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月十七日,全國大賽開幕日。

在各學校的選手依序進場後,主辦單位上台發表演講,輪替幾名演講者之後,比賽的序幕終於揭開。

青學的首場對手是來自沖繩的「比嘉中學」,他們的網球結合了古武術,球員的個性相當暴力,教練的性格就像流氓一樣。

因為青學是關東大賽的冠軍,免去第一輪的比賽,所以在與青學對上之前,比嘉中先與「六角中學」打過一場,取得晉級。

然而,在比賽時,因為六角中學的教練說破他們的網球技巧,直接把球打向那位年邁的教練,導致對方送醫治療。

這樣的行為讓青學眾人相當看不慣,在雙方進行比賽時,青學以「五比零」大獲全勝的成績擊敗對方。

青學的第二場比賽對上了宿敵冰帝,雙方的對戰可說是陷入了苦鬥,手塚國光捨棄了單打一的位置,對上了單打二的樺地,在進入漫長的搶七後,終於贏得了比賽。

前面四局結束後,雙方以二比二平手,決勝關鍵成了負責單打一的兩人──越前龍馬與跡部景吾。

兩人從開場就互相挑釁對方,比賽時各種絕技盡出,龍馬甚至還拷貝了手塚國光的「手塚領域」,讓跡部與其他觀賽的眾人吃了一驚。

之後,賽程進入了延長局面,兩人從白日打到黃昏時分,甚至因為體力耗盡,雙雙累倒在地……

最後,越前龍馬搶先恢復行動,贏得這場艱辛的比賽,而跡部景吾則是站著昏厥了。

順帶一提,因為兩人在比賽時打賭,說打輸的人要被剃成平頭,於是龍馬便趁著跡部景吾昏迷時,把他的頭髮給剃掉了!

「現在開始全國大賽的準決賽……」廣播器傳出了主持人的聲音。

比賽會場位於體育館內,儘管是在室內舉行,但體育館的活動式天棚依舊打了開來,讓人能看見上方的藍天,陽光也直接照射到比賽場上。

青學的準決賽對手是來自大阪的「四天寶寺中學」,第一場是由不二周助對上對方的部長──白石藏之介。

「這是不二在全國大賽的第一場單打。」河村隆面露期待的道:「之前在冰帝戰沒能發揮,不二現在感覺很有幹勁呢!」

「但是白石藏之介也不容小覷。」乾貞治雙臂交疊胸前,神情沉穩的回道:「儘管去年四天寶寺被立海大打敗了,但是當時並沒有輪到列為單打一、同時也已經是部長的白石,換句話說,他的實力目前還是深藏不露。」

在第一眼印象中,白石藏之介最引人注目的地方是「纏繞著繃帶的左手」,白色繃帶自手指一直繞至手肘位置,原以為是他的左手受了傷,但他卻又用左手握拍,打球時也不見動作有絲毫停滯,看上去不像受傷的模樣,讓人忍不住想要研究繃帶底下的情況。

比賽才剛開始不久,白石藏之介就率先取得一球。

15-0!」

「不二他……完全處於被動。」河村隆面露錯愕的道,他完全沒想過會發生這種情況。

「真是完美,他的打法沒有絲毫多餘動作。」白石藏之介的球技讓手塚國光為之讚嘆。

「瞄準邊角的刁鑽抽擊,與瞄準對手回球的絕妙旋轉球。」乾貞治接口說下其他的精妙點。

「他竟然只用教科書上的基礎打法,就跟不二打得不相上下。」菊丸英二覺得這真是相當不可思議。

「這代表他有相當的實力。」大石秀一郎說道。

完全忠於基礎、將樸實球技鍛鍊到極致的完美網球,這就是四天寶寺的「聖經」──白石藏之介的網球風格。

在這之後,不二周助用上他所有的網球絕招,拼命的搶球、救球,但卻依舊沒辦法贏過對方。

比賽很快就來到尾聲,比數五比零,不二周助連一局都沒有拿下。

看著氣喘吁吁的不二周助,青學眾人面露擔憂,他們還是第一次看見他這種無計可施的狼狽模樣。

「不二周助,我原本以為你是手塚等級的選手,看來是我想錯了。」白石藏之介居高臨下的看著他。

40-0!」

沒救到球的不二周助,整個人面朝下趴在地上。

現在已經到了賽末點,再丟掉一球,他就輸了,以六比零的成績慘敗。

大口大口喘著氣,不二周助翻了個身,轉趴為仰,望著上方的晴朗藍天與夏日豔陽。

乾淨俐落、忠於基本,堅持勝利的完美網球……不二周助回想著白石藏之介的網球。

那……我的網球是?他很迷惘。

我的網球是什麼?

我似乎無法執著於勝利。

雖然被稱為天才,但這樣的我能在全國大賽中取勝嗎?

不二周助可不這麼認為,比起目前交手過的對手,他總覺得自己少了點什麼,他還沒掌握到那個關鍵點。

如果有更高點的話,我該怎麼樣才能到達?

「認真點打。」越前龍馬的身影出現在他的視線裡。

認真點?我還不夠認真嗎?

「我說……認真點打啊,不二前輩。」越前龍馬再次重複道。

「……」

「不二!」

突然間,一聲熟悉而響亮的女子驚呼聲傳來,一名揹著背包、手持球拍的少女跳下觀眾席,朝球場跑了過來。

「怎麼回事?受傷了嗎?被球打到還是扭到腳?」璃音擔心的詢問。

「璃音?」

「璃音回來了!」

見到她出現,青學眾人開心的喊道。

先前聽手塚國光告知,璃音因為家裡有事情要處理,恐怕要離開很長一段時間,眾人還因為她無法陪他們參與全國比賽而鬱悶,沒想到璃音竟然提前回來了!

「璃音,妳母親沒事吧?」大石秀一郎關心的詢問。

「沒事。」

「喂,妳什麼時候回來的?」越前龍馬追問道。

「剛才。」

穿越回這裡時,神直接帶她來到比賽會場,當那些炫目的光影消失時,她見到的情況就是不二周助躺在地上,越前龍馬站在他身邊。

有鑑於以往青學眾人的「傷績」,這情況立刻讓她產生了不好的聯想。

「不二,你傷到哪裡了?要不要緊?能不能移動?」她把背包一放,從裡頭取出一堆急救藥品。

「我沒事。」不二周助笑著坐起身,制止了她的檢查動作,「我只是有點累,躺著休息一下而已。」

「真的沒事?你不要逞強啊!」璃音不太信任他的話。

這群熱血少年最喜歡無視身體的狀況,逞強比賽!

「真的沒事,不信妳可以問其他人。」不二周助溫和的笑笑。

「教練,他真的沒事?」璃音向坐在場邊的龍崎教練詢問。

「唔,也不算沒事。」龍崎教練望向記分板,璃音隨著她的動作看去。

「五比零?」發現不二周助連一局都沒有拿下,她真是大感驚愕。

「你……故意的嗎?」她湊近不二身旁,悄聲問道:「該不會又想像上次對聖魯道夫的觀月那樣,先耍他一段時間,然後才逆轉勝吧?這種行為很危險,小心引火上身啊!」

「不是。」不二周助無奈的苦笑。

「看來你的對手很厲害啊!」璃音轉頭望向白石藏之介,語帶讚嘆的道:「能夠跟這種對手比,你一定很高興吧?」

「嗯?」他應該要高興嗎?

「不是嗎?對手越強悍,就能激發出更多的潛能,對成長很有幫助!」這是璃音與維多利亞比賽後,得到的心得。

經過那場比賽,她總覺得自己又往前邁進了一步,眼前的道路更寬廣、更開闊了。

「喂!你們兩個,現在還在比賽中,快回場外去。」裁判朝璃音與龍馬喊道。

「抱歉、抱歉,打擾了。」

璃音連忙將急救藥品收回背包,向白石藏之介與裁判鞠躬致歉後,拎著行李與球拍跑向場外的看台。

 


※ ※ ※

本來是打算讓璃音在全國賽結束後再回來,然後直接接「新網王」的劇情
但四天寶寺的人真是太可愛了!!
讓我好想寫他們,所以璃音就提前回來了(笑)

然後,原本只是想修改一些東西,結果修著修著,就又寫一篇了…

要繼續回去跟黃泉06奮鬥了!




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