隔天下午,璃音在手塚國光的陪伴下,依約來到比賽場地。

距離開賽還有十多分鐘,但觀眾席上已經坐滿了人,體育記者也聚集在球場邊,準備報導這場比賽。

「丫頭,拿去。」桑塔斯遞給她一把湛藍色的特製球拍。

璃音剛將球拍接過手,就立刻察覺這球拍相當適合她,不管是重量、握把粗細、尺寸、揮拍的感覺等等,全都非常順手,感覺就像是為她量身訂做的一樣。

腦海中閃過的這個念頭,讓璃音有些狐疑的望向桑塔斯。

「咳!不錯吧?這把球拍可是很貴的。」桑塔斯目光有些游移的說道:「我本來想要買來自己用,不過要是妳贏了,這球拍送妳也可以。」

自己用?聽到這麼明顯的謊言,璃音笑了。

這球拍是女式球拍,握手處較細、重量也較輕,適合像她這樣,還沒發育完全的十三歲少女,若桑塔斯真打算買一把自用的球拍,他應該要購買握把粗一些、重量較重的,絕對不該選擇這把。

「我會努力的。」璃音沒有拆穿他的謊言,而是順著他的話接下。

在她與桑塔斯第一次對練過後,桑塔斯幾乎每天都會跑來找她打球,在指點她的球技之餘,也連帶把她操練的相當狼狽,對此,璃音雖然嘴上會埋怨幾句,但從沒對他感到反感。

與桑塔斯相處的這段時間裡,她發現,桑塔斯是一個非常熱愛網球的人,就算她沒打算當他的學生,他還是願意花時間與精神栽培她,就算她說自己沒有成為職業選手的意願,他也不勉強,就只是拿著「陪他鍛鍊身體」的藉口,每天跑來找她打球。

對於這種認真、用心而且勤奮的人,璃音向來覺得十分佩服。

她也曾經想過,若她真的要走上職業網球選手這條路,桑塔斯絕對會是她的教練首選,只是……

目前她還沒有確定自己的想法,還沒堅定決心、下定目標,所以她也沒辦法給予桑塔斯好的回應。

比賽時間一到,璃音與維多利亞雙雙出現在場上。

兩人猜了正反面後,由維多利亞先行發球。

維多利亞發了一個邊角快速球,璃音動作俐落的回擊,並率先贏得分數。

15-0!」

「反應還不錯。」失分對維多利亞並沒有造成影響,她臉上的笑容依舊燦爛。

第一局可說是兩人相互試探的局,她們都想摸清楚對方的底,瞭解對方的種種資訊,以便在往後的局數做出應對。

第一局由璃音率先取下。

然而,在幾局過後,雙方逐漸摸熟了彼此的狀態,接下來的情勢就變得相當驚險,每次的勝負差距都相當細小,而兩人的局數也沒拉開過,一直打到後來,雙方邁入了搶七階段。

璃音氣喘吁吁地抹去額上的熱汗,這場比賽中,她把自己的所有絕技都用上了,甚至還進入了無我境界,但對方畢竟是職業選手,網球球技相當高,說實話,她到現在還能跟對方不相上下,這已經讓璃音感到很意外了。

不只璃音這麼想,就現場其他觀眾、記者、卡麥多以及維多利亞本人,也對這樣的情況感到相當錯愕。

我竟然贏不了她?開什麼玩笑!維多利亞大口大口的喘著氣,惱怒的想將球拍摔斷。

在她看來,這場該死的比賽早就應該完結,而且應該是以她大幅勝出劃下句點,而不是像現在這樣,進入了搶七的局面!

進入延長賽之後,兩人也從網球技巧對決變成體力與意志力的爭鬥,在體力耗竭前,看是誰先取勝,或是誰先倒下。

這場延長賽持續很久,兩人的比分從「1-1」一直延伸到「26-26」,而且比數還在持續下去……

該死!她怎麼還不放棄?我的手都沒知覺了!維多利亞氣得咬牙切齒,她真想把球砸到她臉上!

事實上,她也真是這麼做了,而且還連帶球拍一起飛出。

「啊!危險!」

在觀眾的驚呼聲中,維多利亞的球拍與擊回的網球同時飛向璃音,面對這來勢洶洶的「攻擊」,璃音目光一閃,無視砸向自己的球拍,回手將網球打了回去。

與此同時,球拍擦過她的眼睛下方,在她的右臉頰留下一道紅痕,差一點點那拍柄就刺中了她的眼睛。

31-29!安倍璃音勝出!」裁判高聲宣佈道。

比賽一結束,場上立刻響起熱烈的歡呼聲,聲如雨下,一次次地擊打在璃音心口。

看著觀眾席上的人群,璃音心底湧現激動與感動。

這不是她第一次接受歡呼、喝采,但這卻是她第一次以網球球技得到肯定,這讓她莫名有種想哭的衝動。

這場球賽璃音贏得相當驚險,若不是維多利亞一開始對她抱著輕視的態度,讓她拿下開頭三局的分數,搶得先機,在比賽進入搶七後,維多利亞又因為情況陷入膠著而情緒浮躁,沒辦法靜下心來打球,有些回球並沒有處理的很好,讓璃音能夠抓住機會化險為夷……

若維多利亞沒有出這麼多狀況,這場比賽的贏家恐怕還很難界定。

因為這次難得的經歷,璃音察覺到以往一直忽略的事情,也終於確定自己心底的想法。

在今天以前,她一直以為自己不想成為歌手的原因是,她不喜歡演藝圈的環境,也不想因為成為明星就失去個人自由,而現在,她卻有了更進一步的想法。

雖然前述兩項原因也是理由之一,但最主要的原因是──她心虛。

當別人讚美她的歌聲時,她雖然感到高興,但淺意識卻覺得那榮耀並不屬於她。

她的好嗓音是「神」給的,那些歌詞是她抄來的,這些全都不屬於她。

但網球不同,雖然神同樣也給了她好體質以及基本球技,但這只是讓她可以少奮鬥幾年,她平日還是跟著青學正選進行體能訓練、基本練習,也很努力的理解網球規則……

她可以很自豪的說:「今天這場勝利是她自己努力得來的,不是別人的贈與。」

體驗過正式比賽的過程後,她發現自己深深的著迷了。

她喜歡比賽場上的緊張感,喜歡與對手你來我往的競爭,喜歡觀眾們的掌聲與喝采……

她喜歡這一切,也十分享受這一切。

真是的,竟然是在離開之前才察覺這一點。璃音為自己的遲鈍感到哭笑不得。

現在,她終於篤定了未來要走的路,她不再徬徨了。

只是……

她該怎麼跟桑塔斯說?

桑塔斯,我決定要成為職業網球選手,但是因為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,需要離開兩年,請你等我?

這……

這會不會太強人所難?

要是桑塔斯在這段期間裡,遇見了比她更好的好苗子,難道要叫他放棄對方嗎?這未免也太自私了!

但,如果什麼都不說、什麼答案都不給的離開,這對桑塔斯也不公平,畢竟他在自己身上付出了那麼多心血,怎麼說都該給個答案啊……

「桑塔斯,我今晚就要走了。」璃音下了球場,來到他面前。

聽到璃音要離開,桑塔斯眼底掠過一抹黯然。

「你之前曾經說過,『我是那種一旦下定決心,就絕對會做到的人』,就在剛才,我已經肯定未來的方向,我要成為職業選手,我喜歡站在球場上的感覺。」

「妳……」聽到璃音這麼說,桑塔斯的雙眼登時發亮,面露喜悅。

「我這次離開,是要去處理一些家務事,最晚兩年後一定回來。」璃音說出了她的時間,「屆時,要是你還沒有收徒弟,希望你可以考慮我。」

「好!我等妳!」桑塔斯激動的點頭允諾,笑容相當燦爛。

「恭喜兩位。」華德從旁鑽了出來,笑臉盈盈的道:「既然已經確定師徒關係,就讓我來個錦上添花,來為你們做個『獨家採訪』吧!剛好可以搭上這場比賽的順風車,將璃音介紹給全世界!」

他早就想要做璃音的採訪很久了,現在正是「天時、地利、人和」之際,無論如何也要把這個獨家拿到手。

「現在就要採訪?會不會太早了?」

「怎麼會早?兩年可是稍縱即逝!就這麼辦吧!」桑塔斯贊同的附和。

經歷了一小時的採訪後,當晚的餐會上桑塔斯拉著她與手塚國光,將兩人介紹給與會眾人認識,一晚上兜轉下來,他們至少拿到四十張以上的名片。

回到醫院後,璃音立刻衝進浴室洗澡,而後換上一套藍白相間的運動服,提起整理好的行李以及桑塔斯送得球拍,她輕手輕腳的走出房間,朝醫院外頭走去。

她沒打算跟手塚國光道別,該說的話昨天都說了,不需要再多此一舉,而且她也不想讓他來送自己離開,她不喜歡分離時的傷感氣氛,她怕她會忍不住哭出來。

靜靜的來、悄悄的走,這是再好不過的情況。

當她來到醫院外的街道時,神已經在那裡等待……手塚國光站在他身旁。

該死!他的動作怎麼會比我快?璃音暗暗懊惱,臉上的表情有些僵硬。

「你怎麼還不去休息?」她勉強扯出一個微笑。

手塚國光沉默的走向她,在他站定在她的面前時,他舉起手,輕輕地為她撫順被風吹亂的頭髮,再然後,璃音聽到「喀」的一聲輕響,她覺得頭上多了一些重量。

「什麼東西?髮夾?」她伸手想摸,卻被手塚國光拉住了。

「不管多久,我會等妳。」他嗓音低沉的道,語氣相當堅定。

相當簡單的一句話,卻讓她強忍的淚水瞬間潰提。

「可惡,我本來不想哭的,都是你的錯。」她羞惱的抗議,臉上的眼淚怎麼擦都擦不完。

「啊,我的錯。」手塚國光將她摟入懷裡,輕拍她的背,「這裡有我等妳,一定要記得回來。」他提醒著。

「嗯。」璃音點頭應允,順便在他胸口蹭了幾下,用他的衣服擦去眼淚。

「要好好復健、要聽從復健員指示,不要再偷偷增加練習量,就算身體痊癒了,比賽的時候也要注意,不可以再拿身體去拼!」璃音叮囑著。

「好。」

「全國大賽要加油,一定要拿第一。」

「好。」

「……我要走了。」璃音離開他的懷抱,目光低垂,她不想與手塚國光的視線對上,不想讓他看見自己哭過以後的模樣。

「保重。」

「嗯。」

轉過身,璃音跟隨神走向街道的彼端,直到離開手塚國光的視線,他們的身影這才消失在夜景中。

 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