才打算向他們告別,那名女生卻先一步開口。

「可以請妳等一下嗎?我有個東西想要給妳。」

她拿出一個卷軸,攤開後,卷軸裡頭有一些文字與其他種類的怪物卡片,她將山獅卡片放在其中一個空格上,而後按下完成確認。

「這個給妳。」她將卷軸遞給我。「這是我自己設計的冒險任務,希望妳會喜歡。」

將卷軸接過手,上頭顯示著任務的名稱,以及卷軸製作者的姓名「舞影」。

「原來妳是『創作者』啊?」

還以為這個特地跑來抓野獸的女生,應該是獵人或者馴獸獅之類的職業,沒想到她是為了編造任務……

創作者是之前遊戲新推出的職業,玩家在學習相關技能後,可以向店家購買空白卷軸,使用遊戲提供的設計軟體編撰故事,這種方式有點像是自行製作小遊戲,但我聽說遊戲所提供的創作軟體比自製遊戲軟體要簡單多了。

當玩家做出成品後,可以將卷軸賣給「任務卷軸商人」,其他玩家便可以透過卷軸商人買到這些冒險遊戲。

「我再幫妳抓一隻山獅吧。」我將卷軸收入倉庫內。

「不用了。」她搖頭笑著。

「可是妳抓山獅不就是為了要……」

「抓一隻山獅可以使用十次。」明白我的意思,她打斷我的話回道:「我這邊還可以製作九個任務。」

「嘎啦啦,抓一隻山獅可以重複使用呢!」

「貓,原來妳在這裡啊。」艾奎的聲音傳來。「任務解到那邊了?」

「獵殺三十隻雙頭山獅,剛剛完成。」我回道。

「嘎啦拉,尼克、尼克!暴雷好想你!」

「乖乖,最近有沒有聽話?」翼手龍尼克用著對待小孩的口吻問道。

「嘎啦啦,有!暴雷很乖!」

「我才剛接到這個任務,要一起解嗎?」艾奎詢問著。

「好啊,一個人解任實在是有點無聊。」

「艾、艾、艾……艾奎?」舞影激動的指著他大叫:「是艾奎耶!」

「你們認識?」我狐疑的問著。

「不,我不認識。」艾奎臉上同樣寫著困惑。

「你好,我、我很喜歡你製作的卷軸任務。」舞影興奮的紅了臉,「我、我很想成為像你那麼厲害的人。」

「呃……妳好。」艾奎有些尷尬的笑笑。

「原來你也是創作者啊?」我感到有些意外。

「嗯,覺得很有趣,所以就試著做了一些。」

「他真的很棒!」弓箭手開心的說道:「他的任務卷軸我都有玩過,每一種都很有趣!」

「他是很有名的創作者。」法師附和著,「熱門排行榜的前二十名作品,有五個是他的。」

「熱門排行榜?」

「對啊,販售卷軸的NPC商人會收集其他玩家玩過的反應,要是能得到其他玩家好的評價,就會成為熱門商品、登上熱門排行榜。」

「而且在熱門排行榜上的人,下次再去賣任務卷軸時,NPC會自動提高價格,付多一些錢给製作卷軸的人喔!」

「請容在下插一句話。」尼克彬彬有禮的道:「我家主人雖然經常迷路,但是他在創作方面的確頗有長才,見到有人喜歡主人的作品,在下真是甚感欣慰。」

「尼克……」艾奎無奈的皺眉,「要是你再多嘴,我就把你收起來。」

「嘎啦啦,不!不要!」暴雷著急的嚷道:「請不要將尼克收起來,不要拆散暴雷跟尼克!」

「那你們就安靜一點,不要插嘴。」艾奎恐嚇道。

「哎呀呀,有這麼好的專長,怎麼什麼都沒說呢?」痞子殺手突然冒了出來,「我親愛的艾奎兄弟,你願不願意做幾個卷軸放在商會販售呢?」他搭著艾奎的肩,笑的一臉燦爛。

「可以是可以,可是我需要去抓一些怪物……」

「這簡單!憑我們三個的身手,一定馬上就抓一大堆稀有怪!」

「行動之前先去接一些任務吧。」我提議著,「一邊解任務一邊抓任務裡的怪,這樣也比較省事。」

「請問……我們可以跟嗎?」舞影期盼的問。

「一起來吧。」我朝她回了個笑。

「嘎啦啦,人多比較好玩喔!」暴雷同聲附和著。

原本打算要直接向軍事官接洽任務,對方卻說我還需要多加磨練,要我先去向其他NPC接任務,等到我完成三十個任務後,再來找他。

城內其他NPC的任務,大多是要我們幫忙尋找東西、捕捉某些怪物,任務地點都是在同一塊大陸,執行起來也還算方便。

「二十七、二十八……還差一隻。」

河畔的草地上堆著怪物殘屍,我蹲在水邊清洗手上的血漬,甩了甩水,才想起身繼續尋找時,水底突然衝出數條觸手,將我給拖入湖底。

呵,最後一隻自己送上門啊。見到獵物,我輕笑著。

手上迅速出現一把戰斧,大力一揮,觸手就被我給斬斷,趁著脫身之際我一舉將怪物劈成兩半。

「呼~~」抓著屍體浮上水面,我朝岸上的眾人招手,「第三十隻。」

「嚇死我了。」舞影心驚的拍了拍胸口,「剛剛看到貓被拖下水,我還以為她會被殺。」

「哈哈,妳想太多了。」痞子殺手大笑著,「這傢伙比大魔王還恐怖,怪物遇到她都只有被殺的份啦!」

「嘎啦啦,我家主人可是很厲害的呢!」

「貓感覺是一個很厲害的高手。」弓箭手理解的點頭。

「說到高手,我之前在排行榜上有看過一個名字……」微側著頭,舞影思索著,「討論區有很多她的資料,聽說那個女生很厲害,叫什麼來著?」

「紫玥?」法師替她說出口。

「不是,紫玥女王我知道,我說的是另一個。」

「韃羅貓?」弓箭手提出了我的名字。

「對對,就是她。」舞影連連點頭說道:「我聽說過她好多事情,還在官網看到不少描述她的文章。」

聽到對方像是忽視我一樣的描述我,我跟痞子他們互看一眼。

「你們沒有看過韃羅貓的影片嗎?」艾奎試探的問。

「有看過一些。」

「那……你們看到人應該認的出來吧?」痞子殺手追問,視線更是不斷往我這裡瞄來。

「很難吧。」法師皺眉道:「她戰鬥時移動速度很快,影片裡的人物又拍的很小,臉看的不是很清楚。」

「而且現在因為有很多人崇拜韃羅貓,都會模仿她的穿衣風格,要從造型分辨也不是很好分。」弓箭手說出另一個理由。

「那照片呢?他們公會有販售她的照片,你們沒看過嗎?」

「有看過啦,可是也就只是看看。」他們朝我們笑了笑。

「畢竟我們又不認識她,沒有人會特地將陌生人記在腦中吧?」

「對啊,而且照片跟真人還是有一點差距的吧?」

『基於以上種種狀況,我可以斷定他們完全認不出妳,不知道妳就是韃羅貓。』痞子殺手突然對我傳來密語。

『這種事情不需要你斷定,我也猜的出來……』我回了一個苦笑。

『聽到有人因為崇拜妳而模仿妳的風格,感想如何?』他笑嘻嘻的問。

『沒感想。』我簡短的回道。

除非我實際遇到對方,要不,光聽這種口頭描述,我只會覺得是在聽一則故事,不會有任何多餘的感觸。

「艾奎,接下來的任務是什麼?」不想繼續這樣的話題,我將對話轉回任務上頭。

「要拿到三十根獨角巨象的角。」艾奎看了任務上頭的地圖,往湖的上方一指,「象群應該在那邊。」

「艾奎主人,請容許在下打岔。」一直克制不開口的尼克,終於還是說話了,「若是依照地圖的顯示,象群應該是在湖的對岸,不是上方。」

「嗯嗯,我也覺得是在對岸。」

「……走吧。」艾奎尷尬的收起地圖,順帶將尼克抓入倉庫,跟著我們往正確的方向前進。

對岸跟我們先前立足的地方有著截然不同的景色,前者是一處森林,而這裡卻是寬廣且湖泊分佈眾多的草原。

在我們之前,已經有部分玩家在這裡追逐獨角巨象,進行任務了。

草原上象群跟玩家互相追逐,分不清楚是象追人還是人追象。

「小心啊!危險!」

「痞子!加油!」

咦?聽到耳熟的名字,我們不自覺往聲音來源看去。

被那群女孩呼喚的對象是一名男子,猛一看,他的穿著打扮跟痞子殺手有些類似,就連他使用的武器也是一把大傘。

『喲喲!那個人該不會是我的崇拜者吧?』痞子殺手有些得意的道。

想起舞影他們先前的「崇拜模仿」說,這樣的情況也似乎可以聯想的到。

「好可愛!」舞影突然發出尖叫聲:「沒想到獨角巨象長的這麼可愛!」

可愛?我狐疑的看著草原上的大象。

就是除了象牙之外,牠的額頭中央多長一根獨角,其他跟一般大象沒什麼兩樣,救因為那根獨角所以說牠可愛嗎?無法理解。

「那個……貓,我想要抓牠。」舞影雙眼發亮的說道。

「好。」

我要暴雷先去吸引其中一隻獨角巨象,讓牠脫離其他象群,然而,暴雷還是引了一群獨角巨象衝來。

「啊啊,大、大象全都過來了!」舞影他們驚恐的喊。

「不用慌。」痞子殺手朝他們笑著,大步衝上前,手上的大傘用力一揮,一隻獨角巨象被他打飛到一旁。

「嘿!那隻就給妳啦。」他朝舞影喊道:「趁牠昏迷的時候趕快抓。」

揮舞著大傘,痞子殺手開始朝象群進攻,一隻又一隻的獨角巨象被他打倒、打飛,我跟艾奎尾隨在他之後發動攻擊。

大肆活躍的痞子殺手,當然也被其他團體注意到了,尤其是另一位痞子所待的隊伍。

「欸,你們看,那個人跟痞子殺手一樣耶。」

「對啊,打扮跟武器都一樣。」

「該不會是模仿的吧?」

「應該是,不過他真的好厲害。」

模仿?他可是正牌的痞子殺手,怎麼會被說成模仿呢?

言下之意,難道那群女生認為他們隊伍中的痞子殺手才是真正的痞子?

當我們差不多完成拿獨角的任務時,天空突然轉暗,厚重的烏雲聚集,雷電交錯,瞬間下起了一場大雷雨。

這場大雨讓我們所有人都跑向湖岸邊,進入一個像是古跡又像是涼亭的建築物裡頭躲雨。

遊戲中,下雨這種事情似乎不需要太過重視,但若是遇上大雷雨,說什麼都要避一避,遊戲裡頭的大雷雨可是會殺人的!

聽說之前有不知情的玩家,在大雷雨的日子遊盪打怪,結果被雷給劈成焦炭,除了死狀悽慘以外,他身上的裝備全部嚴重受損,維修時花了一大筆錢。

自此以後,玩家間總是會互相開玩笑的說:就算不怕被雷劈死,也要為了裝備跟錢著想!

「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放晴?」望著那滂沱的雨勢,艾奎臉上帶著些苦悶。

「什麼事情都不能做,好無聊。」痞子殺手嚷嚷著。

「是啊。」我索性丟出營火工具,在空地上升火,「反正閒著也是閒著,來吃大象吧。」

「嘎啦啦!肚子餓!吃大象!」暴雷開心的歡呼。

「呃……吃大象?」舞影他們幾個人臉色微僵。

「吃大象是一種休閒活動嗎?」

「也不算是啦,只不過無聊的時候吃東西最容易打發時間,對吧?」我隨手拋出帶鉤的繩子,將附近的一隻獨角巨象給拖入涼亭裡。

「痞子,交給你料理了。」

「沒問題!」

痞子殺手拿出廚具,快速的將大象肢解,串成肉串放在火上烤,灑上調味料後,誘人的香氣四溢。

「烤好了!大家一起吃吧!」

「嘎啦啦!烤肉!好吃的烤肉!」

痞子殺手開始分享烤肉,除了我們這群人之外,就連一同躲雨的其他隊伍也有份。為了避免暴雷將整隻大象全部吃光,餵牠幾根烤肉串後,我隨即將牠收回倉庫內。

「請問……」旁邊傳來了女孩的聲音,「你也叫做痞子?」

「是啊,我叫做痞子殺手。」他笑著點頭。

「真巧,他也是耶。」女孩指向那名跟痞子裝扮雷同的人,「他是新戰神公會的會長喔!」

「……會長?」這句話讓我們為之一愣,而那位冒名會長則是驕傲的抬高下巴。

「你們知道新戰神公會嗎?」對方繼續說下去,「他們是很有名的公會呢!有很多成員都很厲害喔!」

「嗯,我們知道。」我只能回以苦笑。

「原來那個人是新戰神公會的會長啊。」舞影他們相信了這樣的說詞。

「我聽說新戰神公會做了一件很特別的決定。」弓箭手開口問道:「為什麼你們會選擇罪惡城當領地呢?」

不約而同,我們的視線往冒名會長集中,所有人都想知道他的說詞。

「這個嘛~~」他故作遲疑的停頓一下,「因為這麼做才酷啊!」

「……酷?」我開始冒出黑線。

「沒錯!」他開始滔滔不絕的說道:「我們新戰神就是標榜跟別人不同,要特立獨行,做別人想像不到的事情,大家都覺得那個地方很糟糕,我們偏偏就是要選那個糟糕的地方!」

這傢伙到底將我們當成什麼了啊?叛逆份子?

「難道你們沒有考慮到一些優缺點嗎?」艾奎試圖更進一步的追問:「畢竟領地可是跟公會的未來有關。」

「沒有,那種小事不在我們的考慮範圍內!」他極為篤定的回道。

「……」無言了。

「你這麼做,難道不會引起其他成員不高興嗎?」我打哈哈的笑著,「像是副會長或者是其他人?」

「不會!」又是非常篤定的回答。

「他們向來都是聽從我的命令行事,公會裡的事情我說了就算!」冒牌會長如此說道:「要不然他們也不會要我當會長啊,新戰神的所有成員可都是非常崇拜我的呢!」

錯了吧……當初痞子會成為會長的原因,我記得不是因為崇拜。

『怎麼會有這種人啊?要模仿之前好歹也先收集一下情報吧?』無法繼續忍受的艾奎,乾脆使用的公會頻道對談。

『我覺得他唯一跟痞子像的一點,就是很會胡扯。』我無奈的道。

『怎麼了?什麼模仿?』聽到對話,公會頻道傳來其他成員追問。

『有人模仿會長嗎?』

『應該說,那個人說他自己就是痞子殺手,他就是新戰神公會的會長。』

『天啊!怎麼會有這種人!好無恥!』

『這太誇張了吧?』

『那個人跟會長長的像嗎?』

『唔……』我仔細的瞧著對方:『除了穿著打扮之外,身高跟臉都不像,痞子比他高、也比他瘦。』

『可是很奇怪,那些人都相信他的說法。』艾奎困惑的道:『明明他說的話漏洞百出,可是那些人卻還是相信了。』

『是啊。』我無奈的嘆了一口氣。

剛才他所答覆的公會領地問題,在我們聽來覺得很可笑、很沒有邏輯,可是那些女生卻聽的一臉崇拜,還一直嚷嚷著「好酷、好厲害」之類,聽起來真是讓人很不舒服。

『會長,你們在哪裡?我們這就過去拆穿他!』

『對!不可以讓他這樣冒充會長!』

部分會員語氣激昂的說道。

『冷靜點,各位。』沒有氣憤的情緒,痞子殺手依舊是一派輕鬆的笑著,『反正他也沒有用我的名字做什麼壞事,就隨便他去吧。』

『你的意思是說,非要等到有人讓他給騙了,你才要拆穿他?』我質疑的問。

『他應該是不會啦。』痞子殺手抓抓頭髮,『感覺上他只是想藉著別人的名氣,享受被人崇拜的感覺,應該不至於做出太過火的事情。』

『不行!怎麼可以這樣姑息養奸!』會員們開始議論紛紛。

『要是他真的開始招搖撞騙,到時候會長的名譽就會受損了!』

『我不能接受這種事情!我現在就去公會討論版上發文,跟所有人說這件事情!』

『我去官網討論版發文!』

沒必要搞這麼大吧……我開始冒冷汗。

「那個……痞子會長,我朋友說他們要解這裡的任務,可以請你幫他們嗎?」某個女孩問道。

「好啊,沒問題!」冒牌會長毫不猶豫的答應。「要打哪邊的怪?」

「就是這裡。」女孩回答道:「聽說這裡會有巡邏的鐵甲騎兵,全都是精英怪。」

「是、是這樣啊……」那人的笑容明顯僵了一下。

不到幾分鐘,雷雨就停了,而那女孩的朋友也依約出現。

「當我們放出信號燈之後,鐵甲騎兵就會出現,一共有五個人,我們要殺死他們,拿走領隊身上的信件。」帶頭的領隊一邊施放信號燈,一邊說明道。

當信號燈的煙火在空中炸開時,地平線的彼端出現了任務目標。

「那個……大家要不要一起打?」冒牌會長心虛的邀約著,「人多也比較好玩嘛!」

「不行喔。」解任務的隊長率先婉拒,「這個任務只能十個人解,加上你之後只能再多加一個人。」

「如果可以一群人進攻,我們也不會這麼頭痛了。」隊員甲苦笑道。

「那就再加他吧。」我推了身旁的痞子殺手,「反正他閒著也是閒著。」

「好。」

「加油吧,痞子會長!」女孩們笑著朝冒牌貨揮手。

「是啊,加油吧,痞子會長。」我燦爛的朝痞子殺手笑著。

如我預料的,在他們跟對方開戰後,那位冒牌貨很快就被砍了,當然,他的隊友們立刻為他進行復活,而後他又立刻被秒殺,就這樣一直反覆循環,一直到其他隊友也自顧不暇、逐一陣亡……

最後,場上只剩下正牌的痞子殺手還在跟兩個敵人纏鬥,這些精英怪是公會城任務後才出現的怪物,等級跟難度自然跟舊有的怪物還要高、還要難以應付。

「痞子!撐住!」我朝他喊著。

「沒問題!」他笑的燦爛,手上的攻擊沒有停歇。

他忙碌的在兩名敵人之間閃躲、反擊,道具一樣接著一樣丟出。

有時,他會在危急之際利用炸藥或藤蔓脫困,為自己補血、尋找生路;有時,他會將敵人冰凍,趁著敵人行動受限的時間,救活一、兩名隊友,原本看似應該會滅團的隊伍,就在痞子殺手的策略下逐一復活、重新整隊。

作戰方式變化萬千、反應靈活而機警,這就是我認識的痞子殺手,是他獨一無二的作戰方式。

「欸,你們覺不覺得……好像怪怪的?」旁邊出現了欲言又止的私語聲。

「妳是說,覺得這個人才是真的……」

「嗯啊,妳不覺得嗎?」

「嗯……」

低語聲過後,連著的是一陣靜寂。

重新復活的隊伍,很快就調整了作戰方式,在痞子殺手的指揮下,他們終於取得了勝利。

「成功了!太棒了!」眾人高興的歡呼。

「呼~~累死了。」痞子殺手大剌剌的躺在我腳邊。

「剛才的戰鬥很精采。」艾奎朝他笑著,「我都錄下來了喔。」

「真的嗎?」他露出孩子般的笑容,「貓,我剛剛的表現妳給幾分?」

「這個嘛……」我想了想,「九十分。」

「耶?為什麼不是一百!」他抗議的嚷著,「我剛才可是使出全力了耶!」

「因為你一開始有偷懶,所以扣十分。」我隨手敲了下他的頭。

發覺被我抓到他摸魚,痞子殺手心虛的吐了吐舌頭。「不過偷懶幾分鐘就被扣十分,好貴。」

「剛剛真的很謝謝你。」隊長跟其他隊員上前向痞子殺手道謝,「你們等一下有其他事情嗎?要不要一起解任務?」

「我們還有另一組朋友說要解這個任務,可以請你再幫忙一下嗎?」

「我動不了了,你們找她吧。」痞子殺手推了推我,「她很強,絕對不會讓任務失敗。」

「這次要換你想幫我評分了嗎?」我打趣的笑著。

「嘿嘿……」他乾笑兩聲,沒有回答。

「咦?貓師父,怎麼是你們?」夜影杰的聲音傳來,他身後跟著糖衣毒藥等人。

「你們認識?」那位隊長狐疑的反問。

「當然認識啊!」糖衣毒藥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道:「她是我們的師父韃羅貓,他是痞子大哥,旁邊那位是第一王者艾奎。」

「他們幾個都很有名,應該多少都有人聽過他們的名字吧?」麥當當皺眉回道。

「所以……他是真正的痞子殺手?」旁人傳來了詢問聲。

「對啊,難不成還有假的?」粉紅可樂不解的反問。

這一問,眾人的視線紛紛往那位冒名的會長身上集中。

「我就覺得奇怪,之前聽別人說,痞子殺手是一個很厲害的人,怎麼可能像你一樣,被怪物連連殺死?」

「你這個人真是很過分耶!幹嘛說謊欺騙我們?」

發現事情的真相被揭穿,那人話也不多說,立刻下線離開遊戲。

「你們的意思是說,」夜音黎恩立刻明白整個情況,「那個人偽裝成痞子殺手?」

「沒錯。」

「差太多了吧。」夜影杰不信的嚷著,「怎麼看,這兩個人長的根本就不像啊。」

「我們本來也覺得他跟照片不一樣,可是他一直說他是本人,還將我們騙的團團轉!真的太可惡了!」

「他昨天還跟我說,只要我當他女朋友,就會給我很多錢、很多裝備!」

「他也這樣跟妳說?我也是耶!」

發現對方還連帶打算欺騙她們的感情,眾家女生更為憤怒了。

「我這邊有他的影像,我現在就去官網貼公告,要大家小心!」

「對!我也要去貼!」

女生們怒沖沖的傳送離開,少了她們這一大票人,現場立刻安靜了不少。

 

 

 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