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ose

 

 

「要是妳想要增進幻實這項技能,我建議妳拜訪訓練師『古波古徳』,他可以讓妳的幻實技能更上一層樓。等到獲得他的認可之後,妳就可以開始承接任務了。」

「好。」我點頭答應著。

才打算去找訓練師順便在和平港裡閒逛一會、認識一下新環境,公會頻道卻在這時候傳來了通知。

『新戰神所有公會成員,現在要進行領地說明會議,有空的成員請到公會城裡頭集合。』

在公會城任務結束後,公會內部因為領地的選擇,出現了一些爭論,甚至,有部分成員認為這樣的公會沒有未來,直接退出新戰神公會另謀他處。

原本焰星打算等公會城的運作、制度先建立好,而後再來解釋這些問題,但,因為部分成員的出走,讓他決定提前召開會議,將他的想法告知大家。

傳送到公會城的會議廳,裡頭已經擠滿了公會成員。

「出現的人還真多。」我在紫玥的身旁坐下。

「畢竟這是關係到公會未來的大事啊。」紫玥淡淡的笑笑,「雖然公會只是一個增進感情的集合體,可是對於一些人來說,他們更加重視公會未來的發展跟聲勢。」

「這次的會議很重要。」絕對殺戮接口道:「有很多人打算先聽完焰星的解釋,再決定要不要離開公會。」

「離開是在所難免,」黑戰士回應道:「這次的會議只關係到離開人數的多寡。」

不一會,焰星跟痞子殺手出現了。

「焰星,你看起來好像很累,還好吧?」發現他似乎沒什麼精神,我有點擔心。

「該不會是為了這次的會議過於煩惱,導致沒有睡好?」紫玥猜測的道。

「不,是工作上的事情。」他笑著搖搖頭。「『Fable(傳說)』的企劃案已經完成,最近開始動工了,剛開始總是會比較忙、比較累。」

「這傢伙一忙起來就完全忘記要吃飯睡覺。」痞子殺手在一旁抱怨著,「要不是我硬抓著他吃飯、硬逼著他睡覺,他可能早就進醫院去了!」

「焰星,你可不要自家遊戲還沒推出,自己就先累垮了。」黑戰士提醒的道。

「我會注意。」他點頭笑笑。

Fable(傳說)是老哥他們工作室新的創作,也是他們「獨立」進行的第一款遊戲。

一直以來,DEUS都是跟遊戲公司合作,協助遊戲公司開發新款遊戲,雖然獲得的待遇不錯,有些時候他們總是會受到對方公司的限制。

獨立完成一款遊戲是老哥他們一直以來的夢想,經過多年的經驗、金錢累積,終於到了實現的時候,唯一缺的,就是一些細節流程,例如銷售通路、合作廠商等等的選擇,而仲澐的專業恰好補上了這份不足。

所以之前仲澐找上DEUS,以私人名義想要跟他們合作,開發一款新遊戲時,老哥他們有了另一種想法,他們打算邀請仲澐加入DEUS,成為DEUS的一員,憑藉著他在商場上的經驗,讓DEUS工作室轉型成為國際性遊戲公司。

只不過當時因為對仲澐的為人不甚清楚,所以這項計畫一直擱著,現在經過這些時日的相處,老哥他們覺得仲澐是合適的人選,因此,前陣子向他提出這個想法。

聽說仲澐已經答應了老哥他們的提議,日前也向狙擊手遊戲公司提出辭呈,將會在三個月後離職。

「不是說兩年後才要推出嗎?怎麼現在就開始忙?」紫玥好奇的追問。

「人手不足。」焰星回了個苦笑,「我已經跟幾位不錯的人選聯絡了,若是他們願意加入,我們的工作負擔也就不會這麼重。」

也因為工作忙碌的關係,除了焰星之外,DEUS其他成員都沒有參予這次的會議。

「焰星,你該上去演講了。」絕對殺戮催促道:「已經有人開始等的不耐煩了。」

「好。」

焰星一站到台上,原本就已經討論的沸沸揚揚的會場,立刻起了更大的騷動聲,吵雜的音量幾乎要將屋頂給炸開。

「請大家安靜。」焰星並沒有因為這些騷動而放聲喊叫,依舊用著平常的語氣與音量說話。

「首先,我先重覆介紹一下公會城領地的概況。」在四周靜下來後,他接續說道:「每塊大陸的主城會有兩個公會存在,要是各大陸的城市名額都滿了,剩下的就是偏遠地區,若是不喜歡自己的領地,公會之間可以互相下戰帖,進行公會爭戰,獲勝者可以得到敗者的公會資源。」

「但是,選擇罪惡城的領地,並不是因為要免去這些爭戰,而是因為我覺得這裡是最佳的領地。」

「這裡只是大陸以外的島嶼,哪裡算是最佳領地啊!」會場中,有人提出異議。

「是啊,這種說法我們不能接受……」

「第一、這裡只有一個公會的名額,我們不用跟其他公會分享資源。」焰星開始舉出優勢,「第二、雖然這座島的面積只有其他大陸的四分之一,但是以公會領地來說,我們足足大了別人二至三倍。第三、因為是四面環海的島嶼,我們能夠獲得豐沛的海底資源,缺少的礦產、寶石可以透過沙妖取得……」

「但是我們這裡是世界的最東邊,如果要到西方去,路途很遙遠。」

「而且我聽說公會可以從自己的領地抽取稅收,增加公會的資金,我們這座島除非有特殊任務,不然來的人其實不多,資源比其他公會還少。」

「雖然商會的收入不錯,賺很多錢,但是如果能夠從領地多抽一點收入,那樣也很不錯啊……」

一提到利益問題,大家又開始騷動起來。

「說實話,在遊戲中,最不需要考慮的就是距離,不管多遠的地方,都有合適的方法可以抵達。」

儘管是這麼說,焰星還是有針對這一點提出他的規劃。

「其實上星期我們就已經著手成立其他商會,預計每塊大陸都設一個據點,大家可以利用商會傳送進行更快速的轉移,絕對會比你搭乘任何交通工具還要快。」

「也許大家會覺得這個位置偏僻,但,大家有看到官網開放的新地圖嗎?」他隨手一揮,叫出了公會的光學螢幕,螢幕上頭出現一張新地圖。

「這次的改版,官方又新增了兩塊大陸,分別在地圖的東跟南邊,我們這裡是最靠近這兩塊大陸的公會,也就是說,以後路過罪惡城、在罪惡城進行交易的玩家會變多,目前已經計畫了幾項活動,打算利用這些機會好好吸引人潮,預估應該能讓不少玩家以這裡為集合據點,在這裡進行各項交流。」

「原來是這樣啊。」

「那如果……」

儘管焰星已經將一切事情設想到了,眾人的問題還是層出不窮,「但是、可是、不過、我有問題」這幾個詞一直重複出現,問到最後,一些荒繆、鑽牛角尖的問題也都出現了。

「天啊,我快聽不下去了。」紫玥頭疼的搖頭,「公會領地設在罪惡城,公會的成員會被其他人瞧不起?這是哪門子的邏輯?」

「我也搞不懂。」艾奎認同的苦笑,「現在是在討論公會領地還有公會的未來,他們解任務不好解、賣東西賣不出去跟公會有什麼關係?」

「基本上,他們離題了。」黑戰士無奈的苦笑。

「沒錯。」麗蓮娜搖頭苦嘆,「而且已經離題離很久了。」

「要說的都已經說清楚了,再討論下去也沒有意義。」刺客有些不耐的道。

「我想走了……」貝佳打了個呵欠。

「我去結束它吧。」從座位上站身,我往台上走去。

當我出現在焰星身旁時,眾人的目光都往我身上,但,他們嘴裡還是繼續說著、問著、談著。

我也不打算開口喊停,只是沉默的、緩緩的,以眼神掃視會場一圈,目光所觸及的地方,談話聲也跟著逐漸降低,一直到無聲。

也就在會場陷入一片寂靜時,我才開口。

「最初,我們戰神的成員只有六個,在狙擊手這款遊戲中,這樣的成員數算是很少。你們有人知道狙擊手遊戲嗎?」

會場上傳來零散的答覆聲音,有人知道、有人則是表示不清楚。

「我簡單說一下,狙擊手這款遊戲,是一個團體對戰遊戲,在這個遊戲中,最少的小組成員大約是五人,我指的是最小型的對戰,而我們戰神,是六個,只有六個人。」

「我不想吹噓我們的過往有多強、多厲害,畢竟那都是過去式,我只想要告訴大家,在從零開始的環境中、在這麼少的成員之下,我們還是成為狙擊手遊戲中的第一,我們還是站上了遊戲的最高點。」

「現在,我們的目標還是一樣,我們要成為零度領域中的強者、成為頂端的王者,而且我也堅信我們會做到,因為我們現在擁有你們這群夥伴,還有比以前更多、更豐富的資源,這樣的新戰神公會,我相信沒有什麼事情可以難倒我們,沒有什麼目標我們無法達成!」

我用著信心十足而且激動的語氣說道。

「我知道有些人因為領地的關係,有離開公會的打算,我也不打算強留大家,但是,如果你們想要跟公會一起創造王者傳說、創造神話,請你們信任公會,讓我們一起努力、一起朝目標邁進!你們,願意嗎?」

「願意!」會場爆出了極大的回應,大家激昂的歡呼著。

「我們要創造傳說!創造神話!」

「我們要成為最強的公會!」

「我們是最強的!」

像是在宣示一樣,眾人一次又一次的喊著,一次又一次的說著。

「這種場面,我只有在總統大選跟演唱會看過。」紫玥打趣的笑著。

「貓,做的好!」痞子殺手重重的拍了下我的肩膀。

「真不愧是貓老大。」焰星同樣稱讚著。「我解釋的嘴巴都快乾了,他們還是一臉的不信任,妳不過上去說了幾句,情況竟然一面倒。」

「這個就叫做『群眾魅力』。」麗蓮娜笑嘻嘻的回道。

「小貓,妳選擇陣營了嗎?」貝佳突然問著。

「我選中立者。」

「耶?妳選中立?」拉布拉不信的嚷嚷,「妳少騙人了,妳根本就不是什麼和平主義者。」

「是啊,我是個好戰份子。」我同意的笑著。

「既然這樣,妳怎麼沒有選另外兩個陣營。」

「你不覺得只有單一敵人很無聊嗎?」我故作神秘的笑笑。

「啊?我不懂妳的意思。」他們困惑的皺眉。

「我懂了。」痞子殺手立刻會意過來,「不管是選擇帝普羅斯或是薩伊德,敵人永遠都只有一個陣營,但是如果選擇中立者,就能夠與另外兩個陣營為敵,我說的對吧?」

「正確。」

「聽起來……這個中立者的設定,其實並沒有它表面上的那麼和平嘛!」紫玥理解的點頭。

「如果想的邪惡一點,那個一直說要維護和平的迷薩亞,說不定是三個裡面最邪惡的傢伙咧!」痞子殺手開始胡亂捏造劇情,「這次的任務是讓我們將帝普羅斯放出來,造成這個世界的戰亂,接下來的任務大概就是讓戰亂變成和平,要去打到這些大魔王之類,大家一定會想,要被打到的大魔王,應該是帝普羅斯或是薩伊德其中一個,可是你們想想,遊戲設計人員有這麼單純、這麼善良嗎?它們一定會造出一個出乎意料的人,我在想……最終大魔王說不定是迷薩亞!」

「劇本編的很不錯。」焰星朝他點點頭,「只可惜,事實並不是你想的這樣。」

「耶?不是啊?那還真是無聊。」痞子殺手嘟起嘴。「如果照我這樣去進行,遊戲一定更有趣!」

「其他人都選好陣營了嗎?」沒有理會痞子殺手的牢騷,焰星轉而問道。

「我選薩伊德。」黑戰士回道:「他主要技能是科技跟機械,我可以在那邊學到新東西。」

「我是帝普羅斯。」絕對殺戮接著道:「我想要加強力量跟戰甲。」

「我要跟貓選一樣的陣營!」紫玥勾著我的手臂說道:「我對另外兩邊的東西沒興趣。」

「其實這三個我都很喜歡,要我選還真難選。」痞子殺手抓了抓頭,表情顯得苦惱。

「你慢慢想吧,反正也沒有規定要在什麼時間內加入陣營。」我回道。

「也是啦,不過還是想早點決定……」他停頓了下,轉而望向彥興,「焰星,你覺得哪個陣營好?」

「沒有所謂的好不好,三方各優缺點,就看你喜歡哪一方。」焰星將問題丟回給他,「遊戲也沒有強迫每個人都要做出決定,你也可以不選陣營、不成為零族,都可以。」

「哎呦~~怎麼可以這樣說?既然有新種族出現,當然要玩玩啊!你就給我一點意見吧!」

「那就中立者吧。」焰星隨口回道。

「為什麼建議選中立?」

「你喜歡新奇的東西,中立者可以讓你的幻實有更多變化。」

「那你想選哪個陣營?」他又追問。

焰星沉默的看著痞子殺手,似乎對他不停冒出的問題感到不耐。

「你警衛隊選出來了嗎?」他轉開了話題。

「啊?要選嗎?」痞子殺手一愣,「我們幾個加上格鬥天丸他們,其實就差不多了吧,一定要滿二十個人嗎?」

「警衛隊是什麼?」聽到痞子殺手將我們包括在那裡頭,我們好奇的追問。

「類似GM的東西。」痞子殺手說出了細部情況,「每一個公會可以選出二十名警衛隊隊員,這些人負責管理公會領地裡頭的玩家,要是有人在我們領地裡頭搗亂,警衛隊就可以將他做的事情記錄下來,發給他黑牌,一般的懲罰就是那個人有幾天不能進入我們的公會領地,要是他的行為變的更惡劣,還可以向GM提出申請,凍住那個玩家的帳號,讓他幾天不能進入遊戲……」

DEUS不能成為警衛隊的人。」焰星插嘴說道。

「咦?為什麼?」痞子殺手嚷嚷著,「是因為要避嫌嗎?因為你們是設計者,所以……」

「因為我們現在很忙。」焰星說出實際的理由,「我們現在連上線時間都快沒了,怎麼會有時間去進行巡邏管理?你還是將名額給別人吧。」

「這樣說也對啦,那……」

「我也不要。」我接著說道。

「為什麼?」

「不管有沒有這個身份,我看到鬧事的傢伙一樣會制止,這個職位對我來說沒什麼用。」

「我也是。」其他人附和。

「也不要將我們算進去。」伯爵等人同樣搖頭。

「你們都不要,那、那我該找誰啊?」痞子殺手頭疼的嚷著。

「將機會給公會成員吧。」我建議著,「公會裡應該會有很多人願意接下這個職位。」

「好了,我要繼續去忙了。」焰星朝我們揮手道別,隨即下線離開。

「我也是。」紫玥無奈的擺擺手,「我等一下要開會,晚點再上來。」

在兩人離開後,對話也到此告一段落,眾人紛紛散去,開始進行自己的事情。

 

回到和平港,我隨即前往訓練師「古波古徳」的住所,向他學習技能。

當我踏入他的住所時,裡頭已經聚集了一些人,他們窩在房內的各個角落,依著幾位訓練師助理的話,幻化出他所指定的物品。

「基本的幻實技能妳已經會了,我所要教妳的東西,是讓妳使用幻實的速度變快、次數增加。」古波古德對我說道。

「慕思古。」他朝另一位訓練師助理招手,「你帶韃羅貓到旁邊去,教導她做出基本型。」

「是。」

領著我到屋外的空地,慕思古憑空造出了一面大螢幕。

「想要更快速使用幻實,妳可以預先設定出幾個最常使用的工具,像是廚具、武器、機械等等。」

他拍了一下手,螢幕上顯現出一個水晶卷軸,慕思古將那樣物品取出,交到我面前。

「這個叫做『晶軸』,是專門用來存幻實技能的物品。」

他將卷轴拉開,向我展示內部的情況,那裡什麼文字都沒有,只有二十個空格。

「一個晶轴可以存放二十個幻實造出來的東西,要是覺得不夠,妳可以向販售卷軸的商家購買。光是用說的妳可能無法理解,我現在實際示範一次。」

慕思古在手上造出一束玫瑰花,而後將這束玫瑰花放入第一個格子,當花束顯現在空格內時,一個聲音出現了。

「請說出使用名稱。」

「花束。」他回答道。

在莫思古答覆後,空格上出現了「花束」兩個字。

緊接著,他又造出了一棵小型聖誕樹,放在第二個空格,這次他將它命名成「聖誕樹」。

做完這兩樣東西,他將晶軸收起,伸出一隻空著的手。

「花束。」他喊。

剛剛製作的玫瑰花束立即出現在他手上。

「聖誕樹。」

命令一下,他手上的玫瑰轉換成聖誕樹。

「獅子。」他又喊。

但這次什麼東西都沒出現,先前的聖誕樹依舊在他手上。

「只要喊出妳命名的物品名稱,預先製作的物品就會立刻出現,可以節省很多時間,但是若妳喊出晶軸裡頭沒有的物品,妳不會得到任何東西。另外,放入晶軸的東西也可以拿出,或者更改它放置的位置。」

他再度拉開晶軸,將玫瑰花束拿出,擺入最後一格。

「以上的介紹,妳了解嗎?」

「我知道了。」我點頭。

「這個晶軸送給妳,當成是見面禮。」他將手上的晶軸交給我。「現在,請妳示範兩樣物品給我看。」

「好。」

隨即,我造出一把長劍以及一個護盾,並分別將這兩樣物品放入晶軸的格子中。

「很好,妳已經學會了。」他笑著點頭,「到訓練師那邊去回報吧,他將會給妳新的指示。」

回報後,古波古徳要我前往附近的森林獵殺三十隻「雙頭山獅」。

才剛抵達森林,就見到不少玩家在裡頭獵怪。

「啊,怪物被清空了。」無奈的抓抓頭,我索性坐在一旁休息,一邊用幻實作出武器放入晶軸,一邊等待玩家們結束任務。

當我將晶軸的空格全放滿武器後,周邊打打殺殺的聲音也減少許多,人潮減去不少。

「好,可以開工了。」

才打算開始尋找雙頭山獅,卻聽到不遠處傳來尖叫聲。

「救命!救命啊!」

「繞著樹跑!這樣山獅就抓不到妳了!」

「可是、可是我快跑不動了……啊!」

最後一聲尖叫傳出後,我快步朝聲音來源衝去。

穿過樹叢,我見到一個女生被雙頭山獅撲倒在地,旁邊兩名夥伴正試圖營救她,弓箭手拼命拉弓射擊,法師則是用魔法狂轟。

發現那女生血量大幅減少,我隨即幫她進行補血,並叫出暴雷引開那怪物。

「還可以站嗎?」趁著怪物離開之際,我上前將她扶起。

「啊啊!衝、衝回來了!」她臉色發白的指著前方。

「主人!小心!」暴雷驚恐的喊。

回頭,我手上即刻出現一把長劍,一招就將雙頭山獅劈成兩半。

「啊──死了!」女生再度慘叫:「我的安東菲尼奧死掉了。」

安東菲尼奧?我愣愣的看著她。

「人家好不容易快要抓到了,好可惜。」她沮喪的垮下臉。

「可惜個頭!」背著弓箭的男生沒好氣的罵:「妳剛剛差點被那隻山獅殺了。」

「小舞,放棄吧,等我們幻實熟練一點,攻擊性大一點再來抓。」法師勸道。

「可是我只剩下雙頭山獅就能完成了……」她不太情願的道。

「問問看公會有沒有人可以幫忙吧。」弓箭手提議著。

「你們要抓雙頭山獅?」我問著。

「是啊,請問妳可以幫我抓嗎?」那女生雙眼發亮的看著我。

「我該怎麼做?」

「看到山獅的時候,妳先擋住牠,但是不能殺死喔!然後我會用怪物捕捉器將牠抓起來,捕捉時間大概要十秒鐘,這段時間要請妳撐一下,不要讓山獅離開捕捉器的光線範圍。」

「了解。」我朝她點頭。「暴雷,去引誘一隻雙頭山獅過來。」

「嘎啦啦,好!」

不一會,一陣騷動聲傳出,從地面的巨大震動判斷,好像是有一大群動物朝我們衝來……

「這種震撼度……應該不是『一隻山獅』吧?」

「你們先躲開。」我對他們說道。

就在他們退開不久,暴雷帶著一大群雙頭山獅出現,其中還摻雜著一些別種怪物。

「暴雷,我只要一隻。」我搖頭苦笑,手上同持出現雙劍。

「嘎啦啦,牠們自己要跟過來的,暴雷沒有要牠們過來。」暴雷無辜的喊冤。

「算了,這樣也好,我可以一次將任務給解決了。」

「分身崩地絕!」

我幻化出十個分身,在怪物群朝我發動攻擊之前率先進攻,我成了來去無蹤的狂風,在怪物群間穿梭、攻擊,劍氣化為萬丈光芒,在怪物身上逐一炸開……

在我停手之際,草地上也堆出了成堆的殘屍。

收劍,我拎起地上一隻雙頭山獅。

「抓吧。」

「啊?喔喔!」她像是回過神來的點頭,「可是牠、牠不是死了嗎?」

「沒有,我只是打暈牠而已。」

「嘎啦啦,主人只是打暈牠而已喔!」

聽我這麼說,女孩急忙拿出一個像是掌上型電腦的東西,收了那隻雙頭山獅,被收服的雙頭山獅成了一張卡片。

 

 

 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