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你們是誰?為什麼擅闖死神殿?目地是什麼?」領頭的一名男子怒聲質問。

「原來這裡是死神殿啊?難怪覺得有點眼熟。」季薰恍然大悟的點頭。

以前為了營救尚漓,她曾經闖入這裡,之後幫佐‧司魂院做事時,也曾經替他們送公文信函來此,對這裡的景物還算熟悉。

「誤會,一切都是誤會,這件事情真是說來話長……」魈笑嘻嘻的擺擺手,試圖上前跟對方解釋。

「不准動!」見到魈有所行動,對方立刻緊張的喝止,「現在我們要逮捕你們,有什麼話就到審判庭上說吧!」他以眼神示意其他手下上前捉住他們。

「你們想對母親大人做什麼?」見到他們朝季薰走來,旱魃護衛在她的身前,不讓任何人靠近。

「你想反抗嗎?」對方厲聲質問,手上的槍握得更緊了。

「母親大人不用擔心,我這就將他們全殺了。」

「不要衝動。」季薰急忙拉住他,不讓他亂來。

開什麼玩笑,現在的情勢還算在能控制的範圍內,要是旱魃真的跟他們動起手來,那事情可就一發不可收拾了!

「大家冷靜、鎮定一點。」魈攔在雙方之間,試圖調解,「別激動、不要緊張,手上的槍千萬不要走火,要是一不小心在身上開出一個洞來,那可就不妙了。」

他扯扯嘴角,做出一個友善的笑容,努力表現出溫和無害的模樣。

「我可以解釋,這一切都是誤會,我們不是什麼闖入者,雖然現在的情況看起來真的很像是那麼一回事,但是有個偉人說過,世界上的真相其實有百分之八十是謊言,眼見不一定為憑,你們現在看到的這一切,其實都是『螢幕保護程式』……」

「……」聽到最後一句,季薰直接給了魈一記白眼。

「廢話少說!想解釋的話,到審判庭上再說!」對方沒打算聽他胡說八道,「別怪我沒有事先告知,要是你們敢動歪腦筋、想反抗的話,依據法律,我們可以就地處決你們,要是不想死,最好別動什麼歪腦筋!」

「當然、當然。」魈鞠躬哈腰的連連點頭,「我們可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,走在路上看到老先生、老太太還會去扶他們過馬路,平常也總是敦親睦鄰、按時繳稅,我們絕對會遵照你們的話行事,不會有任何反抗。」

「父親大人為什麼要對他們卑躬屈膝?像這等妖力弱小的小怪,我可以輕易的打死他們……」對於魈的百般配合,旱魃頗不以為然。

「打個頭!」魈沒好氣的拍了他後腦杓一記,「現在我們是在別人的地盤,你給我乖一點,要不然我打你屁股!」

「父親大人剛才打的是我的頭,不是屁股。」旱魃糾正著他的說詞。

「我的意思是說……」張著口,魈想向他解釋清楚,卻又覺得似乎多此一舉,「算了、算了,總之你給我乖一點、不要亂來,要是你出手傷了人,我跟小季都會很生氣,說不定你的母親大人就不要你了!」

顧慮到旱魃不一定會聽從自己的話,魈拉了季薰下水。

旱魃一聽到會惹季薰生氣,連忙乖乖點頭保證。

「我不會做出讓母親大人生氣的事情,要是母親大人不希望我動手,我就不動手。」

在旱魃的配合下,季薰一行人被死神殿的死神警衛逮捕了。

他們被扣上腳鐐手銬,帶往監牢等待審判庭傳喚審判。

坐在灰白色的監牢內,沉默的氣氛籠罩著他們幾人,不過他們並不是因為被捕而沮喪,而是因為接連的狀況讓他們感到疲倦,所有人利用這段時間休息罷了。

「媽咪,我好睏……」窩在季薰懷裡,伊格爾不斷打著呵欠。

「還好嗎?你的臉色很不對勁。」察覺到伊格爾的臉色顯得蒼白,季薰擔心的詢問。

「應該是靈體脫離軀殼太久,靈力耗用過大。」魈說出他們現下的狀況。

為了找尋季薰,他們是以靈體進入水色的魔法陣,藉由靈力支撐整個尋人過程。

找到季薰後,他們以為很快就能回去,所以並沒有特地折返回去,與肉身進行合體,沒想到經過通道時,竟然發生空間扭曲的意外狀況,讓他們陷入這種困境,這還真是始料未及……

魈因為跟季薰有血契關係,靈力共用,只要有季薰在他身旁,靈力耗用的程度就不大,但伊格爾就不同了。

因爆炸而死的他,雖然幸運的逃過死亡,但靈體卻是十分虛弱,就算通過仙偶復活、有仙偶的法陣養護,他的恢復情況依舊是十分緩慢,為了找尋季薰,他耗用了大量的靈力,離開軀殼的時間越長,對他就越不利。

「這要怎麼辦?該怎麼幫他?」季薰撫摸著伊格爾的柔軟捲髮,擔憂的問。

此時伊格爾已經在她懷中陷入熟睡,但額上卻泛著冷汗、彎眉也因為不舒服而蹙起。

「叫水色將我們的肉體運過來,要不然就是輸入靈力給他。」魈說出最基本的兩個辦法。

「那我輸入靈力給他。」握住伊格爾的手,季薰隨即傳輸力量給他。

有了季薰的協助,伊格爾的臉色這才逐漸紅潤起來。

「夠了,不要耗用過多。」魈評估著伊格爾的情況,適時制止道:「我們可能會在這裡待上很長一段時間,不要連妳自己都累垮了。」

「嗯,我知道。」季薰點頭答應,而後又納悶的自語,「通道為什麼會突然出現扭曲?水色那邊發生什麼事了嗎?」

「她沒事。」

獠摩的聲音突然響起,虛空中一道紫光乍現,他出現在眾人眼前,肩上扛著魈與伊格爾的身體。

「現在空間很紊亂,無法開啟通道。」將兩人的肉體放下後,獠摩簡短的說道:「請你們暫時在這裡待一陣子,待空間穩定,我們會再來接你們來離開。」

目光一掃,他對上了旱魃的金瞳,略為打量後,他友善的朝對方點頭笑笑。

「……」對於對方表示友好的舉動,旱魃並沒有給予回應,反而是全身緊繃的站在季薰身旁,就像是遇到強大敵手一般。

「發生什麼事了?為什麼通道會突然出狀況?」沒有在意旱魃的不尋常,季薰問出心中的疑惑。

問話時,季薰同時叫醒睡著的伊格爾,讓他回到仙偶的軀殼裡。

「詳細情況並不清楚。」獠摩也同樣對此感到納悶,「目前只知道水色在維持魔法陣運作時,有一股奇怪而巨大的力量突然出現,扭曲了整個空間,造成空間失序與錯亂。」

「那股力量是針對水色的魔法陣來的嗎?」季薰不安的追問。

「不是。」獠摩否認了這項臆測,「並不是只有水色的魔法陣發生問題,湘玉的結界也受到這股能量波動影響,我想,應該是這股力量過於強大,才會間接干擾了其他事物,如果對方想利用這股力量進行攻擊,不只通道裡的你們無法存活,就連我們也無法倖免,況且……」

話說到一半,獠摩突然止了口,沒有繼續說下。

「怎麼了?」

「沒什麼,只是突然接到一個訊息。」他笑了笑,神情平靜,似乎並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。

「我還有點事要辦,先走了,各位保重。」

話一說完,他隨即化為一道紫光消失。

「那個人很強。」一直沉默著的旱魃,在獠摩離開後突然開口說道。

在獠摩現身時,他隨即感受到一股強大、具有壓迫感的力量,對方的程度甚至在他之上,這讓他燃起了不服輸的鬥志。

「當然強,他是水色的惡魔護衛,聽說是魔族第一戰士喔!」季薰笑嘻嘻的說出獠摩的來歷。

「……」這樣的說明讓旱魃沉默了幾秒,「母親大人不用擔心,我會變得比他更強,我會是天下第一!」

旱魃的想法很簡單也很單純──唯有強者才有無所畏懼、保護一切的力量,當他成為天下無敵時,自然就可以保護他最重要的母親大人,不受任何傷害。

「……嗯。」不明白他的想法,季薰只是點頭笑了笑,當作認同了他的想法。

「唔,果然還是回到身體裡的感覺好。」取回身體,魈扭著腰、伸展四肢,活動著筋骨。

回到仙偶裡的伊格爾,也不再嗜睡,精神狀態比剛才好了許多。

「呼!煩惱的事情終於都解決了,現在可以好好的睡上一覺囉!」魈打了個呵欠,往角落一躺,準備休息。

「魈爸爸,現在不是睡覺的時候吧?」伊格爾提出質疑,「我們現在被關進牢裡耶!應該要想辦法脫困啊!」

「脫困?你的意思是……你想要逃獄?」魈故作詫異的反問:「嘖嘖!那可是犯罪的行為耶!小伊,你真是太糟糕了,小小年紀不學好,竟然想出這種鬼點子,小季,妳該好好管教一下這個小鬼了。」

「我當然不是那個意思。」小伊格爾辜著嘴反駁:「我的意思是說,想辦法讓我們『合法』的離開!」他特意加重了合法二字的語氣。

「喔?你有什麼辦法可以讓我們『合法的離開』?」魈側身躺著,單手托腮,笑嘻嘻的問道。

「薰媽咪,妳不是有朋友在這裡當死神嗎?可不可以請他來救我們?」伊格爾指的是先前見過的尚漓等人。

「嗯嗯,這倒是一個好提議。」魈連連點頭,「但是……請問一下,你打算用什麼方式通知他們來這裡救人呢?」

「請看守的守衛帶話,或者是用密語傳音……」伊格爾說出最常見的聯繫辦法。

「噠噠!失敗。」魈朝他咧嘴笑著,「第一、這裡的守衛只負責幫你送上三餐,不負責傳話,第二、這座監獄設置了隔離法陣,別說傳音了,就連施展一個簡單的法術都辦不到,不信你可以試試。」

為了驗證魈的話,伊格爾立刻施展一個小型的集水術,然而,不管他怎麼催動咒語,他的掌心依舊空空如也,連一滴水也沒有產生。

一樣對魈的話有所質疑,旱魃也試著在掌心凝聚妖氣,同樣徒勞無功。

「好奇怪……要是不能施法,那獠摩是怎麼進來這裡的?」伊格爾面露困惑。「既然這裡被下了禁制,他怎麼有辦法來去自如?」

「這點我也很好奇。」魈由臥改坐,單手支著下巴,故作深沉的回道:「早知道剛才應該請他教我們秘訣,這樣要越獄也比較方便,以後也不用怕被抓了。」

「為什麼你對這裡這麼瞭解?」季薰不解的提問。

「嘖嘖,壞心的小季,妳怎麼可以問這種讓人尷尬的問題呢?」魈佯裝害羞的低垂著頭,「這些當然是『過來人的經驗』囉~~」

「你被關過?」季薰頗感意外,「什麼時候?」

「唔,第一次好像是冬季,被抓的那天我記得下著暴風雪,第二次是春天、第三次好像也是春天,然後有兩次秋天、四次夏天,其他的我就記不得了……」

「……沒想到你的過去這麼『輝煌』。」季薰額冒黑線的感嘆。

「哎呀,人無過去枉少年嘛!雖然說我現在還是很年輕,不過也正因為過往的各種經驗,我現在才能變成這麼出色、成熟的男人啊!」他一臉自豪的笑道。

「這種事情有什麼好驕傲的?」季薰沒好氣的斜睨他一眼。「你們兩個可別學他,壞榜樣!」她叮囑著伊格爾與旱魃。

「母親大人請放心,我一定不會做出讓妳感到羞愧的事情。」旱魃信誓旦旦的保證。

「我也不會!」伊格爾舉手發誓,「我保證我會做一個乖孩子,不讓媽咪擔心!」

「很好。」

「是是是,我是壞榜樣、壞爸爸、萬惡的父親大人,你們都不要理我,讓我一個人自生自滅好了,哼!」

魈撇了撇嘴,像孩子一般耍脾氣的轉過身,用背部朝向他們。

「……」季薰與伊格爾無奈的互望一眼,對他這種孩子氣的行為感到莫可奈何。

「又不是小孩子,還在那邊鬧彆扭。」季薰嘟嘴嘀咕。

「魈爸爸好幼稚。」伊格爾同聲數落著。

「哼!我這個叫做『赤子之心』!」魈不滿反駁道:「一個男人不管他的年紀多大,身體裡永遠都有另一個小男孩。」

「為什麼要把小孩放在體內,那是備用糧食嗎?」旱魃滿臉困惑的反問。

「……」眾人無言了。

「你、你……」他問的這麼認真,讓魈就算想以平日的揶揄口吻回應,也回不下去。

「算了、算了!男人的心,女人跟小鬼永遠不會懂!我不要理你們了!」揮揮手,他再度背過身去。

「又在嘔氣了。」伊格爾一臉小大人模樣的搖頭嘆氣。「為什麼我家的爸爸這麼喜歡生氣呢?」

「因為他是一個心胸狹窄、成天瘋瘋癲癲的男人。」季薰扁嘴數落。

「我心胸狹窄?妳──」魈才想提出抗議,旱魃卻在這時插嘴了。

「母親大人,既然父親大人想要獨自靜一靜,那麼我們就順從他的意願吧!」耿直單純的旱魃,給了魈最直接的一擊。

「也好,省得他又說我們煩他。」季薰贊同這項提議,「你們肚子餓不餓?我這裡有一些食物。」

她從空間玉飾中取出燉肉、沙拉、三明治與甜點。


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