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到母親的病況時,璃音猜想過許多次她的生病畫面,直到真正見到她之後,她這才發現自己之前想像的太過嚇人,雖然面容有些憔悴、瘦弱,但母親的氣色比她預想的還要好。

「璃、璃音……是妳嗎?真的是妳嗎?」一見到她,躺在病床上的婦人立刻哭了起來。

「嗯,是我。」璃音走向床邊,看著頭髮已經出現霜白的母親。

「我終於夢到妳了,從妳、妳走了之後,我一直對神明祈禱,希望能讓我再見見妳,妳終於出現在我夢裡了,神明終於聽到我的祈禱了……」

母親顫抖的伸出手,緊緊地抓住璃音。

「對不起、對不起,我對不起妳,我沒資格當妳的媽媽,妳一定很恨我對吧?所以才不到我夢裡來,可是我真的很想再見妳一面,跟妳說一聲對不起……」

雖然她看起來用了很大的力量,但這份握力卻比小孩還不如,一瞬間,璃音心底有些糾痛,像被銳利的刀子割著、刺著。

璃音想開口安撫她,卻連一句話也說不出口。

她不想虛偽的說「妳沒有做錯什麼」或是「我可以理解妳的處境」,那太假了。

她對她明明有怨、有怒,就算是現在、就算是看著生病的她,她心底的怨懟依舊沒有消散。

她不想對一個臨終的人說謊,那怕是善意的謊言。

璃音從不認為虛假的安撫能讓人釋懷,那只是自欺欺人罷了。

「我死之前,妳有來看過我嗎?」

她不想問她「為什麼拋棄她」,那已經不重要了,但璃音真的很想知道,在她為了救她的孩子,被車子撞成重傷住在加護病房時,她是否有來看過她?她的心底是否還有她這個孩子?她是否還在乎她?

「有!我有!」母親激動的點頭,「妳從開刀房出來後,我就一直待在加護病房外面,妳一直沒有醒來,我好怕,他們說妳活不了,我請醫生把我的器官給妳,結果、結果……我卻得了癌症。」

母親低垂著頭,聲音相當低沉、沮喪。

「他們替我檢查身體時,說我得了癌症,不能捐器官給妳,這一定是報應,是上天要懲罰我,讓我連自己的孩子也救不了,我想要贖罪,但他們卻連贖罪的機會都不給我,我錯了,我已經知道我錯了,我不該那麼自私,我不應該拋棄妳,可是我、我那時候真的好累……」

她的手心冒著冷汗,指尖冰涼,身體更是因為情緒過於激動而發顫。

「我不求妳能原諒我,但請妳聽我把話說完,我、我們母子從來沒有好好談過,我知道妳有很多問題想問我,我卻一直在迴避妳,我知道妳很不諒解,我、我只是……只是很害怕,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妳的問題,我沒辦法面對妳,對不起。」

看著情緒近乎崩潰的母親,璃音突然覺得胸口很悶,像被重物壓著,讓她快要喘不過氣,又悶又痛,相當難受。

「妳一定很恨我吧?我為了男人拋棄了妳,在妳快死的時候,我又救不了妳,妳一定很怨恨我吧?」

她抬頭望著璃音,直視她的目光,臉上交錯著猶豫、惶恐、怯懦與懊悔。

「對。」璃音誠實的回道。

聽到肯定的回答,璃音的母親笑了,笑容如釋重負、又像是坦然接受。

「恨就好,永遠不要原諒我,我是個失敗的母親。跟妳爸爸離婚之後,我真的有想過,就我們母女倆一起生活,可是現實沒有我想像得那麼容易,我沒有一技之長,年紀又大,願意僱用我的公司不多,最後就只能在餐廳工作,餐廳的事情很多、錢又少,每天都很忙很累,所以,當那個人出現時,我接受他了,不是因為愛他,而是因為我累了,我想把這個重擔交給別人,我想逃避……」

母親露出慘白的笑。

「他不知道我有孩子,我也不敢告訴他,我怕他會因為這樣不要我,如果不跟他結婚,我就又要繼續過辛苦、貧困的生活,我不想這樣。我那時候很恨妳爸爸,『為什麼外遇的人是他,吃苦的人卻是我?這樣不公平!』,再然後,我開始恨妳,如果不是要照顧妳、支付妳的學費,我也不用過得那麼辛苦……」

聽著母親的告白,璃音的情緒出乎意料的平靜,就連母親說出她恨自己時,她的情緒也沒有任何波動,這讓她感到很訝異。

難道這就是「放下」嗎?

還是因為已經不愛了、不在意了,連帶也不恨了?

「那時候的我,把所有的不滿、埋怨全都推到妳身上,其實,那只是逃避,我不敢面對生活,我不想吃苦、我不想承擔這個重擔,我只是很卑鄙的逃開,只想要輕鬆的過日子……所以我拋棄了妳。」

將過往的念頭全部吐出後,她長長的呼了一口氣。

「當我看到妳倒在血泊中時,我覺得我的心臟要停了,不管妳信不信,在那個時候,我真的寧可被車撞得人是我,我希望死掉的人是我。」

她輕撫著璃音的臉,眼眶含淚。

「妳還那麼年輕,妳還有那麼長的未來要走,怎麼可以、怎麼可以這樣就死了?這樣對妳太不公平了。」

「世界上本來就沒有公平的事。」璃音淡然回道。

「說得也是……」母親苦笑著點頭。

看著情緒低沉的她,璃音猶豫了一下,決定也向對方「開誠布公」一番。

「我曾經恨過妳。」她輕聲說道:「但是現在,我不恨了。」

「為什麼?」母親困惑的反問。

「我也不知道。」

她是真的不清楚,她以為當她見到母親時,她會相當氣憤、相當激動,可是當母親說出在她昏迷時,她有在醫院陪她,還想捐器官給她時,她一直深埋在心底的怨恨突然減輕了。

再然後,在她說出自己過往的念頭,那些怨恨、不平與逃避,真實的剖析自己後,剩下的一丁點不滿也沒了。

這樣的情緒反應真的很神奇,身為一個被拋棄者,她竟然這麼輕易的不恨了。

或許是因為她並沒有真正死去,還因為這場意外重獲新生,得到了比以前更多的幸福,所以也就不在意了吧!

畢竟那些事情都已經過去了,她想要的,就只是一個答案而已。

「我現在過得很好,跟朋友相處的很愉快,也有很關心我的長輩,每天都過得很充實,我現在很幸福。」

在璃音說話時,她的母親專注地觀察她,發現她的神情不似作偽,心上壓著的自責這才減輕一些。

「那就好……」她替璃音感到高興。

「我已經放下了,妳也放下吧!」璃音開口勸道:「把那些不愉快都忘了吧,不要再掛在心上了。」

「嗯。」

母親長長的呼出一口氣,緩緩躺回病床上,神色安祥的閉上雙眼,一下子就睡著了。

「她的壽命還有多久?」璃音詢問著一旁的神。

「十七年又七個月。」

「十七年?」聽到這個數字,璃音愕然得瞪大雙眼,「你不是說她快死了嗎?」

「有嗎?我可沒說過這句話喔!」神否認道:「我只有說過『她自認為來日無多』,可沒說她就要死了。」

「……你竟然跟我玩這種文字遊戲!」璃音氣惱的瞪著他。

「呵呵,生命就是要有些緊張感才刺激啊!」

「刺激你個頭!」璃音真想揍他一拳。

「要走了嗎?還是想再多待幾天?」神問道。

「回去。」璃音豪不猶豫的回道。

知道母親的病症沒有性命危險,她隨即想要回到那個世界,一刻都不想多待。

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,璃音對那個世界的歸屬感已經超越這裡,她現在只想要快點見到那群朋友,想與他們共度往後的生活。

 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