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這個是什麼?」旱魃指著冰棒問道。

「香草牛奶冰,很好吃,你吃吃看。」季薰推薦道。

「好。」撕開包裝紙,旱魃張嘴咬了一口,在嘴裡嚼了幾下。

「唔……」皺著眉頭,他的腦袋微偏,嘴裡的奇妙感覺讓他感到新奇,但卻不知道該怎麼形容。

「如何?喜歡嗎?」季薰好奇的問。

「與其說喜歡或不喜歡……不如說這是一個很奇怪、很特別的食物。」他試圖表達內心的感受。

「外面這一層冰冰的、甜甜的、香香的,不過裡面這根扁扁的東西不怎麼好吃,沒味道。」

看著他口中說的那根「扁扁」的東西,季薰與伊格爾額上降下了黑線。

「那個是冰棒的木棍,不能吃的。」季薰哭笑不得的看著他。

「木棍?難怪吃起來有一些木柴的味道。」他恍然大悟的點頭,「如果它用紫杉木來作成這根棍子,應該會更好吃。」

說出感想後,他又緊接著咬了一口,這次同樣吃掉了一截木棍。

「旱魃,那個不能吃……」

「為什麼不能吃?它有毒嗎?」旱魃不解的反問。

「沒毒,只是它吃了以後會消化不良。」

「消化不良是什麼意思?」旱魃很有求知慾的追問。

「就是會肚子痛、跑廁所、拉肚子之類的……」

「可是我以前吃過比它還要巨大的樹枝,並沒有出現這樣的狀況。」旱魃依舊對此感到疑惑。

「這根木棒這麼小、這麼薄,竟然會造成這麼大的影響,真是厲害,它該不會是用百年神木製成的吧?」舉著手裡的冰棒,旱魃滿臉好奇的研究著。

「……」眼看著話題逐漸朝奇怪的地方偏去,季薰無言了。

「薰媽咪,妳到底是在哪裡撿到這種怪人的啊?」伊格爾表情古怪的問。

「正確來說,是他撿到了我,他救了我。」季薰回以苦笑。

就在他們談話當中,牢籠外傳來了腳步聲以及推車的滾輪聲。

「吃晚餐了。」監獄守衛兩兩一組推著推車出現,為囚禁在這裡的罪犯們送飯。

「咦?你們怎麼有食物?」看著季薰等人牢籠裡的餐點,負責送飯給他們的守衛困惑的問。

「這是我們自己帶來的。」季薰回答道。

「自己帶來的?妳當我們是三歲小孩嗎?你們全身上下有哪些地方能裝這些食物?」守衛不信的反駁。

「那是因為我有空間飾品,就是這個。」季薰示範了一次取物的動作。

見到這麼特別的寶物,守衛的雙眼都發亮了。

「交出來!」其中一人伸手討著。

「啊?」季薰不解的一愣。

「交出來,我現在懷疑妳這裡面藏有違禁品,快點交上來!」對方厲聲命令。

「違禁品?你搞錯了,我這裡面只有裝生活用品而已。」季薰試著向對方澄清,但卻沒有成效。

「少說廢話,快點拿出來!」

「混帳東西!竟然想要搶奪我母親的物品?」旱魃亮出利爪,朝他們兩人揮去。

要不是牢房鐵杆的材質特殊,承受得住他這一擊,這兩人早就命喪他的爪下了。

「你、你想做什麼?造反嗎?」被他的動作嚇到,其中一人拔出腰間的槍。「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?」

「你還敢吼?」旱魃又揮出一爪子,利爪與鐵杆在高速摩擦下,爆出些許火花。

「哇啊──」雖然明知道他無法闖出牢籠,守衛還是被旱魃的氣勢嚇到,狼狽的跌倒在地。

「該、該死的傢伙!都已經被關進監牢裡了,你們還想造反?」尷尬的從地上爬起,守衛加大了吼聲,試圖掩飾尷尬。

「我現在就去呈報上級,將你們這種頑劣的犯人發配邊域當苦工!」

「等等、等等。」另一名守衛拉住了同伴,示意對方冷靜。「何必把氣氛搞得這麼不愉快?大家都是在這裡混口飯吃,要是你們想在裡面過的舒服一點,最好還是聽話一點……」他意有所指的向季薰說道。

「反正現在在牢裡妳也用不上那東西,不如將它交給我們兄弟倆,雖然我們只是兩個小小的監獄守衛,不過上頭有時候也會聽我們的『意見』,要是我們跟上頭的說一聲,保證你們很快就能從這裡出去。」

對方把話挑明了,季薰等人這下也聽懂了。

「你們這是要我們賄賂你們?」季薰沒想到死神殿這裡竟然會有這種事情發生。

「何必說得這麼難聽?」對方笑了笑,臉上沒有半點羞愧,「這叫做『互利』、『各取所需』,你們花點小錢,我們讓你們在這裡過的平安、舒服,這不是皆大歡喜嗎?」

「太過分了!」伊格爾激動萬分的指責。「你們是監獄的守衛,怎麼可以做出這種事情?這是違法的!」

「違法?被關進牢裡的人有什麼資格指責我們?」

「我勸你們最好順從我們,要不然……」對方威脅似的冷哼了兩聲。

「要不然你們想怎樣?殺了我們嗎?」伊格爾質問道。

「殺?怎麼可能?我們才不會對犯人動用私刑,不過……我想其他犯人應該很想『認識、認識』你們。」

「你!你們真是……」伊格爾為之氣結,「死神殿怎麼會聘僱你們這種守衛?我要投訴你們!」

「投訴?哈!像你們這種犯人,說的話有誰會相信?」對方囂張的笑著。

「嘖嘖嘖!錯了喔!我們可不是犯人。」魈笑嘻嘻的從地上起身,慢條斯理的走到牢籠前。

「正確來說,我們是佐‧司魂院的員工。」

「佐‧司魂院?那是什麼地方?」其中一名守衛不解的飯問。

「它是閻王殿隸屬於人間的一個分部。」魈語調輕鬆的笑道:「雖然跟死神殿的宗教系統不同,不過雙方也合作過不少案子。」

「胡說八道!你以為我們只是監獄守衛就什麼都不懂嗎?佐‧司魂院的員工怎麼可能是人類!」另一名較為資深的守衛嗤之以鼻的道。

返回身體裡的魈等人,在守衛的眼中,就只是一名「活人」,而像他們這種「冥間機構」是不可能讓活人成為員工。

「我剛才已經說了,佐‧司魂院是閻王殿在『人間』的辦事處,當然會有活人職員,佐‧司魂院的負責人也是陽世間的人,不信你可以去問問別人。」

「怎麼了嗎?」這時恰好其他人已經送完飯折返,加入了談話。

「他們說他們是佐‧司魂院的職員,還說那裡的負責人也是活人。」

「我好像有聽說過這件事,好像是這樣沒錯。」其中一名守衛點頭答道。

「對對!是活人沒錯,我之前有見過那個負責人,叫玹什麼的……」

「玹澄楓。」魈回答道。

「啊!對!就是這個名字!」

「真的是他說的這樣?」

「是啊!」其他幾人篤定的點頭。

「如果你們是佐‧司魂院的人,為什麼會被抓來這裡?」對方提出另一項質疑。

「唉~~這件事情說來話長啊!」魈一臉哀怨的搖頭,「也不曉得是哪邊的文件傳達出了問題,我們閻王殿明明有發公文給貴單位,說我們正在找尋一名失蹤的夥伴,請死神殿從旁協助,但是不知道為什麼,我們好不容易在這裡找到了人,卻被當成是入侵者。」

「……」對於魈的說詞,幾名守衛並沒有全盤相信,依舊面露懷疑神色。

「要是你們不信的話,可以去問問DA小組的成員,我們之前跟他們合作過幾件案子,如果他們的說詞還不足以讓你們採信的話,我在這邊另外還認識幾位朋友,像是暗巡部第五隊隊長皮斯,啊!前陣子好像聽說他已經成為暗巡部部長了,不曉得是不是真的?另外我還跟第十三殿警備隊的副隊長伊馮合作過幾件軍火案,跟藥品研管部─藥物研究科的科長湯姆出去喝過幾次酒,幫他收集過一些藥劑原料,對了,上次審判處的樂可司副部長還約了我要吃飯呢!乾脆趁這次來這裡的機會跟他見個面吧!」

在魈洋洋灑灑、輕描淡寫的說出幾個人的名字後,守衛們的臉色也隨之改變,這些人可都是在死神殿裡有頭有臉的人物,不管是誰都得罪不得啊!

「以上這些名單夠嗎?要是不夠我可以繼續提供。」

「呃,不、不用了。」沒料到對方竟然有這些靠山,先前找碴的兩名守衛頓時額冒冷汗、臉色大變。

「要是可以,麻煩你們跟他們通報一下,就說我因為一些小誤會現在被困在這裡,請他們出面幫忙澄清一下。」說話時,魈的態度客氣,臉上總掛著和善笑意,卻又有一種令人無法抗拒的威嚴。

「另外,也麻煩你們跟上級知會一下,請他們向閻王殿發個通知,告訴他們我們現在人在這裡,要不然我怕閻王會誤以為我們失蹤,派遣人手出來找我們。」魈「好心」的提醒道:「要是被閻王知道我們被當成罪犯關在監牢裡,恐怕會引起不好的『誤會』……到時候可就麻煩了。」

「是、是,我們一定會向上面稟報。」

魈這番狀似威脅的話,讓這幾名守衛的態度頓時客氣了起來。

「不好意思,因為現在已經是晚上了,公文處的人都已經下班,要請幾位委屈一點,在這裡待一晚上,明天一早我會立刻呈報公文上去。」

「公文可以慢一點送,不過可以請你們找DA小組的成員過來一下嗎?」魈提出請託,「因為我們正在合作一個案子,最近我們找到了新的線索,想跟他們討論後續計畫,這件事情十分緊急,不能拖延。」

當然,這種說詞是魈胡亂捏造出來的,他根本沒有跟夏契爾他們合作,雖然不明白魈為什麼要說這種謊話,但季薰還是配合著他,沒有開口反駁。

「當然、當然,重要的事情自然是不能拖延,我們會馬上為你們轉達。」守衛連連點頭稱是。

「對了,這是你們的晚餐……」另一名守衛將餐點拿出,餐盤上放置著一碗濃湯以及一塊看起來很硬的麵包,這就是一人份的晚餐。

「不好意思,菜色十分簡陋。」監獄守衛面露尷尬。

「沒關係,監獄裡的伙食本來就是這樣,要是吃的很豐盛,那不是每個人都想當犯人了嗎?」魈打趣的笑道。

「說得也是。」守衛們配合的笑著。

「我們耽誤了你們這麼久的時間,這濃湯都冷掉了,我再幫你們拿去熱一下吧?」守衛甲殷勤的道。

「不用了,我們吃這些就可以了。」魈笑吟吟的制止。

「這怎麼行呢?」

「沒關係,你們看守監獄也很辛苦,不用為了這點小事麻煩兩位。」魈依舊婉拒著。

「那好吧!」見魈不在意這種小事,對方也就不再堅持。「要是你們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們幫忙,儘管開口。」

「啊!現在夜裡會有點冷,我去拿幾床棉被過來好了!」守衛丙匆忙的跑開。

之後,他們又替他們送來了奶茶與咖啡,還提了熱水讓他們擦拭臉與手腳,十分熱情的招待他們。

「謝謝,今天真是辛苦你們了。」魈一臉感激的笑著。

「不、不會。」儘管已經累的滿頭大汗,他們還是笑著擺擺手,表示不在意。

「我剛才去了一趟DA小組的辦公室,辦公室裡沒人,聽說他們出差去了要明天才會回來,我在他們的桌上留了字條。」

「謝謝,真是麻煩你了。」魈點頭笑著,「現在已經很晚了,各位還是早點去休息吧!」

「好、好,你們也早點休息。」

守衛們又聊了幾句話後,便往門口退去。

「那個……季小姐,剛才的事情實在很不好意思。」站在門外,先前要跟季薰拿玉飾的人,不安的搓著雙手,「其實我並不是想要強佔妳的東西,這是監獄裡安全程序,我也只是照章程的要求在辦事……」

「小季,剛才有什麼事情發生嗎?」魈佯裝困惑的問。

「沒有啊!」季薰從善如流的搖頭。

「怎、唔唔──」伊格爾才想開口反駁,嘴巴立刻被魈塞入一塊麵包堵住。

「我想,要是剛才有什麼『誤會』,大家就此忘了吧!」魈提議著。

「好啊、好啊,本來就是誤會,一切都是誤會。」知道魈沒打算追究,對方自然也樂得配合。

「那我們就不打擾幾位了,晚安。」兩名守衛快步退了出去。

確定他們走遠,伊格爾這才不滿的抗議。

「為什麼你們不追究?像他們這種違反法紀的人,就該受到懲罰!」

「小鬼就是小鬼,想法可真是單純。」魈失笑的搖頭。「看開一點,他們也不過就是收一點錢,補貼補貼薪水,這也沒什麼。」

「什麼叫做沒什麼?」伊格爾可不認為這是小事,「他們可是執法人員!這種行為根本已經違反了法規!」

「就算說了,然後呢?」魈反問他,「你以為只有他們兩個是這樣嗎?」

「……難道不是?」伊格爾因魈的說詞愣住了。

「有一句話說的好,『上樑不正、下樑歪』,像他們這種好幾百年、幾千年的機構,貪污、弊端可不少,如果真要全部肅清……恐怕整個死神殿都會崩毀。」魈輕描淡寫的說道。

「這、這怎麼可能……」伊格爾因這項真相而處於震驚狀態。「他們可是死神吶!怎麼可以如此玷污自身的名聲?」

「信不信由你。」魈隨手抓起一床棉被,往角落一鋪,「我先睡了,大家晚安。」

相較於伊格爾的激動反應,季薰倒是很快就接受了這個情況。

「他們也是『人』,有人的地方就有七情六慾、就有貪婪與墮落,無論如何,這些都是死神殿內部的事情,不是我們該干預的。」她拍了拍伊格爾的肩膀,安撫著他,「睡吧!別想那麼多了。」

「……」張了張嘴,伊格爾原本想要再說些什麼,那些話到最後還是沒有說出口。

他低下頭,不發一語地鑽進棉被裡,從頭到腳的蓋住自己。

「母親大人,為什麼他會那麼沮喪?」冷眼旁觀這一切的旱魃,無法理解伊格爾的反應。

旱魃畢竟是大妖,在他生存過的世界裡,沒有所謂的法制、沒有道德規範,也沒有所謂的榮耀或名聲,『強者生存』是妖界的唯一準則。

在他看來,剛才的事件十分單純,那兩個人想要搶奪他母親大人的東西,如果那兩人比他們強,那東西被奪走是正常的事情,反之,對方要是比他們弱小,被殺死也是理所當然。

雖然後續發展跟他想像中的不一樣,但,季薰的飾品直到最後都沒有被奪走,那這件事情也就算是落幕了。

也因如此,他不懂為什麼伊格爾如此生氣,也不明白他與魈之間的爭執。

「難道他是因為想要跟對方打一場,可是被父親大人制止了,所以不高興嗎?」旱魃猜測著原因。

「不是那樣……」季薰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,「他的確是有想打倒的『敵人』,只是那個敵人太過強大,就算集結一百個、一千個人的力量也無法擊垮,所以他才會感到難過。」

季薰知道伊格爾想要什麼,在他們最初相遇時,他就已經表明了。

他想要清除世上一切的罪惡、去除一切苦難,讓這個世界充滿「真、善、美」,每個人快樂且平安、健康、幸福的生活著,讓這個世界就像伊甸園一樣完美。

然而,這種事情談何容易?

「一千個人也無法打敗的敵人?那個人在哪裡?」旱魃對這樣的強者非常興趣。

「他啊……應該是無所不在吧?」季薰扯扯嘴角,淡淡地笑著。

污穢與貪婪,萌生於人心,遍佈世界各個角落。

「無所不在?」旱魃無法理解這句話的意思。

「沒事,睡吧!」季薰敷衍的笑笑,示意他就寢休息。

「……是。」雖感困惑,但旱魃還是乖乖聽從。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