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竟然到現在才來,你的消息還不真靈通啊,皮斯部長。」斜倚在牆邊,魈懶洋洋的向對方打招呼。「我還以為當我們被抓進這裡的時候,你就已經收到消息了,看來你那些手下要再訓練訓練。」

「我總要調查清楚你們闖入死神殿的原因,才能走下一步棋。」皮斯沒有否認他一開始就收到相關消息的事情。

「要來杯咖啡嗎?這裡的咖啡還不賴。」魈舉起手上的咖啡杯向他示意。

「不,我……」皮斯才想婉拒,魈又緊接著說道。

「不喝,還是不敢喝?」他揚高一邊的眉毛,戲謔的問:「你該不會擔心這裡頭放了什麼不好的東西吧?」

「謹慎一點總是好事。」皮斯回了個微笑,緩步走上前,替自己倒了一杯。

輕抿一口,他不以為然的挑了挑眉。

「我辦公室裡的咖啡更香醇,到我那裡去喝吧!」他反過來提出邀約。「我想我可以派人準備一些蛋糕與茶點,美味的甜食永遠是漂亮小姐跟小孩的最愛,對吧?」他望向季薰與伊格爾,朝兩人眨眼笑著。

當他的目光與季薰對上時,旱魃警戒的擋在她的身前護衛。

察覺到對方明顯的戒心,皮斯只是朝他安撫的擺手笑笑,表示自己並沒有惡意。

「還是不要吧!」魈笑著婉拒,「這裡的咖啡我還能勉強吞下,你那裡的咖啡……實在不容易喝啊!我想我應該沒有那份能力品嚐。」

「年輕人不要妄自菲薄,我只是要麻煩你一件小事。」他豎起食指與拇指,比劃出一個極小的間距。

「嘖嘖!若我的記憶沒有出現誤差,您老人家的『小事』通常都是濃縮過後的大事呢~~」魈搖頭笑笑,他在皮斯手上吃過太多苦頭了,可不會輕易對他卸下心防。

對魈而言,皮斯可遠比玹澄楓還要狡猾、還要難纏。

「唔,我想你的記憶可能有一點點不太正確。」皮斯調了調鼻樑上的圓框眼鏡,像和藹老人一樣的瞇眼笑著,「或許有那麼一、兩件任務有那麼『一點點』的難度,不過那也是為了讓你的能力能更上一層樓,特別給你的考驗,而且任務進行時,我也提供了不少協助,事後給你的報酬也相當豐厚,不是嗎?」

放下咖啡杯,皮斯拄著拐杖,轉身走了幾步。

這時,季薰等人才注意到,皮斯的左腿似乎受了傷,走路有些一跛一跛的。

「其實這個任務也不是非要找你不可,只是最近這幾個月,我收到一些關於L組織活動的情報,其中有幾條情報跟你們有關,也因為這樣,我今天才會特地過來這裡,想跟你與季薰小姐確認一下。」

「什麼事?」季薰困惑的問。

「今年年初,你們去過羅馬的拍賣會,對吧?」皮斯問道。

「是。」季薰點頭。

「你們當時為什麼會在那裡?為什麼而去?」他又問。

「我們……」

「好了,別在那裡兜圈子。」魈打斷了季薰的回答,「事情的經過你不是都已經調查清楚了嗎?」

暗巡部可是死神殿最高的情治單位,在情報蒐集方面極為頂尖,他可不相信這個謹慎的老狐狸,在發現事情跟他們有所牽扯時,會沒有針對他們進行背景調查,說不定現在他連他們頭上有幾根毛都查得清清楚楚了!

「我只是想將你們的說詞跟我收到的情報作個核對,看看是不是有出入。」被魈用這種不禮貌的態度對待,皮斯很有風度的笑了笑,沒有絲毫怒氣。

「L組織在拍賣會場上奪走一件物品,你們知道這件事情嗎?」他問。

「嗯,有聽說他們要搶拍賣場上的一件展示品,不過我不清楚那是什麼。」季薰想起當時路易士手上提著一個黑色提袋。

「你們有聽說過『陰間之門』嗎?」皮斯反問他們。

「沒有。」季薰搖頭。

「在古埃及一些皇室的墳墓裡,通常會設置這樣的一扇門,他們相信,人死了之後會通過這扇門前往陰間。」皮斯簡述著陰間之門的來歷。

「啊,我在網路新聞有看過陰間之門的消息!」伊格爾這才想起曾經看過的新聞,「聽說有考古人員在埃及的尼羅河畔附近,發現了一座三千多年的古墓,那座古墓裡就有設置這種門。」

「你該不會要告訴我們,艾蒙他們偷走了那扇門吧?」季薰詫異的反問。

「事實上,他們偷走了鑰匙。」皮斯從西裝內側拿出幾張照片,順手遞給季薰觀看。

照片裡的物品是一根放在玻璃櫥櫃裡展示的權杖,權杖頭鑲著一顆拳頭大的白色寶石,邊緣裝飾著黃金雕花以及紅色、藍色、綠色等各色寶石。

「異相空間轉換裝置……」看著手上的照片,季薰不自覺的脫口說道。

「妳說什麼?妳知道這是什麼東西?」皮斯敏銳的豎起耳朵。

「啊?我、我也不知道,只是剛才看到這照片時,腦中突然出現這個名詞。」季薰的神情流露出迷惘與困惑。

「『異相空間轉換裝置』嗎?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這麼稱呼它。」皮斯意味深長的看著季薰。「妳曾經看過跟它有關的資料嗎?」

「沒有。」季薰搖頭。

「那麼,除了這個名稱之外,妳還有其他關於它的印象嗎?」皮斯沒打算放過任何線索,「像是這把鑰匙的功能、該怎麼使用、如何使用、什麼情況下運用,動用它會出現什麼樣的狀況……」

「我不清楚……」季薰只能茫然的搖頭。

「妳再仔細想想,或許會從記憶中找到一些蛛絲馬跡。」皮斯仍然不肯放棄。

「……」季薰皺眉想了一會,最後還是搖頭。

「別心急,慢慢想。」皮斯再次勸說。

「夠了,老狐狸,她都已經說她想不起來了,你還一直追問作什麼?」魈出面制止,「想要線索就叫你那些手下去找,別老是想要從別人口中套話。」

「我也只是想要幫忙她回想,畢竟這件事情事關重大。」皮斯笑了笑,手上的拐杖以一種規律的速度,「叩叩叩」地輕敲著地面。

「根據我收到的情報,L組織搶走這把鑰匙之後,前幾個月來到台灣,他們在淡水設置了一個大型魔法陣,而後又派人在閻王殿的鬼門安置符咒,導致鬼門無法運作,在鬼門失去功能的同一時間,L組織的魔法陣啟動了……事情真是很湊巧,不是嗎?」

他輕描淡寫的敘述著事件,音調平穩,臉上始終掛著淺淺的微笑。

「在L組織的魔法陣啟動後,我們發現各地的空間全都出現異常,各界的通道開始錯亂,一些魔物經由那些通道亂跑,鬧得各界亂七八糟,不到二十四小時的時間,各界的傷亡總數已經高達十萬多名……」

說到這裡,皮斯沉重的嘆了口氣,目光在眾人臉上巡視了一圈。

「為了終止這項災難,我們死神殿派出了幾十個死神警備隊前往人間,另外還有三隊的精英部隊負責破壞魔法陣,但是……兩小時前,我收到消息,三個隊伍幾乎全滅,只剩十多名成員重傷生還。」

皮斯感嘆的搖頭,敲擊地面的拐杖聲也停下了。

「雖然我們一直監控著L組織的舉動,但是從事發到現在,我們卻還是搞不清楚他們的目的,也查不出那把鑰匙的功用,這還真是令人慚愧。」

皮斯拿下眼鏡,揉了揉雙眼,眼眶微微泛紅。

「抱歉,我竟然這麼失態,真是不好意思。」他拿出手帕,拭去眼角的水光,「各位誤闖死神殿的事情我已經調查清楚,來這裡之前我已經向監獄單位提出報告,請他們釋放你們,各位下午應該就能離開了。」

收起手帕,皮斯轉而雙手握住季薰的手,神情真切的道。

「季薰小姐,若妳離開這裡以後,有想起任何相關的資訊,或是獲得新的情報,請務必告訴我,拜託妳了。」他誠懇的央求。

「你放心吧!」季薰篤定的點頭回道:「我跟魈一定會將這件事情調查清楚。」

「……妳要答應就答應,為什麼連我也牽扯進去?」魈不滿的埋怨。

「因為我們是搭檔啊!我想你也不忍心讓我單獨去冒險吧?」季薰回給他一個甜美笑容。

「既然那樣,不答應不就好了?」魈依舊嘀咕著。

季薰呵呵的假笑幾聲,手往魈的脖子一勾,在他耳邊低聲說道。

「你剛才明明答應我,離開監獄之後要一起調查的,你想出爾反爾嗎?」

「我哪有答應,我只有說再討論……」

「嗯?你說什麼?」季薰笑瞇瞇的望著他,勾著頸子的手臂加重了力道,活像是打算將脖子夾斷般的威脅著。

「沒、我沒說話,妳可能是聽到蚊子的叫聲。」感受到季薰釋放出的隱隱殺氣,魈急忙否認,不敢再多作反駁。

「太好了,有了妳跟魈的協助,我想這場災難一定可以很順利的解決。」皮斯笑呵呵的點頭。

「嘖嘖!感覺我好像淪為免費的苦工了。」魈從季薰的手裡掙脫,走向皮斯,「既然你是既得利益者,多多少少應該提供一些支援跟酬勞補助吧?」

「我怎麼會是既得利益者呢?」皮斯笑笑的反駁:「這件事情要是順利解決,各界都能受益,不單只是死神殿。」

「其他地方我當然也會去收錢,現在談的是你們死神殿的部份。」魈一手搭上他的肩頭,嘻皮笑臉的道:「只靠我跟她調查L組織,不覺得風險太大了嗎?至少也派一兩個小隊支援我們吧?還有,搜查線索有時候也需要花錢,這個部份當然也要由你們支付,還有啊,這項任務茲事體大,肯定是勞心勞力、耗損心神,吃不飽、睡不好,酬勞部份自然也不能太少,我看……就拿你一千萬吧!我跟小季一人一千萬。」他強調著。

「我也只是請你們『稍微協助一下』,可沒有委聘你們。」皮斯婉拒的回道。

「喔~~原來你不想委聘我們啊?」魈理解的點頭,「沒關係、沒關係,既然這樣,剛才說得都不算數,全部作廢。」

「欸,你怎麼……」皮斯為難的望向季薰,想要向她求救,但季薰只回給他一個愛莫能助的神情。

「適當的協助我絕對會提供,但是酬勞……」他面露猶豫的看著季薰。「這件事情跟我們所有人都息息相關,為了讓和平早日到來,每個人理所當然都要盡一份心力,我說得對吧,季薰小姐?」

「嗯,道義上的確是要這麼作沒錯。」季薰同意的點頭,在皮斯露出滿意的笑容時,她的語氣一轉,緊接著道。

「只不過魈說的也沒錯,這項任務的難度很高,我們要耗費大量時間跟精力在這上頭,而且還有可能在執行任務時喪命,這種高危險度的任務,已經不能用人情與義理來作為評價,酬勞還是要給。」

在魈長期的調教下,季薰早就已經練就了「在商言商,人情放一邊」的談判本領,皮斯根本無法從她這邊得到支持。

「這……說得也是啦!」發現沒辦法從這個論點討到便宜,皮斯只能妥協,「派遣人手支援,這一點絕對沒有問題,只是酬勞的部份……似乎有點高。」他試圖討價還價。

「怎麼會高呢?」魈笑盈盈的貼近他,附在他耳邊低聲道:「你拿我當白老鼠的實驗費,我可還沒加進去呢!」

「老鼠?監獄裡頭有一些老鼠本來就很正常,你不要太大驚小怪了。」皮斯笑呵呵的扯開話題,但聲音也跟著壓低不少。

「別跟我裝蒜。」魈臉上依舊掛著笑容,笑裡卻毫無歡意,「新一批的吐實劑改良的還真不錯,無色無味,加在咖啡裡,我竟然完全喝不出來,真了不起。」

「你在說什麼,我怎麼完全聽不懂?」皺著眉頭,皮斯佯裝不解。

「要我全說出來嗎?」魈將他的發現逐一說出,「你先跟那兩個守衛串通,要他們放消息引我們上鉤,然後又在飲料裡加入藥劑,混淆我的思考能力,逼出我的話,確定掌控一切狀況後,你才在我們面前出現,演了這齣苦情戲,嘖嘖!不愧是老狐狸,真是厲害。」

魈從剛才就一直覺得奇怪,為什麼平常深埋在心底的話,他今天卻輕易的說出口,就算想停下也停不住,直到皮斯的出現,他才瞭解問題所在。

在毫無所覺的情況下,被這隻老狐狸算計了,這讓魈感到十分鬱悶。

「呵呵,我不懂你在說什麼。」皮斯依舊予以否認。

「不承認也沒關係。」魈鬆開攬住他肩膀的手,「我要的人手跟酬勞你準備好就行了,有優渥的生意上門,我不會不接。老規矩,先付三成訂金,事成之後再給剩下的七成,你收集到的那些情報也給我一份。」

「好,明天我會將所有的事情安排妥當。」皮斯接受了魈提出的條件。

事情談妥後,皮斯立刻向眾人道別,著手進行後續的準備工作。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