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不能輸啊、絕對不能輸啊!」桃城武握緊了球拍。

「那是當然的了。」海堂薰冷聲回道。

不二周助失去的勝利,他們絕對要向對方討回來!

在兩人上場後,等待了一會,卻沒見到四天寶寺的對手出現。

「怎麼沒見到人啊?」海堂薰皺眉問道。

「奇怪,他們還在準備嗎?」璃音與其他人紛紛望向四天寶寺選手們所在的位置。

只見在選手中間的空檔,靠近欄杆的地方出現一大「團」不明物體,那東西蠕動了一會後,分離成兩個人。

一個是戴著大爆炸頭的金色小春,另一個是戴著綠色頭巾與紅色眼罩的一氏裕次。

順帶一提,剛才那團會蠕動的不明物體,就是金色小春頭上的爆炸頭假髮。

「嗨!你們好呀~」兩人勾著夥伴的肩膀,語調一致的笑道。

而後,兩人又互相勾著肩膀,用著很不自然的姿勢走入比賽場地。

「……這種走路方式有比較好走嗎?」璃音很不解。

在她看來,這樣子很像在玩兩人三腳,要是一個不小心,其中一人不小心絆倒,另一個人肯定也會跟著摔下。

一見到這對雙人搭檔出現在場上,四天寶寺的加油團爆出驚人的歡呼聲。

「終於出來啦!我們等好久了!」

「是小春前輩跟裕次前輩的組合啊!」

在歡樂的加油打氣聲中,金色小春與一氏裕次做出各種「黏答答」的親密動作,像是臉貼著臉做出跳國標舞的姿勢,金色小春倒在一氏裕次懷中等等,用這些親密而搞怪的動作回應加油團的聲援。

「哈哈,好可愛的舞蹈!」看到兩人跳起了扭臀擺腰的貼面舞,璃音被逗樂了。

「……可愛?」菊丸英二等人額冒黑線的看著她。

他們可不覺得兩個男生抱在一起扭來扭去有什麼可愛,這種場面鷹該說是「詭異」吧?

「呵呵,原來璃音喜歡這樣子的啊?」不二周助瞇眼笑著,說話的語氣有些曖昧不清,但璃音沒有發現。

「是啊!不覺得他們兩個很可愛嗎?」璃音點頭笑著。

「所以說,相較於一板一眼的人,璃音比較喜歡開朗活潑的人囉?」不二周助接著問道。

「嗯啊,開朗一點會比較有趣!」璃音不假思索的點頭。

在朋友團體中,如果有像金色小春與一氏裕次這種負責搞笑開心果,團體的氣氛也會比較融洽,相處起來比較愉快──璃音就是這麼想的。

「呵呵,原來璃音『不喜歡一板一眼、沉默寡言的人』,反而喜歡金色小春跟一氏裕次啊?」不二周助意有所指的道。

「嗯,他們兩個很有趣,真想認識他們……」璃音直盯著場上的搞笑表演,忽略了不二周助這句話的前半段。

至於被意有所指的那位「一板一眼、沉默寡言」的某座冰山,聽了這番話後只是推了推眼鏡,繼續保持沉默,只是周身釋放出的冷氣增強了一些。

「喂!你們兩個幹嘛從剛才就一直黏在一起啊?」已經看不下去的桃城武,皺眉質問。

緊接著,他想到了一個可能性很大的緣由──

「難、難道你們是同、同性……」他指著這對黏呼呼的雙打對手,臉色變得很難看。

「一語中的呢!帥哥~」金色小春露出詭異的笑靨。

「……」桃城武與海堂薰雙雙變了臉色。

他們可是青春、熱血、喜歡美少女的正常少年啊!這種只有在新聞上才會聽到的「同性戀」,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本尊!

無視兩人變得微妙的表情,金色小春勾著一氏裕次的肩膀,繼續往下說。

「我們奉了教練的命令,絕對不能分開。」

在他述說緣故時,一氏裕次還很「貼心」的替他撓下巴,然後金色小春則是以「食指在夥伴胸口繞圈圈」作為回報。

「從我們組隊以來,從比賽到私生活的時間裡,從來沒有分開過片刻呢!」一氏裕次附和的說道。

「因為一直在一起,所以我們可以洞悉對方的下一個動作,甚至是想法,這就是雙打的無限可能性吧!」金色小春接下夥伴的後半段話。

「什麼?」

「那、那這是……」

聽完對方的敘述,桃城武與海堂薰面露詫異,他們果然小看了對方,以為這是他們性向上的偏好,結果卻是──

「這就是為了練就一心同體的修行啊!」四天寶寺的這對雙打說出他們的臆測。

「對吧?教練。」兩人轉頭望向教練席上的教練。

「欸?我有說過這種話嗎?」頭戴漁夫帽、嘴裡叼著根牙籤,看起來很年輕但因為下巴的鬍渣沒刮乾淨,導致看起來很頹廢的教練─「渡邊修」面露茫然。

「耶?」

聽到教練這樣的回應,金色小春與一氏裕次露出大受打擊的神情,雙雙倒地不起。

兩人誇張的動作惹得觀眾們大笑,比賽就在這樣的歡樂氣氛中展開了。

「他們到底是怎麼回事啊?」負責發球的桃城武,站在發球線上嘀咕,「再說,那種爆炸頭是違規的吧?」

「哎呀~那位戴著頭巾的哥哥挺不錯的呀!」站在網前的金色小春,面露欣喜的朝海堂薰扭屁股。

「鎖定了呦~」他以拇指與食指圈出一個圓,左眼透過圓圈望出,做出類似瞄準的動作。

「這、這什麼啊?」被他這樣盯著看,海棠薰有些不知所措。

「你要搞外遇嗎?揍你喔!」一氏裕次朝小春抗議著。

「……」準備發球的桃城武,額冒青筋的捏著小黃球,金色小春的那頂假髮實在是太……

「拜託把你那頂假髮拿掉!」他朝對方吼著。

「喂,幫人家拿掉吧!頭巾帥哥~」金色小春雙手捧著爆炸頭,神情羞怯的走向海堂薰。

見狀,桃城武的眉頭更皺了。

「真讓人火大!」

他用力的把球擊出,球很快就到了對場。

「不錯的發球嘛~」金色小春跑到邊線,把球打了回去。

桃城武衝到網前,順勢高高跳起。

「很好,那我就用武力來幫你拿掉吧!那頂爆炸頭的假髮!」

揮拍擊出,桃城武的扣殺球直接命中金色小春的假髮,把他那頂大的誇張的爆炸頭給打飛了!

15-0!」

「……」儘管率先取得了分數,但青學這對雙打搭檔卻沒注意到裁判的聲音,他們的目光都在金色小春頭上……

「爆炸頭假髮下面竟然還戴著江戶的古髮髻!」

「不愧是小春前輩啊!真有一手!」

觀眾席爆出了響亮的笑聲,紛紛為他的搞笑準備歡呼。

「逗笑別人者勝。」金色小春把食指插入鼻孔,以這樣的奇怪的姿勢說道。

「……竟然用我的扣殺作為搞笑的鋪墊,搞笑軍團太恐怖了。」桃城武怎麼想都覺得自己被設計了。

「控球技術真好啊!桃尻。」

「是桃城啦!」

「如果可以,請務必加入我們,我們三人搞笑……」小氏裕次與金色小春手牽著手,向他提出邀約。

「我拒絕!」

要鎮定!要是被他們的節奏帶走的話那就完了。桃城武暗暗的提醒自己。

當他打算再度發球時,眼角餘光瞧見金色小春站到搭檔身後。

「重影幻象嗎?」他想起之前跟冰帝打的時候,遇過這樣的招式。

就在此時,金色小春與一氏裕次的雙手舉起……

「千手觀音。」

兩人做出了跳舞時,經常會出現的團體舞蹈動作。

「……」桃城武被擊敗了,就連發球的時機也錯過。

「你在幹什麼啊?」海堂薰皺眉吼道:「別被他們唬住啦!笨蛋。」

「抱歉。」

接下來,四天寶寺的這對搞笑搭檔,又做出了陸上的「水中芭蕾」等搞笑動作,把海堂薰與桃城武這對搭檔帶入自己的節奏,控制了比賽的情勢。

除此之外,青學等人還發現,原來金色小春並不是像外表那樣,只是一個喜歡搞笑的人,他同時還是智商相當高、IQ200的天才,同樣也擅長數據計算與資料分析。

先是利用搞笑橋段使對手動搖,然後再以理性的IQ網球擊垮對方,這就是金色小春的策略。

GAME 四天寶寺1-0。」

GAME 四天寶寺2-0。」

GAME 四天寶寺3-0。」

「哇啊,情況不妙啊!」雖然璃音看搞笑看得很開心,但一看到這樣的比分,也不免有些擔憂了。

休息時,桃城武與海堂薰神情鬱悶的坐在長椅上。

「笨蛋,怎麼可以老是被對方牽著鼻子走呢?」龍崎教練雙手環胸,無奈的看著兩人。

「因為我們太沒用。」兩人口徑一致的回道,表情都是相當不爽。

「就是因為你們老是對他們的搞笑做出反應,對方才會這麼得意……」龍崎教練皺眉說道。

「因為我們太沒用了。」兩人再度異口同聲。

「但也真是太沒用了吧!」龍崎教練用他們的話回應,「真是的,難道你們就只會擺著一張撲克臉嗎?」

「撲克臉?」這句話給了桃城武一個靈感。

「海棠,你過來一下。」

他朝置放行李的觀眾席位置走去,正好就是璃音等人的所在位置。

桃城武在自己的包包裡頭找了一會,然後拿出了兩個摔跤選手會用的那種全罩式面具,把整顆頭全都包了起來。

「喔喔!他們也戴上面具了啊!」

「真厲害啊……」

看著上場的兩人,觀眾們被逗的哈哈大笑,覺得這場比賽真是越來越有看頭了。

戴上了面具,兩人與外界接觸被隔絕不少,而且視野也變得狹隘,注意力因此得到提昇。

上場後,他們因為以上的因素重新振作,而金色小春他們也因為無法掌握他們的表情,並從中做出反應,氣勢被海堂與桃城壓過。

漸漸的,青學雙打組合把分數追回了。

GAME 青春學園 3-3。」

然而,這種全罩式面罩因為呼吸換氣等因素,不適合長期配戴,更不用說戴著它來進行劇烈運動了,所以在比分追平後,桃城武與海堂薰利用休息時間把面罩摘下,大口大口的喘著氣,神情相當疲憊,身上流的汗也比平常還多……


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