面露茫然。

由於這兩人戴了面具,而小春的資料中,沒有兩人互學對方絕技的資料,所以就理所當然的認為,他們是「互換身份」而不是模仿對方的絕技,這樣的認知也造成他們後續的認定錯亂。

GAME 青春學園 6-6。」

雙方再度平手,比賽進入延長賽。

「被他們襬了一道呢!」金色小春面露不滿的道:「戴粉紅色面具的是頭巾帥哥,另一個是桃城武。」他重新界定對兩人的認知。

3-1。」

4-1。」

青學領先,四天寶寺的雙打也是頑強地追趕著。

3-6。」

4-6。」

「粉紅色面具的是頭巾帥哥、粉紅色面具的是頭巾帥哥。」一邊如此念著,金色小春把球打向他認定的「桃城武」的方向。

在這幾局的較量中,他已經能把桃城武的JACK KNFIE打回了。

然而,出人意料的是,那位「桃城武」打出的卻是蛇球,不是JACK KNFIE

「為什麼桃城會……」金色小春面露茫然,「頭巾帥哥應該是戴粉紅色面罩的那個吧?」

就在這時,一氏裕次也看出端倪了。

「對啊,難怪我總覺得不太對勁,小春,他們從一開始就沒有交換過!」他朝夥伴喊道。

「難、難道說……」金色小春也明白了。

球網前的桃城武高高跳起,金色小春與一氏裕次都以為他要打出扣殺球,紛紛後退,結果對方卻是打出了一記短球。

小黃球輕輕的落地,為這場比賽劃下句點。

「比賽結束,青學雙打,桃城、海堂組合獲勝,比分為7-6!」

雙方人馬聚集在中線的球網前,臉上是暢快淋漓與滿足的笑靨。

「完全被你們擺了一道啊!」一氏裕次笑道。

「搭檔的模仿的話……」桃城武話說了一半,海堂薰跟著接下。

「我們比你們厲害。」

「說得也是。」對此,一氏裕次並沒有不認同。

「真有趣。」待在看台的璃音笑了,「我還以為他們兩個互看不順眼,沒想到他們竟然會去模仿對方的招式?」

「正因為他們兩個是競爭對手,所以才會特別注意對方的打法,甚至是打出對方的絕招。」手塚國光解釋道。

「『敵人是最瞭解你的人』的意思嗎?」璃音理解的點頭。

最後,場上的雙方互相交換了面罩、眼罩與古髮髻,作為雙方的友誼象徵。

 

比賽進行到此,雙方一勝一敗,接下來是單打二的對決。

青學派出的是河村隆,四天寶寺派出的是石田銀。

「聽說你在學我弟弟的波動球啊?」

一見面,石田銀就如此問道。他是一名體格相當壯碩的光頭男。

沒等河村隆回話,他又自顧自的接下。

「不過那對我沒用喔。」

「不試試看又怎麼會知道?」河村隆沉聲回道。

「拜託你了!河村前輩!」

青學網球部的加油團朝他喊道。

「讓他們見識見識青學最強的力量!」

同樣的,對手的加油團也不乾示弱的回吼。

「石田師父加油!」

「想要跟師父比賽力量,你還早一百年!」

就如同雙方的加油團所說,這場比賽是一場力量對抗力量的對決。

「比賽開始,四天寶寺,石田發球!」

「一旦擁有強大的力量,就會忍不住釋放出來,這是人之常情。」

說著,石田銀發出了一記非常強勁的發球,球速挾帶著呼嘯風聲,橫跨過球場。

與此同時,河村隆也擺好了姿勢,準備迎擊。

「咦?那個姿勢是……」

龍套三人組看出了一些端倪。

「是在跟六角中學比賽時用過的一擊必殺!」

「是那個一局只能使用一次的招式!怎麼這麼快就……」

BURNING!」河村隆喊出了招牌喊聲,用力的把球給打了回去。

「衝刺波動球!」

「贏定了!」龍套三人組興奮的握緊拳頭。

然而,情況卻與他們料想的不同,那記波動球被石田銀接住了。

「破壞力是我弟弟的一倍以上,利用向前的衝勁,將整個體重都注入球裡,很完美。」

不過是看了一球,石田銀就精準分析出河村隆的技巧。在他說話的同時,那顆小黃球還在他的球拍面上旋轉著。

「但是這樣波動球,只是跟我的一式波動球同一等級!」

語畢,石田銀把球給打了回去,河村隆的球拍被他給打掉了。

15-0。」

「如果這就是你的王牌的話,那就太可悲了。」石田銀如此說道。

「……」

握著發麻發痛的右手手腕,河村隆第一次這麼深刻的體會到力量的差距。

「河村前輩的波動球竟然被擊回了?」龍套三人組一臉的難以置信。

「你跟師父的力量可是天壤之別!」四天寶寺的加油團如此叫嚷著。

「你還是趁沒受傷之前快放棄吧!」

雖然對方的加油團這麼說,但河村隆依舊沒有動搖,比賽再度開始。

石田銀把球往上一丟,直接發出了一記波動球。

「發球竟然就是波動球?」乾貞治面露愕然,這種手段可不是一般人辦得到的啊!

看著朝自己衝來的波動球,河村隆朝網前跑去。

「阿隆!」不二周助面露擔憂的看著他。

GREAT!」河村隆喊出慣用的口頭禪,以衝刺波動球的招式回擊。

「竟然連續使出衝刺波動球?」大石秀一郎憂心忡忡的皺眉。

「好厲害!這次的威力比剛才的大!」相較於大石褓姆與不二周助的不安,龍套三人組倒是看得很興奮。

面對河村隆的波動球回擊,石田銀也同樣以波動球回應。

這一次,河村隆並沒有把球打回,反而是被石田銀的波動球擊中胸口,整個人往後摔飛。

「現在這個是二式波動球。」石田銀講解道。

接下來又是石田銀發球,儘管剛才被對方打飛,但河村隆依舊衝上前以波動球迎擊,面上沒有絲毫恐懼。

「一場比賽使用三次,真是太亂來了!」龍崎教練與青學正選們都替他的身體狀況擔心。

「因為擁有異於常人的力量,進而過於依賴力量,會導致自身的滅亡。」石田銀提昇了招式的力量,以三式波動球回應。

河村隆就連先前的二世波動球都接不下了,更何況是三式?

於是,他再度被打飛。

身體在空中劃出一道拋物線後,河村隆直接摔出比賽場外,在地上滾了一圈半,模樣相當狼狽。

「他的力量不斷在增強。」手塚國光神情凝重的道。

「怪、怪物啊……」菊丸英二與大石褓姆都呆楞住了。

「不阻止嗎?」璃音皺眉詢問。

「……」手塚國光以沉默作為回應。

也對,青學這些正選一個比一個固執,就算是個性溫和的河村隆,他也不見德惠聽從旁人的意見,從比賽場上退下。

「你那永不放棄的心和不可動搖的意志力,我已經感受到了。」石田銀望著不斷喘氣的他說道:「我就提前告訴你吧!我的波動球……有一百零八式。」

連前三式都接不起來的你,有能力應付我後頭的招式嗎?

石田銀再度發球,河村隆也再度被擊飛。

這次他摔得更遠了,直接撞上隔開觀眾席與球場的水泥矮牆。

GAME 四天寶寺 1-0。」

「每打一球,力量就上升一點,那個波動球竟然有一百零八個等級?」不二周助覺得很不可思議,世界上真的有力量這麼強大的人嗎?

「真是閒啊!竟然還想出一百零八個等級。」越前龍馬揶揄著對方。

「……」聽了這話,石田銀自然覺得不愉快,但也沒有在口頭上與他爭執。

接下來的比賽,河村隆就這麼一次次被打飛,而且越飛越遠,甚至摔到了看台的觀眾席上,全身傷痕累累、狀況慘不忍睹。

「十二式波動球。」

GAME 四天寶寺 3-0。」

「河村學長竟然連人帶球拍摔飛。」

龍套三人組面露不安的看著他。

「別說比賽了,他現在都還沒得分。」

在眾人擔憂的情緒中,龍崎教練讓他脫下上衣,替他包紮傷勢,他的胸口與左肩全被纏上厚厚的紗布。

「咳、咳咳咳……」河村隆摸著肩膀,咳了好幾聲。

「阿隆很不妙啊!」菊丸英二皺眉瞧著他。

「已經不能再繼續打下去了。」大石褓姆動了阻止的念頭。

「河村前輩打出的衝刺波動球,他竟然能一球、一球回擊,而且每次回擊的力量都比先前還大。」海堂薰皺眉想著剛才的比賽。

「石田說過,他可以打出一百零八級的波動球。」乾貞治想起先前對方所說的話。「河村的衝刺波動球只是他的一式波動球等級,這已經不是能回擊的球了。」

青學眾正選都覺得情勢不樂觀,替河村隆檢查身體的龍崎教練也是這麼認為。

「連發衝刺波動球,你的身體已經到達極限了,夠了……」她試圖勸服河村隆。

「請不要阻止我。」河村隆語氣堅定而執著的回道:「這場比賽,請絕對不要阻止我。」

回過頭,他望向站在後方觀眾席的青學眾人。

「拜託了。」

「阿隆……」

望著他真摯而且誠懇的神情,眾人都無法開口勸阻。

帶著傷勢與沉重的身體,河村隆步伐蹣跚的走上球場。

 

※ ※ ※ ※


昨天中午才說放假了,可以休息寫網王同人文了,結果到了晚上就破功…

目前有一個「特急件」要趕,交稿日是「黑色星期五」(這日期究竟是…)

趕完稿子才會繼續寫網王喔!抱歉啦~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