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歡迎回來!」青學眾人將璃音拉過場邊的矮牆,熱烈地歡迎她。

相較於眾人對璃音的友好態度,龍馬受到的待遇就糟糕許多。

「比賽中你在幹什麼?你這個笨蛋!」桃城武直接往他頭頂揍了一拳。

「痛……」

「國、呃、部長,璃音歸隊了!」她調皮的向他行了個軍禮。

「歡迎回來。」手塚國光替她把行李放在後方的座椅上。

「一切還好嗎?」他語氣平和的問,茶眸裡隱隱透著關心。

「嗯,跟過去做了告別,現在感覺很輕鬆。」她點頭笑著。

「璃音、璃音,我跟妳說喔!」菊丸英二直接撲到她身上,「我們打贏了冰帝,小不點還把跡部的頭髮剃成平頭!」

「咦咦?不會吧!跡部那麼注重形象,怎麼肯讓他剃啊?」

「願賭服輸。」桃城武笑道:「他的部員本來要阻止,不過跡部他自己把理髮器接過,自己剃掉頭髮,說實話,他這麼做的時候,感覺還真是帥氣!」

「那……」

「咳!現在正在比賽。」手塚國光打斷他們的談論。

「呃,抱歉。」璃音尷尬的笑笑。

場上,不二周助從地上起身,剛才龍馬與璃音的發言,讓他重燃鬥志。

「就這麼輸了的話,總覺得很不甘心吶……」不二周助低聲說道,藍眸閃爍著耀眼光彩。

經過璃音與龍馬這麼一打岔,他心底的低落情緒竟然莫名的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強烈的戰鬥欲望。

他不曉得他能不能反敗為勝,但他也不想就這麼任人宰割,這種成績實在是太難看了!

就在不二周重新站起時,四天寶寺的加油團也紛紛朝著場內大聲喊叫。

「還有一球!」

「還有一球!」

「還有一球!」

只要白石藏之介再贏一球,他就獲勝了,四天寶寺也就拿下這一場了!

「那個小不點在搞什麼啊?竟然對自己的學長說『要認真打』?」四天寶寺的正選之一─忍足謙也皺眉說道。

「對已經倒地的人還要踹上一腳,越前是惡魔、惡魔啊!」理著平頭的金色小春,一手勾著自家雙打夥伴的肩膀,一手調了調圓形眼鏡,皺著眉頭數落。

「那個突然衝出來的女孩子是誰啊?青學的正選們好像跟她很熟?」金色小春的雙打夥伴──頭戴湖綠色頭巾的一氏裕次好奇的問。

「裕次,你竟然在我面前探聽其他女孩的情報?」金色小春不滿的叫嚷,「你有了我以後還想要找女生嗎?你要外遇嗎?這真是太傷我的心了!」

「不,小春,你要相信我,我的心底只有你,永遠都只有你一人。」一氏裕次激動的抱住小春,深情的向他保證。

對於這對雙打正選的親親我我,四天寶寺眾人已經見怪不怪,直接無視掉了。

「之前聽侑士提過,青學有一位網球球技很好的女經理,我想應該就是她吧!」與冰帝的忍足侑士是表兄弟的謙也,自然有比較多的情報來源。

「球技很好?」聽到這句話,四天寶寺的壓軸王牌─遠山金太郎立刻起了興趣,「她跟越後怪物比起來,哪一個厲害?」

「不知道……」謙也兩手一攤,他表弟可沒告訴他這個情報。「不過我聽說,那女生跟冰帝正選打過練習賽,跟她交手的冰帝正選輸了。」

就在四天寶寺的正選們閒聊時,網球場上的比賽也在進行中。

原本以為應該很快就會結束的比賽,在不二周助的奮力反擊下,情勢出現逆轉。

不二周助的比分逐漸追上,並拿下了一局。

這樣的情況讓青學眾人精神為之一振,而四天寶寺眾人則是覺得這只是對方僥倖得分,接下來白石藏之介肯定就讓比賽結束。

然而,接下來的情況卻不如四天寶寺的預想進展,不二周助在比賽中施展出「鳳凰還巢」、「麒麟落網」與「白龍」這三個進階後的絕招,把局數從「0-5」追回到「5-5」。

「太好了!終於追平了!」

青學等人全都激動起來,而四天寶寺的眾人則是相反地情緒。

「好、好厲害,竟然從0-5追上。」

「這怎麼可能?」

「白石部長處於下風了!」

「白石在害怕了呢!」遠山金太郎笑哈哈的指著場上的人,「還是早點放棄吧!」

儘管嘴上是這麼說,但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並沒有惡意,純粹就是小孩子心直口快的表現。

「金太郎。」謙也喊了他。

「啊?」

「你可別多嘴喔!」謙也轉頭望向站在另一邊的小春,「注意到了嗎?」

「嗯啊,不愧是白石。」金色小春彎著雙眼,笑呵呵的回道。

就在這時,白石藏之介回擊的球再度觸網,擊中了球網上的白色寬邊帶。

自從不二周助使出了「百腕巨人的守護」,他回擊的球就再也沒有飛過中間球網。

GAME 6-5!」裁判喊道。

「擊球正在慢慢的爬上網子呢!」金色小春笑著說出他沒說完的下半句。

一開始,白石藏之介回擊的球只打在球網下方,經過幾局後,他回擊的落點越來越高,直到現在,球已經能打在球網的上方白邊,差一點點就能越過攔網了。

這一點,青學一干人也發現了。

「就算『百腕巨人的守護』再怎麼優秀,對方可是可以回擊『燕回閃』、『巨熊回擊』的對手,當然也有辦法反擊。」大石秀一郎面露不安的道。

「對方也慢慢開始習慣了。」菊丸英二同樣面露不安。

不二周助一直使用「百腕巨人的守護」對付白石藏之介,同樣一個招式用的次數越多,對方在回擊上也就會越熟練,如此一來,這個招式很快就會被破解。

「能用終極回球控制住比賽嗎?還是白石會重新佔據住主動呢?這還真是有看頭呢!」站在看台處的千歲千里道出眾人心中的想法。

不過這一切也都跟他沒關係了,因為在上一場與不動鋒的橘桔平比賽結束後,他就向四天寶寺的教練遞出了退部申請,接下來的比賽再精彩、對手球技再高超,也都與他無關了。

就在眾人忐忑的關注下,白石藏之介再度擊出回擊,而這一球,撞上了攔網最上端,在網上跳了一下,差一點點、就只差一點點就過網了。

0-40!」

白石剛才回擊那一球,讓不二周助變了臉色,而白石藏之介則是露出了笑靨。

「雖然是不二學長的賽末點,但是……」桃城武臉色凝重的看著場上。

「讓人開心不起來。」海堂薰接口說下。

「很不妙啊……」璃音輕嘆一聲,都已經奮鬥到這個地步,她自然是希望不二周助能夠獲勝。

然而,剛才白石藏之介回擊的那一球,已經讓他們看到了危機。

緊接著,場上的白石藏之介又一次回擊,這一次球同樣撞上網上的邊框,而且還在上頭彈跳了幾下,最後,小黃球落在不二周助這邊的場地。

15-40!」

這一次的得分,讓場上情勢再掀高潮,四天寶寺的人都激動了起來。

「那麼,反擊開始了。」白石藏之介臉上的笑容更燦爛了。

究竟是什麼樣的男人啊?在這種情況下,竟然還可以這麼冷靜的打球。不二周助此時還真是有些佩服他。

他從沒遇過心理素質像白石這麼好的選手。

掌握到回擊技巧的白石藏之介,很快就把局數追成了「6-6」的平局。

比賽進入了搶七延長賽。

在一番激烈的你來我往之下,最後因為不二周助的失誤,一記界外球結束比賽。

「比賽結束,四天寶寺白石7-6獲勝!」

白石藏之介來到攔網處,朝不二周助伸出手。

「你很強。」他由衷的稱讚著。

比起一開局不二周助帶給他的失望,後來急起直追、逆轉情勢的他,讓他相當欣賞。

聽到對手的稱讚,不二周助笑了,「你也一樣。」他伸手回握。

白石藏之介絕對是他遇過最強悍、最優秀的對手。

這樣的結果雖然讓人感到遺憾,但不二周助的傑出表現卻也讓青學眾人替他感到驕傲。

「真不敢相信不二前輩竟然會在單打中落敗。」

龍套三人組詫異的私語,而話題中的主角則是頭上披著毛巾,悶不吭聲的坐在一旁。

「這還是第一樣看到不二前輩這麼失落的樣子。」桃城武有點擔心他的情況。

「就只差一點點……」

如果那顆球不要打成界外的話,不二周助還是可能有獲勝的機會。

「很精彩的比賽。」璃音與不二周助隔了一個位置坐下,順手把一瓶運動飲料擺在中間的空位。

由於全國比賽是採單打、雙打交替進行,所以接著要上場的是雙打二的比賽。

青學的雙打二選手是桃城武與海堂薰,四天寶寺則是金色小春與一氏裕次。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