璃音的表演排在第三順位,當開幕儀式開始時,她被帶到後台等待。

「怎麼辦,我好緊張。」璃音的手心微微冒汗,雙手冰涼。

儘管在這天之前,她已經與樂團進行過多次彩排,歌唱水準也得到眾人一致肯定,但她還是會擔心表演時會出狀況。

畢竟這是她第一次正式登台表演,而不是那種私下的哼哼唱唱。

「妳沒問題。」手塚國光握住她的手,寬大的手掌溫暖了她。

「嗯……」璃音低垂著頭,語氣依舊沒什麼信心。

「看著我。」手塚國光捧著她的臉,讓她仰頭與他直視,「妳是我見過最棒的歌手,也是最有勇氣、最堅強的人,妳沒問題。」

望著那雙流露出認真與肯定的茶眸,璃音突然覺得信心大增,心底的膽怯與緊張全被一掃而空。

「嗯,我是最棒的!」她點頭笑著,黑眸重燃光彩、熠熠生輝。

又過了一會,舞台助理前來叫她,輪到她上場表演了。

璃音的演唱曲目是《奇異恩典》,在鋼琴聲以及管弦樂的配樂中,她很完美的演繹了歌曲,讓人聽得如癡如醉,宛如沐浴在聖潔的天使歌聲裡……

曲畢,她得到相當熱烈的掌聲,所有觀眾全都起立鼓掌,向她致上最高的喝采,有些人甚至還喊出了「安可」,希望她再演唱一次,當然,因為活動流程與時間控制的關係,這個要求被否決了。

在全部的表演結束後,璃音才跟手塚國光走出後台,隨即被等在外面的民眾包圍,他們認出璃音就是那位「東方美聲天使」,聽過她在影片中的演唱,現在特地跑來找她合照。

由於聚攏的人潮眾多,主辦單位還特地派人過來維持秩序,讓璃音能逐一與他們拍照,足足花了一個多小時,這些人潮才逐漸散去。

「呼~」璃音暗暗揉了揉臉頰,她覺得自己的臉都笑僵了。

「沒想到妳唱歌唱得這麼好,有沒有考慮當歌手?」網球雜誌記者華德出現在她身後,黝黑的臉龐揚著燦爛笑意。

「你也來了啊?」見到熟人,璃音這才放鬆了一些。

「這種盛會,我怎麼可能缺席?」華德舉起手上的照相機示意。

這個公益活動雖然不是什麼大型比賽,但它在網球界裡可是受到諸多矚目,每年的這個時候,網球界相關名人、網球明星、還沒出道的新人、球探、經紀人等等都會現身,網球選手會利用這個場合宣傳自己、認識那些大老闆,而集團或是教練、球探也會藉這個機會觀察選手,很多的贊助與合作都是在這裡促成。

「要成為優秀的職業選手,除了本身的實力之外贊助商也很重要。」看著會場上熱烈互動的眾人,華德進一步解說道:「有名的比賽都是在各個國家舉行,打一場比賽需要花費的住宿費、機票錢還有其他雜七雜八的項目,這些金額都十分可觀,更別提教練跟經紀人的薪資,還有訓練場地的使用費跟球具的費用了。有些人會覺得談錢很俗氣,但,想要專注在網球這件事情上,背後的支持就要夠龐大,這樣才不會為了籌錢比賽忙得焦頭爛額。」

「嗯,我有聽醫院的球員說過。」璃音點頭附和。

待在醫院的期間,那些球員在進行復健之餘,還會跟他們聊起自身經歷與心得,說來也諷刺,影響球員職業生涯長短的要素,球員本身佔不到一半,影響最大的竟是教練、經紀人與贊助者。

「說起來,妳真的是『身在福中不知福』。」華德突兀地感慨道。

「啊?」

「讓職業選手最煩惱的三要素──教練、經紀人、贊助者,妳不費吹灰之力就有了最好的教練人選。」他指的是想收她為徒的桑塔斯。「妳有很好的球技,也有很棒的教練想要指導妳,至於經紀人跟贊助者……我敢說,只要『桑塔斯的徒弟』這個名號掛上去,肯定一堆人跑來向妳提出合作案,但是妳卻沒打算成為職業選手,如果我是夢想成為球員的人,肯定會每天紮妳草人。」

在瞭解璃音的網球水準後,華德好幾次都想做她的專題採訪,但她不是球員、她沒參加過正式的公開比賽,她比學校裡頭的普通選手還要默默無名,這樣的情況下,他跟本無法說服主編,讓他將採訪刊登在雜誌上,這讓他感到相當扼腕,就好像發現了一顆璀璨而美麗的寶石,卻無法向世人展現它的光彩。

對於華德的說詞,璃音只是笑了笑,沒有辯駁或回應。

她也曾考慮過要不要邁向網球選手這條路,但她總覺得好像還少了個契機,少了一種讓她下定決心的要素。

「國光怎麼沒有跟妳在一起?」見璃音不想談論這件事,華德便轉移了話題,「你們向來不是形影不離的嗎?」

「我也不知道,他剛才還在這裡的。」璃音說的「剛才」指的是她被群眾包圍以前。

兩人在會場望了一圈後,在十多步遠的地方找到人,他被一群女生包圍,那些人熱情地請他簽名與合照。

「他還真受歡迎。」這場景讓璃音覺得很新鮮,她第一次見到手塚國光被女生包圍。

「呵呵,應該是他的球迷。」華德注意到有人手上拿著雜誌,翻開的頁面出現手塚國光的照片。

「球迷?」璃音也注意到雜誌。「沒想到他在國外竟然有球迷。」這讓她覺得很驚奇。

「他雖然沒有在日本以外的地方比賽,但很多球探都有在注意他,畢竟他可是日本最受注目的新人之一,未來前途明亮。」華德解釋道。

就在這時,一名紅髮少女走向手塚國光,華德一見到那名少女,隨即認出她的來歷。

「那個女生叫做『維多利亞』,是目前曝光率最高、最受注目的新人,今年十五歲,拿過一次全美青少年網球冠軍,其他比賽的成績也相當優異,她現在的教練叫做『卡麥多』,跟桑塔斯是競爭關係。」

「競爭?」

「他們兩個從年輕時就是競爭對手,後來退休之後,兩人又轉職成了教練,兩人教導出來的選手經常會被拿來比較,在卡麥多簽到維多利亞之後,桑塔斯就趨於下風了。」

「為什麼?」璃音不明白。

「因為他還沒有找到能夠栽培的新選手,在最新一代的女選手中,維多利亞算是最出色的一個。」

在華德簡述桑塔斯與卡麥多的過往與競爭情況時,手塚國光領著維多利亞朝他們走來。

「這位是維多利亞,這位是安倍璃音。」手塚國光簡短的替兩人介紹。

「聽說妳球技很不錯?」沒等璃音開口,維多利亞搶先問道。

聽說?璃音望向手塚,不明白他為什麼會跟對方提到這件事。

「我好像沒在比賽場上見過妳,妳的指導教練是?」見璃音沒有回應,維多利亞又緊接著追問,語氣有些咄咄逼人。

「我沒有教練。」

「喔?那有參加過比賽嗎?雖然我對妳的名字沒什麼印象,但或許我們曾經參加過同一場比賽活動?」

「我沒有參加過比賽。」儘管對維多利亞的態度有些不喜,但璃音還是保持禮貌,回答了她的問題。

「咦?可是國光說妳的球技很好呢!怎麼會沒參加過比賽呢?」維多利亞故作驚訝的瞪大眼,眼底明顯透出輕蔑與不以為然。

這算什麼跟什麼啊?我沒惹到她吧?幹嘛一副把我當敵人的模樣啊?璃音真是百思不解。

「剛才我跟國光在討論球技,國光說妳是他見過最出色的女選手,我本來還想找妳打一場呢!沒想到妳沒參加過比賽,這還真是讓我意外……」手塚國光該不會是誇大了吧?

儘管對方並沒有直接點名,但璃音還是聽出她話裡的隱含意。

璃音自認為是一個好脾氣的人,她向來奉行「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」,現在維多利亞都已經把話說得這麼明了,她要是再沉默下去,那真是太對不起自己了。

「可以啊,我們打一場吧!我也很想看看『職業選手』究竟是什麼水準呢!」她露出甜美的笑靨。「我想,妳應該值得我期待,對吧?」

「妳……」

「真沒禮貌。」旁邊突然傳來插話聲,一名穿著淺灰西裝,唇上留著兩撇鬍子的中年人朝他們走來。

「教練。」維多利亞笑著向對方打招呼。

「這個不自量力的人是誰?」卡麥多斜睨璃音一眼,語帶不屑,「竟然妄想挑戰全美青少年冠軍、全美最出色的選手,真是可笑。」

「在你指責別人之前,我建議你先確認一下完整對話,免得讓自己像是滑稽的小丑。」璃音冷聲回道。

「妳!」

「是你的選手自己說要跟我比賽,我只是給予回應而已,我身旁的兩個人都可以作證。」

「沒錯,就是這樣。」華德連連點頭。

「……是這樣嗎?」卡麥多沒有理會華德的「證詞」,轉而向維多利亞確認。

「有人說她的球技很高超,是最出色的女選手,所以我才想確認一下。」維多利亞趾高氣昂的回道,語氣裡明擺著不信服。

「最出色的選手?」卡麥多嗤之以鼻的笑了,「有些人總是喜歡靠一些誇張的話提升自己……」

「你是在說你自己嗎?卡麥多。」桑塔斯面露不悅的走來。

雖然他只聽到後面幾句,但他就是看不慣卡麥多那副自大的嘴臉,尤其他輕蔑的對象還是被他看好的璃音。

「我還以為是誰,原來是桑塔斯啊?」卡麥多臉上掛著假笑,不冷不熱的說道:「你怎麼有空來這裡?這段時間沒聽到你的消息,我還以為你正忙著新選手,還是說……你已經想要從教練這行退休了?」

「呸!就算你退休了,我也還沒退!」桑塔斯哼了他一聲。「我來找這兩個小傢伙,省得他們被某個不要臉的老東西欺負。」他意有所指的道。

「原來是你認識的人啊?難怪那麼囂張,竟然敢自稱是最優秀的選手,哼!這種事情可不是靠嘴上說說就行。」卡麥多挑高一邊的眉毛,態度高傲說道。

「他們兩人的確很優秀。」桑塔斯給予肯定。

雖然他沒見過手塚國光的球技,但他看過他的相關資料,這名少年的確相當難得,璃音就更不用說了,經過他親自測試,她的網球實力真是很不錯!

可惜這丫頭到現在還是沒有成為職業選手的打算,這讓他感到相當扼腕。

「聽你這麼說……難道他們就是你看中的選手?」卡麥多猜測道。

「怎麼?你想跟我搶人?」桑塔斯面上不動聲色,心底暗暗警戒。

「教練,我覺得國光不錯。」維多利亞插嘴道。

打從她見到手塚國光的報導時,她就對他產生了興趣,手塚國光的外貌是她喜歡的那型,網球球技的評價也很好,今日與他交談過後,她更是肯定自己的選擇──他夠資格成為她男女混雙的搭檔,而且也很適合成為她的男朋友。

對於想要的東西,她向來喜歡主動出擊,她相信手塚國光肯定會成為他的獵物。

然而,當她信心滿滿地向他提出邀約時,他卻說他想要搭檔的人選另有其人,而且那人竟然是名不見經傳的傢伙!這真是快讓維多利亞氣炸了。

「比一場吧!」維多利亞氣勢洶洶的邀戰,「贏的人就可以成為手塚國光的搭檔!」

「國光的搭檔?」璃音茫然了,現在又是在演哪齣?

因為桑塔斯與卡麥多的關係,其他記者一見到兩人站在一起,隨即靠攏過來,想要看看這兩人又會起什麼爭執,沒想到卻是聽到維多利亞開口向人邀戰,而且這場比賽還是因為一名少年!

這種堪比三角戀的八卦話題隨即引起眾人注意,記者的筆開始刷刷地寫了起來,照相機的閃光燈也閃個不停。

「請問你們三人是什麼關係?」

「這位黑髮小姐請問妳叫什麼名字?」

「你是手塚國光對吧?日本有名的新生代選手,你對這場競爭的看法是?」

「桑塔斯先生,請問你覺得誰比較有勝率?」

在記者的詢問聲與民眾的鼓動中,主辦單位順應民意,在第二天的表演賽行程追加一場,藉此滿足眾人的八卦與好奇。

對此,璃音並沒有反對,對於這種自命不凡、趾高氣昂的人,她向來樂意讓對方從雲端摔落。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4) 人氣()